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0/413/259162.html"}})();尊宝娱乐 >火凤劫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六十四章 怀疑与顾虑

第一百六十四章 怀疑与顾虑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你怎么知道我们的身处之处?”跪在地面的男子不解的问道。“这个位置本就地处偏僻,周围也没什么人。先前有事商议,倒是没有在意。身为魔影暗杀的人,却暴露自己的身形,当真有些可笑啊。”闻言,凤凰笑道。

    “别指望我会告诉你什么。”男子哼了一声,冷冷开口。“还没有硬到不会张开的嘴。”淡淡开口,凤凰此时倒是想到了青影。要是青影身在此处,会轻易的问出她想知道的一切。

    “告诉我你主子是谁?”凤凰问道。“你以为我会说么?”男子将头扭到一边,笑道。“死鸭子嘴硬。”景麟一脚蹬在男子背后,说道。“也罢,说不说都一样。”叹了一声,凤凰便从袖中拿出了一颗丹药来。

    “这是什么?”见状,司徒虚彦问道。“好东西啊。”说着,凤凰便捏住男子的下巴,将丹药塞进了男子的嘴中。“给我咽下去。”见男子不肯吞下丹药,景麟便俯下身子,猛地抬起了男子的下颚。

    见丹药顺着男子的喉咙滑进了食管,景麟才松开了手。

    “你给我吃了什么?”猛地咳嗽了几声,男子不解的问道。“当然是毒药。”淡淡开口,折扇便在男子眼中放大。“回到你主子所在的地方,不要露出破绽,告诉你主子,行动失败,其他的不要说。”说罢,凤凰便轻挥手中的折扇。

    紫色的粉末飞洒在空中,被男子尽数吸了口鼻之中。原本清澈的瞳孔瞬间黯淡了下来,男子不带一丝感情的开口应道。“是。”“回去吧。”满意的一笑,凤凰便收起了折扇。在景麟和司徒虚彦略微吃惊的表情下,男子便跃身而起,消失不见。

    “公子的东西就是可怕啊。”双手环身,景麟不禁叹道。“我更好奇你们口中的公子到底是谁了。”司徒虚彦叹道。“说过你们已经见过面的。”凤凰淡淡开口。想起那次在望月楼中的会面,凤凰便是一阵的无奈。

    “我们真的见过么?”司徒虚彦对凤凰的话还抱着半信半疑的态度,他真的记不起来何时见过东临公子。“算了,想不起来更好。”暗叹了一口气,凤凰便后院的小门走去。“可是总觉得似乎在哪里见过?”司徒虚彦努力搜索着脑中的记忆,但却没有收获。

    “走吧,别想了。”无奈的笑笑,景麟便跟了上去。“话说,我们什么才能收到消息?”一边走着,司徒虚彦一边问道。“明天估计就会有消息了。那个见钱眼开的家伙只要有钱就有动力。”景麟说道。“要怎么收到消息?我们来找他么?”司徒虚彦又问。

    “哟,司徒公子怎么对这件事情这么感兴趣啊?”停下脚步,景麟问道。“是么?”见景麟突然停下。司徒虚彦放慢了脚步,愣道。“从刚刚开始你就问什么时候能知道结果啊。”景麟说道。“呃...”闻言,司徒虚彦轻咳了一声。

    着急知道打听的结果,是司徒虚彦怀疑凤凰是否就是杀害徐然、方天正和张海峰的凶手。虽然在长安没有找到任何证据,但司徒虚彦心中总是有着一道身影挥之不去。那个身着夜行衣。曾和自己交过手的女子。

    见司徒虚彦半晌不曾开口,凤凰狐疑的回过头朝司徒虚彦望来。不知为何,凤凰觉得心中一阵惴惴不安。有着司徒虚彦跟在身边,一切事情都要小心翼翼。绝不能让他发现我就是杀了张海峰他们的凶手。心中暗叹一声,凤凰告诫自己要更加小心才好。

    两人各怀心事,却又不知对方所想。

    “话说。凤凰,你到底给那个人吃了什么?”景麟几步走到凤凰身边,好奇的问道。“有着迷幻效用的毒粉。是一种从叫做紫色苍兰德花朵中提炼出的花精。”见景麟问了,凤凰便说了出来。“居然还有这种用处啊。”闻言,景麟愣道。“毒不一定是就要毒杀人命的,千奇百怪,什么样的都有。”凤凰淡淡开口。“毒用来杀人。难道就没有救人的毒么?”走在一旁的司徒虚彦问道。

    “看要如何来用了,用之善则善。用之恶则恶。”凤凰叹道。“东临公子交给你用毒之法,到底是对是错呢?”闻言,司徒虚彦幽幽叹了一声。“我要复仇,所以需要力量。对也好,错也罢,已经无妨了。”撇了司徒虚彦一眼,凤凰轻声说道。“你...”司徒虚彦一愣,脑中的两道身影在刚刚那一刻,竟然融合在了一起。

