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0/413/259195.html"}})();
尊宝娱乐 >火凤劫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九十七章 不一样的东临公子
    “柔儿,要是娘亲哪天不在了,你可要照顾好自己啊。”季羽裳疼惜的附魔着季筱柔那一头微卷的长发。“娘亲,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啊?”季筱柔眨巴着黑曜石一般的打眼睛,不解的问道。“呵呵。”闻言,季羽裳浅笑道。“娘亲总有一天会离开你的。”

    “不要,我不要娘亲离开我。”闻言,季筱柔紧紧抓住季羽裳的裙摆,眼角晶莹的泪痕清晰可见。“傻丫头,娘亲不会永远在你身边的。”季羽裳无奈的叹道。“娘亲不要柔儿了么?”闻言,季筱柔一副可怜兮兮模样,望向了季羽裳。“娘亲怎么会不要你这可爱的女儿呢。”说着,季羽裳便是伸出手捏了捏季筱柔那肉嘟嘟的脸蛋。

    “唔...娘亲答应柔儿,一辈子陪着柔儿好不好?”季筱柔笑道。“娘亲会找一个更加疼爱你的人陪你,怎样?”季羽裳浅笑道。“更加疼爱我的?是谁啊?”闻言,季筱柔一愣。“是他啊。”说着,季羽裳便是指向了站在庭院中的一道身影。

    “嗯?”顺着季羽裳所指方向望去,季筱柔便是看到了一个大她两三岁左右的一个男孩。男孩一袭金蓝色衣衫,黑发整齐的束在背后,一双大眼好奇的朝季筱柔望来。

    “他是谁啊?”季筱柔不解的问道。“他就是那个会更加疼爱的你的人啊。”季羽裳望着季筱柔,笑道。“那他叫什么名字啊?”季筱柔又问。“他啊,是你司徒叔叔的儿子,叫做司徒虚彦。”闻言,季羽裳说道。“司徒...虚彦?!”季筱柔说着,便是望向庭院中的那道身影,随即不满的哼了一声。

    “我不要他,我只要娘亲。”说着。季筱柔便是抱住了季羽裳。“你这丫头...娘亲答应你一直陪着你。”无奈的叹了一声,季羽裳轻抚着季筱柔的头,无声的叹着。“娘亲最好了。”闻言,季筱柔方才满意的笑了。

    “呃!!”凤凰猛地从床上起身坐起,细密的汗珠顺着额角流下。“娘亲...”睡梦之中,她竟忆起了年幼时的场景。“娘亲,明明说好了会一直陪着我的...”说着,眼泪便是喷涌而出。

    哭了片刻,凤凰便是拭去眼角的泪痕。“司徒虚彦...”道了一声司徒虚彦的名字,凤凰便是面露窘色。此时想起季羽裳说过的话。凤凰便是更加不知如何面对还不知道她真实身份的司徒虚彦好了。

    早在长安第一次见面之时,凤凰便是认出了司徒虚彦,只是司徒虚彦却是未曾认出凤凰来而已。

    “我有变得那么认不出来么?”凤凰自言自说。脸上写满了不满。就在凤凰不满的时候,房间的门被轻轻推开。一道身影走出,手中还小心翼翼地端着一个紫砂壶。

    “你醒了啊?”身影见凤凰坐在床上,不禁一愣。“你这是做什么?”凤凰望着想个行窃时小偷一般小心的司徒虚彦,不解的问了一句。“我怕惊醒了你。所以才这样的。”闻言,司徒虚彦尴尬的笑了几声。

    “普通点进来也无所谓啊。”凤凰淡淡开口。“还是小心的好。”说着,司徒虚彦便是将手里的紫砂壶轻轻放到了桌上。“那是什么?”凤凰不解的问道。“我吩咐后厨熬的粥。”司徒虚彦说道。“你刚刚受了伤,其他的东西都不适合吃,所以只熬了粥。”

    “费心了。”凤凰浅笑道。“就是不知道合不合你口味了。”司徒虚彦说道。“没有放苦的药材进去吧?”凤凰问道。“没啊。”司徒虚彦应道。“那就好,我讨厌苦的东西。”闻言。凤凰淡淡开口。“嗯?”闻言,司徒虚彦一愣,用一种疑惑的目光望向了凤凰。

    他隐约记起。曾有一人曾和他说过同样样的话。这般想着,一道娇小可爱的身影,便是在脑海中浮现而出。

    “怎么了?”见司徒虚彦怪异的盯着自己,凤凰愣道。“粥刚刚熬好,放一会再喝也可以。”司徒虚彦说道。“知道了。魅姐她们呢?”凤凰问道。“在外屋,吃着午饭呢。”司徒虚彦应道。

    “咕”说着。司徒虚彦的肚子便是不争气的叫唤了起来。“呃...”见状,司徒虚彦脸色一边,赶忙一溜烟的跑了出去。“哈哈哈。”凤凰见状,不禁放声大笑了一声。“天啊...”门外,司徒虚彦的脸是一阵青一阵白,犹如变脸大戏一般,十分好笑。

