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0/413/259124.html"}})();
尊宝娱乐 >火凤劫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二十六章 解决
    “唔。”待柳和婠婠进了密室,王言便睁开了紧闭的双眼。“檀在密室里么?”望着密室虚掩的入口,王言动动发僵的身体,朝着密室而去。

    “这里怎么这么潮湿啊。”一路走着,婠婠不停的抱怨着。“常年没有人打扫,还处于地下,你认为会好么?”柳一边走着,一边解释道。“好吧,看来她们早就来过了啊。地上都是射出的弓箭。”望着地面上散落的弓箭,婠婠说道。“难道这地下还有谁在这里么?”婠婠不解。“听麟说,奉天还有一位大人存在。这地下也许就是那个大人所在的地方吧。”柳叹道。

    “那些家伙不是到那位大人身边了吧?”婠婠一惊。“走。”眉头一皱,柳便不再耽搁时间,快步朝地下深处跑去。“喂喂喂,等等我啊。”婠婠也不敢耽误,赶忙追了上去。

    可他们谁也未曾想,密道中竟还有着一人跟在他们的身后。

    长剑穿身,檀不禁一愣。“原来在这里等着我啊。”檀冷冷开口。“但这又能怎样呢?这么细小的剑对我可不管用啊。”“哼,可不是普通的剑啊。”凤凰轻哼一声,说道。“嗯?”檀一愣,心中升起了一抹不安来。

    “知道你是阴寒之体,自有对付你的方法,忘了我是什么人么?”凤凰淡淡开口。“呃!”闻言,檀的脸上终于是浮上一抹恐惧来。“唔。”闷哼一声,檀便紧捂住胸口。一脸痛苦之色。“司徒虚彦,离开她。”说罢,凤凰便是抽回长剑,飞快的退开。司徒虚彦也是如此,与檀拉开了距离。

    “你。你对我做了什么?”感受着身上传来的炙热感,檀便大声吼道。“只是在剑身之上涂了些烈阳花热毒罢了。”凤凰淡淡开口。“臭丫头!”双眸一瞪。一口鲜血喷出,檀便跌倒在地,大口大口的喘息着。

    “我不杀你,外面还有人等着你的解释。”说着,凤凰便朝檀走去。还未走到,凤凰脚步一滞,赶忙闪身离开。只见凤凰刚刚走过的地面之上,有着五把有余的片刃插在地面。“是你们?”凤凰一愣,便是见到了柳和婠婠。“哟,小妹妹。我们又见面了啊。”婠婠笑道。“我不想见你。”冷冷开口,凤凰紧锁着双眉。竟然在这个时候遇上他们......

    “柳,倒在地面上的人就是奉天魔影的大人么?”婠婠问道。“嗯。”柳点点头。“可她的样子可不算太好啊。”婠婠叹道。见婠婠和柳的到来。火魅几人赶忙聚在了凤凰的身边。

    正所谓仇人见面,分外眼红。想起先前在凤来居抢琥珀石的场景,婠婠便是气不打一处来。“你们倒是胆子不小啊,敢到我们魔影的地盘来闹事。”婠婠不爽的说道。“嘁,就来闹事了。怎么地!”火魅伸出中指,扬着头淡淡开口。“臭丫头!”婠婠见状,刚欲发作,便被柳给拦了下来。

    “啊啊啊啊啊!”这时,檀发出一声大吼。忽冷忽热的身子让她苦不堪言,只见叹慢慢站起身子。脚下一动便来到了婠婠的身边。“婠婠!”柳一惊,便眼看着婠婠便檀抓着。冷哼一声,檀一口咬在了婠婠的脖间。

    “啊!”惊呼一声。婠婠便想拜托檀的钳制,可却无用。

    “不好!”凤凰一惊,想起冰毒修炼者需饮人血来解除解除体内的寒气。身形一动,凤凰便是一剑挥出,斩断了檀抓着婠婠的手臂。被凤凰救下。婠婠惊魂未定的爬到了柳的身边,衣前被鲜血染红。

    “嘿嘿。”舔舐着嘴角。檀狠狠一笑,脚下一动,便朝凤凰袭来。“凤凰!!”火魅三人惊呼一声,凤凰也是刚稳住身形,便见檀朝自己袭来。这时,一道身影从凤凰面前闪过,粘稠的鲜血便溅到了凤凰的脸上。

    “是你?!”凤凰抬头望去不禁一惊,来的人正是王言。“呃!”檀也是一惊,小手已经洞穿了王言的胸口。“咳咳。”一口鲜血咳出,王言轻笑一声。“檀,你还有闹到什么时候啊?”“大、大叔?”檀看着眼前伤痕累累的王言,心中一痛便抽回了手。

    扶住王言,檀放声大哭起来。“你怎么这么傻?为什么要来啊?为什么啊?!”“檀,我们回家好么?”王言伸手拭去檀眼角的泪珠,问道。“嗯,我们回家。”檀点点头,答应了下来。“我们多久没有回去了呢?”嘀咕了一声,王言的手便是落了下来,嘴角却是挂着一丝笑意。

