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0/413/259149.html"}})();
尊宝娱乐 >火凤劫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五十一章 殇
    “只要你回答我的问题,自然会放你离开。”长剑离鞘,玄池淡淡开口。“你说的话我听不明白啊。”叹了一声,凤凰便是身形一闪,来到了玄池的面前。“师兄,这三个孩子就交给我吧。”见状,薛羽晨笑道。

    “我们得帮凤凰脱身,要速战速决。”眉头浅皱,火魅说道。“尽力吧。”望了薛羽晨一眼,青影可不觉得会速战速决。“姐姐,接我一鞭。”说着,火魅便是一鞭挥出,直朝薛羽晨而去。“速度还行,就是准头差了点。”淡淡开口,薛羽晨便一把抓住了火魅袭来的鞭子。

    “呵呵,小心你的手吧。”哼了一声,火魅便是手腕一扭,长鞭便在薛羽晨手中转动起来。“哦?”手中传来一阵刺痛,薛羽晨一惊,便松开抓着鞭子的手。“哼。”嘴角一挑,火魅脚步一动,便来到了薛羽晨的面前。“姐姐,我们可没有时间和你耗啊。”说着手中长鞭化剑,狠狠削向薛羽晨胸前。

    “呜哇。”猛地一惊,薛羽晨腰身后仰,躲开了火魅的一剑。“好危险。”叹了一声,薛羽晨倒是微微吃惊。“危险还在后头呢。”冷冷开口,火魅笑道。“嗯?”闻言,薛羽晨便是感到背后一阵劲风袭来。手中长剑挥出,挡住了青影袭来的长剑。

    “你们的配合很利落啊。”吃惊之余,薛羽晨不禁对火魅和青影刮目相看了一番。“让开。”手上用力,青影竟有几分将薛羽晨压制下去的迹象。“看你望哪里躲。”火魅的声音从背后传来,一条红蛇便悄然颤上了薛羽晨的脚腕。“什么?”薛羽晨一惊,一抹不安升上了心头。

    “给我起来!”大喝一声,火魅便是扬起长鞭,将薛羽晨甩在了半空中。青影撤回长剑,脚尖一点。便跃到了半空之中。“对不住了。”说罢,青影便是一记腿鞭,狠狠击在了薛羽晨的腹间。

    “呜。”闷哼一声,薛羽晨的身子便如断翅的大雁一般,坠向了地面。

    “你和东临到底有着什么关系?”玄池问道。“说过我不认识他。”凤凰不耐的说道。“休要骗我,你那解毒手法只有东临一人会。还以为骗得过我么?”玄池叹道。“没话和你说。”冷冷开口,手中折扇一挥,冰蓝色的粉末便是挥洒而出。摒住呼吸,玄池身形一动,便来到了凤凰身后。

    “休想躲开。”说着。凤凰又是挥动折扇。“东临特制的麻痹毒粉的,还说in和东临没有关系么?”玄池叹道。“哼。”不再开口,凤凰收回折扇。脚步一动。便是来到玄池的面前。

    长剑相交,金铁之声响起。“你的那个师妹似乎不敌他们啊。”望向火魅三人所在的方向,凤凰淡淡开口。“小看她会吃苦头的。”玄池一点也不担心薛羽晨,淡淡开口。“但愿如此。”凤凰轻哼一声,握剑的左手抽出。一掌袭向玄池胸前。

    抓住凤凰的手腕,玄池说道。“别指望用毒来对付我,拿出你的真本事来。”“可惜,毒才是我的道。”说着,凤凰手腕一扭,摆脱了玄池的钳制。见凤凰躲着自己的目光。玄池便是一愣。一种熟悉的感觉渐渐升起。

    不要再逼我了,玄池叔叔,我不想伤害你...凤凰皱着眉头。心中叹道。

    见凤凰愣神,玄池便借着这个空档,来到了凤凰的面前。一掌袭来,凤凰轻易躲开。可是下一刻,凤凰却是大吃了一惊。捂着脸庞。凤凰便是见到玄池手中的冰蚕面具。

    不仅仅是凤凰愣在原地,就连玄池也是如此。“羽裳?”望着凤凰。玄池竟叫出了凤凰母亲季羽裳的名字来。十年未曾听起这个名字,凤凰心中百味杂陈,说不出来的难受。

    “你不是羽裳,你是柔儿么?”玄池摇摇头,抹去了心中的那道倩影,问道。“柔儿?那是谁?”凤凰冷哼一声,她早已舍弃了这个名字。季筱柔已经和她没有了关系,现在她是凤凰。

    闻言,玄池紧锁眉头。那张与羽裳一样绝美的脸庞,让玄池一时间恍惚了起来。“柔儿...”轻声叫着柔儿这个名字,玄池也不知自己这是怎么了。黛眉紧锁,凤凰一阵不耐。“对不起了,玄池叔叔。”心中默念一声,凤凰脚步一动,一掌便打在了玄池的胸口上。

    血丝顺着玄池嘴角流下,玄池却没有任何动作。“抱歉。”道了一声抱歉,凤凰便夺过玄池手中的冰蚕面具,便欲转身离开。“季...筱...柔...”唤着凤凰原本的名字,玄池还是坚信凤凰就是季筱柔。