    “你怎么了?”火魅不急的问道。“没事。”见火魅询问,司徒虚彦干咳了一声,赶忙掩饰自己的尴尬。“没事急急忙忙的跑出来。”火魅愣道。“哦,凤凰起来了,看样子是没事了。”见火魅一副打算追问的样子,司徒虚彦便是岔开了话题。

    “凤凰醒了?”闻言,火魅一愣。“骗你也没好处,是真的。”司徒虚彦叹道。“我进去看看。”说着,火魅脚步一动,便是钻进了屋中。见火魅离开,司徒虚彦方才朝外屋圆桌处走去。

    “司徒公子啊,你刚刚的表情很精彩啊。”景麟以手托腮,笑道。“忘记吧。”闻言,司徒虚彦一阵无语。“发生什么事情了么?”景麟又问。“没事,真的没事。”司徒虚彦说道。“真的?”景麟还是不信。“哦,这个香酥鸡好吃。”闻言,司徒虚彦又是岔开了话题。

    “哦,真的好吃。”景麟也是尝了一块香酥鸡,连忙称赞。

    “两个笨蛋。”一旁的青影小声嘀咕了一句。

    内屋中,火魅一边给凤凰盛粥,一边说道。“你是不知道啊,小虚彦那熬粥时的样子啊。”“他亲自熬的?”闻言,凤凰一惊。“是啊,怎么了?”火魅一愣。“哦,没事。”闻言,凤凰嘴角轻轻挑起。“不过说回来,这粥真的好香啊。”火魅赞了一声。

    “你们没去休息么?”凤凰问道。“哪里敢啊...”闻言,火魅叹了一声。“怎么了?”见状,凤凰不禁一愣。“你是没看到公子的脸色,我还是头一次看到公子那副样子呢。”说着,火魅不禁打了个冷战。

    “公子他人呢?”闻言,凤凰赶忙问道。“不知道啊。”火魅答道。“他没有告诉你们去哪里么?”凤凰一愣。“是啊。”火魅点头应道。“总感觉不妥呢。”凤凰轻叹一声。“公子做事有分寸的,你先喝了这碗粥吧。”说着,火魅便是递给凤凰一碗热气腾腾的香粥。

    “真的不错啊。”接过火魅递过来的粥,凤凰不禁赞道。“还不知道小虚彦还会宝洲,以后倒是有得吃了。”说着,火魅嘿嘿一笑。

    屋外,司徒虚彦不禁打了一个激灵。“怎么了?”见状,景麟愣道。“不知道,有点不安。”司徒虚彦叹道。“多虑了吧。”景麟淡淡开口。“但愿如此。”闻言,司徒虚彦轻叹了一声,也没有多想。

    三日后,冥王教内。

    坐在王座之上的男人淡淡望着跪在地上,少了一双手臂的青溟不语。此人正是冥王教的教主——顾尘烟。青溟跪在地面,不敢大声喘气。“就你一人回来了么?”王座之上,顾尘烟淡淡开口。“回教主,是的。”青溟一五一十的回答道。“那个叫凤凰的,连你也没有办法搞定么。”闻言,顾尘烟不禁皱起了眉头。

    “教主,我...”青溟刚想说什么,便是感到脖间一凉,随即整个人便是“扑通”一声倒向了地面。“是谁杀我冥王教之人?”王座之上,顾尘烟冷冷开口。“你真当我毒仙东临是好欺负的么?居然敢派人袭击我的弟子。”说着,东临公子便是从阴暗处缓步走出。

    “我道是谁,原来是毒仙东临公子啊。”顾尘烟脸色一变,讪笑道。“看来你这冥王教是想早些从江湖之上消失了。”东临公子手持滴血的长剑,身形一跃,便是来到了王座之上。“哼,莫要以为我真的怕了你!”王座之上,顾尘烟哼道。

    “仗势于魔影,就真以为你可以肆无忌惮了么?”东临公子脚步一动,手中长剑狠狠朝男子刺去。“哼。”顾尘烟轻哼一声,险而又险的躲开了东临公子刺来的一剑。“东临,休要以为我不敢杀你!”顾尘烟见状,怒吼道。

    “今日只有你伏尸于此。”淡淡开口,东临公子手中长剑撩起,直朝顾尘烟喉间刺去。“混蛋!”见状,顾尘烟手臂一挥,周身便是散发出猩红之色来。“哦?天魔嗜血功么?”见状,东临公子淡淡开口。“我冥王教还没有外人敢如此放肆!”说着,顾尘烟怒吼一声,紧接着,便是连双眼也变成了猩红之色。

    “呵呵。”东临公子浅笑一声,随即舍弃手中长剑,抬起了双手。“嗯?”对面的顾尘烟见状一愣,便是看到东临公子的双手慢慢变成了晶莹雪白之色。“这...”见状,顾尘烟不禁瞪大了双眼。“见到我这副样子的人,全部已经不在。”说着,东临公子那及腰的黑色长发瞬间变成雪白之色。

    白衣白发,加上苍白的脸色,令此时的东临公子看上去平添了几分诡异之色。

    “你...” 顾尘烟一愣,便是见到东临公子的身影在眼中放大。话还没有说完,顾尘烟便是觉得自己全身的血液犹如被冰冻了一般,无法再流动半分。就在这冰冻间,顾尘烟的心脏停止了跳动,没有了半分气息。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