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0/413/259161.html"}})();
尊宝娱乐 >火凤劫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六十三章 棺材板,关财斑?!
    翌日,清晨。

    站在房间中,火魅双手掐腰,一脸不满的冲景麟理论着。“为什么我要留下给你看家啊?”“你要是不看家,这客栈就没人了。”对火魅的质问,景麟如此答道。“不是还有几个店小二在么?”闻言,火魅哼道。

    景麟轻叹一声,道。“不是自己人我不放心啊。”“你好意思折腾我么?”火魅眨眨眼睛,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望着景麟。“拜托了。”果断无视装可怜的火魅,景麟笑道。“不够义气。”火魅无奈的摇摇头,叹道。

    “大不了回来了给你做顿好吃的。”景麟以做好吃的食物为理由,来诱惑火魅。“你说的啊。”不出景麟所料,这招正中火魅下怀。“说到做到。”景麟轻笑一声,答应了下来。

    “这么就答应了啊。”站在火魅身后的青影着实无奈,他太了解火魅了,也没指望火魅会拒绝景麟。“客栈就拜托你们了啊。”说着,景麟便对凤凰和司徒虚彦说道。“小师妹,司徒公子,走吧。”“景麟哥叫我虚彦就好的。”司徒虚彦叹道,景麟一直不肯叫他虚彦,说是这样叫不好。

    “司徒公子比较好听。”说罢,景麟便迈步朝门外走去。凤凰也不紧不慢的跟了出去,无奈的摇摇头,司徒虚彦也跟了上去。“你们小心点啊。”火魅追出了门,叮嘱道。“放心吧。”景麟头也不回的挥挥手,便带着凤凰二人朝京城南街走去。

    “景麟哥,我们要去找谁?”路上,凤凰好奇的问了一句。“呃...”闻声,景麟语塞,半晌不成开口。考虑了半天,景麟终是找到了一个适合那个人的词语。才开口说道。“那个家伙就是个棺材板。”“什么事棺材板?”闻言,司徒虚彦一愣。

    “就是死要钱。”凤凰淡淡开口,解释给司徒虚彦听。“哦,原来如此。”听完,司徒虚彦点点头。“说真的,要是没事我绝对不去找他。”说着,景麟的身子猛地一颤。“他怎么了?”见状,凤凰愣道。“那个家伙是个怪胎,一般人他还看不起,虽是有钱他就开口。但也要看他心情办事的。”景麟解释道。

    “还真是怪人啊。”闻言,司徒虚彦不禁一叹。“不过有钱的话,就好办多了。”见凤凰一脸的顾虑。景麟便是笑道。“钱不是问题。”说着,司徒虚彦便拍拍自己的腰包。“我们走吧,这功夫他也应该醒了。”说着,景麟便是又拐进了一处胡同中。

    三人走了将近半个时辰,景麟终是在京城偏南的一处店铺门前停了下来。“还真是棺材板啊。”抬头看了眼店铺的牌匾。司徒虚彦叹道。“是啊,他是卖棺材的。”景麟淡淡开口。“这大白天的怎么大门紧闭啊?”见棺材店紧闭着门,司徒虚彦着实不解。“估计又睡过火了。”叹了一声,景麟便是说道。“跟我来。”

    三人来到棺材店的后门,景麟就像回自己家似的,大步流星的走了进去。凤凰和司徒虚彦在门外愣了半晌后。也赶忙跟了进去。

    “关财斑,你又睡过头了么?”一边走着,景麟一边喊道。话音刚落。院中便是传出一声阴测测的声音来。“谁啊?一大早的,烦不烦啊。”“哦,你怎么睡在这里了?”景麟寻声望去,便是见到一骨瘦如柴的男子躺在院中的大花盆旁边。

    “这里很舒服,要不你也来睡睡看?”关财斑抬起眼皮。问道。“我闲腰疼,你赶紧起来。”说着。景麟便将关财斑扶起。“我困的要死,有事就说,没事可以滚蛋了。”关财斑甩开手,摇摇晃晃的在院子走着。

    “有生意不做么?”见状,景麟无奈的叹道。“什么生意啊?我就是个买棺材的而已。”关财斑淡淡开口,抚着墙,终是站稳了身形。“替我找个人,钱的事好说。”景麟淡淡开口,顺便捂住了自己的耳朵。

    “多少钱?”下一刻,从关财斑的嘴中便发出了一阵刺耳的声音来。凤凰和司徒虚彦赶忙抬手,捂住了耳朵,倒是一脸的吃惊。没想到这个表面骨瘦如柴的关财斑叫喊起来,竟然是这般的底气十足。看来,有钱真是能使鬼推磨啊。

    “看你能不能办到再说了。”景麟说道。“啧啧,真麻烦。说吧,要找谁?”不耐的说了一声,关财斑便坐到了院中石墩之上。“千面狐,霄。”景麟淡淡开口。“咳咳,你说谁?”被自己的口水呛的直咳嗽,关财斑毫不容易才喘过气来,不可思议的问道。

    “霄啊,那个千面狐霄。”景麟又重复了一遍。“我靠,你自己怎么不去找?”闻言,关财斑赶忙挥手,怒道。“我要是能找到还来找你做什么?”景麟笑道。“你怎么一次比一次让我挑战高难度啊?”关财斑无奈的叹了一声。

