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0/413/259212.html"}})();尊宝娱乐 >火凤劫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百一十四章 现状

第二百一十四章 现状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闻言,司徒虚彦便是回头望去。只见火魅双手叉腰,一副极度不满的样子望着自己。“那个,魅姐有事么?”司徒虚彦讪笑着问了一句。“好小子啊,你当我们三个人真是透明的么?”火魅说着,便是伸手狠狠掐住司徒虚彦的耳朵,。“不是...”司徒虚彦吃痛,赶忙赔笑道。

    “哦哦,那是什么呢?”火魅问道。“这个...”司徒虚彦不知如何回答是好,便朝凤凰投去了求救的目光。当然,被凤凰视若无睹了。

    “好了,别闹了,我们还是先去天下第一楼看看吧。”青影终是开口,眼中笑意却是不减。“看在青影的面子上绕过你,要是再敢无视老娘,后果自负。”闻言,火魅松开了手。

    “不会了。”见火魅终是松手,司徒虚彦赶忙松了口气。“走吧。”一边说着,凤凰便是戴上了易容用的冰蚕面具。改变了容貌的五人便是出了枫亭客栈,朝天下第一楼而去。

    路上,凤凰五人不免听到了乡民们的各番猜疑。对于雪儿的死,也就只有凤凰几人和天下第一楼的主人与东临公子才知晓其中的真相。

    半柱香的时间过后,凤凰五人便是来到大门紧闭的天下第一楼外。

    见大门紧闭,凤凰便是抬手叩响了门。不久后,门扉打开,一双红瞳映入了凤凰的眼中。“红袖?”凤凰一愣,便是看出红袖的瞳孔泛红。显然是哭过了。“进来吧,大人在等你。”见凤凰前来,红袖便是将凤凰几人让了进来。

    “抱歉啊,让雪儿牵扯进来了。”进入楼中。凤凰过意不去的说道。“我想雪儿姐姐不会记恨你的,毕竟这件事是她自己接下的。”红袖叹道。“对不起...”闻言,凤凰不禁再度说了句抱歉。“不是你的错,不必自责了。”闻言,红袖强忍着泪水颤声说道。

    闻言,众人皆是沉默了起来,久久不语。半晌后,红袖终是再度开口。“大人在三层等你,这边请。”抹去眼角的泪痕,红袖便为凤凰五人带路。“劳烦了。”说罢。凤凰五人便是跟着红袖来到了天下第一楼的第三层。

    红袖带着凤凰来到三层最里间的一处门前停下。“大人在里面。告辞。”说罢,红袖便不再停留,离开了此地。“枫秀先生。是我。”抬手抠门,凤凰说道。“进来吧。”屋内传出枫秀的声音,闻声几人皆是听出了枫秀语气冰冷,带有一丝浓重的杀气。

    轻推门扉,凤凰便是走了进去。只见枫秀站在靠窗的位置,一头黑色长发直披而下,紫金长袍加身,负手而立。从背影看上去,倒是显得有几分凄凉。

    “枫秀先生,因为我把雪儿姑娘牵扯进来了。真是抱歉。”凤凰说道。“不,这件事是魔影做给我看的,和你无关。”发出一声长叹,枫秀说道。“可是还和我有关,要是雪儿姑娘不扮作我的样子,也就不会被魔影杀害了。”凤凰过意不去的说道。

    “她选择装扮你的那一天就已经做好了丢掉性命的准备了,不必自责了。”转身,枫秀望着凤凰淡淡开口。“雪儿姑娘只无辜的啊,我没有料到魔影竟会这样做。”闻言,凤凰黛眉紧缩,恨声道。

    “想来你心里也不好受,眼下还有更重要的事情等着你去做,不要伤神了。”枫秀劝道。“我...”还不等凤凰再说什么,便是被青影打断了。“枫秀先生说的对,凤凰你就听枫秀先生的话吧。”闻言,凤凰无言以对。

    “可以让我见雪儿姑娘一面么?”半晌,凤凰再度开口。“随我来。”说着,枫秀便是朝外走去。凤凰几人赶忙跟上,朝着天下第一楼的四层而去。四层是硕大的厅堂,只见厅堂此时未满了年龄与凤凰相仿的女子,每人脸上都写满了不舍,泪痕挂在脸上清晰可见。

    见状,凤凰不禁握紧了长袖中的手。

    厅堂中央,雪儿静静躺在木床上,身盖白布。走上前去,凤凰便是拉下遮盖雪儿面容的白布。“这...”见状,众人不禁一惊。只见雪儿脖颈链接头与身体的颈椎骨断裂开来,雪儿眼中还残留着生前的恐惧之色。

    见状,凤凰伸手轻抚上雪儿的眼,让她得以安息。

    “下手狠毒,一招索命,雪儿姑娘走的很快。”青影淡淡开口。“这人到底是谁?雪儿姑娘的武功也不弱,怎会如此轻易被杀呢?”火魅不解。“那就只能证明对方的武功远超与她。”景麟说道。“莫非是魔影的三圣将排名第一的那个人么?”闻言,司徒虚彦一愣。

