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0/413/259261.html"}})();
尊宝娱乐 >火凤劫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百六十三章 风雨欲来
    “回来便好。”听闻红尘的声音在耳畔响起,琉璃便是展颜一笑。一旁,龙澈儿悄悄离开,没有打扰二人。“你瘦了。”琉璃轻叹一声。“有么?”闻言,红尘一愣。“虽然我看不到,但是不感觉的到你很累。”琉璃叹道。原来这个一直在府中半步不出的女子早已看不到世界的样貌,却是痴痴等候着红尘的归来。“放心吧,没事的。”红尘浅笑。

    “我知道你担心我,那个人对我很好,没事的。”说着,琉璃便是抬手。轻握住琉璃的细腕,红尘便是说道。“等到这件事情结束后,我便带着你远走高飞。”“可能么?”闻言,琉璃一愣。“他的野心不会得逞的。”红尘冷冷开口。“入夜天凉,进屋吧。”说着,红尘便是一把抄起琉璃的双腿,将她抱进了屋中。

    风雨阁内,凤凰持笔将桃花饼的做法用料详细的写在了纸张之上。

    “凤凰,我...”刚欲说什么,凤凰便是抬手遮住司徒虚彦的嘴,小声说道。“隔墙有耳。”“啊?”闻言,司徒虚彦便是一惊。“走吧。”说着,凤凰便是离开了房间。“等等。”司徒虚彦赶忙追上前去。待凤凰二人离开后房间内的暗窗处,传来了齐木失望的叹息声。

    回到厅中,凤凰便是将桃花饼制作方法交给了李寒卿。“有劳姑娘费心了。”收好纸张,李寒卿便是笑道。“哪里的话,举手之劳而已。”凤凰淡淡开口。“天色不早了,我还要回去看望父皇,各位留步吧。”说着,李寒卿便是离开了风雨阁。望着李寒卿离开的背影,青影便是叹道。“倒是个很平易近人的皇子呢。”“也许是因为陛下保护的好的原因吧。”凤凰淡淡开口。

    “哦?”闻言,青影不禁一愣。“师妹怎么这么说?”景麟也是不解的问道。“感觉如此。”闻言。凤凰便是轻咳了几声。她总不会说是小的时候听季易寒偶尔与其提起的吧。“小虚彦是要留着宫里还是怎样?”一旁,火魅笑问。“这个时辰宫里都是大门紧锁,我想出去也出不去了啊。”闻言。司徒虚彦便是苦笑一声。

    “那就留下吧。”说着,火魅便是偷笑。“咳咳。”见状。青影便是轻咳几声。“嘿嘿。”见青影刻意出言提醒,火魅更是笑的是无忌惮了起来。“笑什么,还不来帮我收拾碗筷?”凤凰翻了火魅一眼,无奈的说道。“哎哟,我肚子突然疼,帮不了你了。”说着,火魅便是脚底抹油一般带着青影离开了厅中。“啊。好困,我去睡觉了。”说着,景麟也是飞快的离开。

    “呃......”见状,凤凰不禁脸色一沉。“魅姐。那你给我等着。”“我来帮忙吧。”见凤凰脸色阴沉,司徒虚彦便无奈的笑了几声。无奈,凤凰也只好由着司徒虚彦帮忙了。两人来到阁内后院,从井中挑了些水,便是动手洗涮了起来。期间。凤凰便是问向司徒虚彦。“是你那个跟班和你说我在宫中的吧。”

    “明鉴。”闻言,司徒虚彦便是愣道。“应该是鸣鹤才对。”凤凰又叹。“这你都知道?”见凤凰道出真相,司徒虚彦便是再度一惊。“猜的而已。”凤凰淡淡开口。“齐木先生有说过陛下的病情如何么?”司徒虚彦问道。“没有,不过看他那副模样应该不是很乐观。”凤凰叹道。

    “殿下怀疑此事与魔影有关。”司徒虚彦轻叹一声。“不用怀疑了,根本就是魔影所为。”凤凰淡淡开口。“胃口可真大。”闻言。司徒虚彦面色不禁微冷。“我想魔影很快便会有所行动的,药爷爷来京会坏了他们的事。陛下,恐怕命不久矣...”凤凰说着,便是叹了一声。

    “要真是这样...殿下他...”欲言又止,司徒虚彦便是不禁为李寒卿担心起来。“他应该无事,魔影大概是要他当傀儡皇帝才对。”凤凰说道。“没有什么办法阻止么?”司徒虚彦问道。“魔影势力太大,不是轻易阻止的了的。”摇摇头,凤凰恨声道。她恨透了魔影,恨不得魔影马上就消失的一干二净才好。当然她也知道,要想将魔影连根拔起是件非常困难的事情。

    但是,无论有多困难,她都要尽力去做。因为她要为死去的父母报仇雪恨,要让那晚含冤而死的父母在九泉之下得以瞑目。

    想到这里,凤凰便是紧握双拳,身体因愤怒微微发抖。“没事吧?”见状,司徒虚彦便是询问道。“没事。”暗叹一声,凤凰便是应道。“这里是京城,你要小心为上。”司徒虚彦叮嘱道。“知道。”凤凰点头。“你有听我说话么?”见凤凰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司徒虚彦便伸出手在凤凰眼前晃晃。

