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0/413/259258.html"}})();
尊宝娱乐 >火凤劫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百六十章 同行(补4月13日更新)
    京城,司徒别院内。

    司徒虚彦百无寂寥的坐在窗边,愣神的望着窗外灰蒙蒙的天色。平子小心翼翼地打扫着房间,一边打扫着还不忘抬头望着司徒虚彦。“还要看多久啊?有话就说吧。”窗边,以手托腮的司徒虚彦淡淡开口。“公子您知道我在看着啊...”闻言,平子尴尬的笑了笑。

    “嗯。”司徒虚彦头也不回的应了一声。“公子告诉一件事好了,只不过还没有确定您别抱有太多期待哦。”平子笑道。“说吧,我听着。”司徒虚彦淡淡开口。“我听闻凤凰姑娘来到京城了。”轻轻嗓子,平子一字一句的说道。“什么?”闻言,司徒虚彦猛地起身。

    “还、还不确定,我也是听府里人说的。”见司徒虚彦突然起身,平子不禁吓了一跳。“谁说的?”司徒虚彦一个箭步来到平子面前,抓着他的肩膀,问道。“诶?鸣鹤大哥没和您提起么?”平子一愣。“鸣鹤?”闻言,司徒虚彦一愣。“那家伙要是告诉我,你认为我现在还会猫在府里了么?”说着,司徒虚彦便是白了平子一眼。

    “唉唉,公子你要去哪里啊?”见司徒虚彦提着披风就要往外冲,平子赶忙问道。“废话么。”司徒虚彦淡淡开口。“老爷不是不让您离府么?”平子又问。“你不说谁知道。”停下脚步,司徒虚彦不满的抱怨了一句。“可...”还不等平子说完,司徒虚彦便是打断了他的话。

    “得了,你知道凤凰在哪里么?”“听鸣鹤大哥说,她貌似进宫了。”平子只好无奈的应声。“进宫?没事进宫做什么?”闻言,司徒虚彦表示不解。“公子您消息真闭塞,说是与药仙一齐进宫给陛下看病的。”平子淡淡开口,还不忘挤兑司徒虚彦一句。“齐木先生?”司徒虚彦一愣。

    “那是谁?”平子不解的问道。“和你无关。我现在要出府,要是回来我听到父亲找我你就废了,听到没有?”说着。司徒虚彦便是伸出大拇指在自己的脖间横划一道。“是、是,小的知道了。您尽量别被老爷发现就好。”见状,平子无奈的叹了一声。

    “哼。”哼了一声,司徒虚彦便是提着披风离开了屋子。待司徒虚彦离开,平子便是问向了身后那道站在阴暗处的人影。“这样好么?让我告诉公子凤凰姑娘来的事情。”“没事,我也不想看到他那副样子。”人影从阴暗中走出,赫然是前不久带着司徒虚彦回京的鸣鹤。

    “他们两人见面真的好么?”见状,平子微愣。“怎么说?”鸣鹤问道。“我总是觉得凤凰姑娘是在躲着公子。亦或是在逃避着什么。”平子叹道。“是么?”鸣鹤轻应了一声。“话说你我头疼这事也没用,顺其自然吧。”平子长叹一声。“也是呢。”闻言,鸣鹤不禁一笑。

    司徒虚彦出了司徒别院后,便是一路朝着皇宫所在的方向赶去。

    “司徒公子?”还不等走出去多远。便是闻人叫他,于是停下了脚步。见司徒虚彦回头,声音便是再度响起。“真的是啊。”闻言,司徒虚彦便是望向了停在自己身旁的马车之上。只见车中坐着一人,此人面相俊逸又透着几分柔美。不仔细看的话还以为是位女子呢。“柳大人?”见状,司徒虚彦一愣。

    “这么急着是要去哪里呢?”此人不是别人,正是当朝辅臣——柳右极。“去见一人。”司徒虚彦应道。“司徒公子要见的人莫不成在宫中么?”柳右极笑问。“正是。”司徒虚彦拱手说道。“上车吧,顺路送你一程。”闻言,柳右极嘴角轻挑。说道。

    “这怎么好。”见状,司徒虚彦便欲婉拒。“上来吧。”柳右极淡淡开口。“恭敬不如从命了。”说着,司徒虚彦便是绕到一旁,坐上了马车。车上,柳右极便问。“司徒公子要见的人莫非是女子么?”“您怎么知道?”闻言,司徒虚彦一惊。“闻言观色便是知晓几分了。”柳右极淡淡开口。

    “原来如此...”司徒虚彦轻叹一声,心中却是对柳右极不禁提防了几分。“司徒大人最近如何?”半晌后,柳右极又问。“家父康健,多谢柳大人挂念。”司徒虚彦应道。“大概是因为你回来的关系。”柳右极浅笑。“这...”闻言,司徒虚彦便是明白了话中之意。

    “大人今日也是要进宫么?”司徒虚彦岔开话题,问道。“是啊,去看望陛下。”柳右极淡淡开口。“陛下无碍吧?”司徒虚彦又问。“据闻太子殿下请回了药仙为陛下医治。”柳右极不淡不咸的开口。“果真...如此...”闻言,司徒虚彦暗叹了一声。齐木的到来,凤凰几人想必却是跟来的。

