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0/413/259229.html"}})();尊宝娱乐 >火凤劫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百三十一章 开方

第二百三十一章 开方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凤凰愣在门口,一副难以置信的样子望着眼前的齐木,半天说不出话来。“怎么这么看着我?”见状,齐木无奈的叹了一声。“你真的是药爷爷?”凤凰又问。“当然是我。”齐木淡淡开口。“可、可你的样子?”见齐木年岁与东临公子相仿,凤凰便是变得结巴了起来。

    “这是我原本的样子,你不知道也难怪。”见状,齐木不禁笑道。“齐木,这里说话不方便,去内堂吧。”东临公子淡淡开口。“也好。”闻言,齐木便是点点头。“死丫头,你可算是出来了啊。”齐木话音刚落,火魅不满的声音便是响了起来。

    “呃...”闻言,凤凰过意不去的笑笑。“饿坏了吧,我去叫小二给你热热吃的。”火魅无奈的叹道。“谢谢魅姐了。”凤凰点点头。“你啊。”青影抬手轻敲凤凰额头,无奈的叹了一声。“抱歉,让你们担心了。”凤凰叹了一声。

    “没事,你肯出来就好。”司徒虚彦松了口气。“抱歉啊。”闻言,凤凰着实过意不去的苦笑了一声。“走吧,去内堂。”说着,青影便是朝着客栈内堂的方向走去。“凤凰,我们也过去吧。”司徒虚彦说道。“好。”应了一声,凤凰便是出了房间。

    枫亭客栈内堂,店小二将热好的饭菜放在了一旁的木桌旁。火魅便是拉着凤凰来到这边,笑道。“都是你爱吃的,趁热吃吧。”“还真的是。”凤凰望着桌上的饭菜,心里暖暖的。

    她虽是幼年失亲,可是与火魅他们相处的这十几年,都犹如家一般的温馨。

    这般想着,凤凰便是拿起了筷子,大口吃起了桌上的食物。“咳咳。”轻咳了几声,火魅便是惊道。“慢点吃,不急。”一边说着,火魅便是一边轻拍凤凰的背。“呵呵。”凤凰浅笑一声。便是对面前的食物再次下手。

    “真是的。没事关什么禁闭啊。”桌旁,景麟不解的叹道。“嗯?”闻言,火魅不满的瞪了景麟一眼。“我闭嘴。”见状,景麟便是识相的闭嘴了。“青影哥,那个人是谁?”司徒虚彦见齐木眼生的很,便是问向了青影。

    “他啊,江湖人称药仙药罐子。”青影淡淡开口。“什么?”闻言,司徒虚彦不禁大吃了一惊。“据我听说他应该是个老头才对啊。”“因为是事情伪装了真面目而已。”青影说道。“原来如此。”闻言,司徒虚彦不禁叹了一声。

    “此人在江湖之中地位极高,却是很少有人知道他的真面目。公子是其中一人。想来枫秀先生应该也是知道的。不过,他为何突然以真面目示人呢?”这般说着。青影便是望向了坐在一旁的齐木。

    “也许是有什么事情呗。”火魅说道。“齐木这个名字怎么这么耳熟啊?”一旁,景麟不禁皱起了眉头。“齐木...”念着齐木的名字,青影便是抬手摩挲着下巴,一副老生的模样。“小老头么?”见状,火魅不禁一愣。

    “据我所知,曾近有着一个案子在京城发生过。一户世代为医的家族便满门屠杀,这家族便是姓齐。”说着。青影便是下意思的望向了齐木。“你的意思是他是那场屠杀中的幸存者?!”闻言,火魅不禁一惊。“我只是猜测。”青影叹道。“世代为医的家族为何会被屠杀呢?”对此,火魅很是不解。

    “谁知道呢...”青影叹了一声。“听你这么一说我也想起来曾听人说过这个事情,当时这件事情在京轰动一时啊。”景麟说道。“那么药爷爷恢复这个样子,想必是找到了杀他全家的凶手了。”撂下碗筷,凤凰叹了一声。见凤凰吃完,火魅便是问道。“吃饱了?”“恩。”凤凰点头应了一声。

    “噗,饭粒还黏在嘴角呢。”景麟捂嘴笑道。“什么?”闻言,凤凰便是抬手摸向了自己的嘴角。果然。一粒米饭粘在上面。“唔...”见状,凤凰的脸颊迅速的绯红了起来。“好可爱啊!”见状,火魅便是给了凤凰一个大大的熊抱。“哈哈。”司徒虚彦轻笑几声,便是在凤凰杀人般的目光下合上了嘴。

    “说实话,你这个样子出现在我面前,令我感到很意外。”内堂中,东临公子不禁叹了一声。“我没法用那副样子了解余生。”齐木淡淡开口。“可是你是怎么知道魔影就是凶手的?”东临公子问道。“你以为我好不容易活下来就只是卖药而已么?”齐木无奈的叹了一声,道。“江湖之上,有人替我暗中查明了当年事情的真相。”

    “哦?”闻言,东临公子微愣,等着齐木的后话。“凶手是魔影圣将。”说着,齐木便是紧握双拳,手上青筋暴起。“圣将么?”东临公子叹了一声,道。“据我所知,魔影圣将之首并不是固定的。谁有实力,便是可以得到这个位置。所以,现在坐在这个位置上的人,很有可能不是杀你一家的那个人。”

    “对错与否,我的敌人都只有一个人。”齐木恨声道。“魔影应该已经盯上了你了,你一个人根本对付不了的。”东临公子说道。“我的事情再议吧,也不是一时半会可以解决的了的。”说着,齐木便是叹了一声。“你那几个宝贝弟子,怎么身上都带着伤啊?”

