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0/413/259254.html"}})();
尊宝娱乐 >火凤劫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百五十六章 鬼医乾命
    李寒卿焦急的来到李卿徽身旁,轻唤李卿徽。“父皇。”片刻后,李卿徽眼皮动了几下,便是睁开了双眼。见状,李寒卿不禁一愣。几日不见,他发觉李卿徽的脸色较比他离开之前竟然好了几分。“父皇,我回来了。”闻言,李卿徽便是轻笑道。“回来就好。”

    “我找来了药仙为您诊治。”说着,李寒卿便是让出身子好让李卿徽可以看到站在后面的齐木。“药...仙...”闻言,李卿徽微微皱眉,似乎在思索着什么。

    “殿下,事不宜迟便让我我来看看陛下的脉象吧。”齐木的声音在李寒卿背后响起。此时他的样子已经恢复了那副糟老头的模样,衣衫褴褛,黑灰色的头发黏在一起,犹如鸟儿的筑巢一般。“好,先生请。”所在,李寒卿便是起身让路。

    齐木坐在软椅上,从袖口抽出一条洁白的丝帕轻轻搭在了李卿徽的手腕处。“陛下,得罪了。”说着,齐木便是探指搭在了李卿徽的手腕处。不远处的东临公子目光从未离开过李卿徽身上,剑眉紧锁,脸色不是很好。“公子,怎么了?”见状,凤凰不解的问道。

    “屋子里有股奇怪的味道,一种毒物的味道。”东临公子淡淡开口。“这...”闻言,凤凰不禁一惊。便是望向了李卿徽,随即面色也是一变。“莫非...”“看看再说。”还不等凤凰说完,东临公子便是抬手打断了凤凰的话。“是。”凤凰应声便是不再开口。

    “怎么会是这样?!”就在两人的话语刚落,齐木的惊叹声便是响起。“先生。怎么回事?”李寒卿见齐木脸色面沉如土,便是猛地心惊了起来。“鬼医...竟然是鬼医的...幽兰冥昙...”齐木断断续续的说着。闻言,东临公子便是瞬身来到了齐木的身旁,一把抓过李卿徽的手腕。

    “难怪...”几息后,东临公子便是放下李卿徽的手,暗叹了一声。“东临先生,我父皇他到底怎样了?”李寒卿急忙问道。“殿下不必担心,他自有办法祛除陛下的顽疾。”东临公子淡淡开口。“先生没有诓我吧。”闻言。李寒卿不满的问道。先前他分明发觉齐木的面色不对,这会东临公子的话他怎样都不会相信。

    “殿下,借一步说话。”说着,东临公子便是将李寒卿叫道了一旁。“到底怎么回事?”李寒卿不解的问道。“刚刚听到了鬼医和幽兰冥昙了吧。”东临公子不淡不咸的问道。“那是什么?”李寒卿一愣。“鬼医在江湖之上与他齐名,不过一人是治人为生,一人却是以害人为活。”东临公子解释道。

    “那个幽兰冥昙就是鬼医的毒药?”闻言,李寒卿不禁色变。“对。”东临公子应道。“可问先生有解之法?”闻言。李寒卿便是追问。“无解。”东临公子摇摇头。“什、什么?!”闻言,李寒卿便是脚步踉跄退后了几步。“先生不要开玩笑...这不是真的...对吧?”

    “您是毒仙啊,不会连您也不知道这幽兰冥昙的解救之法吧?”一把抓住东临公子的衣襟,李寒卿便是问道。“解药只有鬼医有。”东临公子淡淡开口。“这么说...父皇是没有救了么?”闻言,李寒卿便是松手,整个人在这一瞬间都是憔悴了许多。

    “死木头,什么叫只有鬼医一人有解药啊。”终是不满东临公子的对话。齐木便是哼道。“呵呵。”闻言,东临公子便是浅笑一声。“这...”见状,李寒卿便是有着一种自己上当了的感觉。“先生,现在可不是开玩笑的时候啊。”李寒卿哭笑不得的说道。

    “真是...”站在不远的凤凰也是无奈的摇摇头,她也没有想到东临公子会这样。“卿儿,你们在谈什么?”见几人皆是笑了,李卿徽便是愣道。“两位先生在讨论药方的事情。”李寒卿叹道。“今日就先这样吧,朕也觉得好受了许多。还请几位去休息吧,明日再开方也不迟的。”李卿徽笑道。

    “父皇真的没事么?”李寒卿询问。“没事的。”李卿徽笑着回了一句。“也好,舟车劳顿了几日。就请几位好生在宫中住下吧。”见状,李寒卿也是打消了让齐木今日开出药方的打算。“胡笑野。”李寒卿喝道。“太子殿下有何吩咐?”声落,一人便是来到了寝宫内。

    “带着几位先生到风雨阁歇息。”李寒卿淡淡开口。“小的明白。”名叫胡笑野的男子应了一声便是来到了东临公子身边。“给位请随我来。”说着,便是为首带路。“几位请好生歇息。”李寒卿淡淡开口。“殿下也是。”说罢,东临公子便是随着胡笑野离开了寝宫内。

