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0/413/259152.html"}})();
尊宝娱乐 >火凤劫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五十四章 碧石玉泉
    五毒教,地处在深山老林之中。若非是武功高深之人,常人都是无法寻到此处。而此时,五毒教中阴暗之地黑红色宝座之上,一名相貌阴柔的男子正坐在那里。一双凤眸微阖,静静望着宝座不远处的三人。

    其中一人正是在景宁镇出手伤人的毒牙,而另外两人却是面生的很。

    “阳炎,水月见过五毒教主。”阳炎水月两人分别抱拳,朝宝座上的男子拜去。“你们是苏摩的徒弟?”闻言,五毒教主毒凝芝微愣。“五毒教主说的正是,我二人却是苏老弟子。”阳炎淡淡开口,答道。“不知你们二人今日到我这五毒教所为何事啊?”毒凝芝挑眉问道。

    “禀五毒教主,您坐下一名弟子竟在比试中用毒伤人,苏老特差我二人将此人送回教中,望教主您处置。”水月答道。“哦?什么人这么大的胆子,敢在苏先生面前用毒?”闻言,毒凝芝冷冷开口。“正是此人。”说着,水月便让开了一步。将身后的毒牙暴露在读凝芝的视线之内。

    见地上跪着的竟是毒牙,毒凝芝脸色一沉,便是袖袍一挥。“不争气的东西。”袖袍一拂,毒凝芝淡淡开口。“留你无用。”说罢,阳炎和水月便是见到毒牙面色紫青,竟捂着脖颈痛苦的倒在了地面上。

    毒牙倒在地面身体抽搐了片刻,便是没有了生息。双指探向毒牙脖间,水月一惊。“他死了。”水月叹道。虽是知道毒凝芝出手狠辣,但是阳炎也没想到毒凝芝就这样杀了毒牙。

    “这...”阳炎一愣不知说什么是好。“无用之人,留着也是祸害。”毒凝芝淡淡开口。“回去替我谢过苏先生找出这废物。”“教主放心,在下定会转达,告辞。”说罢,阳炎和水月便不再停留。转身离开了五毒教。

    “师傅,这苏摩未免太过嚣张了点。送回毒牙摆明了是想让教主您难堪啊。”待阳炎和水月离开,毒凝芝身边便是有着一名男子不爽的说道。“夜刹,何必为了这种事情恼怒。”毒凝芝淡淡开口。“任他现在如何在我面前嚣张,都也只是一时之快罢了。待到那位大人的时机成熟之日到来,量谁还敢和我五毒教斗。”说着,毒凝芝的眼中竟然闪过了一丝狂热和疯狂之色。

    “夜刹,你是我的关门弟子。将来这五毒教还要你来掌控,凡事不能意气用事,懂么?”毒凝芝叮嘱道。“徒儿明白。”慎重的点头应了一声 。夜刹却是好奇毒凝芝口中的时机到来之日是什么。

    看出了夜刹心中所想,毒凝芝眉头微皱,说道。“到时候为师定当和你说的。现在的事是要练好你一身毒功。”“是徒儿的不是,师傅莫要生气。”听出毒凝芝声音中有着几分不悦,夜刹赶忙道歉。

    “去练功吧,别扰乱心神就好。”毒凝芝叮嘱道。“是,徒儿告退。”说着。夜刹便离开了。望着夜刹离去的背影,毒凝芝幽幽一叹。“什么时候你才能让我安心将五毒教托付给你呢?”毒凝芝自话自说,却是想不到觊觎五毒教主宝座之位的,可不止一人。

    时日正值盛夏,马车之中酷热难熬。火魅靠在一旁,不满的哼唧着。“热死人了。我们要一直保持这个样子不中暑才怪呢。”“那你想怎样?”耐着性子,青影问道。“找个有水的地方,凉快一下吧?”火魅笑道。“大热天的你就不会消停会么。”青影叹道。“可是老娘我热啊!”闻言。火魅不满的说道。

    “心静自然凉。”一直没有开口的凤凰淡淡开口。“妹子啊,现在不是心静自然凉的事啊。”火魅凑到凤凰身边,抽噎着说道。“好热,一边去。”推开如狗屁膏药的火魅,凤凰说道。“好薄情。”火魅欲哭无泪。

    “我记得附近有片湖泊来着。要是不急的话,可以到那里休息。”马车外。传来平子的声音来。“真的?”闻言,火魅顿时来了精神。“凤凰,我们去歇歇吧?怎样?”火魅询问道。“好吧。”禁不住火魅的一哭二闹三上吊,凤凰只好答应去湖边休息。

    “不能这么惯着她。”青影无奈的对凤凰叹道。“你说什么?”闻言,火魅狠狠瞪了青影一眼。“我什么也没说。”躲开目光,青影笑道。

    平子驾着马车朝不远处的小胡而去,半个时辰后,马车终于是停了下来。火魅首当其冲的第一个下了马车,随即便发出了一声惊叹来。“怎么了?”刚刚走出马车的青影不解的问道。

    “好美的湖啊。”火魅叹道。“一个湖有什么...”说着,青影便是朝火魅的视线望去,说道一半的话生生卡在了嘴中。眼前的湖泊不大,半径只呈三米。但湖水的颜色却是出奇的碧绿,颜色犹如祖母绿宝石一般通透清澈。