    “真的是凤凰么?”心中暗叹一声,司徒虚彦便打算找个机会问问凤凰。

    “我们快点回去吧,否则火魅可要杀人了。”抬头望了眼天,景麟说道。“是啊,说不定真的会杀人。”凤凰认同的点点头。“那还不快走!”身子猛地大量个寒颤,景麟说罢,便带着凤凰二人超近路返回客栈。

    三人紧赶慢赶的回到了客栈,刚一踏进大厅,便是听到了一声尖锐的叫声。“你们还知道回来啊?!”“呜。”三人齐齐捂住耳朵,便是看到一道火红色身影快速的出现在大厅之中。“半途出了点事,就耽误了。”景麟陪着笑,说道。“你知不知道你走的时候,客栈是有多忙?”火魅双手叉腰,质问道。

    “这不紧着赶回来了么。”景麟不好意思的笑道。“赶紧过来帮忙,你们一个都不准跑。”说着,火魅还瞪了景麟一眼。“来帮忙吧。”叹了一声,景麟便率先朝后厨走去。“魅姐倒是出奇的勤快了一回啊。”司徒虚彦小声的说了一句。“是啊,出奇的很。”凤凰认同的点点头,也跟着景麟望后厨走去。

    柳府宅院,偏厅。

    “大人。”先前被凤凰所俘的男子单膝跪地,淡淡开口。“怎么就你一个人回来了?”闻言,兰庭转过身子,问道。“回大人,我们出了些意外,被发现了。”男子不淡不咸的回了一句,语气上听不出任何感情来。“其他的人呢?”闻言,兰庭锁起了眉头。

    “都死了。”男子应道。“就你一个人活着啊。”兰庭叹了一声,眼中闪过一丝厉色。“你遇到了谁?”霄闻言一愣,便是问道。“一女两男。”男子回道。“哦?”闻言,霄又问。“女的可是黑发,相貌美艳?”“是黑发没错,可却是相貌平平。”男子如实答道。

    “霄大人怎么了?”兰庭见状,不解的问道。“如果我估摸的不错的话,是那个女孩来京城了。”霄叹了口气,说道。“是谁?”兰庭问道。“杀了徐然大人和方天正大人的人。”霄淡淡开口,眼中闪过一丝恨意。虽是一闪即逝,却还是被兰庭收入眼中。

    “你倒是带回了一个不错的消息。”说着,兰庭嘴角便扶起了一抹残忍的笑容来。“但是,任务失败,留你无用。”话音刚落,霄便是见到眼前的男子瞬间身首异处。鲜血洒溅了厅中一地。

    “抱歉让您看到不好的一面了。”拿出丝帕擦拭着手上的血渍,兰庭笑道。一副童颜带着浅浅笑意,丝毫没有刚刚杀人不眨眼时那份残忍。“没事。”不淡不咸的回了一句,这种场面对他来说已经是司空见惯了。甚至说是已经麻木了,他都不知道这些年死在自己手里的有多少人,甚至多到没法去数了。

    “被人下了毒还全然不知,竟傻乎乎的回到这里,当真该死。”屋中传来一阵嗤笑,霄回头望去,便见到屋子门口处正有一名男子倚在门框处。“你什么时候回来的?”兰庭问道。“刚刚不久,没想到一回来就看到了一个白痴。”男子笑道。“能看出他中了什么毒么?”兰庭又问。“紫色苍兰。”男子淡淡开口。

    “这东西不是一种迷药么?”闻言,兰庭一愣。“迷药是迷药,不过下毒的人还真是高明啊。”说着,男子便朝兰庭走来。“此话怎讲?”兰庭一愣。“这家伙体内除了紫色苍兰的花精之外,还有着一种细小到肉眼难以辨认的肉虫。”男子淡淡开口。

    “什么?”闻言,兰庭一惊。“这小虫子会让下毒者找到我们的所在位置哦。”见状,男子笑道。“没有办法消灭掉这些虫子么?”兰庭有所顾虑的问道。“灭掉做什么,留着不是正好么。”男子说道。“说的轻巧,留着只会个祸害。”兰庭无奈的叹道。

    “总是要一网打尽的,我们何不等着鱼儿自己上钩呢?”说着,男子便挑起一抹坏笑来。“哼。”轻哼一声,兰庭便岔开了话题。“霄大人,这位是夜独醉。”“这位就是千面狐霄大人啊。”闻言,夜独醉愣道 。“久闻大名,今日有幸一见,真是在下之福。”说着,夜独醉便伸出了右手。

    握住夜独醉的手,霄淡淡开口。“虚名而已,何足挂齿。”

    客栈中,凤凰停下手头的活,一脸吃惊之色。“怎么了?”见状,司徒虚彦不解的问道。“刚刚那个魔影的男人死了。”叹了一声,凤凰说道。(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阅读。)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