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0/413/259171.html"}})();
尊宝娱乐 >火凤劫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七十三章 风平浪静
    “不是啊,我们这样走着,要走到什么时候啊?”半路上,火魅停下脚步,不解的问道。“不眠不休,五天左右就能回去了。”青影淡淡开口答道。“不是吧?”闻言,火魅拉拢着脑袋,一脸的无奈。“其实,我们不用回景宁镇的。”司徒虚彦叹道。“啥意思?”闻言,火魅一愣。

    “从京城出来前,我吩咐平子随后出城,想来他也应该到了。”司徒虚彦解释道。“小虚彦啊,有马车你为毛不早说啊?累死老娘了!”闻言,火魅杏眸圆瞪,紧盯着司徒虚彦不放。

    “你也没问啊。”躲开火魅的目光,司徒虚彦笑道。“算老娘失算。”火魅无奈的叹道。“司徒公子,那马车现在在哪里呢?”景麟不解的问道。“等等啊。”说着,司徒虚彦便伸出双指贴近嘴唇,吹出个响哨来。

    哨声响起不久后,火魅便是见到一辆马车朝他们所在的方向驶来。

    “不是吧。”待马车停在自己面前,火魅摇摇头,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公子,原来你们在这里啊。”拉紧缰绳,平子笑道。“出了京城,我便是看到魔影的杀手躺在路上,还以为出什么事了呢。”“你很想我出事么?”闻言,司徒虚彦撇了平子一眼。

    “怎么会,你要是出事了,我可不知道该怎么和老爷交代呢。”平子干笑一声,说道。“既然有了马车,我们先决定好去哪里吧。”火魅问道。“我是打算去西航那边,你们呢?”景麟答道。“要不一起去吧,怎样?”见凤凰半天不答话火魅便是询问了一声。

    “西航么?”凤凰叹了一声,道。“也好,就去那里吧。”“走吧。”闻言,火魅便挽着凤凰朝马车走去。“权当散散心了。”景麟轻叹一声。也跟了上去。“可我不觉得凤凰有那个闲工夫啊。”闻言,青影说道。“你是蛔虫么?”撇了青影一眼,景麟笑道。

    果断选择无视,青影淡然的坐在了马车外面。

    “你不进来么?”撩开马车的帘子,火魅问道。“不了,在外面透透气。”头也不回的答了一句。“随你。”放下帘子,火魅便不再多问。“你么不觉得青影有点奇怪么?”火魅神秘兮兮的问向马车中的众人。“不一直是那个样子么?”景麟一愣。“我觉得他有点怪怪的。”火魅叹道。“魅姐你的错觉吧。”凤凰淡淡开口。“也许是吧。”叹了一声,火魅便躺在了凤凰的双腿上。

    “魅姐你...?”见状,凤凰一愣。“借我躺会,累死了。”说着。火魅还调整了一下角度。司徒虚彦和景麟对视一眼,皆是看出了对方眼中之意。“你们想什么呢?”见状,凤凰问道。“没、什么也没想。”闻言。两人异口同声的回答一句,随后干笑了几声,总算掩饰过去了。

    长安,望月楼。

    东临公子站在窗边,抬起手。一只白色苍鹰便落在了手臂之上。轻抚着苍鹰的身子,东临公子便接下绑在苍鹰脚上的信筒。苍鹰跳到东临公子的肩膀之上,一双黑色双眸,盯着东临公子不放。

    打开信筒,只见信笺上写着短短四字。

    “凤凰无事。”轻叹一声,东临公子便将信笺那到烛台处。燃烧殆尽。最后一撮黑灰落在地面时,房间的门也是被轰然打开,只见碧含烟急急忙忙的跑了进来。“这鹰是怎么回事?”刚一进屋。碧含烟便是问道。

    “传信的苍鹰啊。”东临公子应道。“我当然知道是传信的,但是我想知道怎么会来我这望月楼。”碧含烟又问。“当然是来找我的。”东临公子淡淡开口。“有凤凰的消息了?”闻言,碧含烟一愣。“嗯。”东临公子应道。“没事吧?”碧含烟问道。

    “当然没事了。”东临公子答道。“嘁,我不信。要是没事,你怎么会给枫秀那家伙送信呢。”撇了东临公子一眼。碧含烟笑道。“你都知道了啊。”闻言,东临公子一叹。“那是。想骗老娘,可没那么容易哦。”闻言,碧含烟得意的摇摇手指。

    “凤凰是不是去京城了?”碧含烟问道。“要是她不踏入京城,我也就不用请枫秀了。”东临公子淡淡开口。“啧啧,京城可是柳右极的地盘啊。看你这副表情,就是凤凰没事,也算不错了。”碧含烟叹道。

    “柳右极么...”闻言,东临公子一愣。“怎么了?”见状,碧含烟不解的问道。“那个男人,不会轻易放过凤凰的。”东临公子说道。“那...凤凰岂不是很危险了?”闻言,碧含烟一惊。“不行,我要通知凤凰小心些。”说着,碧含烟便欲转身离开。“凤凰知道轻重的,你老老实实呆在这里。”一把拉住碧含烟,东临公子说道。

