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0/413/259154.html"}})();
尊宝娱乐 >火凤劫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五十六章 原来如此
    “给我站住!”雷斌驾着马匹急速追赶着眼前的强盗们。“雷哥,我们从旁边包抄他们。”雷斌身边的男子说道。“小心行事。”点点头,雷斌嘱咐道。“放心,我是谁啊。”男子轻笑一声,便是带着五人从一旁的树林而去。

    “追!”见男子消失在树林间,雷斌猛地一挥马鞭,快速的追赶而去。跑在前头的强盗们还时不时回头望着雷斌的动作,见雷斌紧追不舍,强盗们便驱使着马匹加快速度。“想跑?”见状,雷斌冷哼一声。

    再让你们跑了我就不姓雷了。暗道一声,雷斌起身站在马背之上,脚尖猛地点在马背,整个人如离弦的箭矢一般朝着强盗们而去。

    就在雷斌有所动作之时,强盗的队伍突然停止了逃跑,停在了原地。雷斌嘴角一挑,知道是先前男子将强盗们拦了下来。雷斌的身形猛地加速,在强盗中穿了一个来回。停下脚步,雷斌拍拍手掌,笑道。“敢在我面前逃跑的还没有几个,你们的胆子倒是不小啊。”被点住穴道的强盗们都站在原地一动不动,投来的眼神却是不满的。

    “雷哥,怎样?我的速度不慢吧?”男子嘻嘻一笑,问道。“知道你不慢,追风。”雷斌说道。“这群家伙怎么办?”追风问道。“带回去,问问他们是什么人。”淡淡开口,雷斌便欲转身。

    “嘻嘻,要去哪里啊?”刚刚转身,雷斌便是听到让他汗毛直立的恐怖笑声。“什么人?”环顾四周。雷斌却没有发现任何可疑的人影。“嘻嘻,我就在这里啊。”笑声再度传来,一道身形从树干之上掠过。“在那边。”说着,追风便是身形一动,追了上去。

    在想说出不要轻举妄动已经来不及了。雷斌叮嘱了随行跟来的其他人不要乱动,看好强盗之后,也跟着追风的身形追了上去。

    “嘻嘻嘻嘻嘻。”嬉笑声响彻在树林间,发出这种笑声的身影却如同鬼魅一般,飘忽不定。“嘻嘻你个头啊,站住!”被这阵嬉笑声吵的头痛的追风不满的大叫了一声。话音刚落,嬉笑声再度传出。

    “可恶。”骂了一声,追风停在树干之上,四下望去,一抹不安升上了心头。“你跑这么快做什么?”雷斌停在追风身边。抱怨了一声。“那人不见了。”追风说道。“你都没追上?”闻言,雷斌一惊。“像个鬼魂似的,快的要死。”追风紧锁双眉。说道。

    “不好,快回去!”猛地一惊,雷斌认识到被那个神秘人耍了。“调虎离山?”追风也是觉得不对劲,问了一声。“要快点才行。”点点头,雷斌一刻也不敢耽搁。虽是紧赶慢赶。但雷斌和追风回到原地的时候还是看到了最不愿意看到的事。

    被点住穴道的强盗全部消失不见,带来的人也一同丧了命。

    “混蛋!”一拳打在树干之上,雷斌怒道。“雷哥,先别生气了,我们将弟兄的尸身带回去吧。”追风也是一股气火憋在心间,心中暗暗发誓势要捉住那个神秘人为死去的弟兄报仇。

    “好。”应了一声。雷斌便和追风动手将死去的弟兄们驮载到马背上,原路返回了。

    折返到先前拦住凤凰等人的地方,雷斌便是一愣。竟发现凤凰还等在这里。“公子,你们怎么?”雷斌愣道。“发生了什么事么?”见马背上死去的人,司徒虚彦不解的问道。“是这么回事...”雷斌将事情的经过和司徒虚彦说了一遍,说道最后,雷斌的眼眶泛红。泪水在眼眶中打转。

    “这么说,这帮强盗还有同伙啊。”听雷斌讲完。司徒虚彦皱起长眉,叹了一声。“最近店铺里总有东西失窃的事发生么?”觉得事情绝非这般简单,司徒虚彦便是问道。“公子说对了,的确有着失窃事情发生。”雷斌无奈的叹了一声。“这里说话不方便。”见司徒虚彦还想说什么,凤凰便淡淡开口提醒道。“回铺子里说吧。”见凤凰出言提醒,司徒虚彦也意识到了这里并不安全。

    凤凰一行人从林间驾车行驶了进半个时辰后,便进入了京城百里外的一处小镇中。跟着雷斌来到了一所挂着红油牌匾的店铺外。凤凰微微一愣,没想到司徒家还涉及日杂用品的行业。

    “平子,把马车停到后院吧。”下了马车,司徒虚彦吩咐了一声。“好。”闻言,平子便驾着马车朝后院敢去。“公子,我们进去吧。”说着,雷斌便带着司徒虚彦等人走进了店铺。

    还没等踏入店铺,凤凰便停下了脚步,目光望向街上一角。那里,一道人影一闪即逝。“哼。”轻哼一声,凤凰便走进了店铺。“怎么了?”见凤凰晚进来几分,司徒虚彦愣道。“我们被人盯上了。”坐到椅上,凤凰淡淡开口。