    “不知道。”青影冷冷开口,面色不禁阴沉了几分。就在几人纷纷沉默的时候,霓裳突然从旁冲出,抓着凤凰的衣襟不放。“雪儿是因为你而死的,你这个害人精!”一边说着,眼泪便是顺着霓裳的脸颊滑下。

    霓裳视雪儿如亲生妹妹一般,当初雪儿向枫秀提出伪装凤凰之时就遭到霓裳的极力反对。此时雪儿因凤凰而死,霓裳的心彻底凉了。她恨魔影,却更恨凤凰。

    “你说啊,你要怎么陪雪儿的命,说啊!”尖锐的叫声从霓裳口子发出,一双凤眸中写满了深深的恨意。面对着霓裳的怒火,凤凰只有闭口不言,任凭霓裳的责骂加身。“你说啊!”见凤凰不开口,霓裳便是更加怒火中烧。

    “疯子,你闹够了没有啊?我妹妹心情也不好受,给我住手。”见霓裳伸手欲朝凤凰打去,火魅终是一步上前,怒道。“给我让开,我要杀了她!”见火魅拦下自己,霓裳更是发疯了似得势要将凤凰杀死。“安静一会吧。”枫秀的声音在霓裳身后响起,下一刻霓裳便是倒向了地面,失去了知觉。

    “红袖,带她回房间好好休息。”枫秀淡淡开口。“是。”应声,红袖便是扶起霓裳,朝三层走去。“你们也好好回去休息吧,比试两天后再开,眼下是要揪出魔影的人,不要因为此事而坏了大事,懂么?”枫秀叮嘱道。“先生放心,先告辞了。”说罢,凤凰几人便不再停留,离开了天下第一楼。

    回客栈的路上,五人皆是闭口不言,不知在想些什么。直到一人的出现,打破了这份平静。“墨兄弟,这是要去哪里啊?”循声回头,五人便是看到了不远处的红尘。“原是红尘大哥,这个时间你在做什么?”凤凰不解的问道。

    “出来买些东西。”说着,红尘便是拎起手中的纸包。“肉包子?”见状,火魅一愣。“你怎么知道?”闻言,红尘一愣,不禁望向了火魅。“喂喂,味道都散发出来了。”火魅叹道。

    “红尘大哥没在客栈吃东西么?”凤凰问道。“那里的东西不太对胃口。”红尘笑道。“这样啊。”闻言,凤凰一叹。“对了,天下第一楼怎么了?我见今天大门紧闭啊。”红尘不解的问向凤凰几人。

    “貌似发生了点事情,听说比试延后到两天后进行了。”司徒虚彦淡淡开口。“这样啊,多谢沐兄弟提醒,我还不知道呢。”闻言,红尘不禁笑道。“不客气。”说着,司徒虚彦不着痕迹的撇了对面的红尘一眼。

    “我们还有事,就不陪大哥了,回见。”说着,司徒虚彦便是拉着凤凰的手臂朝客栈的方向走去。“失陪了。”见状,火魅三人也是赶忙追了上去。望着五人走远的身影,红尘嘴角扯起了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容来。

    “大人。”红尘身后,一道身影悄无声息的接近。“说。”红尘淡淡开口。“主上传来了信件。”身后的身影说着,便是递上了信件。接过信件,红尘不禁锁起了眉头。“主上还有说其他的了么?”红尘问道。“回大人,没有。”“这样啊。”闻言,红尘不禁一叹,便是拎着纸袋悠哉悠哉的朝着自己所在的客栈方向走去。

    “你怎么突然就走啊?”回到客栈,凤凰不解的问向司徒虚彦。“不要和他深交。”司徒虚彦说道。“啊?”闻言,凤凰一愣。“我说过那家伙给我很不好的感觉了,你为什么就是不听呢。”司徒虚彦叹道。

    “我没觉得他哪里危险啊?”凤凰淡淡开口。“总之你小心为上的好,最好不要和他扯上关系。”司徒虚彦叮嘱道。“好吧。”闻言,凤凰应道。“嘿嘿。”火魅的笑声响起,凤凰和司徒虚彦皆是不解的望向了火魅。

    “看我做什么?”见状,火魅忍着笑问道。“你突然笑什么?”凤凰问道。“没什么啊。”说着,火魅赶忙扯过一旁的景麟,道。“他刚刚给我讲了盒笑话,很好笑。”“喂喂,干嘛扯上我。”闻言,景麟小声抱怨着。

    “凤凰,你昨晚是怎么了?”青影问道。“正好比试延后,我抽空离开一趟,要回老家取一样东西。”凤凰说道。“非得这个时候去取么?”青影又问。“时间长了我担心那东西会被魔影取走。”凤凰皱眉道。

    “到底是什么东西,让你这么焦急的要回去。”青影不解。“我也不清楚是什么东西,小时候父亲告诉我那东西很重要,必须要保管好。”凤凰叹道。“凤凰,我记得你的家早被毁了,那东西还会在么?”司徒虚彦询问道。

    “不知道,但愿还在吧。”闻言,凤凰不禁一叹。“你要走也不是不可以,不过要得到公子的允许。”青影说道。“我就是不想和公子说才打算昨晚就离开的。”闻言,凤凰不禁叹了一声。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