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0/413/259230.html"}})();
尊宝娱乐 >火凤劫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百三十二章 会面
    闻言,齐木望了凤凰一眼,不禁笑道。“我懂。”“药爷爷,你懂什么?”见状,凤凰无奈的叹了一声。“呵呵。”齐木浅笑一声,没有答话。“这个...”司徒虚彦不禁汗颜,恨不得立马找个地缝钻进去。

    “东临,现在不是枫秀那个家伙的天下第一大会在举行着么?”齐木问向身后的东临公子。“有些时日了。”东临公子淡淡开口。“哦?”闻言,齐木一愣。“你莫非想要去凑个热闹么?”见状,东临公子叹了一声。“见见老朋友么,不碍事。”齐木淡淡开口。

    “也罢,我找个时间叫他出来。”东临公子应道。“那麻烦你了。”闻言,齐木满意的笑道。“你们两个,记得按时服药啊。”齐木叮嘱凤凰与青影。“好。”凤凰应声,连忙点头。“药爷爷,再给我些平时救急的药吧。”凤凰说道。“我先去歇会,你一会来取吧。”齐木叹道。“好。”凤凰应声。

    半个时辰过后,枫亭客栈的店小二便是回到了客栈中,将买回的药材交给了火魅。“这么多啊?”见自己手中的大小包药材,火魅不禁咋舌。“我来帮忙好了。”说着,司徒虚彦便是接过火魅手中大部分的药材。

    “走吧,我们到后面去煎药。”说着,火魅便是带着司徒虚彦朝客栈后院的厨房走去。一边走着,司徒虚彦便是问道。“这店小二没有把药材弄混吧?”“我提醒他抓药的时候往药包里放上写好药材名字的纸张,没事的。”火魅淡淡开口。“魅姐意外的细心啊。”闻言,司徒虚彦不禁笑道。

    “臭小子。敢调侃老娘?”闻言,火魅便是瞪了司徒虚彦一眼。“呵呵。”见状,司徒虚彦不禁偷笑。

    晌午过后,天下第一楼。

    “大人,有人给您的请柬。”红袖说着,便是递给枫秀一张装饰精美的请柬。“这家伙...”接过请柬瞧了一番,枫秀便是无奈的摇摇头。“大人可要应约?”见状。红袖愣道。“老朋友来了,哪有不见之礼。”枫秀淡淡开口。“那红袖去安排会面的地址。”红袖浅笑道。“不用,就在枫亭客栈便好。”枫秀阻止红袖。

    “大人还有其他吩咐么?”红袖问道。“好好休息吧,过些日子也许就是暴风雨来临之日了。”枫秀说着,便是长叹了口气。“大人也请好生休息。”说罢。红袖便是悄无声息的离开了房间。

    待红袖离开,枫秀便是轻叹了一声。“齐木,久违的名字啊...”

    戌时,火魅小心翼翼地端着熬煮好的汤药来到了青影的房间外。“青影,我进来了啊。”说着,火魅便是推门而入。“喂喂。不敲门就进来啊。”见火魅走进,青影不禁一愣。“我明明有打过招呼了,你想什么呢?”说着。火魅便是将汤药放在了桌面。

    “真没听见。”青影愣道。“算了,把药喝了吧。”火魅叹道。“这颜色...”走到桌旁,青影便是轻挑眉毛。望着眼前碗中黑如墨汁的汤药,不禁一阵无语。“喝吧。良药苦口。”说着,火魅便是端起了瓷碗。“豁出去了。”暗叹了一声,青影便是接过火魅手中的瓷碗,仰脖灌进了肚中。

    下一刻,青影便是剧烈的咳嗽了起来。“不是吧?”见状,火魅不禁一愣。“你试试!”青影无奈的说道。“呵呵。”见状,火魅便是伸手往青影口中塞了一颗不明物体。“什么东西?”口中弥漫着甜味。青影一愣。“我把糖熬化了,弄成了糖球。”火魅笑道。“真有你的。”闻言,青影不禁笑了。

    “乖乖给老娘躺床上去。”火魅淡淡开口。“你要干嘛?”闻言,青影一愣。“抹药膏啊,想什么呢。”白了青影一眼,火魅哼道。“噗。”见状,青影忍不住笑出声来。“笑屁,还不快去。”火魅脸颊爬上一抹绯红,不满的催促了一声。“遵命。”闻言,青影便是乖乖走到了床边。

    凤凰所在的房间外,司徒虚彦同意端着汤药来到了这里。“凤凰,我可以进来么?”屋外,司徒虚彦问道。“进来吧。”凤凰的声音响起,闻言,司徒虚彦便是推门而入。“汤药熬好了,趁热喝了吧。”说着,司徒虚彦便是将汤药放在了桌面。“好。”说着,凤凰便是从旁走出。

    见状,司徒虚彦便是说道。“药苦,我弄了些甜点给你。”“多谢。”凤凰浅笑道。“凤凰。”见状,司徒虚彦叫了一声凤凰的名字。“怎么了?”凤凰不解。“我们以前在那里见过么?”司徒虚彦问道。“怎么这么说?”凤凰愣道。

