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0/413/259167.html"}})();
尊宝娱乐 >火凤劫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六十九章 有惊无险
    “大人...”大人两个字,艰难的从望星口中吐出。此时的望星,早已没有了先前那份清冷淡然的样子。娇小的身子不断的发抖,俏脸也尽失血色,苍白如纸。“大人?”闻言,凤凰一愣。既然身为魔影三护法之一的望星管眼前的男人叫做大人,那么这个男人必定是魔影的高层。想到这里,凤凰不禁皱起了眉毛。“为什么总觉得在哪里见过他呢?”一个模糊的身影在脑海中升起,却又是那般的难以辨认。怎样也想不起来。

    “要去哪里啊?”对面屋顶之上的男子淡淡开口,阴柔如女子般的声音响在凤凰的耳边。“我...”闻言,望星低下头,不知如何回答是好。“你身后的人,是魔影的敌人吧?”男子轻声问道。“是。”望星答道。“那为何你却带着她朝宅院的方向而去呢?”男子又问。

    “......”自知瞒不过面前的男子,望星也不再多言。“想背叛魔影么?”男子问道。“不是,我...”闻言,望星猛地一惊,刚想辩解,便是感到脖间传来一阵痛感。低头望去,望星便是看到自己的脖子到左胸多了一处足有小臂长短的伤口。

    “咳咳。”一口鲜血咳出,望星不解的望着眼前的男子。“为...什么?”着实不解的开口,望星眼中写满了浓烈的恨意。“你没有用了。”男子淡淡开口,就那么望着望星一点点倒在了屋顶之上。

    “望星!”赶忙扶住望星,凤凰眼中满是震惊之色。隔着两米左右的距离,男子竟能一击杀死望星,足见男子武功造诣皆非一般。“凤凰...逃。”虚弱的声音在凤凰耳边盘旋,说罢,望星便合上了双眼。带着那一份不甘。离开了。

    “你叫凤凰啊。”男子轻叹一声,笑道。轻放下望星,凤凰便是望向男子所在的地方。男子从阴暗处走出,轻跃而起,便来到了凤凰的不远处。一张不带一丝瑕疵的脸庞完全暴露在月光之下。一袭紫金色长袍,衬着男子一副生如女子的面容。一双修长的手掌露在秀外,右手还握着一把精致短小的匕首。匕首之上,还有着血迹滴下。

    “很像啊。”男子轻叹一声,说道。“什么?”闻言,凤凰一愣。不是很明白男子这话的意思。“你很像你母亲。”男子淡淡开口,便收起了手中的匕首。“呃!”杏眸不禁瞪起,一丝极度的危机感在凤凰心头升起。

    “不认得我了么?”见状。男子问道。闻言,凤凰极细打量了面前的男子一眼。不打量倒是没什么,这一打量,凤凰便是花容失色。很小的时候,季易寒曾说过的一句话。在凤凰脑中“嗡”的一声响起。

    “柔儿,记得。要是以后遇到柳右极这个人,只有一个字,逃!”

    逃!这个字不断在凤凰耳边盘旋,久久不散。

    柳右极,他是柳右极?!凤凰一惊。再次望了一眼,便是确定了眼前的男子却是当朝护国法师,柳右极。

    “小时候还抱过我的人。怎会不记得。”凤凰苦笑一声,无奈的答道。“还以为你不记得我了。”闻言,柳右极浅笑道。“不知柳叔叔,找我可否有事?”暗叹了一声,凤凰便是镇定的问了一声。虽然她很想逃。但是在柳右极面前,一切都是无用的。

    “比起你现在的名字。我还是更喜欢叫你柔儿。”柳右极淡淡开口。无声的笑笑,凤凰便是不着痕迹的与柳右极拉开了些距离。“你既然记得我...那么重新温习一下...”话说一半,柳右极便是轻笑。下一刻,凤凰便是猛地一惊,眼前的柳右极瞬间消失。耳边有着热气呼出,凤凰下意思的缩缩身子,便是听到柳右极的声音响起。

    “应该感觉不错。”邪魅的笑声响彻在耳边,凤凰一掌朝柳右极袭去,却轻易被柳右极躲开。一步踏出,来到凤凰身侧,柳右极手臂挡在凤凰小腹处。手臂用力,将凤凰整个人倒转背在肩头。

    瞳孔失神,凤凰甚至不知反抗,任由柳右极那样背着自己,在屋顶上闪约。也许是脑补充血的缘故,凤凰竟觉得自己的身体软弱无力,没有一丝力气。

    “这女孩,我可不能让你带走啊。”还没有走出多久,柳右极便是停下了脚步,朝身后望去。只见离柳右极十步不远处,正站在着一人。此人一头墨色长发,以一根束发带轻轻绑起,轻垂在背后。相貌俊逸,不带一丝烟火气。嘴角处那抹高傲邪异的笑容甚是好看。一米九开外的身高以一袭黑色长袍加身,一双蓝眸此时冷冷的注视着柳右极。

    “怎么是你?”听柳右极的口气,似乎认识这男子一般。“倒是你,这个时辰,为何会在此地?”男子淡淡开口,问道。“无需知道。”柳右极不淡不咸的回了一句,便欲转身离开。“说过了,这个女孩你不能带走。”见柳右极有所动作,男子便是先一步来到柳右极身前,将其拦下。