    “这不是正好给你一个尝试的机会么?”景麟淡淡开口。“这种级别的人,可不止五百两那么简单啊。”说着,关财斑的嘴角挑起了一抹狠笑来。“你狮子大开口啊,这么狠。”闻言,景麟愣道。“你也不看看你自己要我找什么人。”不满的哼了一声,关财斑便是看到了站在一旁的凤凰。

    “这是谁?”关财斑指向凤凰,愣道。“我的小师妹。”景麟叹道。“好一个美人啊。”闻言,关财斑笑道。这话听在景麟的耳中没有什么不妥,可凤凰和司徒虚彦却是暗自心惊。

    凤凰此时还带着东临公子给的冰蚕面具,遮住了原本的容颜。可这关财斑却说凤凰很美,可见他已经看穿了凤凰的伪装。

    “好可怕的眼力。”暗叹一声,凤凰在心中告诫自己以后要小心用这冰蚕面具的好。

    “关大哥,真的不能找到霄么?”凤凰轻叹一声,问道。“诶呀,不是找不到啊。”凤凰这一声关大哥叫的关财斑一阵舒服,便是笑道。“这么说是可以找到了?”闻言,凤凰一惊。“是啊,可是我可不是免费给找的。”说着,关财斑便是习惯的捻捻手指,嘴角一咧。一口发黑发黄的牙齿全部暴露在外,其中牙缝之间还塞着一片青菜碎叶。

    “多少钱?”见状,司徒虚彦问道。伸出三根手指,在司徒虚彦眼前晃了晃。“您看这个是否值得上这个价钱?”说着,司徒虚彦便从手腕上摘下了一个玉镯子来。“哦哦哦哦哦。”小心翼翼地接过司徒虚彦递来的镯子,关财斑双眼放光,仔细把玩着手中的镯子。

    “这可不止三百两了啊。”一边摆弄着,关财斑一边说着。“这个 东西总值当您跑一回的吧?”司徒虚彦笑道。“值得了,相当值得了。”点点头,关财斑对手中的玉镯子爱不释手。

    “喂,收了我们的东西,你可要好好办事啊。”景麟见关财斑呵呵傻笑着,便是叮嘱道。“知道了,会给你消息的。”摆摆手,关财斑应道。“要是您找到我们想要找的人,事后还有酬谢。”见关财斑对玉镯这般模样,司徒虚彦便是抓住了关财斑的弱点,淡淡开口。

    “真的?”闻言,关财斑的眼中闪过一道精光。“说到做到,前提是您给的出我们满意的答复来。”司徒虚彦笑道。“好,我一定会给你们满意的答复的。”痛快的应了一声,关财斑便已不符合他身体条件的速度飞快跑了出去。

    “说过他见钱眼开了。”见凤凰愣在原地,景麟便是叹道。“看出来了。”凤凰呵呵干笑了几声,应道。“不过他好像很喜欢司徒公子给他的镯子啊。”景麟倒是好奇这个。“也不是什么贵重之物,市面上也正好是那个价钱而已。”司徒虚彦浅笑道。

    “想来那家伙很快就会给我们消息的,我们回去等着就好了。”说罢,景麟便欲转身离开。“等等,有些不对劲。”凤凰眉头一皱,从刚才她就觉得附近像是有人监视他们一般。

    “对面树上,屋顶之上,一共八人。”走到凤凰身边,景麟小声说道。“八个人啊。”闻言,凤凰轻叹一声。“树上的那两个交给我。”司徒虚彦说道。“剩下的那两个我来。”景麟叹道。

    “屋顶之上的交给我吧,记得留一个活口就好。”凤凰淡淡开口。“放心。”说罢,竟麟和司徒虚彦同时身形一动,跃到了对面的树干之上。凤凰见状,也是脚尖轻点地面,娇躯如语嫣一般跃到了屋顶之上。

    屋顶上隐藏的四人见凤凰落在屋顶上,都是纷纷一惊。惊讶的同时,都是抽出身旁的长剑,狠狠朝凤凰削来。“监视了这么久,就没想到自己会被发现么?”浅笑一声,折扇入手,围身轻挥了一周。

    “呜。”屋顶上的四人皆是色变,一个个捂着脖子,一脸痛苦的倒在了屋顶上。“魔影的人啊。”蹲下身子,凤凰便挑开其中一人的面巾。只见那人脖间一个黑色的影字映入眼帘。

    “竟然被魔影发现了,有些难办了啊。”叹了一声,凤凰略感头痛。本想瞒着魔影找到霄的,可现在却被魔影监视了。果然不好对付。暗叹了一声,凤凰嘴角上扬。如果魔影不堪一击的话,那么视魔影为对头就太过无聊了些。

    不过,现在看来,倒是有趣了很多。

    “凤凰,没事吧?”司徒虚彦来到凤凰身边,问道。“没事,你们那边呢?”摇摇头,凤凰问道。“还有一个活口,其他的都解决了。”司徒虚彦应道。“好。”说罢,凤凰便重新回到了地面。望着景麟身前的男子,凤凰淡淡开口。“说罢,谁派你们来的?”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