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0/413/259224.html"}})();
尊宝娱乐 >火凤劫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百二十六章 平静的一天
    第二日,太阳才刚刚露出了头,凤凰几人便是被叫醒了。沉重的镣铐再一次被铁锁打开,离开了几人的手腕。“你们几个几天的任务还是到水池去挑选金子。”黑衣男子淡淡开口。

    “还来?”闻言,火魅不禁在心中哀嚎了一声。她们昨天是辰时之后来到的这里,那个时辰水池中的水都是冰凉彻骨。那么可以想象这个时候,水池中的水不得直接冻掉胳膊了。

    “走啊。”见凤凰几人皆是愣住原地没有动弹,黑衣男子不禁叫了一声。闻言,凤凰走到火魅身边,轻轻握住火魅的手,看了火魅一眼。无奈,火魅只好应声。“来了。”

    几人跟着黑衣人再次来到了水池旁,水池还是那个水池,唯一不同的就是水池周围的守卫今日少了两人。凤凰将一切默默收在眼底,却是没有做声。“这水还不得冻死几个啊?”火魅小心翼翼的来到水池旁,伸出一根手指探了进去。下一刻,火魅便是猛地抽回手指。还带起了一片水花溅出。

    “怎么了?”见状,青影愣道。“这帮家伙就是想弄死人,这水温人手根本没法伸进去。”火魅怒道。“这......”闻言,青影不禁犯难了起来。就在几人犯难的时候,凤凰便是挽起了袖子,走到水池旁。整条手臂能有大半部分都浸在了冰冷的池水之中。

    “喂!”见状,火魅赶忙走到凤凰身边,欲阻止凤凰。“别忘了我们来的目的。”凤凰头也不太的低声说道。闻言,司徒虚彦也是挽起了袖子,来到了水池旁。“舍命陪君子。”红尘浅笑一声,也是挽起了袖子。“你们啊...”见状,火魅无奈的叹了一声,便是和青影一同走到了水池边,伸手探进了水中。

    水池旁十米开外的空地上。燕辰与唐小帝默默的观望着这边。“红尘大哥玩真的啊。”燕辰不禁叹了一声。“那水池现在根本就是个冰窟窿,真佩服他们几个。”见状,唐小帝无奈的了一声。

    “看红尘哥的意思,他们这几天就应该会有所动作才对。”燕辰淡淡开口。“一切按照计划行事便可。”唐小帝应道。“一会让他们去别的地方吧,这么折腾对不住红尘哥。”燕辰轻咳了几声。说道。“也罢。”说着。唐小帝便是招招手。

    下一刻,黑衣人便是出现在两人的身后。“半个时辰过后,带着他们去村子后院劈柴。”唐小帝淡淡开口。“是。”应了一声。黑衣人便是消失不见。“你可真会想法子。”闻言,燕辰一阵无语。“总比在水里冻着强。”撇了燕辰一眼,唐小帝便是转身朝身后的木屋走去。

    望着唐小帝离开的背影,燕辰挑起了嘴角了,脸上闪过一丝狰狞之色,很快便消失不见。

    半个时辰后,黑衣人再度出现在凤凰五人面前,道。“你们几个跟我来。”一边说着,黑衣人便是示意身边的人给凤凰几人戴上镣铐。凤凰五人跟着黑衣人走过淘金的河道便是来到了村子的后院。

    “你们今日的任务是将这里的木材劈好。斧子在一旁,不要想着偷懒。”黑衣人冷冷开口。“是、是。”应了一声,火魅便是走到一旁拎起了斧子。凤凰不紧不慢的朝放在斧子的地方走去,一边走着一边观察着周围的环境。

    凤凰发现,这里正好是处于厨房后方所在的位置,很好方便下手。

    拿起斧头。凤凰便是弯腰拾起旁边的一块木头,将木头直立放在地面。握着斧头的手轻轻抬起,斧头刀刃对准木头中心。轻吸口气,凤凰便是抡起斧头,下一刻木头便是一分为二落向了两旁。

    “姑娘好身手啊。”见状。红尘不禁叹道。“没什么。”凤凰淡淡开口,便是拾起了第二块木头。司徒虚彦望着凤凰麻利披着木头的身影不禁愣在了原地,半天没有反应。“咳咳。”火魅轻咳几声,惊的司徒虚彦回过了神。“愣着干嘛,干活吧。”火魅笑道。

    回过神的司徒虚彦也是拎起斧头,照着凤凰的样子劈起了木材,不过效率可要比凤凰慢多了。“一看你在家就是不做粗活。”见状,火魅不禁取消道。“这个...”闻言,司徒虚彦脸色不禁一变。

    “慢慢来,不急。”青影淡淡开口。“斧头的刀刃对准木头的中心,这样的话就会很好劈开木材了。”红尘说道。“多谢了。”司徒虚彦谢道。“不必客气。”红尘浅笑一声,便是将手中的竹筒递给了司徒虚彦。

