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0/413/259127.html"}})();
尊宝娱乐 >火凤劫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二十九章 想象固然是好
    “她说什么?”“这女人刚刚说了什么?”闻花谷与烈阳宗的弟子都是相互对望,一张张脸上都写满了惊愕的表情。他们不敢想象,火魅会说出这种话。

    “知道 我们宗主是谁么?”烈阳宗这边,一个看似为首的青年阔步走出,皱着眉头,指着火魅问道。“不就是烈阳老鬼么。”火魅轻声笑道。“知道宗主的名号,你还敢这般态度?”青年见火魅丝毫不将他烈阳宗放在眼里,不禁怒道。“那我们闻花谷呢?”见青年吃瘪,闻花谷那边为首的一人也是挑眉问道。

    “哈哈哈,好笑。”听后,火魅仰头一笑。“烈阳老鬼老娘都不怕,何况是你们那闻花先生呢。”“你!!”见火魅如此开口,青年怒目圆瞪,脚掌猛地一跺地面,弹身而起。

    “哎哟,还敢过来。”见闻花谷弟子朝自己奔来,火魅娇躯一扭,长鞭探出,将青年紧紧裹住。“唔唔。”青年一惊,用尽力气想要睁开火魅的钳制。“别挣了,你挣不开的。”火魅凑到青年面前,附耳说道。

    “唔。”耳边传来的热气让青年一惊,青年脸颊一红赶忙扭开了头不敢直视火魅。“你们都是江湖之上正道弟子,在这里吵起来未免太丢了两派的面子,若是传出去,你们两派的面子要往何处放啊?”火魅大声喝道。

    “这......”听了火魅的话,闻花谷和烈阳宗的弟子皆是不再开口,一个个的脸上都是后悔的神色。满意的扫视一周,火魅便是淡淡开口。“今日的事我就当没看见,不会告密到你们的门派。但我希望你们不要再因一点小事儿伤了和气。”说罢,火魅便是放开了被绑着的闻花谷弟子。“这东西你拿着,回去给你的谷主。”说着。火魅便是拿出两块刻有毒字的青玉腰牌来。

    “姑娘可要说话算话啊。”小心翼翼的接过腰牌,青年便是说道。“骗你做甚。”闻言,火魅不满的说道。“姑娘别生气,是我不对。”青年见状,赶忙赔不是。“还未请教姑娘师承何派?”青年问道。

    “你们师傅要是问到,便回我是毒仙东临公子之徒便可。”说罢,火魅便重回马车之中,不再露面。

    “毒仙东临公子。”青年觉得这个名字在哪里听过,不禁又嘀咕了一遍。“毒仙东临?!”再次重复之后,青年猛地瞪起双眸。小心翼翼地将腰牌收好。“怎么会是这样。”烈阳宗那边为首的青年也是同一个表情,两人相互对视一眼,皆是看出了一抹震惊与不安来。

    “许兄。刚刚的事是我不对,洪杰在这里给你赔个不是了。”闻花谷名叫洪杰的青年朝着对面的青年深鞠一躬。“洪兄弟言重了,这里也有我的不是,受我许雷一拜。”烈阳宗名叫许雷的青年也是朝着洪杰拜去。

    一时间,两派弟子都是纷纷朝对方道歉。

    “这块腰牌许兄拿去。洪某先行告退。”说着,洪杰便冲许雷抱拳行礼,不再耽误,便带着其余弟子离开了这里。望着洪杰离去的背影,许雷发出一声长叹,看着手中的腰牌。许雷便是喃喃叹道。“毒仙东临...这个名号多久未曾耳闻了呢。”“师兄,我们要怎么做?”一旁,烈阳宗的弟子问道。“回宗。”说罢。许雷也是带着一干弟子朝反方向行去。

    马车之上,火魅嘿嘿笑道。“怎样?我说的还可以吧?”“还不是凤凰告诉你的。”青影双手背在脑后,一副悠然的模样。“嘁,要是你还不知道怎样呢。”火魅轻哼,便扭头不再理会青影。“不过我更好奇。凤凰你怎么将腰牌给了他们?”青影问道。

    “公子的交代,我只是照做而已。”凤凰淡淡开口。“说起来。曾听过公子说要找他要回什么东西的事情。”听凤凰这么一说,青影也是对此事有着些许印象。“怎么你什么都知道。”闻言,火魅挑起眉头,笑道。“就算公子说过,你也是当耳旁风了。”青影叹道。“好像有点印象啊。”火魅嘟囔了一句。

    “那为何东临公子不亲自去闻花烈阳取回那个东西呢?”一直未曾开口的司徒虚彦问道。“谁知道呢。”青影也是一愣,觉得司徒虚彦的话不无道理。“别看我,我也不清楚。”见司徒虚彦三人的目光望来,凤凰也是摊手说道。

