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0/413/259120.html"}})();
尊宝娱乐 >火凤劫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二十二章 怀疑
    “对,是檀的事。”王言应道。“她怎么了?”凤凰一愣,心中升起了一丝不安来。“实话和你说吧,檀那丫头最近很奇怪。”王言紧锁双眉。“怎么个奇怪法呢?”凤凰问道。“这些日子,檀总是找着各种理由离开我和珺兮的身边。”王言叹道。

    “怎么?就那么不想让那个丫头离开你么?”凤凰笑道。“离开倒是没问题。”王言摇摇头,说道。“这些日子檀的离开让我很费解,今日也是在我没有察觉的情况下就消失不见了。”

    “看你的样子,似乎知道什么了啊。”凤凰轻叹。“是的。”王言点点头,说道。“我跟踪檀来到一所酒楼前,檀进去便是一个时辰没有出来,而且我还看到一个受伤的男人也进了酒楼。”“受伤的男人?”凤凰听后一惊,也知道王言口中的人就是麟。

    “然后呢?”凤凰问道。“待那个男人进去不久后,檀便出来了。”王言如实答道。“这样啊...”凤凰皱起眉头,不知在想些什么。

    “我问你一件事。”半晌后,凤凰终是开口。“姑娘请讲。”王言说道。“今日屋顶上的那对男女被杀之时,檀在你身边么?”凤凰问道。“那个时候...”王言也咬不准,于是考虑了半晌终是给出凤凰答案来。“那个时候檀不在我的身边。”

    “这样啊。”得到王言的答复之后,凤凰更加确定她心中那个原本为不切实际的想法了。

    “姑娘知道什么么?”见凤凰沉默,王言便是问道。“哦,没事。”凤凰摇摇头,对王言说。“希望你不要檀的面前露出怀疑她的举动来。”“此话怎讲?”王言一愣。“照我说的做,否则我不能保你还会活多久。”凤凰说道。“这...”王言听后不禁瞪大了双眼,他实在是不明白凤凰为何会这么说。

    “谨记我说的。遇到麻烦的事可以按这个地址来找我。”说着,凤凰便是递给王言竹筒。接过竹筒,王言的神情有些淡漠,凤凰的话让他觉得檀的身份更加神秘了起来。

    “别瞎合计了,没事的。”见王言闭口不言,凤凰便是叹道。“姑娘,那几个青阳派的人是你杀的么?”王言问道。“是不是我都无妨了,夜深了,回去吧。”说罢,凤凰便足尖一点。消失在了林间。

    见凤凰离去,王言却是在原地愣了许久,方才挪步离去。

    街上。凤凰一人正按着白天的记忆寻找司徒别院,不远处却正有三道身影快速的接近。“嗯?”凤凰一愣,便是停下了脚步。身影近前,凤凰动动嘴角,心中盘算着要用什么理由来搪塞过去。

    “你去哪里了?”火魅一开口便直奔主题。“消食不行啊。”凤凰淡淡开口。“骗鬼啊。”火魅无语。“这深更半夜的你会去见谁呢?”青影淡淡开口。紧盯着凤凰不放。“是啊。”司徒虚彦也是和青影一个样子。

    “爱信不信。”无奈,凤凰便打算溜之大吉。“想跑?”火魅脚下一动,便是将凤凰拦在了身前。“没门哦。”笑笑,火魅便是伸出手捏住凤凰的脸颊。“放手。”凤凰一愣,便是伸手去拍火魅那不老实的手。

    “回去再和你们说。”拍掉火魅的手,凤凰便是朝着司徒别院走去。身后的火魅三人也是快步跟了上去。

    司徒别院。凤凰四人在厅中围坐在一起。火魅三人却是将凤凰紧紧盯着,被盯的浑身不自在的凤凰终是开口说道。“告诉你们了,真是。”叹了口气。凤凰着实无语。

    难道他们不用眨眼睛么?凤凰心中暗道一声,很是好奇。

    “去见谁了?”火魅问道。“王言。”凤凰答道。“他?”火魅和青影都是一愣。“王言是谁?”司徒虚彦不解的问道。“之前在凤来居前认识的人。”青影解释道。“这样啊。”司徒虚彦轻叹。

    “你怎么会去见他?”青影不解的问道。“因为他有事和我说。”凤凰说道。“有什么是?”火魅又问。“你们是连珠炮弹么?”凤凰终是忍不住吼了一句。“我们不问了,你说吧。”火魅呵呵一笑,便是闭上了嘴。

    “他和我说了檀的事情。”凤凰说道。“檀?”青影一愣。“那小丫头片子咋啦?”火魅也是一愣。“王言说檀最近的行为有些奇怪,总是找各种理由离开他的身边。”凤凰解释道。“檀的举动很奇怪。而且云和胡战被杀之时,她也不在望王言的身边。”

