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0/413/259126.html"}})();
尊宝娱乐 >火凤劫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二十八章 魔影的动作
    林间,一道身影飞快的穿梭着。身影之后,也有着一人不慌不忙的追着。先前的那人时不时的回头望上几眼,见身后那人还是紧紧跟着,便赶忙加快脚步。“哼。”落后的人影冷哼一声,脚尖轻点树干,几次闪跃便是来到了那拼命逃离之人的面前。

    什么?那人一惊,脚下一个踉跄,便从树干上摔了下去。“呵呵。”浅笑一声,身影便是追了上去。

    身影狼狈的跌落在地,赶忙连滚带爬的坐起身子。谁曾想,身影刚刚坐起,便被人一脚踏在了肩膀之上。

    “喂喂,知道我是什么人么?”一身形欣长,相貌俊逸有着一头黑色长发的青年正一脚踏在跪在地面之人的肩膀之上。跪在地面上的人丝毫没有听见男子的话一般,只是低着头,什么也不说。“喂,你是聋子么?”男子见那人不答话,便是问道。

    “魔影的走狗。”“你说什么?”男子一惊,一双凤眸猛地瞪了起来。“不要以为仗着魔影,你就可以为所欲为,早有一天你会死的很惨!”跪在地面上的人咒骂道。“呵呵,我会怎样你是看不到了。”男子浅笑一声,一双惨白不带一丝血色的双手便探出袖外。

    见男子双手探出,那人脸上终是不上了一抹惊惧。“你、你敢杀我?”男人叫道。“有何不敢?”男子挑眉笑道。“你要敢杀我,教主绝不会放过你的!”“哈哈哈哈!”男子听后一笑。“看你的衣着是五毒教的啊。”

    “是又怎样?”地上之人说道。“你认为毒凝芝是我魔影的对手么?”男子笑道。“这...”地上之人听后一愣,竟无话可说。“所以啊,你就安心的去吧。”说着,男子那惨白的双手便轻轻一掌打在了那人的胸膛之上。

    一掌打在身上,没有想象中的痛感传来,地上之人不禁一惊。“哼。”男子轻哼一声,转身便走。见状。地上之人弹身而起,抽出手中的短刀,狠狠朝男子后心刺去。男子头也不回,脚下一动,便躲开了那人刺来的短刀。一指指向那人额间,轻轻一点。

    “弱者没有选择死亡的方式,就像你一样。”说着,男子轻拂衣袖,转身离开。待男子离开,那人哇的一声吐出一口鲜血。倒地不起。一双瞳孔写满了难以置信,面色青紫,裸露在外的手臂上青筋遍布。鲜血顺着毛孔流到了地面,场景十分骇人。

    “真弱啊,这样竟还是五毒教的。”男子轻哼了一声,惨白的双手便收回袖中。望着不远处的几道人影,男子微微一愣。随即目光便精彩了起来。身影接近,男子嘴角挑起一抹浅笑,说道。“今个儿是吹得什么风,竟把你给吹来了。”来的不是别人,正是前些日子从京城赶来的红尘。

    “有事找你。”红尘淡淡开口。“什么事啊?”男子一愣,问道。“当然是有事啦。”话音刚落。男子身边便是多了一抹冰蓝色。“你也来了啊。”男子定睛,冷冷开口。“你以为我很想来么?”身影是和红尘一同前来的星痕。

    “你知道就好。”男子撇了星痕一眼,淡淡开口。“好了。九一。我来不是听你们俩个拌嘴的,主上派任务了。”红尘开口打断了二人之间的对话。“主上派的任务?”

    男子名叫琴九一,乃魔影三大圣将之一。另外两人便是眼前的红尘和星痕。但琴九一天生和星痕合不来,只要一见面便免不了一场口水战。红尘已经见怪不怪了,用星痕的话来说。就是习惯就好......

    “多久没有接到主上的任务了啊。”琴九一一叹。“我更好奇,到底是何人竟能让我们三人一齐出动。”星痕说道。“到底是怎么回事?”琴九一不解。“我们的任务是找到杀我魔影之人。将其活捉。”红尘说道。“谁这么胆肥?敢杀我魔影的人?”听后,琴九一一惊。

    “奉天和长安两处魔影已毁,都是她们做的。”红尘叹道。“这么厉害?”琴九一愣道。“红尘,你要说的不止这些吧。”星痕问道。“这次任务星痕先去,九一和我还有其他的事要做。”红尘说道。

    “诶?”琴九一一愣,不满的抱怨道。“我还想见识见识那几个人呢?怎么不让我去啊?”“有本事你和主上去说。”红尘淡淡开口。“不敢。”闻言,琴九一赶忙闭口,要他去和主上理论,除非他是活腻了。

