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0/413/259183.html"}})();
尊宝娱乐 >火凤劫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八十五章 局势
    半个时辰后,景麟与司徒虚彦、青影三人纷纷来到了玄真道观。在歇息的同时,四人也得知了道观观主虚玄道长过世的消息。在仔细听完道童的讲述事情的经过后,四人皆是沉默了下来。

    半晌过后,火魅不解的开口道。“魔影这是要做什么?”“谁知道呢。”景麟轻叹一声。“魔影这么做定有他们的原因,我更在意的是凤凰为何会执意与魔影为伍。”司徒虚彦长眉紧锁,语气中透着不满。

    “我们现在要做的就是将凤凰带回来。”景麟说道。“说的容易,我看那丫头是铁了心不会和我们走的。”火魅无奈的叹道。“是啊。”闻言,景麟也是一叹,目光不禁朝司徒虚彦望去。

    “小虚彦,凤凰没和你说什么么?”火魅问道。“什么也没说。”摇摇头,司徒虚彦淡淡开口。现在的他还处于两面为难之中,一方面他是想和凤凰在一起,另一方面他又想抓住在长安杀害朝廷命官的凶手。

    可在他得知凤凰就是那个杀人凶手的时候,这个想法便被抹杀了。因为他做不到,因为他永远也忘不了在林间,当凤凰说出她自己是凶手之时那副无奈与无助的样子。

    “那现在我们是要追着凤凰到京城,还是想别的办法?”火魅见青影三人谁也不开口,便是问道。“京城乃魔影要地,去了的话,夺不回凤凰怎么办?到时候我们身陷其中又怎么办?”青影淡淡开口。“那也不能看着凤凰这般下去吧?”说着,火魅便蹭的一下站起,怒道。

    “魅姐,你先冷静下来。”司徒虚彦劝道。“好吧。”闻言,火魅不满的坐回椅子上。“你们不觉得魔影这么做,是有着什么企图的么?”司徒虚彦问道。“企图?”闻言,景麟一愣。

    “是的。魔影屹立江湖之中,却一直没有任何举动,只是暗中扩大自己。一直没有任何举动的魔影为何会突然出手来击杀道观道长,这难道不值得怀疑么?”司徒虚彦连问道。

    “说起来,是值得怀疑的啊。”闻言,景麟觉得言之有理,不禁点头应道。“也对啊,怎么想的确有些奇怪啊。”火魅也是赞同司徒虚彦的说法。“如果魔影有所举动的话,那么今后江湖之中便免不了要掀起腥风血雨了。”司徒虚彦一叹,道。“而虚玄道长便是这首当其冲的第一个人。”

    “杀鸡儆猴么?”景麟轻叹。“也可以这么说吧。”司徒虚彦应道。“道长仙逝的消息想必很快会传出去的吧。”火魅四处望了眼道观中不断忙碌的道观弟子。说道。“想必会的。”司徒虚彦应道。

    “如果魔影是想要在江湖之中自立为王的话,他们便一定还会有所举动的。”司徒虚彦说道。“等等,魔影要称王。为什么要找上凤凰啊?”火魅一愣,不禁打断了司徒虚彦的话。“难道...”闻言,一种司徒虚彦最不想见到的预感便升上心头。

    “是想拿凤凰来当替罪羔羊吧。”一旁,一直不曾开口的青影,终是说道。“开什么玩笑。要是这样那凤凰岂不是会成为武林公敌了?!”火魅一惊,惊呼出声。“奇怪啊,小师妹怎么会没有料到魔影的目的呢?”景麟以手托腮,百思不得其解。

    “看来,是魔影有着威胁凤凰的把柄在手吧。”青影淡淡开口。“如果是真的,那所谓的把柄究竟是什么。竟会让凤凰不惜如此。”闻言,司徒虚彦叹了一声。“先不管了,我们现在最主要的是想办法把凤凰弄回来。”火魅一掌拍向椅子旁边的矮桌。眼眸中闪过从未有过的认真。

    “还有找出威胁凤凰的那个所谓的把柄。”青影补充道。“那好,我们现在就回京城吧。”说着,司徒虚彦便是站了起来。“等等,这事情不用先知会公子么?”景麟拦住了司徒虚彦三人,问道。

    “啊。忘记了。”闻言,火魅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就知道会这样...”景麟一阵无语。“通知公子的事情我来办吧。先离开这里再说。”说罢,青影便朝道观大门走去。

    随后,四人道别了虚玄道长的遗体,离开了道观。

    京城,魔影所在的宅院之中。

    凤凰望着院中栽种的梨花树出神,就连魔影头目早已站在她身后也不曾发觉。“梨花很好看么?”片刻后,男子终是开口问道。“呃!”闻言,凤凰猛地回头。“你何时站在那里的?”凤凰问道。“有个半盏茶的功夫了。”闻言,男子淡淡开口。

