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0/413/259121.html"}})();
尊宝娱乐 >火凤劫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二十三章 进宫面圣
    “见你近日又是消瘦了,就这么不喜欢京城的生活么?”柳右极见霄神色黯淡,便是问道。“只是有些不适应罢了。”霄答道。“这副样子圣上可不想看到,赶快恢复常态。”柳右极淡淡开口,语气却是充满了不可拒绝的意味。“是。”霄见柳右极不悦,赶忙点头应道。

    见霄答应下来,柳右极便不再开口,轿子一路朝南而去,直到在皇城门前方才停下。“站住,什么人?”皇城的护卫将轿子拦下,冷声问道。这时,从轿子旁走出一名男子。轻挥手中令牌,护卫见后便是恭敬的说道。“柳大人请进。”说着,护卫便是打开了皇城的大门。

    轿子进到皇城,便一路朝朱雀门前去。穿过朱雀门后,柳右极和霄便是下了轿子,徒步朝不远的雨轩阁走去。

    雨轩阁内,身着明黄龙袍的男人正站在桌案前专注的挥毫书写着诗句,就连柳右极和霄的进入也没有察觉。柳右极也不急于一时,便是站在一旁静静等候着。男子为当今圣上——李卿徽。半盏茶后,男人终是停笔抬头,这才发现柳右极已经身在阁内了。

    “柳爱卿久等了吧。”李卿徽笑笑,问道。“臣也是刚刚进来,见陛下忙着便没有打扰。”柳右极说道。“赐坐。”李卿徽淡淡开口。“谢陛下。”柳右极微微俯身,便是坐到了一旁。

    “爱卿向朕举荐的人便是他么?”说着,李卿徽便是将目光移到了霄的身上。“正是。”柳右极点头。“你叫什么?”男子问道。“回陛下,臣单字一个霄。”霄见男人问他,赶忙朝李卿徽拜去。

    “难怪柳爱卿向朕举荐你,今日一见朕倒是没有白信柳爱卿一言啊。”李卿徽笑道。“陛下抬爱了。”霄没有抬头,淡淡开口。“抬起头来给朕悄悄。”见霄低着头,李卿徽便是说道。“是。”应了一声。霄便是抬起了头。

    四目相对,吃惊的却是霄。在霄的印象中,他原本以为皇帝会是身形圆胖,养尊处优的一副模样。可眼前的李卿徽却是另一副模样,和霄的想象完全不同。李卿徽方才过不惑之年,生得一副美须眉,大口,隆准,日角。宽阔的肩膀将龙袍顶起,身形壮硕。天生一副帝王之象。

    见霄愣在原地,李卿徽只是嘴角轻挑,说道。“平身。赐坐。”“谢陛下。”霄赶忙谢恩,便是坐到了一旁。随后,李卿徽命人给柳右极和霄上了茶,却半晌不说今日叫霄来的事情为何。

    霄也乐得清闲,在旁品着香茶。听着李卿徽和柳右极的谈话。

    茶水饮尽,李卿徽终是开口说起了正事。“朕今日叫你来,是有事想让你帮朕参考一番。”“霄定当尽力而为。”霄淡淡开口。“当然,朕也是想看看柳爱卿口中之人到底能给朕带来什么惊喜。”李卿徽一笑。

    合着是在这等着我啊...霄心中一叹,想着要如何讨得李卿徽欢心。

    “不知陛下为何事烦心?”霄不解的问道。“困扰朕的是那些暗地里活跃的邪党。”李卿徽叹道。“邪党?”霄一愣。“听说是叫魔影的组织。”李卿徽道。霄听后一惊,目光不着痕迹的撇向了一旁的柳右极身上。“陛下怎么知道的?”霄问道。

    “据说这组织已经壮大到无人敢动的地步了。”李卿徽说道。“那陛下的意思是?”霄试探着问道。“你觉得这种组织继续发展下去会怎样?”没有答复霄。李卿徽却这样问道。“难以想象。”霄淡淡开口。“呵呵。”浅笑一声,李卿徽说道。“卿的想法不访说出。”“陛下想要斩草除根?”霄问道。

    “哈哈哈哈。”听霄说完,李卿徽不禁放声大笑。“难怪柳爱卿举荐你。当真没错啊。”“陛下太抬爱霄了。”霄浅笑一声。“陛下要怎么做呢?”在旁一直未曾开口的柳右极问道。“柳爱卿有何建议呢?”李卿徽问道。“此事要交给一个值得信任的人来办。”柳右极答道。“哦?爱卿心中已有人选了吧?”见柳右极如此一说,李卿徽便是笑道。

    “陛下明鉴。”柳右极笑道。“何人?”李卿徽迫不及待的问道。“回陛下,臣麾下有着一人名红尘,倒是个不错的人选。”柳右极淡淡开口。“此人可靠么?”李卿徽问道。“陛下放心。”柳右极说道。“那就全权交给你来办吧。”见柳右极说罢,李卿徽便是将扫除魔影的权力给了柳右极。