    “你们怎么了?”见火魅和青影都是愣在原地,司徒虚彦很是费解,便走到了湖边。“碧色湖水?”见状,司徒虚彦惊叹道。“这是碧石玉泉。”凤凰淡淡开口,解释道。“什么事碧石玉泉?”火魅不解的问道。

    “湖水如同碧石,温凉如玉,因此得名。想来这世上也寻不到五处碧石玉泉。”凤凰说道。“这么稀少?”司徒虚彦问道。“是啊,虽是稀少,但这泉水却又大用处。”凤凰说道。“什么大用处?”火魅来了兴趣,问道。“此泉之水饮之可治顽疾。”凤凰叹道。

    “这么有用处么?”闻言,火魅一惊。“因人而异,不可能有着这种万能的功效的。”凤凰说道。“要是这泉水有着这种用处,那么早就被疯抢一空了,哪能还有啊。”青影觉得有理,便是叹道。

    “不过,既然看到了稍微装一点,没关系吧?”火魅呵呵一笑,便跑向马车处拿出了两个水囊来。“接着。”扔给青影一个水囊,火魅便是蹲到湖边,将水囊的口部放到了湖中。“这家伙。”无奈的叹了一声,青影也走了过去。

    “凤凰,你怎么像知识百宝囊一样啊。”司徒虚彦笑道。“是么?”凤凰微微一愣,不解的问道。“有时候我们不知道的你都知道,难道还不算么?”司徒虚彦淡淡开口。“只是将公子所见的典籍看过一遍而已,没那么夸张吧。”凤凰叹道。“实事而已。”司徒虚彦笑道。“我倒是对平子知道这里的事感兴趣啊。”说着,凤凰便望向了守在马车旁的平子。

    “他随着父亲到处走过,知道这里有着湖也不为奇。”司徒虚彦解释道。“这样啊。”闻言,凤凰轻叹一声,却没有再说什么。“足足装了两个水囊哦。”这时,火魅捧着水囊走了回来。“还有水囊了么?”见状,凤凰问道。

    “车里还有两个。”青影答道。“那就好。”凤凰叹了一声,生怕水囊全部装满了碧石玉泉。“我去送回马车里。”说着,青影便是接过火魅手中的水囊朝马车处走去。

    “师兄,我们还有走么?这天气热的出奇,我看还是找个地方休息一下吧。”这时,树林间传来一记男声。“也是,我们去那边休息吧。”又是一记男声响起。闻声,这是朝凤凰所在的方向而来。

    身影走出林间,凤凰便是注意到男子身上的字样。“青阳派?”凤凰一愣,不禁一笑。司徒虚彦也是微微一愣,轻叹一声。“怎么又是青影派。”“谁知道啊。”凤凰无奈的叹了一声。

    “师兄,你看对面有人。”先前开口的男声再度传来。“哦?”闻言,男子便朝凤凰这边望来。“是个美人啊。”男子笑道。“没想到路过此地还有眼福,真好。”青影派的弟子闻言,皆是轻笑一声。

    “我听到了。”虽是隔着一个湖,但男子的话还是被凤凰收入耳中。“淡定,无视他们。”闻言,司徒虚彦劝道。“走吧,本就要无视的。”说着,凤凰便朝马车所在的方向而去。“姑娘稍等。”凤凰刚刚挪动脚步,便是见到男子身形一动,跃到了自己的面前。

    “有事?”见男子拦住去路,凤凰冷冷开口。“在下路过此地歇息片刻,没想却路遇姑娘,还望姑娘赏个脸一聚。”男子抱拳笑道。闻言,司徒虚彦一愣,这男人明摆着是无视他了。“抱歉,她没空。”拦在凤凰身前,司徒虚彦冷冷开口,语气中充满了不屑。

    “你是谁?”见司徒虚彦挡在凤凰身前,男子眉头一皱,愣道。“我是什么人并不关你事。”淡淡开口,司徒虚彦笑道。“我邀请这位姑娘,你跑出来凑什么热闹啊。”男子不爽的摆摆手,便伸手去推搡。

    司徒虚彦脚步一动,便是悄然躲开了男子的推搡。见状,男子一惊,便欲再度出手。这时,凤凰却挽上了司徒虚彦的手臂,一句让男子如遭雷劈的话语便是说出口来。

    “相公,我们回去吧。”“什么?”司徒虚彦和男子皆是一愣。“走吧。”见司徒虚彦发愣,凤凰的小手便是在司徒虚彦腰间软肉处轻轻一捏,笑道。“走吧?”“好。”应了一声,强忍着痛,司徒虚彦便和凤凰朝马车处走去。独留男子一个人傻呆呆的愣在了原地。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