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0/413/259114.html"}})();尊宝娱乐 >火凤劫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一十六章 七色蚕蛊

第一百一十六章 七色蚕蛊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啊啊啊啊啊!”林间传来韩霜的惨叫声。看到这里,司徒虚彦下意思地闭上了双眼。“青影,下手留点情啊。”火魅用手捂着耳朵,冲青影喊了一声。“哼。”只听青影哼了一声,便一脚狠狠踏在了韩霜的肩膀之上。

    “想来你也受得住这些痛楚吧,魔影的大哥。”青影笑道。“臭小子,你敢!”韩霜拧紧双眉狠狠瞪了青影一眼,出言警告。“怎么不敢啊?”见韩霜瞪着自己,青影嘴角便挑起一抹坏笑。“你。你要怎样?”韩霜见青影嘴角处的笑容,额角便冷汗直流。

    “知道东临公子交给我的是什么么?”青影淡淡开口。“什么?”这一开口,韩霜竟发现自己的嗓音沙哑了几分。“我的这双手可是赛过刑部任何刑罚的。”青影笑道。“呃!”听了青影的话,韩霜不禁一惊,拼命的扭动着身体想要离开。

    “呵呵,躲什么啊?我有那么可怕么?”青影问道。

    此时韩霜已经不打算开口说话了,只是一劲的挣扎。

    “这家伙老毛病又犯了。”见状,火魅无奈的叹了一声。“什么老毛病?”司徒虚彦不解。“没看他笑着虐待那个男人么?”火魅淡淡开口。“这个也算老毛病?”司徒虚彦一愣。“是啊,他除了恋童癖和虐人癖之外毛病还真不少啊。”火魅笑道。

    知道他那么多毛病的你也很厉害啊...司徒虚彦无语的腹诽了一句。

    “啊啊啊啊!”又一次被鬼哭狼嚎般的声音吓了一跳的司徒虚彦终于是抬手捂住了自己的耳朵。对此,火魅深感同情,朝司徒虚彦投来我理解你的目光来。

    “青影哥,够了。”凤凰终于开口打断了兴起的青影。“看来他会说的。”青影朝凤凰笑笑。“韩霜,想好了么?”凤凰淡淡开口问道。韩霜得救般的大口大口呼吸着,手臂上传来的阵阵痛感让他险些背过气去。“呼呼。”平息了喘息,韩霜说道。“想知道什么?”“哎哟?这就说了?”听韩霜这么一说。火魅不禁一愣。

    “嘁。”韩霜不爽的瞪了火魅一眼,什么也没说。

    “奉天魔影的老大是谁?”不理韩霜的不爽,凤凰问道。“你还真直接啊。”韩霜叹道。“说。”凤凰冷冷开口。“我们的老大叫做麟。”韩霜老实的交代了出来。“有多少人?”凤凰又问。“丫头,别太过分啊。”韩霜皱着眉头,说道。“大哥,别和我们刷心眼的好。”听韩霜这么说,青影便俯身冲着韩霜笑道。

    “呃...”看到青影的笑容,韩霜不禁全身发冷。

    “主要的人员有十个人,其他的估摸有个五十左右吧。”韩霜说道。“这样啊。”凤凰轻叹一声,便走到了一旁。“喂喂喂。可以放了我了吧?”韩霜见凤凰走开,便叫了一声。“放了你?”青影呵呵一笑,说道。“就算我们放了你。恐怕你们的老大也不会放过你吧。”

    “放了你也不是不行。”凤凰淡淡开口。

    “诶?”韩霜怀疑自己的耳朵出了问题,他没有听错吧?

    “正好需要一个内应,你倒是自己送上门了。”凤凰说着,便从袖间拿出个瓷瓶。“这是什么?”韩霜不解的问道。“好东西啊。”凤凰嘴角一挑,便对青影说。“青影哥。帮我钳制住这家伙,别让他乱动。”“好。”青影痛快的应了一声。

    “这是要干嘛?”司徒虚彦一愣一愣的看着眼前的景象。“看着就好。”火魅拍拍司徒虚彦的肩膀,听那口气像是司空见惯了似的。

    只见青影一手托着韩霜的下巴,另一只手锁住了韩霜的脖颈,让他不能动弹。“听着,如果你想活着的话。就好好配合我。否则,你会不得好死。”凤凰淡淡开口。“你要怎样?”因为被青影托着下巴,所以韩霜有些口齿不清的说道。“接下来魔影的任何举动都要和我报告。”凤凰说道。

    “你凭什么认为我会配合你?”韩霜冷笑道。“凭这个。”说着。凤凰便晃晃手中的瓷瓶。看到凤凰手中的瓷瓶,似乎想到了什么,随即韩霜的脸色变黑了下来。

    这丫头是那个毒仙东临的弟子来着吧?那么说,她也会用毒...想到这里,韩霜有种想要一头撞死的冲动。

    只见凤凰打开了瓷瓶。丛中倒出了一条通体七色、身长等同人类小拇指粗细的虫子来。“是七色蚕蛊啊。”火魅叹了一声。“什么是七色蚕蛊?有毒么?”司徒虚彦愣道。“你说呢?”火魅投给司徒虚彦一个问的是废话的眼神。“这东西有什么用?”司徒虚彦果断无视火魅的目光,问道。