    “谢陛下。”柳右极欠身谢恩。嘴角却是勾起一抹不易察觉的笑意来。

    霄将一切看在眼里,却没有作声。他要做的就是借着柳右极的手来找到那日杀害张海峰的人,仅此而已。

    “陛下,臣先行告退。”说罢,柳右极便和霄离开了雨轩阁。待柳右极离开,雨轩阁内却多出了一人,从相貌上看此人相貌和李卿徽七分相似。一袭黑衣着身,青年神情冰冷,淡淡开口。“他信的过么?”“寒卿啊,这大唐的江山可要守住啊。”李卿徽微微一叹,望着眼前的青年,眼中尽是疼惜。

    “父皇,不知您为何如此信任这个柳右极?”青年名为李寒卿,乃大唐太子殿下。“你就这么厌恶柳爱卿么?”李卿徽无奈的叹了口气。“只是觉得他不是个好人。”李寒卿不爽的说道。“呵呵。”浅笑一声,李卿徽没有回答。

    “父皇,皇妹还没有找到么?”见李卿徽不愿再说,李寒卿便是岔开了话题。“已经着人大范围搜寻了,想来会有消息的。”李卿徽说道。“这样啊。”李寒卿叹了口气,神情不禁落寞了几分。

    “别多想了,你妹妹吉人天相不会有事的。”见李寒卿神色落寞,李卿徽只好安慰了一声。“也是啊。”听后,李寒卿微微一叹。

    朱雀门外,柳右极坐在轿中,俊美的脸庞之上不带一丝神情。霄坐在一旁,却是感到轿中弥漫着冰冷的气息。“大人,您要怎么做?”半晌后,霄终是开口问道。一直未曾睁眼的柳右极睁开了双眼,淡淡撇了霄一眼。“很想知道?”柳右极问道。“不。”霄答道,却止不住冷汗直流。在柳右极撇过来的一瞬间,霄清晰的感到了浓浓的杀机。

    “哼。”冷哼一声,柳右极又重新合上了双眼。

    奉天,凤凰猛地起身,眉头紧锁。“怎么了?”火魅不解的问。“七色蚕蛊死了。”凤凰淡淡开口。“韩霜被杀了啊。”听凤凰说完,火魅不禁叹了口气。“也没指望他呢派上什么用场,只不过可惜了一只蚕蛊。”凤凰惋惜。“接下来要怎么办?”火魅问道。

    “休息。”凤凰淡淡开口。“啥?”火魅一愣,便是忍不住大叫了一声。“魅姐,别大惊小怪的。”无奈,凤凰捂着耳朵说道。“就只是休息么?”火魅问道。“对。”凤凰点点头。“什么也不做?”火魅又问。“对。”凤凰点头。

    于是,车轱辘话滚了几个来回......

    “好吧,休息就休息。”火魅投降,不再和凤凰斗嘴。这时,一只白色信鸽飞进了屋中。“怎么会有鸽子?”火魅一愣,便是将鸽子抓住。“有信筒。”见鸽子脚上绑着信筒,火魅便是摘下递给了凤凰。

    接过信筒,凤凰便是看了信笺。“檀又去酒楼了。”凤凰淡淡开口。“是王言的信。”火魅一愣。“对。”凤凰点点头,便说。“魅姐,别休息了,去见王言。”说罢,凤凰便是走出了房间。

    “唉...不能休息了。”火魅长叹了口气,也跟了上去。

    出了房间,凤凰便是找到了司徒虚彦和青影。和他们说了王言的事情。“所以我们现在要去那酒楼?”青影问道。“是啊。”火魅应道。“我总觉得事情不太对劲。”青影皱着眉头说道。“怎么不对劲了啊?”火魅不解。

    “凤凰是昨晚才和王言见面的吧。”青影问道。“是啊,那又怎样?”火魅又问。“为何王言这么快就会给我们传信,凤凰不是告诉过他不要轻举妄动么?”青影解释道。“檀又不是死人,王言想要看住她哪那么容易啊。”火魅摊手道。凤凰却一直没有开口。“我觉得青影哥说的没错,这信笺来的时间间隔太短了,实在可疑。”司徒虚彦说道。

    “你们不是多心了吧。”听司徒虚彦也是这么说,火魅便看了凤凰一眼。“多心也好,可疑也罢,总之我是要去见上一面,你们不想跟来也无妨。”说罢,凤凰便是起身朝外院走去。

    “没说不去啊。”火魅赶忙跟了上去。

    屋中,司徒虚彦和青影对视了一眼,皆是快步跟了出去。他们可不希望凤凰出事,所以此行谁也不会落下。

    酒楼处,王言静静地站在那里,不知在想些什么。凤凰等人老远便是见到了王言,皆是对视一眼,快步朝王言走去。“你怎么在这里?”到了跟前,凤凰不解的问道。“你们...快走...”王言抬起头见是凤凰,便断断续续的说了一句让凤凰快逃。

    “可惜,已经晚了!”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