    “这江湖之上正道人士都是这般模样,那其他的呢。”说着,司徒虚彦便紧锁双眉,不免为江湖以后的局势所担心。“哟哟。”火魅一愣,便是坐到司徒虚彦的身边。“那司徒公子,你要是当上了武林盟主,倒时就可以整顿江湖了啊。”“这样也行啊。”听了火魅的话,青影不禁一惊。

    “看什么看,我说的话哪里奇怪么?”见青影盯着自己,火魅不禁摸摸鼻子。“没什么,只是在你口中听见这话怎么都觉得别扭。”青影淡淡开口。“是哦。”出奇的,火魅这回竟没有反驳青影。

    司徒虚彦却一直在旁闭口不言,一双剑眉紧紧拧在一起,面色阴沉的都能滴出水一般。“知道你看不惯他们的举动,但这江湖之上所有人都并非完人。不是我们能管的了的。”凤凰叹道。“我知道。”司徒虚彦应了一声。

    “魅姐的话不失为一种方法。”凤凰说道。“你是说武林盟主?”司徒虚彦一愣,问道。“不错。”浅笑一声,凤凰说道。“是的,武林盟主十年一度重新选择。居上一次武林盟主大选已经过去了八年,你不是没有机会。”“说说而已,武林之上,我也只是个无名小卒而已。”司徒虚彦笑笑,眼中闪过一抹无奈。

    “不试试怎么知道,至少你还年轻。”凤凰劝道。“两年之后,华山峰顶,重新选出盟主。那个时候,我们一同登上峰顶,如何啊?”凤凰询问众人。

    听了凤凰的话,司徒虚彦三人都是一惊,眼中纷纷闪现异彩。“我同意。”火魅率先举手。“没意见。”青影也是说道。凤凰自然不用说,马车中就只剩司徒虚彦没有任何表决了。

    “好,两年之后,华山峰顶,决盟主!”半晌后,司徒虚彦终是做出了答复。

    嘴角含笑,凤凰对司徒虚彦的决断很是满意。但此时她们都未曾想到,就只是短短的两年时间,一切事物都物是人非。两年之后,当她们再次在华山峰顶见面之时,一切都变得不一样了。

    时间,最容易摧毁一切......

    “两年还太远了点,相想我们现在要去哪里再说吧。”青影叹道。“是啊。”火魅也是点头应道。“现在么?”凤凰一愣,随即笑道。“就这样走吧,反正目的 是京城。”“这不算答复!!!!”听了凤凰的话,火魅有种抓狂的冲动。

    “驾!”挥起马鞭,琴九一望着眼前那疾驰的身影,喊道。“红尘,我们就这样去苏杭么?”“那你还想怎样。”前方,传来红尘不淡不咸的声音来。“这方法可不怎么好啊。”叹了一声,琴九一便也不再耽误,赶忙追了上去。

    “和我说说那个杀我魔影的人的事吧。”追上红尘,琴九一便是问道。“就这么想知道么?”红尘问道。“当然了,知己知彼嘛。”琴九一说道。“我所知道的就是她是个女人。”红尘淡淡开口。

    “你逗我玩呢。”闻言,琴九一的表情十分的有趣。“到时候你就知道她是什么人了,急什么。”说罢,红尘便再次扬起马鞭,与琴九一拉开了距离。“混蛋。”琴九一皱起眉头,又一次追了上去。

    “停停停!”连喝了三声停,车外的平子见状赶忙将马车停下,不解的问道。“姑娘怎么了?”“老娘受不了了,这车里太闷了,伤不起。”说着,火魅便跳下马车,很没形象的坐在路面上的大石之上。

    虽是见过火魅的泼辣,但却没有见过火魅这么“爷们”的一面。这一幕给司徒虚彦看的一愣一愣的,不知说些什么是好。“姑娘再忍片刻,前面不远就有一个镇子可以歇脚了。”平子劝道。“还要多久才能到啊。”火魅问道。

    “两个时辰左右吧。”平子估摸着说道。“两个时辰?!”闻言,火魅彻底暴走了。再有两个时辰,还不如干脆杀了老娘算了。“接着。”青影忍着笑丢个火魅一个苹果。“可以徒步走去么?”不顾形象的大口咬在苹果之上,火魅问道。

    “你要是不嫌累,请便。”青影淡淡开口。“呃...”火魅无语。“先休息片刻吧,总这么奔波马匹也是经不住的。”马车内,凤凰淡淡开口。“这里地处林间,很危险的。”平子说道。“怎么个危险法?”火魅不解。“像是有盗贼,打家劫舍什么的。”平子说道。

    “有就有吧,除非他们是活的不耐烦了,敢出来。”说罢,火魅便将吃剩的苹果核扔了出去。“诶呀。”林间传来一声吃痛声,火魅不禁一愣。心道不是嘟囔什么来什么吧。

    “哪、哪、哪个不开眼的扔的苹果核啊?!”林间走出一个赤身**的汉子,一脸怒像的问道。汉子的出现之后便是有着十数人的走出。“噗哈哈哈,还是个口吃。”火魅见状忍不住笑了出来。“你、你、你说什么?!”汉子见状,吐字更是费力了起来。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