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0/413/259191.html"}})();尊宝娱乐 >火凤劫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九十三章 拦路人

第一百九十三章 拦路人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嗯?”见状,火魅和景麟皆是顺着司徒虚彦所望的方向瞧去。只见方向所及的那里,凤凰以手托腮,绝美的脸庞上挂着淡淡的愁容。“唉哟~”见状,火魅嘴角一挑,便是和景麟交换了下眼神。景麟领会火魅眼中的意思,便是笑道。“司徒公子果然喜欢我们小师妹啊。”

    “景麟哥?!”闻言,司徒虚彦一惊,脸颊立马爬上了绯红之色。“噗哈哈哈,脸红了,是真的啊。”见状,火魅不禁捧腹大笑了起啦。“你们够了啊。”一直未曾开口的青影终是开口。

    “干嘛?”闻言,火魅凑到青影面前,说道。“车里气氛这么闷,找些乐子不行么?”“你倒是考虑一下当事人的感受,好么?”青影无奈的叹道。“当事人?什么当事人?”闻言,火魅轻哼了一声,便是望向了司徒虚彦。

    “呃...”见火魅望来,司徒虚彦赶忙转头,避开了火魅的目光。“好了,不逗你了。”火魅无奈的叹了一声,闹了这么久也不见凤凰有所反应,她也没兴趣再逗司徒虚彦了。

    可怜的司徒虚彦就这么被火魅给耍了一会,不对,是火魅和景麟联手给他耍了才对。

    凤凰望着马车外疾驰而逝的景色,心中一阵惴惴不安。她知道自己今后要面临的是整个江湖,可是她不知道到底要怎么面对江湖之上的各大门派。“头痛啊。”想到这里,凤凰便是皱起了细眉。

    “怎么了?”见状,青影不解的问道。“没事,想些事情而已。”摇摇头,凤凰便是浅笑一声。她不想再让大家担心她了,毕竟她已经给大家带来了太多的麻烦了。“眉头都皱起来了,还说没事?”说着。青影便是伸手抚上了凤凰的额间。“呃...”感受着额头传来的冰凉感觉,凤凰下意思的缩缩脖子。

    见状,青影浅笑一声,便是收回了手。“很冰么?”青影问道。“有点。”凤凰点头应道。“是么?”闻言,青影脸色一变,说道。“我都忘记自己身体的情况了。”“真的挺冰的啊。”火魅的声响响在耳边,青影闻声望去,便是触到了两片柔软的唇瓣之上。“喂喂,注意啊。”见状,景麟无奈的提醒了一声。

    “我什么都没看到。”脸颊悄悄爬上一抹绯红之色。凤凰赶忙转过头去,不再看青影和火魅。“咳咳。”干咳了一声,司徒虚彦也将目光望向了窗外。“你们够了没?”景麟手托下巴。不爽的问道。“唔。”闻言,火魅赶忙一把推开了青影。“死鬼,借机吃老娘豆腐是吧?”火魅不满的叫道。

    “是你自己送上来的,不关我事。”青影淡淡开口,嘴角轻轻挑起。望着火魅那张因为生气而格外漂亮的脸蛋,不禁痴迷了。“看什么?老娘脸上有什么东西么?”见青影直直盯着自己,火魅不禁一愣。“没什么。”青影轻叹一声,说道。“魅儿,你很美。”

    “嘁,老娘本来就不丑啊。”闻言。火魅不禁一笑。

    “喂喂,你们两个够了没有?车里还有别人在的啊?!”终是忍不住的景麟,不满的大喊了一声。“哦。你在啊。”闻言,火魅回头朝景麟望去,不淡不咸的开口。“合着我之前是透明的么?”闻言,景麟黑着一张脸,叹了一声。“我们也是透明的。”凤凰和司徒虚彦异口同声的应道。

    “看吧。”景麟哼道。“嘿嘿。”闻言。火魅笑了一声。“差不多到苏杭了。”青影撩起马车的窗帘,说道。“这么快?”闻言。火魅一愣。“马车的马匹是墨玉马,这马脚程和快的。”司徒虚彦解释道。

    “吁——”车外,焱月拉住了缰绳,将马车停了下来。

    “怎么了?”见状,火魅一愣。“我们有麻烦了。”车外,焱月冷冷开口。“不是吧...”闻言,火魅双眸一瞪。“真是一刻也不得消停啊。”景麟长叹了一声。“要怎么办?”车外,焱月问道。“还能怎么办?打发他们回老家呗。”说着,火魅第一个从马车里走出。

    “对手也许是你们敌不过的人啊。”见状,焱月一愣。“老娘客不管那些,总之谁想要伤害我妹妹,就先要过老娘这关。”说着,火魅便是甩动手中的长鞭。“别耍帅了。”景麟从马车内走出,无奈的叹道。“不行啊。”闻言,火魅翻了景麟一眼。

    “抱歉,因为我大家还要和武林为敌。”凤凰过意不去的说道。“凤凰啊,这话我可不愿听啊。”闻言,火魅便是摇摇手指,不满的摇头说道。“小师妹你就安心的跟着我们就好,我才不管什么江湖之事呢。谁要是动我师妹,我第一个和他急。”景麟说道。

