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0/413/259187.html"}})();尊宝娱乐 >火凤劫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八十九章 母女见面

第一百八十九章 母女见面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男子带着凤凰来到地牢中,打开了关着季羽裳的房门。“怎么了?”见凤凰愣在原地,没有想进去的意思,男子不禁问道。“你为何不离开?”凤凰反问道。“罢了,不打扰你们母女了。”男子轻笑一声,便是转身离开了牢房。

    待男子离开,凤凰便是踏入了牢房之中。

    “谁?”待凤凰走进牢房,便是有着一道声响响起。“娘亲,不认得我了么?”凤凰淡淡开口。“呃!”闻言,便是有着一道身影飞也似的从阴暗处跑出。“柔儿?你是柔儿么?”跑出的身影正是季羽裳,只见季羽裳抓着凤凰的衣袖,问道。

    “是啊,我是柔儿。”见状,凤凰黛眉不禁皱起。“太好了,你还活着。”季羽裳闻言紧紧将凤凰拥入怀中,两行清泪顺着那绝美的脸颊流下。凤凰任由季羽裳那样拥着自己,两人保持着互相环抱的姿势,谁也不曾开口。

    半晌后,季羽裳终是松开了凤凰,问道。“柔儿,这些年你都在哪里?”“我在玄池叔叔那里。”凤凰撒了个谎,并没有告诉季羽裳真相。“玄池么?”闻言,季羽裳一愣。凤凰微惊,察觉到季羽裳的不对,却没有作声。“倒是娘亲,为何会在魔影这里?”凤凰不动声色的问道。

    “那日我本是诈死,想要躲过那些身份不明的人的耳目。在玄池带你离开之后,魔影的头目便是来到了家中,他发现了我还没死,便把我带了回来。”季羽裳解释道。“他一直把你关在这里么?”凤凰又问。“是的。”季羽裳疼惜的抚着凤凰的长发,说道。

    “这些年苦了你啊,柔儿。”季羽裳过意不去的说道。“没什么。”摇摇头,凤凰淡淡开口。“话说回来,柔儿你为什么会在这里?”季羽裳不解的问道。“我被他们抓进来了。”凤凰故作苦笑说道。“怎么会这样?”闻言。季羽裳一惊,可是眼中却没有那份担心之色。

    “还是不说这个了。”凤凰叹道。“想吃娘亲亲手做的梅花香饼了。”“梅花香饼?”闻言,季羽裳一愣。“那是我最爱吃的点心啊,娘亲忘了么?”凤凰问道。“怎会忘呢,可是娘亲现在被囚在人下,没法做给你吃了。”季羽裳叹道。“没事,我会带娘亲离开的。”凤凰淡淡开口。

    “柔儿,你说什么?”闻言,季羽裳一惊。“我说,我会带娘亲离开这里。”凤凰握住季羽裳的手。一字一句的说道。“真的可以离开么?”季羽裳愣道。“当然了。”凤凰一笑,便是拉着季羽裳朝门口走去。

    推开牢房的门,凤凰便是见到魔影头目站在门外。

    “这么快就出来了么?”男子见凤凰走出。不禁浅笑一声。“我想要带着娘亲出去走走可以吧?”凤凰淡淡开口。“哦?”闻言,男子便是见到凤凰牵着季羽裳的手。“有些不妥吧?”男子问道。“有何不妥?”凤凰眉头一挑,淡淡开口。“这里是你的地盘,难道你还怕我跑了不成?”

    “呵呵。”浅笑一声,男子说道。“去吧。落日之前记得回来便可。”“多谢了。”嘴角轻挑,凤凰便是带着季羽裳朝外走去。

    望着凤凰离开的身影,男子便是开口叫道。“九一。”“属下在。”话音刚落,琴九一的身形便是出现在男子身后。“跟着她们。”男子淡淡开口。“是。”说罢,琴九一便是离开了牢房外。

    凤凰带着季羽裳走出了魔影所在的宅院,朝着京城的长街走去。“柔儿。我们真的能走的了么?”季羽裳担心的问道。“只要我想走,还真的没有几个人能留的下我。”凤凰头也不回的说道。

    闻言,凤凰身后的季羽裳面色一冷。空闲的右手往腰间一抹,一把匕首便是出现在手中。

    凤凰嘴角一挑,放慢了脚步,开口说道。“娘亲,还记得我六岁时候的生辰么?”凤凰自顾自的说着。便是来到季羽裳身边,与其保持着平行。“娘亲还记不记得。那日我的生辰突然下起了大雪啊?”凤凰问道。“是啊,那场大雪下的可真大啊。”季羽裳慌忙的收起匕首,干笑了几声。

    “是啊。”轻叹一声,凤凰没有再开口,拉着季羽裳在长街慢慢走着。时过午时,街上的行人渐渐减少。凤凰便是开口问向季羽裳,“娘亲,我们去吃些东西吧?”“我还不饿,等会吧。”季羽裳淡淡开口。“好。”凤凰应声。

    “娘亲,你的脸上沾着灰尘啊。”凤凰朝季羽裳脸上望去,便是说道。“哪里?”季羽裳一愣,问道。“我来弄掉吧。”说着,凤凰便是伸手朝季羽裳脸颊碰去。轻轻弄掉季羽裳脸颊上的灰尘,凤凰便是一笑。“娘亲还是那么好看,和十年前一样。”“我的柔儿也出落成美人了啊。”季羽裳浅笑道。