    死在檀的怀里,对他来说也算不错。

    “大叔!!!!!”撕心裂肺的喊声回响在洞穴之中,檀抱着王言的身体久久不语,知道眼泪流干。

    “我知道你想问什么。”檀见凤凰盯着她,便是淡淡开口。“据我所知,霄应该是身在京城。”“京城么。”闻言,凤凰叹了一声。“只能帮到你这里了,还有一个忙,不知你能帮我么?”檀问道。“说吧,尽力而为。”凤凰点头。“把我和大叔葬在一起吧。”檀浅笑一声,便一掌打在了自己的心窝处。

    “檀!”惊呼一声,凤凰眼看着檀倒在了王言的身上,却又无能为力。

    “他们两个要怎么办?”火魅走到凤凰身边问道。“留着日后是个祸患啊。”青影也是叹道。“你们走吧。”凤凰淡淡开口。“凤凰。”火魅和青影皆是一惊,没想到凤凰会放过他们。

    “不杀了我们么?”柳也是一愣。“已经知道我想知道的就够了,何必再动刀枪呢。”凤凰叹道。“告辞。”柳冲凤凰抱拳谢道,便带着婠婠离开了洞穴。

    “青影哥,外面魔影的尸体都小心处理了吧,别留下痕迹。”说着,凤凰便是递给了青影几瓶化骨粉。“好。”应了一声,青影和火魅便出了洞穴。“他们要怎么处理?”司徒虚彦问道。“在这里火化了吧,让珺兮带他们回去。”说罢,凤凰便是点起火折子,扔到了檀和王言的身上。

    望着眼前燃气的火焰,凤凰面无神情,虽然知道了霄的行踪,她却高兴不起来。这条复仇之路上,还会有多少无辜的生命会消失。她这么做到底是对的还是错的?

    “呐,我这么做是对是错呢?”凤凰喃喃问道。“我们其实无权决定他人的生死,只是这个世间却又是残酷的。”司徒虚彦叹道。“无权么?”凤凰冷笑一声,“不,有权。”“什么?”司徒虚彦一愣。“官大一级压死人,天下人的生死全部掌握在一个人的手中啊。”凤凰说道。“谁?”司徒虚彦不解。

    “普天之下,谁最大?”凤凰问道。“皇上啊。”司徒虚彦答道。“是啊,生杀大权一手在握啊。”凤凰淡淡开口。“你怎么了?”见凤凰有些不对,司徒虚彦问道。“没事,我没事。”摇摇头,凤凰答道。

    “凤凰,如果让你一切重来,你还会选择复仇么?”司徒虚彦问道。“会。”凤凰斩钉截铁的答道。“为什么还是选择复仇呢?”司徒虚彦不解。“你不懂的,这条路是我自己选的,我不后悔。”凤凰浅笑一声。

    “可这条路并不好走啊。”司徒虚彦叹道。“不好走也要走啊,我不能让父母死的不明不白。”凤凰说道。“凤凰。”司徒虚彦刚想说什么。便被凤凰打断了。“火熄灭了。”说罢,凤凰便是挑开了火折子。

    将檀和王言的骨粉装好,凤凰便和司徒虚彦走出了洞穴。酒楼外,青影和火魅也处理好了一切。“走吧。”说罢,凤凰便是离开了酒楼。

    离开了酒楼,凤凰便是到破庙找到了珺兮,将一切和珺兮解释了。“这样啊。”听后,珺兮便是一叹。“对不起。”凤凰向珺兮道歉。“何必道歉,也不是你的错。”珺兮说道。“他们就交给你了。”说着,凤凰便是将瓷罐交给了珺兮。“我会带他们回去的,放心好了。”珺兮说道。“拜托了。”说罢,凤凰便留给珺兮足够的盘缠,离开了破庙。

    京城,柳府宅院。

    “大人。”兰庭见柳右极发呆,便是轻唤了一声。“有事么?”回过神,柳右极问道。“据报奉天全灭。”兰庭说道。“这样啊。”听后,柳右极竟什么也没说。“大人,皇上的意思要怎么办?”兰庭问道。“先放着吧,没事的。”柳右极叹道。“不打扰大人休息,兰庭告退。”说罢,兰庭便是出了房间。

    待兰庭离开,柳右极才是发出一声长叹。“唉。”“怎么唉声叹气的?”屋中传来一记声音,柳右极头也不抬的回道。“最近事多,有些烦心罢了。”“你也会烦心,还真是少见啊。”男子呵呵一笑,调侃道。

    “我也是人啊。”柳右极无奈的笑道。“我派星痕和红尘去了,不必烦心了。”男子淡淡开口。“还是你懂我。”柳右极轻笑一声,便是说道。“这里正好有壶好酒,不醉不归。”“好。”

    “红尘,我倒是好奇这个三番四次捣毁魔影据点的人是谁啊。”京城街上,有着一袭冰蓝色长发火爆身材的女子说道。“是么。”女子口中名叫红尘的男子应了一声。“这次任务你先去,我还有和九一汇合。”红尘说道。“不是吧,九一也来?”女子一惊。

    “知道你们不和,但任务派出来,就将就一些吧。”红尘叹道。“好吧,勉为其难。”女子摊手答道。“星痕,别再和九一吵起来。”红尘提醒道。“尽力而为。”名叫星痕的女子应道。

    “话说回来,九一那家伙总是爱粘着你啊。”星痕笑道。“是么?”红尘一愣,他自己却没有察觉。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