    “听到了吧,他们就是这个样子。”青影淡淡开口,便是来到了凤凰的身边。“可是...”凤凰刚欲说什么,便是被司徒虚彦给打断了。“这是我们决定的事情,谁人也改变不了。”“值得么?”凤凰问道。“不是什么值得不值得的事情,因为你对他们很重要,所以他们才会保护你。”司徒虚彦轻叹一声。

    “你对于我来说,也很重要,所以我不想失去你。”“呃!”闻言,凤凰一惊,竟不知要怎么开口是好。

    “不知是哪路英雄好汉,可否现身一见啊?”就在凤凰犯难的时候,便是听到了景麟的声音响起。“提起精神来,我们要赶快脱身。”司徒虚彦说道。“小心点。”闻言,凤凰叮嘱了一声。“你也是。”说罢,司徒虚彦便是跳下马车。

    “留下你们身后的那个女人,你们可以滚了。”随着景麟的声落,林间便是响起了陌生的声音。“喂喂,哪有一上来就这样的。”闻言,景麟不禁一笑。“你们是哪里的混蛋,给老娘滚出来,别躲躲藏藏的!”闻言,火魅怒道。

    “小心!”说着。青影便是来到火魅面前,手中长剑出鞘,挡下了从林间射出的暗器。“靠!居然偷袭,真没水准。”见状,火魅眉头一皱。“魅姐,没事吧?”凤凰来到火魅身边,问道。“我没事,倒是你要小心点。”火魅叮嘱道。“嗯,你们也是。”点点头,凤凰便是抽出腰间的软剑。“青影哥。把这东西撒出去。”说着,凤凰便是给了青影一个拳头大小的瓷瓶。

    接过瓷瓶,青影便是脚步一动。来到林间,将瓷瓶里装着的神秘液体挥洒了出去。做完这些,青影便是回到了火魅身边。

    “那是什么东西?”火魅不解的问道。“你看着就好。”说罢,凤凰便是从袖间又拿出一个小巧精致的瓷瓶。只见凤凰打开瓷瓶,以小指沾了些瓷瓶中的液体。将小指对准嘴唇。凤凰便是轻轻吹散了小指上的液体。

    “嗯?”旁边的景麟一愣,便是问道。“喂,听见什么声音了么?”“什么?”闻言,火魅一愣。“好像是成群的野蜂叫声啊。”司徒虚彦说道。“凤凰,你用了那个么?”见状,火魅一愣。“就是那个。”凤凰挑起一抹笑意。静静地望着林间的动静。

    “到底是什么?”景麟不解的问向青影。“不清楚。”青影摇头以示不知。“看着就好。”火魅笑道。闻言,司徒虚彦便是盯着林间,不敢发出一丝声响来。

    几息后。类似野蜂叫声越发的大了起来。随着声音的变大,林间便是传出了惨叫声。“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怎么回事?!”景麟一愣。“笨蛋,凤凰刚刚给青影的那瓶是百种花草中提炼而出的花液,之后用的那个则是引来野蜂的毒药啊。”火魅笑道。“百花蜜?”闻言,景麟一愣。随即问道。“因该很好吃吧?”“就知道吃。”火魅无语。

    “走吧,他们暂时追不上来了。”说着。凤凰便转身回到了马车之中。“走咯。”火魅咯咯的笑着,追着凤凰钻进了马车之中。待司徒虚彦几人进入马车内,焱月便是无奈的摇摇头,他本以为会有一场恶战的,没想到却是以这种方式结束的。

    长安,望月楼。

    “姑姑,有凝儿的信啦。”枫翎急急忙忙的跑向碧含烟所在的屋中。“什么?”闻言,碧含烟赶忙从长椅之上起身。“给你。”说着,枫翎便是将信笺递给了碧含烟。接过信笺,碧含烟便是拆开看了几眼。

    “姑姑,凝儿怎么样了?”见碧含烟的面色凝重,枫翎便是询问道。“没事,她很好。”碧含烟叹道。“很好你怎么还脸色这么难看啊?”枫翎不解的说道。“丫头,还不去做事。”碧含烟说道。“这就去。”说罢,枫翎便离开了房间。

    “真是,还是那么让人担心。”待枫翎离开,碧含烟方才长叹了一声。“凤凰那丫头怎么了?”碧含烟话音刚落,屋中便是传出另一人的声音来。“吓死我了,怎么是你啊?”闻声回头,碧含烟便是看到门口站着一个俊秀的青年。

    “不习惯我这副样子么?”闻言,青年浅笑一声。“还是那副佝偻模样看着顺眼些。”碧含烟淡淡开口。“可这才是我真正的模样啊。”青年叹道。“你怎么来了?”碧含烟不解的问道。

    “江湖之中传着凤凰的事情,我想你知道,所以来问问。”青年说道。“你都听到什么了?”碧含烟问道。“我听说凤凰为魔影做事,杀了不少武林同道。”青年叹道。“这是事实。”闻言,碧含烟面色一变,说道。

    “东临人呢?”青年问道。“去京城了。”碧含烟应道。“那家伙可不会让别人伤害到那宝贝徒弟啊。”闻言,青年浅笑一声。“你恢复成这副模样,就不怕仇家找上你?”碧含烟问道。

    “无所谓了,也是时候解决那些烦人的苍蝇了。”闻言,青年眸中闪过一丝怨恨之意。“我是管不到了,小心的好。”碧含烟叹道。“哼,我药罐子还用别人担心么?”闻言,青年不满的哼了一声,同时也道出了他的身份。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