    “眼光还是那么毒辣。”闻言,东临公子笑了。“尤其是那个叫青影的小子。”齐木淡淡开口。“既然你来了,就劳烦你开方子尽快治好他们吧。”东临公子说道。“这是有求于人的口气么?”闻言,齐木不满的说道。“钱的话好说。”东临公子淡淡开口。“真能被你气死。”闻言,齐木无奈的摇头起身,朝着青影走来。

    “嗯?药爷爷?”见齐木走来,凤凰便是一愣。“有伤不治,身体会吃不消的。”一边说着,齐木便是探手抓过青影的手腕。“呃!”见状,青影微微一惊。“好小子,身子骨不错啊。受了重伤,居然还干体力活。”几息后,齐木不禁叹道。“先生怎知?”闻言,青影猛地一惊。

    “别以为年纪轻轻就可以乱来啊。”叹了一声,齐木便是一把扯开了青影的衣襟。“药爷爷你做什么?”见状,凤凰赶忙捂住了自己的眼睛。“看伤势么,别大惊小怪的。”齐木一边笑着,便是朝青影的右胸处望去。

    只见青影右胸处足有着一道成年男子小臂大小的伤口,从肩胛骨一直延伸到小腹处。“啧啧,小手的人倒是有分寸啊。”见状,齐木不禁咋舌。“先生,这怎么说?”闻言,火魅凑到齐木身旁问道。“伤他之人要是想杀他的话,这一剑足以致命了。可是他还好好的站在这里,就证明对方没有杀他的意思。”齐木淡淡开口。

    闻言,青影瞳孔微缩,脸色不禁一变。“小丫头,照着我开的方子要医馆抓药回来,熬煮给他服下。”一边说着,齐木便是拿过一旁的纸墨写着火魅看不懂的药材名字。“还有,这里的药膏一天分三次涂抹在伤口上。内外一起治疗,效果更快。”说着,齐木便是将药方递给了火魅。

    “我这就去抓药。”接过药方,火魅便欲离开。“等一下。”还不等火魅离开,凤凰便是一把将她拉住。“你不能去,找客栈里的店小二去。”凤凰说道。“为什么?”闻言,火魅一愣。“安全起见。”凤凰应道。“哦,那我去找店小二去。”说罢,火魅便是出了内堂。

    “青影啊,你小子命挺厚啊。”景麟手搭上青影的肩膀,笑道。“我死了你才高兴是吧?”闻言,青影撇了身旁的景麟一眼。“呸,瞎说什么。你要是挂了,那魅儿不得守寡了么。”景麟嘻嘻笑道。“找揍。”闻言,青影便是挥起一拳,被早有准备的景麟轻巧的躲了过去。

    “小丫头,过来让我看看你。”齐木朝凤凰招招手。见状,凤凰便是走到齐木身旁,伸出了左手。双指轻搭在凤凰的细腕,片刻后,齐木便是问道。“伤你们的事同一个人么?”“是的。”凤凰应道。“这家伙的手法...”闻言,齐木便是紧锁双眉沉默了起来。“药爷爷?”见状,凤凰不禁一愣。

    “哦,还好你的伤势不是那么严重,我待会再开个方子,让那丫头去抓药回来煎煮服下便是了。”齐木叹道。“劳烦药爷爷了。”凤凰浅笑一声。“药爷爷?”闻言,齐木微微一愣。“怎么了?”凤凰不解。“没什么,你喜欢就这么叫吧。”齐木哈哈笑道。

    “先生,凤凰的伤真的没有大碍么?”司徒虚彦询问道。“没事。”齐木淡淡开口。“那就好。”闻言,司徒虚彦不禁长松了口气。“你是?”齐木一愣。“哦,家父乃是当朝武将司徒相如,我是他的长子,司徒虚彦。”司徒虚彦抱拳说道。“长子?”闻言,凤凰一愣。据她所知,司徒家就只有司徒虚彦这么一个儿子才对的。

    “我还有个弟弟。”司徒虚彦叹道。“弟弟?”凤凰一惊。“是父亲的侧室所生,现在才刚满五岁。”司徒虚彦淡淡开口。“原来如此。”闻言,凤凰不禁暗叹了一声。“司徒将军的公子怎么会和我这凤凰丫头凑在一起啊?”一旁,齐木嘴角轻挑,问向了司徒虚彦。

    “这个......”闻言,司徒虚彦一愣,不知该怎么解释的好。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