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0/413/259156.html"}})();尊宝娱乐 >火凤劫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五十八章 夜袭?!

第一百五十八章 夜袭?!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想什么呢?”见司徒虚彦愣在原地,火魅不解的问了一声。“哦,没什么。只是想遇到那个西域公子之后的事情罢了。”应了一声,司徒虚彦赶忙掩饰脸上怀疑的表情。“无须担心。”淡淡开口,凤凰眼中闪过一丝疑惑。司徒虚彦却没有看到,青影却将一切尽收眼底。

    不到半个时辰,雷斌回到了大厅。“都交代下去了,明日就可以依姑娘所说的去做。”“辛苦雷大哥了。”满意的一笑,凤凰很欣赏雷斌办事的速度。“只是...”似乎有话要说,雷斌却又半天不开口。“檀香膏脂的事情你不用担心,既然说了,我自然拿的出。”看出雷斌的担心,凤凰淡淡开口。

    见凤凰说出檀香膏脂的事情,雷斌过意不去的笑笑。不是他不信凤凰,只是他不得不小心行事罢了。

    “你是个合格的店铺管理,司徒一家重用你是对的。”嘴角轻挑,凤凰说道。“姑娘过奖了。”抱拳一笑,雷斌却是深深一惊。他从来都没有和凤凰说过自己的身份,而凤凰此时却说出了他的身份。对此,雷斌更加好奇凤凰的身份了。

    将目光望向司徒虚彦,雷斌似乎想从司徒虚彦的眼中看出什么。可是司徒虚彦那平淡的眼眸之中却没有雷斌想知道的,因为司徒虚彦对凤凰也不是很理解。“不知道我的身份才是对你自己好。”好听的声音在雷斌耳边响起,雷斌一愣,随即望向了凤凰。

    自己没有听错吧?雷斌一愣,似乎其他人没有听到这声音啊。

    “喂,大个子。我们帮忙你不应该找个住处给我们么?”雷斌的思路被火魅的声音打断。“是我失算了,真是对不住啊。”闻言,雷斌尴尬的笑道。“没事。不必放在心上。”青影浅笑道。“店铺后院一直有空着的客房,三位要是不嫌弃,就且暂住在那里吧。”说着,雷斌便为凤凰三人带路。

    “公子你呢?”停下脚步,雷斌问道。“一起就好。”说着,司徒虚彦便朝后院走去。“大个子,老娘我都快热死了,有没有洗澡水啊?”走到半路,火魅问道。“定当为姑娘准备好。”一边回答,雷斌一边汗颜。他还是第一次见到称呼自己是老娘的姑娘。

    安排好房间之后。雷斌便找到追风,让追风去准备洗澡水。“不是吧,你让我做这个?”追风愣道。“都是公子的朋友。你不给面子么?”雷斌问道。“不敢。”叹了一声,追风便朝柴房走去。

    “舒服多了。”躺在柔软的床铺之上,火魅发出了幸福的叹声。“注意点形象。”凤凰无奈的说道。“我形象怎么了?”闻言,火魅一愣。“怎么了?”揉揉太阳穴,凤凰已经不想开口了。

    火魅此时呈大字形躺在床铺上。一点也没有身为女子的矜持。话说她有矜持这种东西么?腹诽了一声,凤凰觉得自己都是多虑了。

    入夜后,火魅拉着凤凰舒服的洗了个澡。随后,两女便舒服的睡下。

    子时,三刻。一道黑影悄悄钻进了房间。黑影借着照进屋中的依稀月光,不知寻着什么。片刻后。黑影终是停下。屋中床铺上,此时正躺着一人。月光照在那张俊朗的脸庞上,黑衣一望。嘴角挑起了一抹笑容。

    黑影走到床边,俯下身子。修长的手指抚上男子的脸庞,从额头到下颚,无不放过。“大半夜的你做什么?”床上男子淡淡开口,着实无奈的说道。“你原来醒着啊。”黑影见男子开口。倒是略感意外。

    “鸣鹤,把你的手拿开。”床上的人自然是司徒虚彦。此时他黑着一张脸望着扶在自己脸上的那只手。“呵呵。”浅笑一声,鸣鹤识趣的拿开了手。“好久不见了,公子。”站在床边,鸣鹤说道。“好久不见。”不淡不咸的回了一句,司徒虚彦却是困意全无。他可不敢再睡着,生怕睡着的期间,会被鸣鹤吃干抹净也说不定。“对我还是这么不冷不热啊。”见司徒虚彦没给自己好脸,鸣鹤抱怨了一声。

    你小子别在我面前这个样子好不好?心中哀嚎了一声,司徒虚彦真想一脚把鸣鹤踢出去,只可惜,他打不过他。“半夜不睡觉,跑来我这里做什么啊?”司徒虚彦叹道。“没什么,只想看看你。”鸣鹤淡淡开口。但这话听在司徒虚彦耳中,却让他浑身难受。

