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0/413/259188.html"}})();
尊宝娱乐 >火凤劫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九十章 相聚
    京城,悦来客栈。

    焱月带着凤凰从客栈后门而进,进到客栈后院,焱月便是带着凤凰朝枫秀所在的客房而去。带着凤凰来到客栈二楼的天字号正房前,焱月便是停下了脚步。“大人在房内,姑娘进去便可,在下先行告退。”说着,焱月便是身形一动,消失不见。

    待焱月离开,凤凰在门前犹豫了片刻,方才抬手打算推门。

    “进来吧。”还未等凤凰推门,屋内便是传出枫秀的声音。闻言,凤凰便是轻推房门,走了进去。走进屋中,凤凰发现枫秀站在窗前,背对着自己。“多谢先生出手搭救。”凤凰双手抱拳,朝枫秀拜去。

    “我只是做了我应该做的事情,无需道谢。”说着,枫秀便是转过身来。“先生几度救我与危难之中,何有不谢之礼。”凤凰淡淡开口。“客套话就不用说了,你先歇息片刻吧。”说着,枫秀便朝偏厅走去。

    魔影宅院中,琴九一单膝跪地,低着头,不敢直视眼前的男子。“主上,九一办事不利,让那凤凰杀了胭脂,还让她逃了。”“无碍,已经够了。”男子淡淡开口,“要做的已经做完了,现在的她在武林之上很难立足了。”

    “可胭脂她...”琴九一欲言又止,垂下了头。“好好葬了她吧。”闻言,男子轻叹了一声。“是,主上还有何吩咐?”应声,琴九一小心翼翼地问了一句。“下去疗伤吧。”男子挥挥手,便是打发了琴九一。

    “是。”琴九一起身,不再在原地停留。

    待琴九一离开,站在院中的男子便欲摘下一直带着的银色面具。“你这面具可算是可以摘下了啊。”这时,男子身后传来笑声。循声望去,男子便是见到院中角落。一道人影站在那里。

    “心情很好么?一直呆在我这里,就不怕被陛下知道你的事?”男子浅笑一声,说道。“量他也没有多少活路了,无需惧怕。”一边说着,站在角落处的人便是朝男子走来。

    此人身着一身紫黑色武官服饰,古铜色的面容,一副粗眉钱锁,嘴角微微挑起。宽阔的肩膀将衣服撑起,在衣服的遮挡下,还能隐约见到此人那充满爆发性的肌肉。若是仔细观察此人踏出的每一步。便会发现步伐皆是相同的。“话不能这么说,毕竟还需要一段时日。”男子说着,便是摘下了面具。

    面具之下。一副赛过女人的容颜便暴露在阳光之下。“我总算知道你带着面具见那个丫头是因为什么了。”见状,男子不禁一笑。“可惜,不是你想的那样。”扔掉手中的面具,男子淡淡开口。

    “因为我们曾见过一面,我还不行让她知道魔影头目是我而已。”“如来如此。”闻言。男子不禁一笑。“倒是你不怕好不容易找回的儿子再跑出去么?”“别哪壶不开提哪壶,他早就跑出去了。”闻言,男子不满的哼道。“长大了,不是你管的住的了。更何况...”说着,男子嘴角挑起。

    “他有了喜欢的人啊...”

    入夜,枫秀带着凤凰离开了悦来客栈。

    一路上。凤凰都沉默不语。“怎么了?害怕见你的朋友么?”枫秀问道。“我只是不知道怎么面对他们,毕竟我...做了那些伤天害理的事情。”黛眉紧锁,凤凰叹道。“我想他们会理解的。”枫秀淡淡开口。“但愿吧...”闻言。凤凰便不再开口。

    两人来到城南一家不起眼的客栈门前停了下来,此时这件客栈已经大门紧闭了起来。“他们在二楼的地字号房,去找他们吧。”枫秀淡淡开口。“先生呢?”闻言,凤凰一愣。“还要去准备一些事情,明日这个时辰。我们离开京城。”枫秀应道。“有劳先生费心了。”凤凰过意不去的说道。“去吧。”枫秀淡淡开口。“......”犹豫了片刻,凤凰便是脚步一动。轻跃而起,来到了客栈二楼的木窗旁。

    小心的打开木窗,凤凰身形一动,便是钻了进去。客栈外,枫秀见状,便不再停留,转身离开了这里。

    进到客栈中,凤凰便是直接来到二楼,来到了地字号房前。站在房门外,凤凰久久不曾推门。与火魅几人分离不到一月,可这不到一月的时间对于凤凰来说实在太过漫长了。虽然曾经想过再次见面的,但是真的到再次见面时,凤凰不知到底要怎样来面对他们的好。