    闻言,凤凰猛地驻足。背对着玄池,泪悄无声息的流下。

    不再停留,凤凰身形一动,便朝着镇外跑去。“师兄。”薛羽晨的声音响起,很快便来到了玄池的身边。见玄池受伤,薛羽晨便是回头望去。只可惜,早已不见火魅三人的人影。

    “师兄,你振作点。”见玄池面色青白,薛羽晨便是扶着玄池,朝镇中心走去。

    “凤凰会去哪里?”追着凤凰的身影而去,却在半路跟丢了凤凰。“谁知道呢。”见司徒虚彦问道,火魅也不知该如何答复。“分头去找找吧,这地方也不大,想来应该好找的。”说罢,青影便是身形一动,朝着南边找去。“也只好如此了。”见状,火魅便朝西边而去。

    “季筱柔?”待火魅和青影离去,司徒虚彦便自言自语了一声。他是头一次听过这个名字,有些陌生却有有些熟悉。“这是凤凰的真名么?”司徒虚彦叹道。不再多想,也没有时间多想。司徒虚彦便朝凤凰消失的方向寻去。

    出了小镇,凤凰便一路来到了林间。

    “啊!”大叫了一声,似乎要发泄心中的无奈一般。倚靠着树干坐下,此刻的凤凰早已没有了平日的冷静和清冷的模样。两行清泪顺着脸颊流下,打湿了衣裙也不曾察觉。

    十年间与东临公子在一起的生活,已经让凤凰忘记了过去那难以扫除的阴霾。可是,发生过去的事情却怎样也挥之不去。就如今日与玄池的见面一般。纵使凤凰怎样拒绝自己的身份。那也是事实,不可消灭的事实。

    似乎哭累了,凤凰就那样靠着树干沉沉睡了过去。不知过了多久,凤凰便是听到陌生男子的声音在耳畔响起。

    “大哥,这小妞长的可真是美啊。”“要不我们哥几个享享福?”说着,男子便是发出了一声淫笑来。睁开双眼,凤凰便是见到了自己面前的五名男子。“哦哦,她醒了。”其中一名男子惊道。“醒来更好啊,总比睡着好。”剩下的四人嘿嘿一笑,双手不老实的便欲抓向凤凰衣襟。

    眼神一冷。凤凰便是一掌打到男子袭来的手上。“好疼。”男子吃痛,大叫了一声。其余的男子见状一惊,都纷纷伸出手来。打算钳制住凤凰。“哼。”冷哼一声,折扇便是探出。扇面一挥,五名男子便是纷纷倒下。

    望着眼前倒下的五名男子,凤凰也没心思对付他们。便欲转身离开,可还没走出几步。便是见到一道身影朝这边走来。“怎么是他?”凤凰一愣,不明白为什么每次找到自己的都是他。

    三步并作两步,司徒虚彦快步的来到了凤凰身边。“没事吧?”见凤凰眼睛微红,司徒虚彦便知道凤凰哭过了。“我能有什么事?”凤凰淡淡开口,躲开了司徒虚彦的目光。“这些人是?”见地上横七竖八的倒着五个人,司徒虚彦一愣。“不开眼的家伙罢了。”凤凰无奈的叹了一声。

    “那个男人不会有事吧?”司徒虚彦询问道。“没事。”自知司徒虚彦口中的男人是谁。凤凰淡淡开口应了一声。“不是要去京城了,马车平子都备好了,我们回去就出发吧。”没有多问。司徒虚彦叹道。

    “好吧。”叹了一声,凤凰很是庆幸司徒虚彦没有多问。两人并排一同朝客栈走回,待回到客栈之时,正巧见到了赶回的火魅和青影。见凤凰和司徒虚彦一同回来,火魅便是说道。“怎么每回都是这小子找到凤凰啊?”“谁知道呢。”青影轻叹一声。以示自己也理解不能。

    “你们怎么了?”见火魅和青影纷纷盯视着自己,司徒虚彦愣道。“没什么。”火魅和青影一同开口。“我找回凤凰了。现在离开么?”见状,司徒虚彦微微愣道。“问凤凰。”火魅叹道。“走吧,没有留下的必要了。”凤凰淡淡开口。“不要黄金了?”火魅又问。“不需要了。”凤凰叹道。

    “真的不留下么?”司徒虚彦三人之中,就只有火魅清楚凤凰的过去,所以火魅才会这么问道。“走吧。”摇摇头,凤凰便朝客栈门口停着的马车而去。“走吧。”见凤凰是铁了心的不再留下,火魅三人也一同跟了上去。

    “平子,去京城。”吩咐了一声,司徒虚彦便一同进了马车之中。“魅姐,肩膀借我靠一下。”坐到火魅身边,凤凰淡淡开口。“好。”火魅特意望凤凰这边靠了一些,应道。靠着火魅的肩膀,凤凰又一次沉沉的睡了过去。

    马车之中,谁也不曾开口。静的落针可闻,半晌后,三人皆是轻叹了一声。“也苦了这孩子了。”火魅叹道。“是啊。”青影也是轻叹。“知道你想问凤凰过去的事情,但是我们不能说。想来总有一天凤凰会告诉你的。”见司徒虚彦皱着眉头,火魅便是说道。“我会等的。”闻言,司徒虚彦点头应道。“跟着凤凰,你会很辛苦的。”青影说道。“没事,我会守护着她。”司徒虚彦叹道。

    永远守护...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