    “总是觉得我以前好像见过你似得。”司徒虚彦说着,便是皱起了眉。“你认错了,我以前从来不认识你。”凤凰淡淡开口。“抱歉,给你添麻烦了。”闻言,司徒虚彦过意不去的说道。“没事,我倒是要谢谢你给我送药过来。”凤凰说道。“记得趁热喝,我先出去了。”说着,司徒虚彦便是离开了凤凰的房间。

    待司徒虚彦离开,凤凰不禁长叹了口气。“我还是和以前一样么?”一边说着,凤凰便是抬手捏捏自己的脸颊。“不可能,一定是那家伙认错了,绝对的。”甩甩头,凤凰便是扯扯嘴角,笑道。“不想了,喝药。”猛地甩甩头,让杂念远离自己,凤凰便是端起了桌上的碗,将汤药一饮而尽。

    下一刻,凤凰便是忍不住大叫了一声。“药爷爷,你坑我,好苦!”一边说着,凤凰便是抓起桌面浅盘里的甜点,塞进了嘴中。过了半晌,嘴里的苦味才是慢慢消失不见。

    “阿嚏。”客栈内堂中,齐木不禁打了个喷嚏。“怎么了?”见状,东临公子一愣。“肯定是谁在背后叨咕我。”齐木叹道。“你居然信这个?”闻言,东临公子用一副难以置信的目光望向了齐木。“宁可信其有么。”齐木呵呵笑道。“好吧,你赢了。”见状,东临公子不知回他什么话才好。

    “你通知枫秀了么?”齐木问道。“景麟送去请柬了。”东临公子淡淡开口。“那就好。”闻言,齐木不禁叹道。“你是不是看出青影的伤口哪里不对了?”东临公子问道。“这你都看出来了啊...”齐木叹道。“怎么回事?”闻言,东临公子便是追问。

    “伤凤凰丫头的人是魔影圣将。”齐木淡淡开口。“你确定?”东临公子又问。“那剑法我一声都不会忘记。”齐木恨声道。“伤口极细,不是普通的长剑所能造成的。我当然认得出来。”“劝你先别太过度的追查这个神秘圣将,对于他的身份,有个人却是知道几分。”东临公子叹道。

    “什么人?”闻言,齐木一愣。“千面戏子,君莫邪。”东临公子说道。“他?”齐木一愣。“凤凰和我说过君莫邪找上她的事情,也说了一个人和魔影圣将和相似,但他也不能确定。”东临公子说道。“那家伙的话三分可信而已。”齐木无奈的叹道。“也对。”东临公子浅笑道。

    “不过至少有着可以一试的机会。”齐木说着,便是挑起了嘴角。“就知道你会这么说。”东临公子无奈的摇摇头。“说吧,是谁。”齐木问道。“一个叫红尘的人。”东临公子应道。“他也在杭州?”齐木又问。“对。”东临公子点头。“改天去会会他好了。”齐木淡淡开口。

    “要去会会谁?”枫秀的声音在内堂中响起。闻言,东临公子和齐木便是朝着内堂门口望去。只见枫秀一袭黑衣,笑着朝这边走来。“你倒是挺速度的啊。”齐木笑道。“药罐子突然要见我,岂能不快。”枫秀淡淡开口。“少来。”齐木哼道。“你这个样子还真是少见啊。”坐到一旁,枫秀便是饶有兴趣的望着齐木。

    “咳咳,红尘这个人你知道么?”齐木干咳了几声,问道。“前不久参加大会来着,怎么了?”枫秀一愣,不解的问道。“这家伙貌似和魔影有些关系。”齐木淡淡开口。“哦?”闻言,枫秀不禁提起了几分兴趣。“你确定?”“猜测而已,还需要验证一下才知。”齐木淡淡开口。

    “需要帮忙就直说。”枫秀说道。“好。”齐木应道。“还真是不客气啊。”闻言,枫秀无奈的笑道。“和你客气什么。”齐木淡淡开口。“这家伙年久装着老头,脾气也古怪了起来。”东临公子笑道。“看出来了。”枫秀认同东临公子的说话,不禁点头。

    “两个混蛋...”闻言,齐木一阵无语。

    杭州成内,先前与红尘见过一面的男子悠闲的漫步于街上。身旁,阿雪不紧不慢的跟着。“你不能说些什么么?”男子问向身旁的阿雪。“无话可说。”阿雪淡淡开口。“好吧,算我自讨没趣了。”闻言,男子宣布投降。

    “无殇,你说红尘他到底在想什么?”半晌后,吖雪终是开口问道。“谁知道呢。”名叫无殇的男子叹了一声。“我们之中,就属他最得主上器重,可他本人确实一副很是一百个不情愿的样子。”

    “怪人。”阿雪淡淡开口。“你说的没错,他就是个怪人。”无殇笑道。“别忘了主上给我们的任务啊。”阿雪叮嘱道。“放心,不会忘的。”无殇淡淡开口。“不见得吧。”闻言,阿雪不禁一叹。“我有那么糟糕么?”无殇无奈的问道。

    “有的。”阿雪望着眼前的无殇,不淡不咸的应了一声。

    “啊啊,我不活了。”闻言,无殇不禁泪奔。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