    “莫非那丫头是奉天魔影的头目?”青影在听完凤凰的话之后。不禁说道。“也许是。”凤凰点点头。“不会吧。”火魅实在不信那个丫头会是头目。“是难以置信。”青影无奈的笑笑,他也难以接受。

    “那王言又怎么说?”司徒虚彦问道。“我没和她说这个事,只是告诉他小心而已。”凤凰答道。“既然知道檀可疑,我们要怎么做呢?”青影一笑,似乎已经做好了和檀交手的准备了。

    “檀的实力绝非那日我们见到的,所以我们先按兵不动,我想檀过些日子也是有所动作的。”凤凰叹道。“什么都不做?”火魅说道。“对。”凤凰应道。“那有多无聊啊。”火魅一脸委屈的样子,直接趴在了桌上。

    “奉天魔影所在的地点王言知道,到时联系他就好。”凤凰说罢,便忍不住打了个哈欠。“时候也不早了,都去休息吧。”青影说道。“也是啊。”司徒虚彦叹了一声。四人都是起身朝各自的房间走去,折腾 一天也是该好好休息了。

    奉天一处破庙中,王言面色阴沉的走了进来。脚步声惊动了睡着的檀,爬起身子,檀见是王言,脸上扬起一抹笑容。“大叔去哪里了?怎么才回来?”“睡不着就出去走走。”王言淡淡开口。“是哦。”见王言的神情有些不对,檀的眼中便闪过一丝冷意,不过王言却没有察觉。

    “大哥,回来了就去歇着吧,快要天亮了。”珺兮说道。“好。”应了一声,王言便是坐到一旁,倒地便睡。

    怎么了这是?檀对王言的态度有些不解,前后的差距未免也太大了,难道他出去的时候遇到了什么么?檀紧锁双眉,心中暗想。

    不想多费脑筋,檀又重新窝到一旁去睡了。

    奉天酒楼,韩霜这躺在床上,却没有一点睡意。云和胡战的死他也是知道的,他很怕下一个就会轮到自己。就在韩霜胡思乱想之时,房间的门便是被悄悄打开,一道身影便进了屋子。

    “谁?!”感到一丝杀气的韩霜一惊,赶忙从床上翻身坐起。“麟哥?”见来者是麟,韩霜不禁叹了口气,目光随即便撇到了麟的左臂之上。“麟哥,你的手怎么?”韩霜一愣。

    “只是少了条胳膊而已,不碍事的。”麟淡淡开口。“这个时辰了,麟哥怎么来我这里?”韩霜问道,刚刚他确实是感到了麟身上的杀气,心中不禁警惕了起来。“有事要问你。”麟说道。

    “魔影比起你的性命,哪个重要?”麟淡淡开口。“这...”韩霜一愣,没想到麟会这样问。“哪个重要?”麟又问。“当然是性命了啊。”韩霜答道。“是么?”麟叹了一声,便是眼神一冷。韩霜猛地瞪大双眼,便是觉得自己脖间一痛,便是再也没了气息。

    “废物,留你何用。”收起手中的剑,麟便是离开了屋子。

    京城,兰庭望着霄的背影有一段时间了,霄却不知不觉。又过了一段时间,兰庭终是忍不住开口。“霄大人。”“你站了很久了么?”闻声回头,这时霄才见到身后的兰庭。“没有。”兰庭摇摇头。“找我可有事?”霄不解的问。“的确有事。”兰庭笑道。

    “敢问何事?”霄问道。“柳大人邀你一同和他进宫面圣。”兰庭淡淡开口。“何时动身?”霄问道。“半个时辰后。”兰庭答道。“请容我去准备一下,告辞。”说罢,霄便是朝着自己的住处而去。

    半个时辰后,府邸大门前便是有着大轿等着霄。

    “上来吧,圣上可不等人啊。”轿中传来阴柔的男声,霄闻言便是坐入了轿中。“大人为何会带在下面圣呢?”轿中,霄望着眼前的男人不解的问道。“是圣上要见你。”男人淡淡开口。“圣上要见我?”霄不禁一愣。

    “是啊。”男人嘴角一挑,紫金华服轻微一动,修长的手指便是抬到霄的面前。“圣上似乎对你很感兴趣呢,说有事拆你去办。”“这里有着大人的功劳。”霄静静望着眼前面容犹如女子的男人,心中却是不得不提着警惕。

    眼前的男人乃朝中天子身边最红的人,满朝文武百官皆不敢与他恶交。当今圣上亦是如此,这男人掌握着实权,连皇帝也奈何不了他。

    男人的名为柳右极,面貌俊美,如同女子。手段却是狠辣阴毒,有着先斩后奏特权。文武百官皆是不满皇上对柳右极的纵容。可上书弹劾到皇上面前和检举柳右极行为阴毒的人皆是悄无声息的消失在了世上,连同家眷也是一样。

    至此之后,朝中再也没人胆敢弹劾柳右极了。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