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0/413/259238.html"}})();尊宝娱乐 >火凤劫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百四十章 始料未及

第二百四十章 始料未及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枫亭客栈,齐木所在的房间中。景麟正翘着二郎腿,一副悠然自得的表情坐在椅子上,吃着盘中的新鲜水果。完全没有了不久前倒在青影肩上那副喝的酩酊大醉的模样,要是青影在这里,肯定会飞起一脚踢飞他的。

    距景麟十步开外的地方,齐木正忙活着手上的药材。望着齐木的背影,景麟便是问道。“齐木先生,我们这么做,好么?”“怎么突然这么问?”闻言,齐木头也不回的说道。“总是觉得这样不怎么好。”景麟叹道。

    “做都做了,后悔也没用了。”齐木嘿嘿笑道。“那要是公子追究起来,您可得顶上啊。”景麟淡淡开口。“没问题。”随口应了下来,齐木便是觉得不对。停下手上的活,齐木便是转过身子对景麟说道。“你小子居然诓我,气死老夫。”

    “哪有。”说着,景麟便是露出一副天真无害的笑容来。看他那副模样,齐木不禁有种一拳揍上去的想法。“算了,我想应该不会成功的。”齐木幽幽叹道。“为什么?”景麟一愣。“以凤凰丫头的性格,是绝不允许司徒虚彦对她那么做的。”齐木淡淡开口。

    闻言,景麟下意思的吞了口口水,说道。“我觉得我应该出去躲一阵子才是。”“老实呆在这里。”齐木淡淡开口。“齐木先生您不能这样,要是我留在这里,也许就见不到明天的太阳了。”景麟惊声说道。“也许你现在就见不到了。”说着,齐木便是转身朝着药台处走去。

    “什么意思?”景麟一愣,便是打了个寒颤。脖子僵硬的转过去,景麟便是看到了东临公子一声不出的站在自己身后。“公子,您什么时候来的?”景麟笑问。“不久前。”东临公子淡淡开口。“不久前啊.....哈哈。”扯扯嘴角,景麟便是退开了几步,与东临公子拉开了距离。

    “齐木,给我个很好的理由来解释这件事。”说着,东临公子便是从景麟身边走去。声音落下的同时,景麟也是倒在了地面。望着景麟倒下。齐木不禁咋舌。“至于么?”“哼。”轻哼一声。东临公子便是冷冷瞥了齐木一眼。“别那么看着我,我说还不行么?”见状,齐木便是宣布了投降。

    昏暗的房间里,司徒虚彦揽着凤凰纤细的腰,轻轻吻着凤凰的额头。缩缩脖子,凤凰便是测过脸,不去注视着司徒虚彦。见状,司徒虚彦便是浅笑,低下头吻上了凤凰的薄唇。“唔...放开我。”说着,凤凰便是狠狠咬上司徒虚彦的下嘴唇。吃痛一声。长眉便是皱起。

    可司徒虚彦却没有放开凤凰的迹象,带着血渍的嘴唇慢慢吻着凤凰修长的脖颈。在白皙的脖间留下了一道血痕。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脸颊粉嫩如蜜桃,完全是一副等待摘采的模样。望着凤凰的脸,司徒虚彦便是觉得焚身如火般的难受。“司徒虚彦,你...给我放手。”凤凰微怒,便是抬手给了司徒虚彦一记响亮的耳光。

    屋外,火魅和青影不禁一愣,皆是一副不可思议的模样。

    司徒虚彦歪着脑袋。下意思的抬手摸摸被凤凰甩了一记耳光的脸颊。“凤凰?”动动嘴唇,司徒虚彦便是轻唤凤凰的名字。“闭嘴。”凤凰冷冷开口。闻言,司徒虚彦便是借着射进屋内的月光看清了凤凰的样子。

    此时的凤凰衣衫凌乱,白皙的脖颈带着吻痕与血迹。脸颊的绯红就如天边的火烧云一般无二,一双漂亮的双瞳此刻正怒视着自己。“我.....”见状,司徒虚彦猛地一惊,便是清醒了几分。也是知道了自己先前所做出的那些事情。

    “我们本不该见面的。”凤凰冷冷开口。“什么意思?”闻言,司徒虚彦一愣。“字面意思,我想我们以后还是不用见面的好。”说着。凤凰便是快步越过司徒虚彦身边,离开了房间。身后,司徒虚彦傻傻的处在原地不动,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你们两个?”来到走廊上,凤凰便是见到了在此处盯梢的火魅和青影。“我们只是路过,路过。”火魅尴尬的笑道。“她说的没错。”青影符合道。“这笔账以后再算。”说着,凤凰便是径直离开了这里。

    “妈呀,小凤凰好可怕。”待凤凰离开,火魅便如八爪章鱼一般的缠上了青影。“我觉得还是关心下屋里的那个更好。”青影无奈的叹道,就任由火魅缠着他。“我去,忘记小虚彦了。快走。”经青影提醒,火魅便是想起了还有这么回事。“唉。”叹了一声,青影心中不禁为司徒虚彦默哀了一把。

