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0/413/259236.html"}})();
尊宝娱乐 >火凤劫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百三十八章 出乎意料的事情
    当晚,经过晌午的事情后,凤凰又是将自己关在了屋中。

    内堂中,火魅一个人坐在桌前,不耐烦的等着司徒虚彦三人的归来。“这几个人死哪里去了,到现在都不回来。”望着已经黑下来的天,火魅不禁长叹了一声。半盏茶的时间过后,内堂外终是多了三道人影。不过,人影从远处看去有些奇怪。“嗯?”撇了一眼屋外,火魅便是愣了下来。

    “魅儿,过来搭把手。”屋外,响起青影无奈的的声音来。“这是怎么回事?”闻言,火魅便是跑到屋外。望着青影扶着的两道人影,火魅不禁愣住了。“喝多了。”青影淡淡开口。“你们两个给小虚彦喝了多少啊?”见状,火魅便是赶忙搀扶住喝的不省人事的司徒虚彦。

    “等他醒来你问他好了。”说着,青影便是撇向自己肩膀上趴着的景麟。“这个酒鬼居然喝醉了,出奇啊。”火魅见景麟纳兹便是哈哈笑道。“行了,先扶他们回房间吧。”青影叹道。“好。”应了一声,火魅和青影便是将喝的醉醺醺的司徒虚彦和景麟带回了房间。

    “这家伙真是的,到底给小虚彦灌了多少酒啊。”厨房中,火魅一边熬着醒酒汤,一边问向身边的青影。“不多,一壶而已。”青影淡淡开口。“那我问下,是一壶什么酒?”火魅头也不太的问道。“陈酿女儿红。”青影小声的应道。“什么?”下一刻,厨房内便是响起了火魅高分贝的惊叫声。

    “你居然不拦着那酒鬼。”火魅猛地站起身,双手叉腰,不满的朝着青影吼道。“我以为他酒量还可以的。”青影不由得退后了几步,火魅的脾气上来,他可是惹不起的。“坑了。”闻言,火魅不禁以手扶额。

    “你的醒酒汤要糊了。”嗅嗅鼻子,青影便是指指火魅身后的砂锅。“哇啊!”闻言,火魅便是赶忙坐下,手中扇子不停的煽动着。“我去烧点水。”说着。青影便是提着身旁的水壶走了出去。专心扇风的火魅并没有注意到。青影转身出去的那一刻,脸上带着的几分厉色。

    凤凰自己一人关在屋里,还不知道司徒虚彦和景麟喝的酩酊大醉的事情。“真是的,我到底在做什么啊?”叹了一声,凤凰便是抬手拍拍自己的脸颊,好让自己清醒一些。她还有重要的事情要做,现在还不是想着男女之事的时候。

    “当当。”房间的窗子被叩响,凤凰不禁一愣,便是走到窗边,小心的推开了窗子。“红尘...大哥?”打开窗子。见红尘站在外面,凤凰不禁愣住了。好在枫亭客栈是二层建筑。红尘才能站在一层的屋顶上,敲凤凰所在房间的窗子。“这么晚了,不会打扰你吧?”红尘笑问。

    “没事,我没没睡。”凤凰应道。“我是来道歉的。”闻言,红尘浅笑道。“哦,白天的事情你不用在意的。”知道红尘所言是指此事,凤凰便是摇摇手。说道。“可是总感觉过意不去。”红尘叹道。“真的不用在意。”凤凰叹道。“怎么说事情都是因为我而起,至少让我和你说声抱歉。”红尘说道。

    “我心领了。”凤凰浅笑道。“添麻烦了。”红尘淡淡开口。“习惯了。”凤凰闻言,不禁发出了一声长叹。“怎么说?”红尘一愣。“没什么,我倒是好奇你怎么出来的。”凤凰岔开了话题。“瞄着齐木先生忙着的时候溜出来的。”红尘笑道。“原来如此。”闻言,凤凰不禁感叹。

    见状,红尘也是不禁一笑。两人对视一眼,不禁为对方感叹了起来。

    “凤凰,有没有想过和我离开呢?”半晌后,红尘突然开口问道。“诶?”闻言。凤凰一愣,不明红尘为何突然开口这么问。“还记得今天我说的话吧?”红尘问道。“记得。”凤凰点点头。“雏鹰总归是要离开的,我想你应该知道。”红尘淡淡开口。

    闻言,凤凰没有开口。红尘索性也没有追问,两人分别屋里屋外的沉默着。半晌后,凤凰终是再度开口。“其实,我...”还不等凤凰说完,红尘便是猛地身形一动,将凤凰护在怀里,冲进了屋中。同时,原先红尘所站着的方向,便是有着数十枚飞钉钉在了那里。

    “怎么回事?”凤凰一愣,便是望向了红尘。“不知道。”摇摇头,红尘便是放开了凤凰。两人分别起身,朝窗外望去。“飞钉...”望着屋顶上散落的飞钉,凤凰不禁皱起了眉毛。“莫非...”一个不好的想法在心中升起。

    “小心!”红尘的惊呼声在身后响起,闻言,凤凰便是麻利的抽出腰间的软剑,挡下了再度朝这里射来的飞钉。“当当当当。”飞钉散落在屋顶,发出了清脆的声响。蹲下身子,凤凰便是拾起了几枚飞钉。

