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0/413/259237.html"}})();
尊宝娱乐 >火凤劫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百三十九章 后续发展
    这、这算什么?

    在听到司徒虚彦的话的那一刻,凤凰的大脑暂时宣布了罢工。任由司徒虚彦就那么抱着她,短暂的愣神后,凤凰终是一拳狠狠打在了司徒虚彦的小腹处。“呜啊。”下一刻,司徒虚彦不禁发出一声嚎叫来。

    是的,就是嚎叫。

    腹部突然传来的剧痛,让他恢复些神智。瞳孔半睁,司徒虚彦便是看到了凤凰那张绝美的容颜。不过,那张绝美容颜现在可是一副要生吞了他的模样。“凤凰?你怎么在这里?”司徒虚彦不解的问道。

    “问话之前你先放开我好么?”凤凰淡淡开口。“啊?”闻言,司徒虚彦一愣。便是觉得怀中一软,下意思的便是朝着自己身上望去。然后,司徒虚彦便是闪电般的放开了抱着凤凰的手臂。

    “那个...我不是故意的。”司徒虚彦整个人在此时彻底没了醉意,赶忙挥手解释道。“我知道。”凤凰淡淡开口。“你、你真的知道?”司徒虚彦小心翼翼地问道。“嗯。”凤凰点头。“呼。”不禁发出一声长叹,司徒虚彦便是小心撇了凤凰一眼。

    “你醒来正好,魅姐熬了醒酒汤,喝了吧。”说着,凤凰便是从旁拿起瓷碗,递到了司徒虚彦面前。“我...没有说什么奇怪的话吧?”接过瓷碗,司徒虚彦便是笑问。“你是指你刚刚说过小时候尿床的事情么?”不知道为什么,凤凰突然兴起了想要逗司徒虚彦这么个想法。

    “什么?咳咳。”刚喝了一口醒酒汤的司徒虚彦在听到凤凰如此一说的时候,便是将醒酒汤一口喷出。“不、不是,凤凰你说什么?”司徒虚彦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没想到凤凰居然会说出这个来。

    “你自己说的,难道忘记了?”凤凰淡淡开口。“不可能的,我不会这么说的。”闻言,司徒虚彦便是真想一头撞死算了。“我不会听错的。”凤凰浅笑。“咳咳咳咳。”连着咳嗽了几声,司徒虚彦用着一副吃惊的神色望着不远的凤凰。

    “你...还听到其他的了么?”司徒虚彦苦笑着问道。“当然还有啊,比如你小时候的各种糗事。你说你有一次出去和别人玩。因为一句不合和别人动起手。最后还被扒光了的事情。还比如...”凤凰一边说着,便是一边观察着司徒虚彦的神色。直到她说道被扒光的时候,司徒虚彦整个人彻底愣在了那里,面沉如土。

    强忍着笑意,凤凰便是继续说道。“你还说有一次你因为偷吃好吃的,被你父亲给狠狠揍了一顿。”“等等。”司徒虚彦连忙打住了凤凰的话,不禁问道。“这些事情你怎么知道?”“啊?”闻言,凤凰不禁眨巴眨巴眼睛,一脸的不可思议之色。

    原本她只是随口说说想要都司徒虚彦一下,却没想到居然让她给说中了。这些居然都是真的?!一瞬间。凤凰感到了五雷轰顶被雷的外焦里嫩的感觉。

    “不是吧?这都是真的?”凤凰大声问道。“咳咳。”司徒虚彦尴尬的点点头,没有回话。“噗。”终于是忍不住笑意的凤凰不禁捂着肚子哈哈笑了起来。一边笑着。凤凰还不忘一边取消司徒虚彦。

    “哈哈哈哈,本来是想逗你玩的,没想到居然都是真的,笑死我了。”凤凰坐在木椅上,不断的拍着桌面,想要止住笑意。可是越想止住,却是适得其反。“不过。我好奇,你是怎么知道这些事情的?”司徒虚彦的声音在背后响起,凤凰闻声一惊,便是猛地回头望去。

    只见司徒虚彦此时正站在她的身后,嘴角轻挑,凤眼盯着凤凰不放。整个人朝着凤凰俯身探前,宽阔的胸膛暴露无遗。“咳咳,你先把衣服穿好了。”凤凰抬手遮眼,指指司徒虚彦的胸口。“嗯?”闻言。司徒虚彦一愣,便是望向了自己的胸口。只见长衫左右分开,露出了健康小麦色的皮肤,和清晰可见的胸肌和腹肌来。“无所谓了。”司徒虚彦淡淡开口。

    “什么?”闻言,凤凰不禁一愣。“我的事情,你为什么知道的这么清楚?”司徒虚彦又问。“我懵的而已,谁知道你居然真的有这么回事。”依旧抬手遮眼,凤凰无奈的叹道。“是么?”说着,司徒虚彦便是探手拨开了凤凰遮住眼睛的手。“骗人。”说着,司徒虚彦便是有靠近了凤凰几分。

