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0/413/259243.html"}})();尊宝娱乐 >火凤劫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百四十五章 齐木的请求

第二百四十五章 齐木的请求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凤凰带着李寒卿来到枫亭客栈内堂,一进内堂,李寒卿便是看到了等候在此的两个人。见状,李寒卿便是微微一愣。据他所知,药仙应该是个年过花甲的老者才对。可眼前的两个人年岁皆是在不惑之年,怎么看都不像是药仙药罐子该有的年龄。

    见李寒卿愣在原地,凤凰便是浅笑道。“殿下,您要找的人确实在此。”“放肆,我们要找的药仙药先生。”跟在李寒卿身后的男子冷冷开口。“莫非阁下一直以为药仙是个老者么?”闻言,凤凰不怒反笑。“姑娘的意思是?”李寒卿一惊,猛地望向了眼前的两人。

    等候在内堂的正是东临公子和卸去伪装的齐木,见李寒卿前来,齐木的脸色不禁再度难看了几分。他是见过李寒卿的,在他看到凤凰带着李寒卿走进来的时候,瞬间愣住了。

    “东临,是你让凤凰在门口等着他的吧。”齐木扯着嘴角,望向了身旁的东临公子。“没有。”东临公子神色自若的答道。“你个混蛋想玩死我么?”齐木一阵无语,他才不信东临公子的话呢。“怎样你都是逃不过的,倒不如开门见山的说清楚好了。”东临公子淡淡开口。

    “迟早被你气死。”闻言,齐木便是深深的叹了一口气。“呵呵。”东临公子则是浅笑,没有答话。

    “殿下请坐,我想您应该有话说的。”说着,凤凰便是将李寒卿让到了内堂中的座椅上。李寒卿双手抱拳,冲着东临公子和齐木说道。“寒卿见过二位,今日不请自来还望两位不要见怪。”“太子殿下不必如此,坐下再说吧。”东临公子淡淡开口。“也好。”闻言,李寒卿便是坐到了一旁。

    “请用。”凤凰将事先泡好的茶水轻放到一旁的木桌上,便是退到了东临公子的身边。见状。李寒卿便是知道了东临公子的身份。“有幸得见毒仙一面,倒是此行的意外啊。”东临公子没有答话,索性李寒卿便是望向了东临公子身旁的齐木。“这位应该就是药仙药先生了吧?”

    “也难怪,您没有见过我这幅样子。”齐木轻叹了一声。闻言,李寒卿便是一惊。“真的是您?”“正是老夫。”齐木应道。“可、可......”李寒卿张着嘴,却不知道说什么。在齐木承认他就是药仙的时候,李寒卿便是彻底的失神了。他以前是见过药仙的。只是没想到药仙的真身却是个年岁不大的男子。

    “我伪装成那个样子是有些原因的。”齐木淡淡开口。李寒卿望着齐木,没有再开口。“殿下今日前来所谓何事我都清楚,只是京城那里我是不会去的。”齐木淡淡开口。“先生!”闻言,李寒卿面色一变。“父皇病重。宫里的御医们根本束手无策,我只好来找您。”“束手无策么?”闻言,齐木不禁笑了几声。

    “先生的意思是?”李寒卿愣道。“我想您心中是清楚的。”齐木撇了李寒卿一眼,一字一句的说道。闻言,李寒卿沉默了下来。其实他是知道的,只是不愿意说罢了。“齐木,何必如此。”东临公子叹道。“齐木?”闻言,李寒卿微微一愣。“他的真名。”东临公子笑道。

    “东临,你...?”齐木没想到东临公子会在这个时候叫出他的真名。“齐木?”李寒卿重复了一遍齐木的名字。便是猛地望向了不远处的齐木。“您是齐老先生家族的幸存者?!”见李寒卿已然知晓他的身份。齐木便是叹道。“我是他的儿子,侥幸在那场屠杀中被父亲护住,才保住一命。”

    待齐木说完,内堂便是沉默了下来。许久之后,李寒卿便是说道。“齐先生不恨我们李家么?”“与你们无关。”齐木幽幽叹道。“先生为何如此笃定?”李寒卿不解的问道。“当年的事情是魔影一手策划的。你父亲只是被利用了而已。”齐木冷冷开口。“魔影......”听闻魔影二字之后,李寒卿的面色便是阴沉了下来。

    见状,凤凰不禁一愣。那一刻,她分明从李寒卿眼中捕捉到一闪即逝的浓浓恨意。“难道皇帝的病因是......”就在同一时刻,凤凰便是想明白了李寒卿这股恨意的由来。

    “齐木先生,在这里我还是要带父皇和您说声抱歉。”说着,李寒卿便是站起身子,对齐木深深鞠了一躬。“何必呢?”见状,齐木不禁苦笑。“命令毕竟是父皇所下,您说没关系那是不可能的。”李寒卿淡淡开口。“时间久了,都忘了,忘了...”闻言,齐木长叹了一声。