    “可是我着急啊。”碧含烟长叹了一声。“放心,没事的。”东临公子劝道。“要是出事了,我唯你是问好了。”说着,碧含烟毫不客气的瞪了东临公子一眼。“枫秀那人不是呆在第一楼中足不出户么,你面子可真大啊,请得动他。”碧含烟双手环胸,叹道。

    “是么?”不淡不咸的回了一句,东临公子只是一笑,却没有说出其中的理由。“真气人,什么都不说。”不满的扭过头,碧含烟便离开了屋子。待碧含烟离开,东临公子便淡淡开口。“出来。”话音刚落,屋中便是多出一人。

    此人一袭黑色劲装,长发高高束起。从相貌看,可以辨出是个女人。

    “有事么?”东临公子问道。“是的,主人有话带给您。”女子应道。“说。”拂袖转身,东临公子淡淡开口。“主人说,凤凰姑娘已经离开了京城,现正往西航方向而去。”女子答道。“替我谢过你家主人。”闻言,东临公子说道。“是。”女子应道。

    “不过,他还是那个样子,喜欢到处集结年轻女孩啊。”说着。东临公子便是俯身捏住女子的下巴,问道。“你叫什么?”“回、回公子,我叫魍魉。”名叫魍魉的女子答道。“魑魅是你什么人?”东临公子又问。“是家姐。”魍魉应道。“回去吧。”松开手,东临公子淡淡开口。

    “魍魉告辞。”说罢,魍魉便不再停留,离开了房间。

    魍魉离开的同时,屋外也是有着一道身影一同离开。

    “魅姐,你给我起来。”一把抬起火魅的脑袋,凤凰不满的说道。“嗯?怎么了?”火魅揉揉眼睛,问道。“我腿麻了。你说怎么了?”凤凰无奈的叹道。“我睡了多久?”闻言,火魅一愣。“一个时辰了,亏你在马车里还能睡着。真行。”景麟很是佩服。

    “我的好妹妹,辛苦你了。”说着,火魅便给凤凰揉着发麻的腿。“好好捏着。”凤凰浅笑一声,说道。“喳,小的得令。”说着。火魅便学着宫中的礼仪说道。“还小的,你是太监么?”闻言,景麟不禁笑道。“嗯?你说什么?”回过头,狠狠瞪了景麟一眼。

    “我什么也没说。”见火魅瞪来,景麟赶忙别过头去。“最近这天下不太平啊。”岔开话题,景麟叹道。“怎么个不太平法?”闻言。凤凰一愣。“在京城的这些日子倒是没什么事,之前倒是有着大小门派闹过事。”景麟叹道。“不会吧?”火魅一愣。

    “怎么不会,打的那叫一个不可开交啊。也不知道为了什么。”景麟摊手道。“还记得我们进城时,官兵说过的话么?”司徒虚彦说道。“说城里不太平,让我们小心点来着。”火魅应道。“看样子,我们倒是错过一件事啊。”凤凰轻叹道。“是啊,没有热闹看。挺无聊的。”火魅认同的点点头。

    “你是多么喜欢凑热闹啊。”景麟一阵无语。“越热闹越好。”火魅笑道。“拜托,那是江湖门派的争斗。你也不怕被卷进来。”闻言,景麟更加无语了。“貌似,不碰到真的高手,老娘还有自保能力的。”火魅自信的笑道。

    “就你那三脚猫的功夫啊,也就能欺负小流氓地痞什么的了,别显摆了。”车外传来青影的声音。“老娘我有那么弱么?”探手出车外,火魅不客气的掐住青影的脖子,质问道。“我靠,你要杀人啊!”拍开火魅的手,青影惊道。“嘁,还说老娘弱么?”火魅问道。

    “他阐述的是事实,不能怪他。”景麟淡淡开口。“想死么?”闻言,火魅回头望了景麟一眼。扭过头去,景麟就像个没事人一般,果断选择了无视。“说真的,你的轻功虽好,但是武功差了些。要是遇到比你厉害的,难保你不会不出事的。”青影说道。

    “老娘打不过跑还不行么?”火魅叹道。“就这点出息吧。”鄙视的看了火魅一眼,青影无语。“你什么表情啊。”见状,火魅不满的问道。“没什么。”淡淡开口,青影说道。“大不了,老娘下些功夫,好好练功就是了呗。”火魅小声嘀咕着。“这可是你说的啊。”闻言,青影笑道。

    “你、你想做什么?”见状,火魅一愣,心中升起一抹不安来。“当然是督促你好好练功咯。”青影浅笑道。“你们都听见了吧,她可不能耍赖的。”说罢,青影问道。“听到了。”话音刚落,马车内边传出了凤凰三人的声音。

    “你们...你们...”带着哭腔的声音,火魅指向众人,大叫道。“你们集体欺负老娘是吧?!”“谁敢欺负你啊。”青影淡淡开口。“青影,老娘要掐死你。”说着,火魅便伸出手,朝青影脖间抓去。“喂!你来真的啊?”见状,青影一愣。“有种别躲啊,老娘咬死你!”火魅笑道。

    “无视他们,无视就好。”凤凰淡淡开口,这一幕她早已司空见惯了。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