    “是么...”轻叹一声,凤凰便是抬手接住了飘落下来的梨花。“看样子你很喜欢梨花啊。”一边说着,男子一边朝凤凰走来。“小的时候,家中院子里也有着一颗梨树。我很喜欢那颗梨树,每年梨花盛开的时候都拾些梨花花瓣做成香囊。只可惜,那棵树现在已经不在了。”幽叹了一声,凤凰便将梨花扔到了地面。

    “让我和娘亲见面。”凤凰淡淡开口。“暂时还不可以。”男子笑道。“为什么?”闻言,凤凰脸色一沉,问道。“时候未到而已,待你完成我所说之事的时候,就是你们母女见面之日。”男子说着,便是从树枝上摘下一朵梨花,戴在了凤凰的发间。“啪!”凤凰后退一步,拍开男子的手,冷冷开口。“你最好会履行你所说的话,否则,你魔影休想要有安宁之日。”

    “呵呵。”浅笑一声,男子一步跨出,来到凤凰面前。抬起凤凰的下颚,男子说道。“我说过的话还从来没有食言的时候,倒是你可不要想要蒙混过关的好。”“放手。”黛眉微皱,凤凰不满的说道。

    闻言,男子松开捏住凤凰下颚的手,拂袖而去。

    “我这么做事对的还是错的呢?”靠着树干滑坐在地,凤凰喃喃的叹了一声。

    几日后,长安,望月楼。

    “东临,东临!”碧含烟一路叫着东临公子的名字,便是风风火火的闯进了东临公子的房间。“怎么了?气喘吁吁的?”东临公子淡淡开口。“呼呼呼...”调整了呼吸,碧含烟说道。“有凤凰的消息了。”

    东临公子闻言,直接伸出了手。“真是。”撇了东临公子一眼,碧含烟便将手中的信笺交到了东临公子的手里。打开信笺,东临公子看后便是脸色一变。“怎么了?”见状,碧含烟不解的问道。“你自己看吧。”说着,东临公子便是将信笺还给了碧含烟。

    “搞什么,神神秘秘的。”碧含烟不解的嘀咕了一句,便是打开了信笺。“不是吧?!”片刻后,碧含烟不禁大叫出声。“开什么玩笑,凤凰你丫头怎么会和魔影在一起了?!”碧含烟不解的问向东临公子。

    “就如心中所说一般,魔影定是知道了凤凰的真实身份。”东临公子轻叹一声,说道。“就算是这样,我也还是不理解凤凰为何要这么做。”说着,碧含烟便将信笺丢到了一旁。

    “你难道就不担心凤凰么?”碧含烟见东临公子的反应很平淡,便是忍不住问了一句。“凤凰没事的。”东临公子应道。“你就真的能断定凤凰没事么。”碧含烟长叹了一声,无奈的说道。“比起那个,我更担心心中道明魔影目的的事情。”说着,东临公子不禁皱起了眉头。

    “如果是真的,那这太平日子也就没有多久了。”说着,碧含烟便是转身欲离开。“去哪里?”东临公子问道。“准备笔墨,写信啊。”碧含烟头也不回的应了一声,便是离开了房间。

    “太平日子么...”待碧含烟离开,东临公子不禁一叹,随即轻笑了一声。“哪里来得太平日子啊。”话音刚落,东临公子便剧烈的咳嗽了起来。伴着咳嗽,东临公子的脸色变得更加苍白了几分。

    血丝顺着嘴角流下,东临公子眉头紧锁,胸口不断的起伏着。“还有多久的时日了...”一边说着,东临公子便是扶着座椅的扶手坐下。“羽裳,愿你保佑你的女儿平安无事,就算用我仅剩的寿命去换也无所谓。”说罢,东临公子只觉得身子很乏,只想要好好休息一番。

    这般想着,东临公子便沉沉睡了过去。

    半月后,青阳派。

    凤凰提着滴血的长剑从青阳派的大门走出,俏脸上不带一丝神情,在凤凰的身后,倒着一具又一具素不相识的尸体。青阳派当中,无一人幸免,全部被杀。

    “她出来了。”琴九一淡淡开口,嘴角挑起一抹玩味的笑来。“这么快?”一旁的夜独醉一惊,便是望向了青阳派的大门处。只见那里,凤凰静静的站着。“呵呵,好厉害。”见状,夜独醉不禁一叹。“主上的眼光还是一如既往的毒辣啊。”琴九一笑道。“那当然了,他可是主上啊。”夜独醉叹道。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