    路上,凤凰便是打量了一番这名叫胡笑野的男子。只见他手臂处搭着白色拂尘,面涂白粉。眉毛仔细的修剪,还细致的画了一番。就连嘴唇也没有放过,涂了女子用的胭脂。一张不算好看的脸带着浅笑,只不过那笑容在凤凰看来不算是什么好笑。看到这里,凤凰的脑中便是浮出了太监总管的四个字来。想到这里。凤凰不禁偷偷笑了一声。

    凤凰几人出了寝宫,便是见到了等候在外面的青影三人。待火魅见到胡笑野的时候,险些笑出声来。好在青影手快捂住了火魅的嘴,要不然胡笑野非得当场被火魅气死不可。

    胡笑野带着凤凰几人来到风雨阁后,简单的交代了几句后便离开了。待胡笑野离开后,火魅终于是忍不住哈哈大笑了起来。一边笑着,火魅便是拍着青影的背。“哈哈哈哈,那个太监干嘛把自己画的人不人鬼不鬼的模样啊,太好笑了。”“你注意点好么,这里是皇宫啊。”任由着火魅不断拍打着自己,青影便是无奈的提醒了一句。

    “可是老娘真的想笑了,忍不住啊。”说着,火魅便是捂着肚子再度笑了起来。“唉。”见状,青影着实无奈。“好了,魅姐你就别笑了。”凤凰也是无奈的劝道。“难道凤凰你不觉得好笑么?”脚下一动,火魅便是来到了凤凰的身边。“咳咳。”闻言,凤凰便是轻咳了几声。

    “你不也是一样。”见凤凰忍着笑的样子,火魅便是伸手去扯凤凰的嘴角。“别闹。”拍掉火魅的手,凤凰便是问向了东临公子。“公子,那个鬼医到底是什么人?”听凤凰说出鬼医二字,青影便是一惊。“怎么扯上鬼医了?”景麟一愣,不解的问道。

    “皇帝中了鬼医的毒,一种从名叫幽兰冥昙的植物之中提取出来的剧毒。”齐木叹道。“陛下还有救么?”凤凰又问。她可是知道在寝宫内东临公子的话并不是在开玩笑,所以她非常想知道李卿徽到底还有没有救。“有三成的把握可以救下。”齐木幽幽叹了一声。“三成?”闻言,凤凰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三成都算多的。”东临公子淡淡开口。“那幽兰冥昙当真如此难缠么?”凤凰不解的问道。“谁知道鬼医那王八蛋在哪里弄到这东西的种子,那花被称作冥界之花,沾染着无药可医。看皇帝那样子,应该是被下了一定剂量的幽兰冥昙花毒了。”齐木哼道。

    “难道公子也没有解此毒的方法么?”凤凰愣道。“不能贸然以毒攻毒,这花毒的配置剂量和掺合其他的毒物的比例最为重要。要是贸然配合,也许会要了皇帝的命。”东临公子淡淡开口。“这可真难办啊...”闻言,凤凰便是长叹了一声。“总是有办法的,今天就休息吧,时间也不早了。”齐木挥挥手,便是朝着阁中一处房间内走去。

    “走,丫头,陪姐姐我泡澡去。”说着,火魅便是拉着凤凰离开了厅中。“你们也下去休息吧。”东临公子淡淡开口。“是。”应声,青影与景麟也是离开了厅中。“还真是答应了不该答应的事情呢...”待两人离开后,东临公子不禁幽幽的叹了一声。

    同一时间,京城的某处大院中。

    一个有着黑白两色相间长发的男子正坐在石椅上,静静望着院中水池里游来游去的鲤鱼。男子身旁,也是有着一人静静站在那里。“你干嘛摆出这副表情来?”黑白发色的男子问道。“药仙与毒仙都来了京城,你要怎么办?”那人反问。“不怎么办,静观其变。”黑白发色男子淡淡开口。

    “还是那副样子啊,乾命。”男子闻言,无奈的叹了一声。“是么?”闻言,名叫乾命的男子便是挥手朝水池中撒了些鱼饵进去。鱼饵落水的瞬间,鲤鱼们便是蜂拥而上,争抢着池中的饵料。吃的饵料的鲤鱼过了片刻,便是在池中扭动起身体来。几息后,便是停止了一切动作,浮在了水面之上。

    “这些鱼倒是成了你的试验品了。”见状,男子着实无奈。“这东西要多少有多少,不是么?”说着,乾命便是转过了身。黑白相间的长发直垂在肩,一双银灰色的双眸静静的望着站在他面前的男子。一副生的女子们非常喜好的俊逸面孔,凤眸薄唇。只是那身子骨却是极其的纤瘦,仿佛一阵风便会将他刮倒的模样。

    只见他淡淡开口,“能成为我鬼医的试验品,也算他们三生有幸了。”此人不是别人,正是江湖人畏惧的鬼医——乾命。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