    “说吧,我们去哪里?”琴九一问道。“苏杭,去找一人。”红尘说道。“找谁啊?”琴九一不解的问道。“到了便知,你今天话怎么那么多。”红尘问道。“刚刚遇到个不开眼的东西,是五毒教的。”琴九一皱起眉头,一想起五毒教那个男人他就来气。

    他本来好端端的在茶舍里喝茶,可谁想那个不开眼的男人竟找上他的茬。本想无视的,接过那个男人得寸进尺,没完没了。结果、结果那男人就被琴九一给宰了。

    听完琴九一的解释,红尘和星痕皆是无奈的一叹。“话一传到,我就先回去了,你们小心啊。”说罢,星痕便不再停留,跃身而起,消失在了红尘和琴九一的眼中。

    “碍事的女人终于走了。”待星痕离开,琴九一用只有自己听得到的声音,小声嘀咕了一句。“走吧,路上在和你说些详细的。”说罢,红尘便掉头往回走去。“去苏杭的路不应该是那边么?”琴九一指指南边的路,说道。“你要走去么?”红尘头也不回的答道。“谁要走啊,等等我。”说着,琴九一便快步追了上去。

    “我们走了有一天的路了吧。”坐在舒适的马车内,火魅问道。“是啊,怎么了?”青影不解。“我想问,我们还要呆在马车里多久。”说着,火魅便是拍拍马车厚实的坐垫。“这是哪家的野丫头啊。”青影笑道。“哪家的臭小子,给老娘滚开。”火魅撇了青影一眼,说道。

    “又来了。”听着火魅和青影拌嘴,凤凰则是无奈的叹了一声。

    “公子,前面有人打架,我们要绕开么?”马车外传来了平子的声音。“打架?”火魅一听便来了精神,赶忙拉开马车的帘子,往外观望。“别看了,我们还是走吧。”说着,青影便欲拉回好奇心旺盛的火魅。

    “等等。”这时,凤凰却抬手打断了青影的举动。“看那衣着倒像是闻花谷和烈阳宗的弟子。”凤凰说道。“他们怎么打起来了?”司徒虚彦对这俩个门派略有耳闻,不解的说道。“去看看就知道了。”凤凰淡淡开口。

    “可以插手么?”火魅问道。“看情况再说。”凤凰说罢,便又重新坐了回去。“好嘞。”火魅满意的笑了一声,一副摩拳擦掌的架势。“平子,冲过去。”司徒虚彦说道。“公子坐稳了。”平子得令,便猛地一挥马鞭。四匹骏马吃痛,快步朝人群所在方向奔去。

    两伙弟子,一边橙色装束,一边烈红,借着混乱的局势。两拨人们都撕打在一起。谩骂声,血花一同飞溅。谁也不饶谁,非要斗个你死我活不可。

    “马车来了,快闪开!”不知是谁喊了一声,这时缠斗在一起的众人才发现一辆马车快速的朝他们这里奔来。“快跑啊!”“怎么回事?”“这马疯了么?!”叫喊声,怒骂声一片。

    众人四散飞开,平子见状才拉紧缰绳,将马车调转了过来。

    “你怎么驾车的啊?”见马车调转过来,烈阳宗的一个弟子不爽的问道。“小的很正常的驾车啊。”平子淡淡笑道。“放屁,你这车都快疯了!”闻花谷的弟子也是骂道。“敢驾车撞我们,找死!”另一个烈阳宗的弟子飞身而起,挥起长剑便冲着平子削去。

    “刷——”剑身还未到,一条红色的鞭身便缠了上去。“什么人?”见长剑被缚,烈阳宗的弟子不禁一惊。“哟,你们吵够了么?”火魅冷哼一声,便从马车中走出。

    烈阳宗和闻花谷的弟子见火魅走出,眼中不禁闪过一丝惊色。有的还暗暗吞了口唾沫。“我的马车被你们挡住了去路,这么做不算错吧?”火魅笑道。“可你的马车差点撞伤我们的人啊!”闻花谷和烈阳宗的弟子叫道。

    “是么?”火魅一愣,一字一句的说道。“撞的就是你们,怎么滴吧?”“什么?”闻言,闻花谷和烈阳宗的人皆是一惊。“不惹事你能死是吧。”车内,青影无奈的叹道。“没事,就这么说。”凤凰淡淡开口。“真的没事?”青影一愣。“放心好了。”凤凰微微一笑,便不再开口。

    “你什么人啊?知道我们是谁么?”闻花谷和烈阳宗的人叫道。“我知道啊。”火魅点头。“知道你还敢这么说话?!”两派人都是一愣,想着火魅是活的不难烦了不成?“老娘只是看不惯你们的作风而已,再者就算你们宗主和谷主在这里,他们也不敢这么跟我吼!”火魅双眸一瞪,厉声喝道。

    什么?火魅此话一出,两派弟子皆是傻傻的愣子了原地,愣是不知说什么是好了。“这么行么?”马车内,青影忐忑的问道。“放宽心。”凤凰淡淡开口。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