    “什么?”闻言,雷斌一惊。“怎么回事啊?”火魅品了口追风上来的茶,问道。“这个还要问这位大哥才好。”端起茶杯,凤凰笑道。“我?”闻言,雷斌愣道。“店铺被盯上定有原因,至于这原因是什么,你应该知道的。”轻抿一口茶水,凤凰说道。

    “好好想一想,事出必有因的。”司徒虚彦说道。“容我想想啊。”说着,雷斌边抱拳坐到了一旁。“凤凰,看到是什么人盯着这里么?”待雷斌坐下,司徒虚彦便是问道。“穿着披风,看不出男女。”摇摇头凤凰叹道。“不过我们可以抛出鱼饵来。”看出司徒虚彦的顾虑,凤凰淡淡开口。

    “鱼饵?”闻言,司徒虚彦一愣。“对,鱼饵。”点点头,凤凰挑起嘴角,嫣然一笑。“要怎么做呢?”司徒虚彦问道。“不急,等他想起来什么再说。”摆摆手,凤凰指指雷斌。“好吧。”叹了一声,司徒虚彦便静静等着雷斌会想起什么来。

    半盏茶后,雷斌终是大叫一声,从座椅上跳了起来,雷斌这么突然一跳,倒是吓了火魅一跳。“干嘛突然大叫啊?”火魅拍拍胸脯,无奈的叹道。“抱歉啊。”不好意思的挠挠头,雷斌说道。“我想起来是因为什么了。”

    “是什么?”凤凰和司徒虚彦异口同声的问道。火魅闻言却是呵呵一笑,望着青影眨眨眼睛。青影摇摇头,示意火魅安静一些。“事情发生在半个月前,那时店铺中来了一位公子。说是要买檀香脂膏,可是我们店铺没有这种东西。那公子闻言便在店铺中吵闹了起来,最后被衙差劝走时放话说他不会善罢甘休的。”说道这里,雷斌耸耸肩,无奈的叹了一声。

    原本他以为那位公子只是一说,可没想到却是真的。

    “半个月前啊...”叹了一声,凤凰便黛眉浅皱,不知思索着什么。“之后店铺就一直有东西丢失么?”司徒虚彦问道。“起初是小物件丢失,后来就是明目张胆的偷窃了。”雷斌无奈的说道。“不过听那人的口音并不像中原人啊。”这时,呆在一旁的追风突然开口。

    “不是中原人?”司徒虚彦一惊。“是啊,虽是穿着中原服饰,但是口音却不是中原口音啊。”追风淡淡开口。“倒是没有注意,不过的确是有点不像中原人。”雷斌点头说道。

    “你们在树林遇到的那个神秘人估计也是如此。”这时,凤凰突然开口。“不会吧?”闻言,追风一惊。“听你所言,那人身影如同鬼魅,飘忽不定是吧?”凤凰问道。“对。”追风点头应道。“那人的身法是来自西域的鬼影步。”凤凰淡淡开口。“习此步伐之人行如鬼魅,快如风。”

    “西域人么?”司徒虚彦愣道。“照理西域人不会惹事生非,你们到底对他们做过什么?”凤凰问道。“我记得那日好像是鸣鹤当班吧?”似乎想起了什么,追风问道。“那小子啊。”闻言,雷斌有种不好的预感升上心头。“事发后来听其他人说,鸣鹤那家伙好像和那个西域来的外客打起来了。”追风叹道。

    “呃...”闻言,雷斌的脸色不自然了起来。“那家伙怎么就不会消停会呢?”叹了一声,雷斌着实无奈。“谁叫那天你我都不在啊,要不然哪里会出事啊。”追风摊手道。“鸣鹤他人呢?”司徒虚彦一听起鸣鹤这个名字,就头皮发麻。“你怎么了?”见司徒虚彦脸上不太对,凤凰便是不解的问了一声。

    “没事。”摆摆手,司徒虚彦实在不想提起以前的糗事。“现在我们要做的事就是找到那日的西域公子好好向他赔个不是才行。”凤凰叹道。“说的也是啊。”司徒虚彦认同的点点头。

    “那个公子就是要檀香膏脂,弄不到这东西他可不会原谅我们的。”雷斌说道。“这个好办,交给我就好。”凤凰淡淡开口,将这个活揽了下来。“那就太谢谢姑娘了。”闻言,雷斌笑道。“雷大哥不必客气,我们还有找到鸣鹤才好。”凤凰说道。

    “嗯?谁找我?”话音刚落,店铺门口便是传来了一记男声。闻言,司徒虚彦竟生生打了个哆嗦。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