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0/413/259180.html"}})();尊宝娱乐 >火凤劫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八十二章 逝去

第一百八十二章 逝去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道观之内,一阵暖风吹来。凤凰站在原地不动,任由背后的黑发被暖风吹起,遮住了那副绝美的容颜。容颜虽美,此刻却带着几分哀伤。

    虚玄道长望向凤凰,鹤眉便是皱起,问道。“不知贫道与女施主有何恩怨?”“无怨无仇。”凤凰淡淡开口。“那为何要做伤天害理之事?”闻言,虚玄道长不解的问道。“只能怨你被那人视作眼中钉了。”轻叹一声,凤凰便抽出别在腰间的软剑来。

    “本不想让这灵地沾染鲜血的,今日看来是不行了。”幽叹一声,虚玄道长便是手臂一挥。一把白色长剑被递到虚玄道长手中,长剑出鞘,竟带着几声鹰啼。

    “小心点,那老道的剑法很快。”星痕脸上挂着少有的凝重之色,叮嘱着凤凰。“知道。”说罢,凤凰脚掌猛跺地面,身体犹如豹子一般窜出,直朝虚玄道长而去。

    “道长,请赐教!”说着,凤凰便是一剑扫出,直朝虚玄道长胸前刺去。“当。”白色剑鞘横与身前,轻松的挡住凤凰刺来的一剑。“女施主并非魔影之人吧?”虚玄道长问道。“道长明鉴。”凤凰淡淡开口,却没有停下手上的动作,每一次刺出的力道都胜过先前的一剑。

    “既然不是,为何要为魔影做事?”虚玄道长又问。“道长无需知道理由,只要让我杀了您便好。”黛眉皱起,凤凰躲开虚玄道长投来的目光。“女娃娃,你的容貌很像我的一位旧友啊。”虚玄道长一边抵挡着凤凰的攻击,一边说道。

    “什么?”凤凰一愣,停下了脚步。

    “说起来,我与他也有十年之久未见了。”虚玄道长长叹道。“只可惜,我已无缘与他再说上一句话了。”“您的故友是?”凤凰好奇的问道。“他叫做季易寒。”虚玄道长叹道。

    “什么?!”闻言。凤凰一惊。握着软剑的手竟然颤抖了起来,望着虚玄道长的目光也不似先前一般冰冷了。“道长,我...”凤凰本有话要说,可话只说出一半,便被星痕的笑声打断了。

    “哈哈哈哈,太有趣了。”星痕捂着肚子,放声大笑。“老道,你知道她是谁么?”一边笑着,星痕抬手指向了凤凰。虚玄道长一愣,不解的望着星痕。“只是来杀一个都要进土坑的老头。没想到竟然还是个故人,哈哈。”星痕嘴角挑起一抹邪笑,一字一句的说道。

    “她是你那故友季易寒的独女。季筱柔啊!”

    “她...说的可是真的?”虚玄道长一脸不可置信的望着旁边一言不发的凤凰。“......”凤凰没有回答,垂着头,不知在想些什么。“难怪...难怪...”连道两声难怪,虚玄道长便是说道。“我说看着女娃娃你为何会觉得眼熟,原来你竟是易寒的女儿啊。”

    “......”凤凰还是没有答话。但她的沉默已经交代了一切。

    “女娃娃,我不知魔影是如何说服你帮忙的,但是我绝不会让你脏了自己的手。”虚玄道长一笑,叹道。“黄泉之路无法接伴,但愿地下我们可以再续未了缘吧。”说罢,虚玄道长便仰天大笑了几声。

    “娃娃。不要昧着自己的良心而活。我想,你的父亲也不愿看到你这般样子的。”说罢,虚玄道长便是挥起长剑。“道长?!”凤凰一惊。赶忙大步迈出,想要阻止虚玄道长自杀的行为。

    可天下第一快剑之名岂是白叫的,在凤凰迈步步子的那一刻,虚玄道长手中的长剑就已经穿身而过。顷刻间,鲜血便染红了周围。

    “道长?!”凤凰来到虚玄道长面前。伸手探去,随即便闪电般的撤回了手。“为何要这样?为何要选择自杀?”扑通一声跪在虚玄道长面前。凤凰喃喃说着。“哈哈哈,没想到竟会这般结局。”星痕的笑声再度传来。“闭嘴。”凤凰淡淡开口。“本以为,我们四个会弄得满身伤回京的。没想到这老家伙知道你是谁之后,竟会选择自杀,真有趣啊!”星痕哈哈笑着,丝毫不顾及周围那些道观的小道童们和凤凰现在的感受。

    “闭嘴。”凤凰再度出言阻止星痕,可星痕却还是哈哈大笑,没有将凤凰的话听进耳中。

    “我叫你闭嘴啊!”下一刻,一道剑锋朝着星痕袭来。“唔!”星痕猛地瞪大眼睛,脚步踉跄的后退了几步。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也不敢相信自己竟会被凤凰砍伤。