    “你在哪里弄来的?”见状,司徒虚彦不禁愣道。“那边刚刚砍的。”说着,红尘便是让出半个身子,让司徒虚彦看到不远处的翠竹。“砍得很平滑啊。”结果竹筒,司徒虚彦摸着被砍的断面,淡淡开口。“还好吧,以前一直用这个方法来找水喝的,大概是习惯了力道吧。”红尘解释道。

    “那麻烦你在多砍几个好了。”司徒虚彦说道。“好。”说着,红尘便是走到翠竹旁边。手中的斧头几次挥出,便是多了四个大小适中的竹筒出来。拿过竹筒,司徒虚彦便是走到小溪旁,往竹筒中装了干净的水。

    “歇一会吧。”来到凤凰身边,司徒虚彦便是将手中的竹筒递给了凤凰。“谢了。”接过竹筒,凤凰便是一饮而尽。“伤口还没好,小心点好。”见凤凰额角细密的汗珠流下,司徒虚彦便是劝道。手指轻戳司徒虚彦眉间,凤凰笑道。“我的身子骨没有那弱,没事的。”“别这么说。”司徒虚彦无奈的笑道。“还是关心你自己好了,连柴都不会劈。”凤凰取笑道。

    “咳咳,你打算在这里呆多久?”司徒虚彦闻言赶忙岔开话题。“得找个合适的时候,不能贸然动手。”凤凰小声说道。“也是。”闻言,司徒虚彦轻叹了一声。“听着,司徒虚彦。”凤凰盯着司徒虚彦一字一句的说道。“这件事情要是没有结果,你就立刻离开,明白了么?”

    “为什么?”闻言,司徒虚彦一愣。“没有为什么,让你离开你就离开,不要多说。”凤凰说罢,便是将竹筒扔给了司徒虚彦。不等司徒虚彦再开口反驳,凤凰便是走到了一旁继续劈柴去了。

    “乖,听话。”火魅拍拍司徒虚彦的肩膀,淡淡开口。“我不会离开。”司徒虚彦长眉紧锁,认真的说道。“她是为了你好,离不离开取决与你。”闻言,火魅不由得发出了一声长叹。一旁,红尘将一切尽收眼底,嘴角不禁轻轻挑起。

    不远处,传出了黑衣人的怒吼声来。“不干活在那边说什么呢?!”闻言,几人便是分开,赶忙干起手中的活来。

    入夜,景麟的身影再一次来到了村中。

    “你当这里是你自己的家么?这么轻易就进来了?”火魅望着景麟,愣道。“你是不知道我在外面盯了多久啊。”景麟不满的说道。“好了,你今天来是有事么?”青影淡淡开口。“师妹,公子让我给你的。”说着,景麟便是将瓷瓶交给了凤凰。“这是?”见状,司徒虚彦和火魅皆是一愣。

    只见凤凰打开瓷瓶的盖子,将瓶口凑到鼻下轻轻嗅了几分。“多谢雷云哥了。”凤凰浅笑一声,便是重新盖好瓷瓶的盖子。“公子说了,一有不对就叫你们立马撤手,知道了么?”景麟叮嘱道。

    “放心,我们自有分寸。”青影淡淡开口。“好自为之吧,我先走了。”说罢,景麟便不再停留,离开了这里。“这是什么东西?”待景麟离开,火魅便是好奇的问道。“鬼渊花毒粉。”凤凰淡淡开口。“不是吧?”闻言,火魅犹如见鬼一般的立马与凤凰拉开了距离。

    “至于么?”见状,凤凰一阵无奈。“那东西的可怕程度你又不是不知道。”火魅叹道。“我当然知道,只不过这瓶是经过提纯的,毒性更猛。”凤凰淡淡开口。“啊,谁敢要这娃啊。”闻言,火魅双手抱头,无奈的长叹了一声。

    “睡觉吧。”青影叹道。“离我远点啊。”躺下之前,火魅还不忘提醒凤凰离她远一些。“鬼渊花据我所知就只有前不久被灭的冥王教才有啊。”红尘愣道。“对。”凤凰点头应道。“那刚刚那人怎么会有?”红尘愣道。

    “他有些门路的。”凤凰淡淡开口。“哦。”闻言,红尘没有再问。几人便那么凑在一起,休息去了。

    同一时间,长安。

    一道纤长身影从望月楼中走出,身后一道曼妙的身影唤了一声。“齐木,你还找当年杀你一家的凶手么?”曼妙身影便是这望月楼的主人,碧含烟。“此生只为复仇,别无它愿。”名为齐木的男子冷冷开口。

    “你一直隐姓埋名,这回为何突然恢复了真面目呢?”碧含烟对齐木突然恢复原本的真实模样之事很是不解。“有着各种原因吧。”齐木轻叹了一声。“没想到你还有装老头子逗我那可人凤凰的趣味啊。”闻言,碧含烟笑道。

    “我才没那个兴趣。”齐木淡淡开口。名叫齐木的男子,却是有着另外一个名字,江湖人称药仙,药罐子。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