    听着屋内的声音,凤凰便是缓缓蹲下身子,轻轻抽泣了起来。

    “真是,茶壶里一点水都没有了。”屋内,传出火魅不满的声音。“大半夜的你还要去烧水么?”紧接着,又是传出景麟的声音。“别管她。”青影不淡不咸的声音响起。“我去烧些水吧。”司徒虚彦的声音也是传出。

    “老娘自己去,渴死我了。”一边说着,火魅便朝门口走来。“呃!”闻声凤凰一惊,本想起身离开,凤凰竟发现自己此时竟会双腿发软,动弹不得。“怎么会这样?”凤凰一阵无语,只好任凭火魅推开了房门。

    “凤凰?!”火魅愣在了原地,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什么?”话音刚落,便是有着三道身影挤到了门口处。“真的是凤凰?”景麟愣道。“好痛。”紧接着,扁丝传出青影的吃痛声。“疯婆子,你捏我做什么?”青影拍掉火魅掐着他的手,不满的问道。“是真的,真的是凤凰啊。”火魅欣喜的说道。

    凤凰愣在原地,望着四张熟悉的面孔,一时间想要说的话全部忘记了。站起身,凤凰直朝火魅而来。火魅张开双臂,迎上了朝她而来的凤凰。“魅姐。”感受着那熟悉的怀抱,凤凰再也忍不住心中的伤感,眼泪不受控制的流淌下来。

    火魅紧紧抱着凤凰,也是忍不住大哭了起来。司徒虚彦三人望着相拥在一起的两姐妹,不禁相视一笑,纷纷走回了房间。火魅轻抚着凤凰的长发,柔声说道。“哭吧,哭出来会好受些的,傻妹妹。”“魅姐...”闻言,凤凰心中升起一阵酸楚之意。

    “傻丫头,苦了你啊。”火魅说着,便是紧紧拥住了凤凰。

    枫秀离开了客栈便不紧不慢的往回赶着,走到长街之时,枫秀便停下了脚步。“出来吧。”话音刚落,一道身影便是从阴暗中走出。“我道事谁,原来是你啊,柳右极。”撇了来者一眼,枫秀便是轻哼道。“倒是你,不在杭州好好呆着,为何来到京城?”柳右极冷冷开口。

    “我要到哪里,这似乎与你无关吧?”枫秀淡淡开口。“这次又是你救了那丫头吧?”柳右极问道。“许久不见,没想到你竟会这么问我。”枫秀眉头一皱,不满的说道。“在这京城之中,能救走她的也就只有你了。”闻言,柳右极面色一冷,说道。

    “你要这么认为也没办法。”说着,枫秀便欲转身离开。“站住!”柳右极脚步一动,拦在了枫秀身前。“有何贵干?”枫秀不淡不咸的问道。“许久不见,饮上一壶好酒如何?”柳右极淡淡开口。“你的酒我可喝不起,好意我心领了,我还有事,再见。”一边说着,枫秀便与柳右极擦肩而过,径直离开了。

    望着枫秀离开的背影,柳右极那张阴柔如女子一般的脸庞便是阴沉了下来。双手紧握,骨节吱吱作响,本就苍白的手此刻更是半分血色也不曾瞧见。“哈哈哈哈哈。”突然,柳右极放声大笑了起来。

    “枫秀,如果你要自取灭亡就休怪我不讲情面了。”笑声止,柳右极冷冷开口,一抹嗜血的笑容爬上了嘴角。

    城南客栈中,凤凰和火魅双双拉着手坐在木椅之上沉沉的睡了过去。“凤凰,你回来就好了。”司徒虚彦伸出手指,轻轻拭去凤凰眼角的泪珠。“哎哟,青影,我看到了什么?”就在这时,身后响起了景麟的笑声。“咳咳。”闻言,青影干咳了一声,什么也没说。

    “你们...”司徒虚彦整个人僵硬的转过身子,望向了偷笑的景麟和面无表情的青影,一阵无语。“不笑了,再笑我的脸就抽筋了。”景麟止住笑意,说道。“你就不会安静点。”青影无奈的叹道。

    “今晚我们是别想休息了。”见状,青影叹道。“是啊。”闻言,景麟也是一叹。“明天我们就会离开京城了吧?”司徒虚彦问道。“应该可以。”青影淡淡开口。“我担心的是之后的事情。”司徒虚彦长叹一声。“担心武林之上会有人来报复么?”青影似乎看出了司徒虚彦担心什么,便是说道。

    “嗯。”闻言,司徒虚彦点点头。“方向吧,我不会让任何人伤害到她们的。”青影说道。“哪里来的自信啊。”景麟凑到青影身边,问道。“今后的路也许很难走,但是我们也不得不走下去。我能做的就只是保护好她们而已,仅此而已。”说着,青影便是望向了熟睡的火魅,眼中闪过难得一见的柔情。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