    “啪!”抬手打向司徒虚彦的手背,司徒虚彦吃痛便是抽回了手。“干嘛突然打我?”揉着被打红的手背,司徒虚彦愣道。“我在考虑一些事情,不要闹。”凤凰无奈的叹道。“我记得你之前的线索在霄那里断了不是么?”司徒虚彦叹道。闻言凤凰一愣,她怎么就忘记了霄的事情呢。“多谢提醒。”凤凰笑道。

    “别告诉我你是忘了他吧。”闻言,司徒虚彦叹道。“事情一桩接一桩的,忘记了而已。”凤凰尴尬的笑笑。“他好像就在京城啊。”司徒虚彦淡淡开口。“既然在就好办了。”凤凰笑道。“要怎么做?”司徒虚彦追问。“不告诉你。”说着,凤凰便是收起洗好的碗筷。

    “不是吧?”闻言,司徒虚彦便是一愣。“说了不要牵扯太深的,就算你是司徒将军的儿子,也难保魔影不会杀你。”说着,凤凰便是停下脚步,回头望向了司徒虚彦。月光下,凤凰的双眸带着几分无奈,无奈中又透着哀伤。见状,司徒虚彦愣在了原地。

    “回去好好做你的司徒公子吧,不要再和我扯上关系。”说着,凤凰便是转过头,不再看司徒虚彦一眼。“我做不到。”良久,司徒虚彦便是说道。“榆木脑袋。”闻言,凤凰一阵无语。“随便怎么说我,总之我是不会回去的。”司徒虚彦淡淡开口。“真是...”无奈的叹了一声,凤凰索性也不再说什么。

    京城,柳府内。

    “霄大人。”兰庭来到霄的身旁,说道。“何事?”霄不淡不咸的开口。“你一直想见的人来京城了。”兰庭淡淡开口。“呃!”闻言,霄猛地起身,连忙问道。“此话当真?”“当然。”兰庭应道。“她在哪里?”霄焦急的问道。“大人不必急,我想她近日就会找上您的。”兰庭笑道。

    “是么?”闻言,霄嘴角轻挑,笑道。“倒是期待再见面的那刻啊。”“很快了因为那位大人已经下定决心了。”说着,兰庭也是笑了起来。“是么?”闻言,霄不禁微愣。“霄大人不期待么?”兰庭轻叹一声,道。“这陈腐的大唐可要变革了,在大人的手中,应该是一副很美好的华景吧。”“谁知道呢。”霄不淡不咸的应了一声。

    他现在根本没心思去想其他的,他的脑中只有与凤凰再次交锋的画面。他恨透了毁掉张海峰一切的凤凰,恨不得凤凰立马就死才好。可是他又不想凤凰简单的死掉,他要让她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毁掉张海峰一切的人他都不能饶恕,任何人都不能。

    望着霄的模样,兰庭便是无声一笑,便悄悄退下。

    渭南,凤凰为白晓和炜皇买下的院落中。白晓正坐在院内的木椅上,呆呆的望着头顶的月亮。“小小,想什么呢?”见白晓发呆,炜皇便是问道。“大叔,小小最近总是在做同一个梦。”白晓说道。“哦?什么梦,说来听听。”闻言,炜皇便是浅皱眉头。

    “梦中,我看到一个很好看的人将我推下了山崖,这个场景一次又一次的出现。还有就是一个我感到很熟悉的人在呼唤着我的名字,可是我却记不起他是谁,我不知道为什么这样。”说着,白晓便是忍不住泣声。便是抱住双腿,娇小的身子不禁瑟瑟发抖。见状,炜皇便是轻拥住白晓,道。“没事的,有大叔保护你,不会有事的。”“真的么?”白晓愣道。“真的。”炜皇点头应道。

    “大叔真好。”说着,白晓便是靠着炜皇怀中沉沉睡了过去。望着白晓连睡着都皱着的眉毛,炜皇便不禁对白晓的真实身份好奇了起来。除了好奇,深深的担心也是一头席上了心头。

    京城,司徒别院。

    房间暗格中,有着一人正被人钳住双手,跪在地面。房间中还能清晰的听到被钳住的那人的喘息声,还有血液滴落在地面的声音。房间中,有着一人正坐在木椅中,静静望着跪在地面的人。那人使了个眼色,便是有人抓起跪在地面之人的长发。

    “唔。”闷哼一声,那人便是抬起了头。那张脸赫然就是告知平子凤凰去向的鸣鹤,只不过那张好看的脸庞早已被鲜血染红,看上去有些瘆人。“鸣鹤,你好大的胆子啊,竟然视我的命令与无睹。”坐上之人冷冷开口。“抱歉。”鸣鹤动动嘴,极其微弱的声音便是传出。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