    “唔。”见状,凤凰不禁移动了几分。她本就坐在桌子旁,要是再往后挪动的话,就会碰到桌子。而且司徒虚彦身上的酒味扑鼻,让凤凰十分头疼。“我喜欢你。”司徒虚彦说道。“诶?”凤凰一愣,便欲起身与司徒虚彦拉开距离。就像料到凤凰会离开一般,司徒虚彦抢先一步挡住了凤凰可以闪身离开的路线。

    “喂喂,你喝多了快去休息。”凤凰下意思的退后躲着靠近的司徒虚彦。“没事,听我说。”说着,司徒虚彦便是抓住凤凰挡着自己的手臂。“司徒虚彦?”凤凰一愣,不明白司徒虚彦这是中了什么邪。

    其实司徒虚彦之前是半清醒半昏迷的状态,所以他自己说过什么话他还是知道的。借着酒劲,他想要把平日说不出口的话统统告诉凤凰。今日,凤凰和红尘使计调开他们几人的时候,火魅便是和他说了凤凰的想法。其实不用火魅说他也是看的出来的。

    正如他讨厌凤凰和红尘独处一样,看着凤凰和红尘日渐走进,他的心情便是一天比一天差。说白了,他这是嫉妒。他不想凤凰和其他的男子接触,不想看着凤凰总是躲着自己,躲着自己对她的感情。

    今日,他要把话说清楚。不能再拖下去,再这样下去,他真怕自己会疯。

    “凤凰。”说着,司徒虚彦便是用手扳过凤凰的脸,好让她看着自己。“你要说什么就快说。”凤凰垂着眼,尽量不去看司徒虚彦。可脸颊上那抹绯红却是出卖了她,好在现在是黑夜,屋中也没有点着烛台。凤凰心中默默祈祷着司徒虚彦的眼睛不要那么贼,不要看出她现在的样子。

    “我喜欢你,是真心的。我讨厌看着你和红尘走在一起,讨厌看到你冲着他笑。看着你们,我的心好痛。”司徒虚彦叹道。凤凰愣在了原地,默默听着司徒虚彦和她所说的话。她没有想过司徒虚彦会是这般的感受,甚至根本没有去考虑过他的感受。

    “我知道不可能让你只看着我一人,可是我实在对自己犹豫不决的样子很讨厌。在红尘出现的那一刻,我突然发觉自己很没用。明明是我们相处的日子要长,可却比不上突然出现的人。”司徒虚彦说着,便是俯下身子,抱住了凤凰。

    “我很没用是不是?想说的话一直说不出口,要不是今日景麟哥拉着我去喝酒,也许我还是会一直憋在心里吧。”司徒虚彦长叹道。凤凰任由着司徒虚彦抱着她,没用反抗。默默听着司徒虚彦和她说的话,却没用打断。心中苦笑了一声,凤凰不禁暗叹上天为何安排她和司徒虚彦在长安望月楼相见。

    如果没有那几次的相见,他们现在只会形同路人,互不干涉吧。想到这里,两行清泪便是顺着凤凰的眼角默默流下,打湿了司徒虚彦的衣襟。形同路人,那才是属于他们最好的归处。不能连累他,所以才远离他。不能将他扯进这万丈深渊,所以才一次又一次 的劝他回去。

    可是,这么做却没有一丝用处。司徒虚彦喜欢她,无可救药的喜欢她。

    房间中,两人互相抱着对方,久久不语。仿佛知晓对方的思想一般,两人分别松开抱着的手臂。四目相对,司徒虚彦俯身朝前,凤凰微微抬头。唇瓣相贴,两人分别像是触电一般停止了动作。意思到事情不对的凤凰便是猛地起身,朝外跑去。可是司徒虚彦却比她快一步来到门前,挡住了凤凰的去路。将她一把揽入怀中,低头亲了上去。

    凤凰抬手推着司徒虚彦,想要挣脱他,可无论她怎样推动,司徒虚彦却只是紧紧抱着她,不动分毫。司徒虚彦毫不客气的索取着,就算是凤凰的指尖陷入皮肉中,他也不愿放开。因为他生怕自己现在要是放手,便是再也没有了机会。

    在司徒虚彦暴雨般的吻下,凤凰终是不再抵抗,慢慢的迎合了上去。

    屋外,两道身影鬼鬼祟祟的站在外面。其中一人口中还不忘发出“哦哦。”的声音来。“嘘,小声。”青影抬手轻敲火魅额头,不满的说道。“知道了。”说着,火魅便是捂上了嘴。

    “这算是开窍了么?”青影愣道。“算吧。”说着,火魅的嘴角便是不受控制的挑起。“你又搞什么出来了?”见状,青影心中不禁升起了一抹不详的预感来。“没什么啊。”说着,火魅便是嘿嘿嘿的笑了起来。“准没好事。”青影无奈的叹道。

    “哎呀,我只不过在小虚彦的那碗醒酒汤里放了点东西进去而已。”火魅不耐烦的说道。“喂,不会是...”闻言,青影的面色不禁一变。“诶嘿嘿。”火魅笑而不语。“我靠,有你这么当姐姐的么?”青影不禁抬手扶额。“还有两个人参与计划呢,要不你以为我哪里弄那个东西去啊。”火魅淡淡开口。

    “好吧...”闻言,青影用膝盖也知道是谁能做出这种事情来。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