    “你...?”星痕一愣,不解的望向凤凰。“你要是再多说一句废话,我不介意在这里就杀了你。”凤凰冷冷开口,望着星痕的目光冰冷不带一丝感情。“呃!”星痕再度一惊,她发现自己面对现在的凤凰竟有一种面对着魔影头目的感觉。

    那种给人以死亡般的压迫感,和魔影头目的如出一辙。

    “你可以回去复命了吧。”凤凰淡淡开口,问道。“你呢?不和我们一起回去?”闻言星痕一愣。“待我葬了道长之后,便会回京。”说罢,凤凰便朝虚玄道长走去。

    望着凤凰的背影,星痕张开了嘴,竟发现自己什么也说不出来,只好起身,朝道观外走去。

    林间,靠着树干休息的娜娜见星痕带着伤走回,不禁一惊,赶忙跑到星痕身边,询问道。“星痕姐,你怎么伤成这样?”“没事。”摆摆手,星痕便跟着娜娜朝马车处走去。

    “啊!星痕姐,谁把你伤成这个样子?”珂珂一惊,问道。“丫头,先给我找些止血药出来好不?”星痕无奈的叹道。“哦,马上。”说罢,珂珂便一溜烟的跑回了马车里,片刻之后,便拿着两个瓷瓶跑了回来。

    娜娜小心的褪下星痕的衣物,将止血药撒在了星痕的伤口上。“嘶。”倒吸一口冷气,星痕不禁紧锁双眉。“星痕姐,是那老道伤的你么?”娜娜焦急的询问着。“别提了。”叹了一声,星痕说道。“那老道自杀了。”

    “自杀?为什么?”闻言,娜娜和珂珂皆是一愣,连忙同声的问道。“那老道和那丫头的父亲是故友,知道那丫头的身份后就自杀了。”星痕解释道。“那你这伤是那女人弄的?”娜娜惊道。“嗯。”星痕点头应道。

    “我要杀了她!”说着,娜娜猛地站起身,欲朝道观而去。“站住,不准去。”星痕赶忙一把拉住娜娜,阻止娜娜去道观。“为什么不让我去啊?”娜娜回头,不明星痕阻止她的意义。

    “你现在过去,会被杀了也说不定。”星痕叹道。“不会吧?”闻言,娜娜一愣。“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啊,给我老实的呆在这里。”说着,星痕便重新换好了一件衣服。

    “娜娜,你就听星痕姐的话,呆在这里吧。”珂珂说道。“好吧。”闻言,娜娜便靠在一旁,一脸的不情愿。“等她回来,非要好好教训教训她。”娜娜说道。“你歇会吧。”星痕叹道。“就是,歇会吧。”珂珂接着星痕的话,附和道。

    “我们回去要怎么和主上说啊?”娜娜问道。“如实说吧,还能怎样。”星痕淡淡开口。“如实啊...”闻言,娜娜不禁发出一声长叹来。“哟,娜娜这是叹什么呢啊?”珂珂笑道。“我在想主上要那女人加入是对的还是错的。”娜娜说道。

    “丫头,别揣摩主上的心思了,主上安排的我们就照做,仅仅如此。”星痕说道。“我知道,星痕姐...”娜娜应道。“我觉得那女人总有一天,会是一个心头大患的。”“主上不会让她坏事的,知道为何要让她杀人么?”星痕笑道。“为何?”闻言,娜娜和珂珂都是一愣。

    “主上想要借着她的手,让她成为武林公敌,然后...”说着,星痕便立掌横劈与身前。“原来如此...”闻言,娜娜一叹。而珂珂却是默不作声,不知在想些什么。“不准说出去,知道了么?”星痕说道。“星痕姐放心吧。”娜娜笑道。“那就好,我先歇会,你们盯着点道观的动向。”说罢,星痕便钻进了马车中。

    半个时辰后,凤凰终是面无表情的回到了林间。

    “凤凰,你没事了吧?”珂珂见凤凰一言不发,便是询问道。“没事了,走吧。”不淡不咸的回了一句,凤凰便跃到了马匹之上。“珂珂你去陪星痕姐吧,我来驾马车。”娜娜说道。“好。”闻言,珂珂也钻进了马车。

    “驾!”轻挥马鞭,凤凰便朝着返回京城的路而去。“喂,等等我!”娜娜一惊,也赶忙追了上去。

    马匹疾驰,凤凰一心只想快些回去见季羽裳。如此想着,凤凰又挥起马鞭,让马匹加快了速度。可马匹还没有跑出多远,凤凰便拉住了缰绳。“你总是停下了。”娜娜的声音响在背后,语气中带着几分不满。

    “怎么了?”见凤凰愣在原地,娜娜不解的问道。“熟人来了而已。”凤凰轻叹一声,便是望向了对面的人。

    顺着凤凰的目光望去,娜娜便是见到了对面的人。三男一女,可不正是追着凤凰而来的司徒虚彦四人么。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