    “娘亲为何一点也没有变呢?”凤凰眉头一皱,问道。“怎么这么问?”闻言,季羽裳一愣。“你我十年未见了,你的容颜居然没有一点变化,我很好奇啊。”说着,凤凰的脸庞上不再带着笑容,取而代之的则是一张杀气腾腾的脸。

    见状,季羽裳一惊,猛地抽出腰间的匕首,朝凤凰刺去。

    “哼。”轻哼一声,凤凰原地不动,就任由季羽裳朝她刺来。季羽裳还没有踏出几步,便是面色一变。“你...?”季羽裳单膝猛地跪地,不解的望着凤凰。“我的生辰不在冬月,而是夏天。我最喜欢的不是梅花香饼,而是枣泥山药糕。你连我喜好什么都不知道,竟敢用我娘亲的样子出现在我面前,真是该死。”凤凰冷冷开口,冷眼望着跪在地面的“季羽裳”。

    “你对我做了什么?”“季羽裳”不解的问道。“想来你是魔影之中有着高超易容能力的人啊,连我是谁的弟子都不知道,就让你死的明白些好了。”凤凰冷笑一声,抬起了刚刚摸过那所谓的“季羽裳”的手。“我是毒仙东临的嫡传弟子,当然是用毒的啊。”

    闻言,“季羽裳”一惊,刺痛的感觉便是传遍全身。“啊啊啊啊啊!”“季羽裳”大叫了起来,双手捂着传出痛感的脸,跪在地面不断的发抖。片刻之后,“季羽裳”便是訇然倒在了地面之上,没有了生息。

    “哼。”冷哼一声,凤凰便是望向朝这里赶来的琴九一。“你来晚了。”凤凰淡淡开口。“你?!”琴九一停下脚步,一脸不可思议的表情望着眼前的凤凰。“魔影,全部该死!”面色一沉,凤凰身形一动,便是朝着琴九一袭去。

    琴九一袖袍一挥,惨白的双手便是探出袖外。“嗯?”凤凰一惊,赶忙与琴九一拉开了距离。“跟我回去!”琴九一冷冷开口,脚步一动便是朝凤凰而来。“想要我回去,死了那条心吧!”凤凰杏目一瞪,便欲出手。

    就在这时,一道身影悄无声息的出现在凤凰身前。身影抬起手掌,看似轻飘飘的一掌打在了琴九一的胸口处。“咳!”一口逆血喷出,琴九一整个人倒飞而出,在地面滑行了几米远才停了下来。

    “走。”身影淡淡开口,便是带着凤凰消失在了街上。

    “混蛋!”琴九一怒骂一声,便是身形一动,朝着宅院折返而去。

    身影带着凤凰来到一条暗巷便是停了下来。“你是谁?”凤凰不解的问道。“在下只是奉枫秀大人的命令来帮你脱困。”身影淡淡开口道。“先生现在何处?”凤凰问道。“悦来客栈,姑娘即以脱困就和在下同往吧。”身影说道。“还未请教,你是?”凤凰抱拳问道。

    “叫我焱月便是。”名叫焱月的男子淡淡开口。“好。”凤凰轻轻点头。“姑娘这边请。”焱月说着,便是带着凤凰朝街口走去。

    京城城南,客栈中。

    “你说凤凰那丫头到底什么时候才回来啊?”火魅靠在椅子上,问道。“枫先生不是说过了么。”景麟淡淡开口。“可老娘心里没底啊。”火魅不满的说道。“你就不会安静一会?”青影无奈的叹道。“不会。”闻言,火魅哼道。“好了,少说一句。”景麟见状,赶忙阻止二人。

    “哼。”火魅和青影相视一眼,皆是扭头不理对方。“真是...”对此,夹在二人中间的景麟甚是无奈。就在景麟刚想开口说什么的时候,房间的房门便被推开。“凤凰人呢?”伴着门开,司徒虚彦便是出现在众人面前。

    “小虚彦?”火魅一愣,说道。“我偷跑出来的。”司徒虚彦走到桌旁,倒了被水,一口气喝了下去。“又来?”闻言,火魅一惊。“放心吧,我父亲不会知道的,他不在宅子里。”司徒虚彦淡淡开口。“不在司徒府么?”闻言,景麟一愣。“是啊,自从那天我被他捉回去之后就再没看到他。”司徒虚彦说道。

    “于是,你就又跑出来了?”火魅双手环胸,问道。“是啊。”司徒虚彦点头应道。“你怎么知道我们在这里?”青影问道。“他带我来的。”说着,司徒虚彦便是指向了门外。“嗯?”闻言,众人皆是朝门口望去。

    “在下奉枫秀大人之命,将司徒公子带出司徒府,到这里来。”门外,一道衣着黑衣的男子显出身形,说道。“鬼啊!”见状,火魅不禁大叫了一声。“鬼你一脸啊,那是人。”景麟叹道。“人?”闻言,火魅瞪起双眼再次望向门口的男子。片刻后,火魅终是叹了一声。“啊,的确是人,吓死老娘了...”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