    沉默,又是沉默,两人谁也不曾再开口。

    “太子殿下,我希望您答应我一件事。”半晌后,齐木叹道。“您说。”李寒青影应道。“我会随你回宫为陛下诊治,但是有个条件。”齐木淡淡开口。“条件?”李寒卿一愣,便是等着齐木的后话。“这个条件就是,希望您还齐家一个公平。”齐木的轻叹了一声,声音里带着无奈与深深的恨意。

    “先生放心,我会还您一个公平的。”李寒卿应道。“那就好。”闻言,齐木紧绷的身体便是放松了下来。“先生,父皇的病情不能再拖,我希望您尽快启程。”李寒卿焦急的说道。“恕我直言,从殿下您踏进杭州城内,不,从您出宫的那一刻起,魔影就已经盯上您了。您认为魔影会让齐木和您回宫么?”东临公子淡淡开口。

    “您的意思是他们会半路截杀我们?”闻言,李寒青影不禁一惊。“是我的话就那么做。”东临公子不淡不咸的说道。“那要怎么办才好。”闻言,李寒卿便是愣了。“兵分两路好了。”东临公子淡淡开口。“两路?”闻言,李寒卿一愣。“我扮成他的样貌从旱路和你们回京,齐木则会凤凰走水路。”东临公子解释道。

    “此法当真可行么?”李寒卿又问。“殿下放心,就算是魔影识破了我们的计谋,我们也必定会让他平安抵达京城的。”东临公子笑道。“那就有劳东临先生费心了。”李寒卿抱拳谢道。“今日就请殿下在客栈中暂住一晚,明日我们便启程回京。”东临公子叹道。

    “也好,只能这样了。”李寒卿应声。“殿下随我来。”凤凰说着,便是来到李寒卿身边,为其带路。路上,李寒卿一直盯着凤凰不放。“殿下为何一直盯着我?”凤凰浅笑问道。“我只是好奇姑娘为何会...”说着,李寒卿便是意思到自己的话有些不对,便是闭上了嘴。

    “殿下是想问为何会帮魔影做那种事情吧。”凤凰叹道。“是的。”李寒卿点点头。“有些原因的,恕我不能说。”凤凰淡淡开口。“抱歉,我也并非是想这样。”李寒卿过意不去的说道。“没什么。”凤凰摇摇头。“姑娘别介意。”李寒卿叹道。“不会的。”凤凰淡淡开口。

    “殿下的房间到了,过一会我会吩咐后厨为您准备些可口的小菜,就不打扰殿下休息了。”将李寒卿带到房间后,凤凰便欲转身离开。在离开前的那一刻,凤凰便是见到李寒卿腰间别着的一块断玉。不知为何,她总觉得那块玉她像是在哪里见过一般,可又是想不起来了。

    “告辞了。”凤凰说罢,便是离开了房间。待凤凰离开后,男子便是问向了李寒卿。“殿下,您真的信任他们么?”“要是连根本的信任都没有的话,要怎么结交他人呢?”李寒卿说着,便是望向了身旁的男子。“您说的是。”闻言,男子叹道。“他们不是坏人。”李寒卿断言道。

    “您就这么确定么?”男子愣道。“至少凤凰姑娘给我的感觉就是如此。”李寒卿浅笑道。“殿下,您不会是...”闻言,男子便是紧盯住了李寒卿。“你想什么呢。”见状,李寒卿一阵无语。“不是就好。”闻言,男子松了口气。“今晚注定是个不眠之夜啊。”李寒卿无视男子的叹气,便是说道。“却是如此啊。”男子点点头,应道。

    杭州城内的一家不起眼的客栈中,无殇和阿雪便落脚在这里。屋中,阿雪一边摆弄着琵琶,一边问道。“太子来这里你知道了吧。”“当然知道了。”无殇应道。“主上的命令收到了吧?”阿雪又问。“在这里。”说着,无殇便是扔给阿雪一个小巧的细竹筒。

    打开竹筒,阿雪便是抽出了其中的信件。“杀掉药仙。”阿雪读完,便是将信件扔到了一旁。“为何不一起杀了太子呢?那样不是更省事些。”阿雪淡淡开口。“主上是想留着他有用吧。”无殇不淡不咸的回了一句。“无所谓了,只要让我再次和那个丫头交手就好。”阿雪说着,便是扯起了一抹噬血的笑容来。

    “这次任务红尘被排除在外了,我比较意外主上为何这么做。”无殇愣道。“他不是还有别的任务么,自然会被排除掉。”阿雪淡淡开口。“明天他们就要出发了,兵分两路比较方便。旱路和水路,你去哪一个?”无殇问道。“水路。”阿雪淡淡开口。“那好,旱路交给我。”无殇应道。

    “呆着也是无聊,要不今晚先打个招呼如何啊?”放下手中的琵琶,阿雪冷冷开口。“随你喜欢。”无殇应道。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