    “司徒公子不和我去看看陛下么?”柳右极见司徒虚彦沉默了片刻,便是问道。“可以么?”闻言,司徒虚彦愣道。“还记得你与太子殿下儿时经常玩在一起呢。”柳右极浅笑。“柳大人还记得啊...”闻言,司徒虚彦面色微变。“当然还记得。”柳右极淡淡开口。

    “咳咳,不提也罢...”司徒虚彦轻咳几声,便是将头扭到了一旁,掩饰自己的尴尬。“呵呵。”浅笑几声,柳右极便不再开口。半个时辰后,马车便是驶进了宫内。望着高筑的城墙,司徒虚彦不禁长叹了一声。“大人,前方便不准马车行驶了。”车外,传来了车夫的提醒。“停在这里便可了。”柳右极淡淡开口。“是。”应声,车夫便是轻拉住缰绳,让马匹停了下来。

    “只好走过去了...”柳右极无奈的叹了一声。“是啊。”见状,司徒虚彦也略感头疼。“为了不耽搁时间,我们这就走吧。”说着,柳右极便是朝着李卿徽寝宫所在的方向走去。身后,司徒虚彦也是慢慢跟着。

    风雨阁内,齐木暴怒的声音再度传出。“混蛋!!!!!!!!!!!!”

    “没问题么...”火魅闻言,便是问向了身旁的凤凰。“习惯便好。”凤凰淡淡开口。“这是第几次的怒吼声传出了了啊...”景麟叹道。“不知道。怎么说也有数十次了吧。”青影淡淡开口。“鬼医的毒药配方就真的这么难解么?”火魅叹道。“要是好解的话,就不会是这个样子了。”景麟耸肩应道。

    “唉......”闻言,凤凰四人皆是长叹了一声。

    “凤凰丫头。去热饭,老夫我饿了。”又是一声怒吼传出。“我知道了。”应声。凤凰便是起身朝外走去。“等等,我也去。”说着,火魅便是追了上去。“青影,她们两人不在你应该跟我说说那晚不在的事情了吧。”待火魅离开后,景麟便是问道。“为什么非要知道。”青影无奈的叹道。

    自从他回来之后,景麟这已经是第十次问他消失不见的原因了。

    “好奇而已。”景麟淡淡开口。“和你没关系。”青影皱起长眉,应声。“嘴真硬啊。”闻言。景麟不禁微怒。“随你怎么说。”青影不淡不咸的回了一句。“算了,只要你不做出对不起魅儿的事情就好。”说着,景麟便是撇了青影一眼。“不会的,永远不会。”说着。青影便是垂下头。景麟没有看到的是,在青影说出这句话时,那充满森然杀机的双眸。

    李卿徽寝宫内,李寒卿正坐在床边。“父皇,觉得身体怎样了?”“好多了。没有之前那种昏昏欲睡提不出力气的感觉了。”李卿徽浅笑一声。“看来齐先生的药方还是有着效力的。”闻言,李寒卿便是暗松了口气。“卿儿。”李卿徽轻唤了一声。“怎么了?父皇。”见状,李寒卿愣道。“见你脸色不是很少,要注意休息啊。”李卿徽说着,便是抬手摸摸了李寒卿的头。

    “我会的。”李寒卿应道。“陛下。”门外。响起了赵笑野的声音。“怎么了?”李寒卿问道。“柳右极柳大人同司徒公子求见。”赵笑野应道。“司徒?虚彦么?”闻言,李寒卿一愣。“让他们进来吧。”李卿徽小声说道。“是。”李寒卿点点头,便是对门外的赵笑野说道。“请他们两位进来吧。”

    “是。”应声,赵笑野便是离开了。半柱香的时间后,柳右极与司徒虚彦便是出现在了屋中。“见过陛下。”司徒虚彦与柳右极皆是朝李卿徽与李寒卿行礼。“爱卿平身。”李卿徽淡淡开口。“谢陛下。”两人应声,便是站了起来。“陛下面色看起来好些了,药仙不愧是药仙啊,果然药到病除。”柳右极浅笑。

    “还没有彻底治好呢。”李卿徽摇摇头。“请陛下安心养病,朝纲之上有我与司徒大人,陛下皆可放心。”柳右极说道。“也是啊,得你二人朕深感欣慰。”说着,李卿徽便是笑了起来。一旁,李寒卿望着脸色微红的司徒虚彦,笑道。“你我多久未见了?”“三年之久了。”司徒虚彦轻叹一声。

    “这么久了啊...”闻言,李寒卿不禁沉默了几刻。“殿下的面色不是很好,又没有好好休息吧。”见李寒卿眼角微黑,司徒虚彦便是无奈的问道。“没事。”李寒卿笑道。“说回来,你一进来就红着脸是怎么回事啊?”说着,李寒卿便是忍不住笑出声来。

    “咳咳,有些原因的。”闻言,司徒虚彦不禁尴尬的轻咳了几声。“好吧,你怎么和他一起来的?”李寒卿说着,便是撇了一眼柳右极。“半路遇见,柳大人便是捎了我一程。”司徒虚彦应道。“哦,这样啊...”闻言,李寒卿叹道。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