    “小虚彦?”火魅走进屋中,试探着叫着司徒虚彦的名字。“魅姐啊,有事么?”闻言,司徒虚彦便是回头望去。火魅望着司徒虚彦失神的双瞳,不禁一惊。望向青影,火魅便是叹道。“小虚彦啊,我还留了些醒酒汤,记得喝了。”“多谢魅姐了。”司徒虚彦不淡不咸的回了一句。“我现在去取,你等我一会啊。”说着,火魅便是朝门口走去。离开之前,还不忘给青影使了个眼色。

    “司徒公子,你不是打算放弃了吧?”青影淡淡开口。“放弃?”闻言,司徒虚彦一愣。“有开始过么?”“如果你自己都放弃了,就没有人能帮你了。”青影叹道。“我想你现在需要静一静,不要考虑任何事情,好好休息吧。”说着,青影便是来到司徒虚彦身后,一记手刀狠狠劈向了司徒虚彦后颈。

    “唔。”闷哼一声,司徒虚彦便是倒在了青影的怀里。“可怜的家伙。”青影幽幽叹道。半柱香的时间过后,火魅便是端着醒酒汤回到了房间。“青影,你不是使用暴力了吧?”见司徒虚彦躺在床上,火魅便是问向了身旁的人。“怎么会。”青影淡淡开口。“骗鬼啊。”火魅哼道。“走吧,没我们的事了。”说着,青影便是拉着火魅离开了房间。

    翌日,凤凰顶着个兔子眼出现在了众人的视线中。

    “我的天啊,这是怎么了?”见状,火魅赶忙询问道。“没事。”凤凰淡淡开口。“但愿如此。”闻言,火魅小声嘀咕了一句。“对了,一会有个叫鸣鹤的人会来,他回带走司徒虚彦。”凤凰说道。“带走?”闻言,火魅不禁一惊。“对。”凤凰点点头。“我找过他,让他在司徒虚彦离开。”

    “确定这么做么?”青影问道。“确定。”凤凰回答的干脆利落。“希望你自己不要后悔。”青影叹道。“不会的。”凤凰轻叹一声,后悔的事情昨晚就已经做完了,不会在有什么后悔一说了。“我去吃些东西,他要是来的话,就拜托你们接待一下了。”说罢,凤凰便是朝着前厅走去。

    “他们两个人都需要冷静一段时间了。”望着凤凰离开的背影,青影不禁叹道。“是啊,是该冷静了。”一旁一直没有开口的景麟小声的说道。“你还好意思说。”青影狠狠瞪了景麟一眼。“我错了还不行么?法子又不是我一个人想出来的,干嘛都欺负我。”景麟抽噎着说道。

    “行了,你少来。”火魅嫌弃的撇了景麟一眼。“说回来,这段时间会不会有人趁虚而入呢?”火魅担心的说道。“敢接近师妹的统统打死。”景麟怒道。“是应该要担心一下了。”说着,青影便是皱起了长眉。

    半个时辰过后,鸣鹤便是出现在枫亭客栈中。火魅几人带着他来到司徒虚彦所在的房间外,随后便只有鸣鹤一个人走了进去。屋内,司徒虚彦见鸣鹤走近,也是微微一愣。“公子,我来接您了。”鸣鹤叹道。“也罢,回去也好。”叹了一声,司徒虚彦便是起身走下床。

    还不等走出几步,司徒虚彦便是摸摸昨晚被青影打过的后颈。“嘶,到底是有多用力啊。”无奈的叹了一声,司徒虚彦便是苦笑道。简单的收拾一番,司徒虚彦便是和鸣鹤来到了客栈的内堂。望着熟悉的面孔,司徒虚彦便是不禁失落了起来。熟悉的面孔里,没有他相见的人。

    “各位,后会有期,我还会回来的。”司徒虚彦笑道。“我等着。”说着,火魅便是走上前来,给了司徒虚彦一个熊抱。“小虚彦,姐姐支持你爸凤凰搞定,这段时间我会看着那丫头的,你放一百个心走好了。”“多谢魅姐了。”闻言,司徒虚彦不禁失笑。

    “再见。”没有再多说什么,司徒虚彦便是随着鸣鹤坐上了回长安的马车,与火魅几人暂时分道扬镳。枫亭客栈二楼,凤凰透着窗子目送着司徒虚彦离开。她不是不想送他,只是逼着自己不要见他,她只怕再见他会动摇自己那颗决定复仇儿放弃他的心。

    一切都是不得已而为之......

    就如凤凰目送着司徒虚彦离开一般,暗地里还有着几双眼睛在盯着司徒虚彦的离开。“他已经回去了,更方便我们动手了。”无殇淡淡开口。“是么?”阿雪不淡不咸的问道。“至少方便多了。”无殇笑道。“我只是担心他不配合我们而已。”阿雪叹道。

    “放心,他不会背叛主上的。”无殇为红尘打着保票。“但愿如此。”阿雪浅笑道。说实在的,无殇也不知道红尘到底会不会背叛主上。毕竟,在魔影里,就只有红尘这个男人敢无视主上的命令了。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