    “有毒。”说着,凤凰便是挥出手臂,朝着对面不远处射去。飞钉钉射在一颗大树的树干之上,同时一道黑色身影也是从那个地方飞速逃开。“追上去么?”红尘问道。“你身上有伤,先回去吧,我去追。”说着,凤凰便是身形一动,朝着身影离开的方向追了过去。

    “凤凰...”望着凤凰离开的身影,红尘的脸上不禁升起了一抹不忍的神色来。“心疼了么?”一道嬉笑声从红尘身后传来。“你来做什么?”红尘不淡不咸的开口。“主上给我的任务之一是监视你啊。”声音再度传出。“是么?”闻言,红尘不禁一笑。

    “这是最后一件事,只要你做到了,主上便会放你和琉璃。你是聪明人,我想你不会做出背叛主上的事情吧。”说着,声音的主人便是从旁走出。月光照在他的身上,整个人站在那里,如不仔细察觉,很难发觉他的存在。“放我们离开么?”闻言,红尘不禁幽幽一叹。“无殇,你把他想的太过简单了。”红尘笑道。“你怎样想和我无关,我只是按照命令来执行罢了。”无殇淡淡开口。

    “随你,我答应他的事情我自然会做到,不必担心。”说罢。红尘便是身影一动。不再在此停留。“我会将你的一切举动都报告给主上的,小心为好。”无殇淡淡开口。

    追着那道黑色身影,凤凰便是来到了杭州城的一处胡同中。只见那道身影此时正背对着凤凰,一言不发。“我不知道你这么做是出于什么目的,但是还请你不要管我的事情。”凤凰收起软剑,淡淡开口。“你认为你的选择没错么?”闻言,身影不禁转过了身,面对凤凰。

    “我也不知道。”凤凰轻叹道。“呵呵。”闻言,身影不禁浅笑了几声。“这世间远比你想象的还要黑暗,不要被表面现象迷惑。永远不要对任何一个人敞露真意。”“这么做不觉得累么?”说着,凤凰便是望向了眼前的人。“有时候。为了活着...这不算什么。”身影淡淡开口。

    闻言,凤凰没有答话,只是朝着身影浅浅点头,便转身离开了胡同。“凤凰,不要忘了你原本的目的,不要迷失你自己,切记。”身影的声音传出胡同。闻言,凤凰不禁驻足。便是快步回到了胡同内,可惜,身影早就不在了。

    待凤凰回到枫亭客栈的时候,正巧赶上火魅端着两碗醒酒汤走到内厅。“丫头,你怎么在这里?”火魅愣道。“哦,出去透透气来着。”凤凰笑道。“回来的正好,小虚彦被景麟拐带着喝了一壶女儿红,现在还不省人事呢。你把这醒酒汤给他送去。最好是喂他喝下去。”说着,火魅便是递给凤凰一碗醒酒汤。

    “一壶酒倒了?”凤凰听了火魅的话愣住了。“不会喝酒的都是好娃子,快去吧。”说着,火魅便是朝着景麟所在的房间而去。“噗,好娃子么?”凤凰无奈的笑道。“不省人事怎么喂醒酒汤啊?”望着自己手中的瓷碗,凤凰不禁犯难了起来。

    来到司徒虚彦房前,凤凰犹豫了很久,方才推门而入。一进屋,一股酒气便是扑鼻而来。“唔,到底喝了多少?”捂住口鼻,凤凰不禁一愣。“喂,司徒虚彦,醒醒。”走到床边,凤凰便是推推倒在床上的司徒虚彦。“唔...”嘤咛声响起,可是司徒虚彦却是没有苏醒的迹象。

    “魅姐啊,你真是丢给我一个艰难的任务啊。”凤凰不禁头痛。“凤凰...”就在凤凰犯难的时候,司徒虚彦的声音便是传入耳中。“嗯?”凤凰一愣,便是放下手中的瓷碗,俯下深凑到司徒虚彦面前,想要听听司徒虚彦在说什么。

    “凤凰...我们...真的没有见过么?”断断续续的声音响起,闻言,凤凰不禁无奈的摇摇头。原来司徒虚彦还在纠结他到底有没有见过凤凰的事情。“这家伙...真迟钝。”凤凰叹道。“凤凰...我不是讨厌那个红尘...不知道为什么...看到他和你谈笑风生的时候...我真的好难受...”

    “呃!”闻言,凤凰不禁愣了,她没有想到司徒虚彦会是这般的感受。“凤凰..不要讨厌我...我是真的...真的...”话说到一半突然断开,凤凰一愣,不禁对下文好奇了起来。“真的什么啊?”说着,凤凰便是再度贴进了司徒虚彦几分。

    这一贴近可好,司徒虚彦便是伸手将凤凰抱住。“喂喂!”见状,凤凰整个人便是压在了司徒虚彦的身上。“放手啊,笨蛋!”凤凰怒骂一声,便欲推开司徒虚彦,可是司徒虚彦说出口的一句话却让凤凰停止了手中的动作。

    “凤凰...我真的喜欢你...”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