    “七色蚕蛊要是被人误吞。只要它听见鼓声的话,就会钻出人体。”火魅解释道。“这样啊。”司徒虚彦叹了一声。“凤凰选择这个给韩霜实在是太对了。”火魅坏笑道。“魅姐,你现在的表情很可怕啊。”司徒虚彦无奈的叹道。

    火魅的话韩霜一字不落的听如耳中,脸上的神色更是精彩了起来。

    凤凰走到韩霜面前,将手中的七色蚕蛊给韩霜服下。见韩霜吞下了七色蚕蛊,青影也放开了韩霜。“咳咳咳咳。”韩霜狠狠地咳嗽着,想要咳出七色蚕蛊,可一切都是徒劳。

    “不想你的肚子被钻个窟窿就老实配合我。”凤凰淡淡开口。韩霜却一言不发,狠狠瞪着凤凰。“哦,忘记告诉你。先前给你茶水里下的毒要是和七色蚕混合到一起的话,会很有趣的。”凤凰见韩霜瞪来,不淡不咸的说道。

    “你!!”听了凤凰的话,韩霜险些背过气去。“回去继续装作一切不知的模样和你那个同伴监视我们好了,三天后找个借口回去。如果你敢耍花样,就不只是要吃些苦头的事了。”凤凰说道。“你多大了?”韩霜问道。凤凰眉头一挑,淡淡开口。“十八。”

    我靠!韩霜暗骂了一声,平息下呼吸。她哪里像十八岁姑娘该有的样子啊。

    “哼。”凤凰哼了一声,便解开了绑着韩霜的绳索。“记住,休要在我面前刷花样。”凤凰再次提醒了一声。“知道了,我还不想死。”韩霜摆摆手,脚下一动,很快便消失在林间。

    离开的时候,韩霜暗自发了个毒誓,这辈子他再也不和美女打交道了。

    “就这么放他离开么?”司徒虚彦还是有些担心。“嗯。”凤凰点头。“你不担心他会说出来么?”司徒虚彦又问。“除非他是活得不耐烦了。”火魅笑道。“是啊,他没那个胆子的。”青影也是呵呵一笑。

    “走吧。”凤凰说罢,便朝林外走去。

    韩霜回到了凤来居对面的屋顶之上,林子雄见韩霜黑着张脸,便是问道。“哟~怎么这是?”“别提了。”韩霜不耐烦的挥挥手。“在哪个美人那吃瘪了不成?”林子雄笑道。“小爷这辈子再也不和美女搭讪了,绝对!”听了林子雄的话,韩霜不爽的大吼了一声。

    “呵呵。”林子雄识趣的没有再搭话,只是无奈的为韩霜叹了口气。

    京城的宅院之中,霄独自一人站在木门之外,双眼无神的望着天上那轮弯月。“大人,我这么做是对是错呢?”霄喃喃叹了一声。“霄大人。”这时,一记童声响在霄的身后。闻声回头,霄便见到了一名身着绿色长衫的少年。

    少年面容清秀,双眸如水,眼角之下却有着墨蓝色的刺青,显得格外的乍眼。

    “你是?”霄一愣,他并不认识眼前的少年,可这少年却认识他。“大人唤我兰庭便可。”名叫兰庭的少年说道。“看你年岁也不过十六,怎会在柳大人的府上?”霄不解的问道。“大人有所不知,我并非少年啊。”兰庭笑道。

    见兰庭嘴角上的笑容,霄浅笑一声。“让你见笑了。”“哪里的话。”兰庭摇摇头,说道。“望大人刚刚的神情,似乎在念一个人啊。”“故友罢了。”霄叹道。“听说张海峰大人被杀,还真是可惜啊。”兰庭惋惜的叹了一声。

    听到这里,霄不禁眉头微皱。“既然大人已归柳大人麾下,我希望大人还是不要存有二心的好。”兰亭看出了霄的不悦,出言提醒了一声。“多谢兰大人提醒。”霄一惊,赶忙拱手说道。

    “只要你收起异心,一心为柳大人,他不会亏待你的。”说罢,兰庭便拂袖而去。“这人到底是谁?一副少年模样,却是诡异的很。”待兰庭离去,霄不禁发出了一声长叹。

    宅院后院,兰亭步入其中。只见院中长发男子正朝他望来,一袭华贵的蓝金色长袍拖地,长发轻束在背后,嘴角含笑。可谁又知道,这院中男子实则把握着天下生杀大权,就连当今圣上都要礼让他三分。

    “柳大人,您怎么在这里?”兰庭也是对男子出现在这里感到意外。“兰庭,你见过霄了吧。”男子轻笑道。“是。”兰庭点头答道。“怎样?”男子又问。“此人是把双刃剑,用对则成、用错则败。”兰庭说道。“连你也这么说啊。”听了兰庭的话,男子不禁一叹。

    “大人自有方法不是么?”兰庭嘴角上扬,一双明瞳注视着面前的男子。“呵呵。”男子一笑,无奈的说道。“被你看穿,还真是有些无奈啊。”“霄的事还不算什么,只是我更在意那个敢对我魔影出手的人。”兰庭不再在这个话题上继续,转移了话题。“原来还有你能在意的事啊。”男子不禁发出一声长叹来。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