    “枫秀,你这么做对你有什么好处?”停下脚步,柳右极冷冷开口。“受人所托,把她还来吧。”名叫枫秀的男子说道。“毒仙东临么...”轻叹了一声,柳右极便是肩膀一动,将凤凰甩给了枫秀。“你能护她一时,却护不了一世。”说罢,柳右极便不再停留此地,转身离开了。

    待柳右极离开,凤凰便瘫坐在屋顶之上,有着一种死里逃生的感觉。“离开京城。”枫秀淡淡开口。“什么?”闻言,凤凰一愣。枫秀叹了一声,道。“为了你好,早些离开这里。”“您的好意我心领了,但是我不能离开,这里还有我要找的人。”站起身来,凤凰说道。

    闻言,枫秀也不再多劝。“好自为之。”叮嘱了一句,枫秀便也是不在停留于此,几次闪约。便消失在凤凰的眼中。

    “不知道魅姐他们怎样了?”待枫秀的身形消失不见,凤凰便是轻叹。“回去找找看吧。”说罢,凤凰便是身形一动,朝着原路返回。

    树林间,两道身影一触即分。“呼呼呼。”酥胸不断上下起伏着,两人竟是谁也没有再动手,而是分别盯视着对方的一举一动。“哼,不懒啊。”龙澈儿轻哼一声, 说道。“哼,说过别小看老娘我了。”火魅白了龙澈儿一眼。淡淡开口。

    “莫非你真以为你打得过我?”闻言,龙澈儿哈哈笑道。“不要太自视过高了。”火魅眼神一冷,说道。“难道不是么?”闻言。龙澈儿笑问。“呵呵。”干笑了几声,火魅便是心中暗叹。

    “臭丫头,让你笑,一会老娘让你哭。”

    见火魅眼神一变,龙澈儿便是微微一惊。做好了迎击的准备。火魅轻哼一声,脚步一动,手中长鞭猛地朝龙澈儿甩去。“都说过你这招没用了。”见状,龙澈儿一个矮身,便是躲开火魅袭来的鞭子,朝火魅袭去。

    “哼。”嘴角一挑。火魅心道。“老娘等的就是这一刻。”

    猛地拉回甩出的鞭身,火魅便是闪到龙澈儿的身后。龙澈儿见状一惊,还不等回头。便是听到一阵劲风响彻在耳边。“刷——”银光一闪,龙澈儿闷哼一声,赶忙与或门拉开了距离。

    “你...?”停下脚步,龙澈儿便是见到火魅手中握着的不再是鞭子,而是一把长剑。背后火辣辣的抽痛着。龙澈儿紧锁双眉,一脸的不爽。“说过了。不要掉以轻心。”火魅摊手笑道。“嘁。”不爽的撇了火魅一眼,龙澈儿刚想有所动作之时,便是见到空中闪过墨绿色的传信烟花。

    “不陪你玩了。”收起手中长剑,龙澈儿说吧,便脚尖轻点地面,跃到了树干之上。“喂,你搞什么?”见状,火魅不禁一愣。“有事啊,不陪你了,后会有期。”头也不回的说了一句,龙澈儿便闪身离开了树林。

    “后会有期你一脸啊。”见龙澈儿离开,火魅便倚靠着树干滑坐在地,不满的嘀咕了一声。不仅是火魅这边这个样子,景麟在赶来的途中,也看到夜独醉急急忙忙的望京城东边所在的放心而去。

    “你在这里啊。”来到树林间,景麟便是见到了火魅。“怎么弄成这个样子了?”见火魅身上布满不少伤口,景麟便是一愣。“对手不是简单的家伙啊,费了点时间。不过,她怎么匆忙离开了?”火魅无奈的叹道。

    “不知道,一起来的那个男人也是如此。”景麟应了一声,便是扶起火魅,道。“我们先去找青影他们吧。”“也好。”说罢,两人便是互相搀扶着走出了树林。

    柳府密室。

    “这是怎么了?”见柳右极沉着张脸走进来,坐在木椅上的男子便是一愣。“遇到了一个人。”柳右极走到一旁,坐下,淡淡开口。“谁?”男子闻言一愣。“天下第一楼的主人,枫秀。”柳右极淡淡开口。“他不是一直在杭州么?怎么来京城了?”男子不解的说道。

    “估计是毒仙东临请他来的。”柳右极说道。“他跑京城来为了什么?”男子又问。“来救一个人。”柳右极叹道。“是谁?”男子愣道。“说出来你估计会不信,是季易寒的女儿。”柳右极说着,看了男子一眼。

    果不其然,在柳右极说出季易寒的名字之后,男子的脸色便是一变。手中的茶杯砰然捏碎都都不呈察觉。“季易寒的女儿?不可能还活着的。”男子说道。“可她真的活着,和季羽裳一个模样...甚至还有更美。”柳右极淡淡开口。

    “还活着啊...”闻言,男子的脸色阴冷不带一丝神情。“季府都不存在了,还要她这季家小姐做什么呢?”说着,男子便是冷笑了一声。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