    很小的时候,司徒虚彦便发现鸣鹤有余常人。而且加上鸣鹤一直跟在自己身边,司徒虚彦自然便发现鸣鹤对他抱着别样的想法。尤其是司徒虚彦无意间撞破鸣鹤与另一男子的事后,鸣鹤对司徒虚彦的态度便转变了起来。对此,司徒虚彦随便找了理由便将鸣鹤调到了京城附近。

    临走前,鸣鹤留给了司徒虚彦非常深刻的记忆。

    此时,坐在床边的司徒虚彦长衫半开,露出了结实的胸膛。黑色的长发披在肩头,月光照射进来,刚巧照在司徒虚彦的身上。鸣鹤见状一愣,只是五年分别,变化却是如此之大。

    似乎注意到了自己衣衫的问题,司徒虚彦起身穿好衣衫。刚要走出房间,手腕却被死死握住。“放手。”冷冷开口,司徒虚彦不知道鸣鹤今天是怎么了,一切举动都是反常。

    “公子,你怎么狠心将我调到京城来呢?”握着司徒虚彦的手腕,鸣鹤幽幽的叹道。“呃...”你叫我怎么回答?司徒虚彦心中自问。“我就这么令你讨厌?”见司徒虚彦不回话,鸣鹤加重了手上的力道。

    “放手。”手腕处传来痛感,司徒虚彦更加想摆脱鸣鹤的钳制。“公子,你...”刚想说什么,鸣鹤便是见窗边闪过一道黑影。松开握着司徒虚彦的手,鸣鹤便追了出去。“呼。”叹了口气,司徒虚彦走出房间。却看到院中矮树丛中走出一人。

    “青影哥?”见走出的人是青影,司徒虚彦一愣。“嘿嘿,哥哥我还够意思吧?”青影浅笑道。“呃...多谢了。”道了声谢,司徒虚彦真想现在一头撞死。偏偏让青影听到见到了刚刚的一幕,司徒虚彦不知该如何面对青影才好。

    “他一直那个样子?”青影问道。“谁知道呢。”司徒虚彦淡淡开口。“我们还是办好这件事后赶快离开的好。”青影笑道。“是啊。”司徒虚彦认同的点点头。“不过,能不能走的了还有看你的运气了。”说着,青影便凑到司徒虚彦身边。“什么意思?”闻言,司徒虚彦一愣。“你自己想吧。”说罢,青影嘴角挑起一抹神秘的笑意,朝自己的房间走去。

    “青影哥,等等我。”没有多想,司徒虚彦追上青影。“干嘛?”青影一愣。“反正我也睡不着了,就让我呆在你屋里一会吧。”司徒虚彦不好意思的说道,其实他是想躲开鸣鹤。“好吧,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青影笑着答应了下来。“多谢救命。”叹了一声,司徒虚彦小心的跟了上去。

    鸣鹤追着黑影出了外院,他深知黑影根本没有离开。他也知道司徒虚彦对他没有好感,所以就借着追黑影的借口离开了那里。

    “你做什么呢?”见鸣鹤站在外院,追风不解的问了一句。“透风。”不淡不咸的回了一句,鸣鹤说道。“你兴致真好大半夜的透风。”追风叹道。“不行么?”冷冷开口,鸣鹤朝追风瞪来。“没人拦你。”见鸣鹤瞪来,追风便知他现在心情不是很好。

    话说,这家伙多久没有瞪过我了?微微一愣,追风思索着鸣鹤心情不好的原因。“我困死了,你自己站着吧。”放弃了思索理由,追风说了一句便朝后院走去。“明天不用醒过来了。”淡淡开口,鸣鹤说道。“不咒我你难受啊?”走到一半的追风脚下一个趔趄,差点没摔倒。

    “哼。”冷哼一声,鸣鹤便不再理会追风,脚尖轻点地面,越过了高墙,消失不见。“这家伙,又怎么了?”见鸣鹤离开,追风不解的嘀咕了一声。

    翌日,清晨。

    司徒家店铺早早便大门敞开,店铺内的伙计纷纷走上街中大声吆喝着昨日雷斌吩咐好的词句。“本店新进檀香膏脂,前三名进店购买者可免费试用。”“檀香膏脂?”街上行人闻言纷纷停下脚步,一时间将街上围了个水泄不通。

    街旁的庄重酒楼上,一道包裹在黑色长袍下的人淡淡开口。“司徒家怎会突然有了檀香膏脂呢?”“怎么?有何看法?”坐在桌旁的男子轻笑一声,问道。“哼,想来是引公子你中计的一个陷进罢了。”黑袍人淡淡开口。

    “陷进么?那我倒是更加好奇了啊。”男子闻言,嘴角轻挑起一抹笑容。“公子要去?”黑袍人问道。“当然,我来中原就是为了找这东西的。”男子点点头,说道。“在下陪公子一同前往。”黑袍人应道。“好,不急。”说着,男子便拿起桌上茶杯,轻抿了一口。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