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0/413/3177348.html"}})();
尊宝娱乐 >火凤劫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百六十九章 陛下的病情
    “夜独醉不在啊。”千鹤酒楼百米外,龙澈儿望着眼前几人,不禁叹了一声。“他居然失手被杀,对方到底是什么人?”娜娜不解的问道。“不清楚。”龙澈儿说着,便是望了红莲一眼。“别一副气嘟嘟的样子。”“为什么阻止我杀了那个人。”红莲不爽的说道。“任务完成便没有必要再缠斗了。”龙澈儿淡淡开口。

    “好了好了,我们回去休息吧,有好吃的点心哦。”珂珂赶忙岔开话题。“好吧。”听闻有点心吃,红莲也便不在继续与龙澈儿纠缠这个话题。“没想到那个千面狐霄就这么死了,主上不是挺重视他的么?”娜娜不解的说道。“主上的心思你也敢揣摩?”龙澈儿挑眉问道。

    “说说而已嘛。”见龙澈儿不悦,娜娜便是识相的闭上了嘴。“回去吧。”说罢,龙澈儿身形一动,朝着据点而去。身后,娜娜三人也是跟了上去。

    京城内某处府邸内,一道人影驻足,将一身的衣袍卸下。人影正是先前从霄手中夺走卷轴,杀了霄的男人。“您要的东西。”说着,人影便是将手中的卷轴丢给了屋中的人。“辛苦你了。”冰冷不带一丝感情的声音响起。“你就不怕他知道?”人影笑问。

    “他知道的。”“知道还允你这么做啊?”人影闻言一笑,“说起来您要这东西是做什么啊?将军大人。”“这你就无需知道了,知道的太多小心死于非命啊。”“是是。”人影应声,却是一副毫不在意的口吻。

    宫中。风雨阁内。

    一回到风雨阁,火魅便是冲进了药罐子所在的房间。片刻后。药罐子的身影便是冲了出来。“我看看是谁伤了我凤凰丫头。”这般说着,药罐子便来到了凤凰身边。“药爷爷。你需要洗澡了。”凤凰捏着鼻子,抱怨着。“诶呀,没那个闲工夫。”望着凤凰小腿上的伤口,药罐子便是哼道。“胆子挺肥啊,没处理就敢直接拔掉暗器。”

    “情况危急啊。”凤凰轻咳几声,笑道。“火魅丫头处理的不错,没什么大碍。”说着,药罐子便是一巴掌拍在了凤凰的小腿之上。“咿!”惊呼一声,凤凰便是叫道。“药爷爷你故意的吧?”“好好静养几天啊。”说着。药罐子便是冲着青影和景麟招手道。“过来,我顺道看看你们。”

    “没事吧?”司徒虚彦来到凤凰身边,关切的问道。“没事,你身上的伤口也让药爷爷看看吧。”凤凰摇摇头,以示自己无事。“我皮糙肉厚的没事。”司徒虚彦咧嘴一笑。“噗。”见司徒虚彦那个模样,凤凰便是忍不住笑了起来。“你哪有个大家公子的模样啊。”“野惯了,没办法。”被凤凰这么一说,司徒虚彦便是无奈的笑笑。

    “接下来你要怎么办?”司徒虚彦问道。“稍微有些头绪。”凤凰应了一声,便是不再开口。她记得霄临死之前说出的一句话。是司...这未说完的话便是线索。可是,到底是什么意思呢?这般想着,凤凰便皱起了双眉。就在凤凰愁眉不展的时候,风雨阁内跑进了一位宫侍来。

    “请问哪位是药先生?”宫侍如此问着。“有什么事?”司徒虚彦不解的问道。“太子殿下急召药先生入陛下寝宫。”宫侍焦急的说道。闻言。风雨阁内所有人都是一惊。“我随药先生走一趟吧。”说着,司徒虚彦便是说道。“也好,你小心点。”凤凰叮嘱道。“放心吧。”说着。司徒虚彦便找到了在偏厅的药罐子,和他说明了情况。

    片刻后。司徒虚彦便随着药罐子与东临公子一起与宫侍朝着陛下的寝宫而去。望着几人离开的背影,火魅不禁担心。“陛下的情况看来并不乐观啊。”“是啊。”凤凰叹了一声。“这魔影居然敢直接对当朝天子下手。胆子也太大了些。”火魅怒道。“所以他们才是魔影啊。”凤凰轻叹了一声。

    “也真是辛苦了太子啊。”火魅又叹。“是啊。”凤凰也是长叹了一声。“丫头,想什么呢?心不在焉的?”见凤凰神色专注,火魅便是在凤凰面前晃晃手。“有点事情想不明白而已。”凤凰说着,“那个突然出现杀了霄的人并不是魔影的人,那他是谁。目的又是什么?”“真的不是魔影的人?”火魅一愣。“我想她们没有说谎。”凤凰叹道。

    “最近事情有点太多,消化不过来了。”火魅不满的抱怨着。“看来事情并没有我想象的那么简单。”说着,凤凰的眼中精芒一闪,面色不禁难看了几分。“现在我只希望陛下那边没有事情的好。”火魅幽幽的叹道。

    当司徒虚彦三人来到陛下的寝宫时,便是见到了一脸焦急的李寒卿。“殿下,你没事吧?”司徒虚彦询问道。“我没事。”李寒卿摆摆手,便是焦急的来到了李卿徽的身边。“药先生,父皇的病情像是恶化了,所以才叫你跑来。”“我看看。”说着,药罐子便来到李卿徽身边,仔细的查看了一番。

    “公子,您看陛下他怎样?”司徒虚彦站在东临公子身边,小声的询问了一句。“时日不多了。”东临公子淡淡开口。“这...可当真?”闻言,司徒虚彦不禁一惊。“魔影是想久拖了,不出五日陛下必将毙命。”东临公子不淡不咸的说道。“这可如何是好。”闻言,司徒虚彦便是望向了李寒卿,心中不禁五味杂陈。

    东临公子走到药罐子身边,拍了拍他的肩膀。望着东临公子的颜色,药罐子便是一叹。“殿下,还请您做好万全的准备。”“什么?”闻言,李寒卿一惊。“先生,您的意思是...”李寒卿有些怀疑自己的耳朵,便是问道。“殿下。”走到李寒卿身边,司徒虚彦欲言又止。

    “先生,您真的没有任何办法了么?”李寒卿一把抓过药罐子的衣服,他不想就这样放弃,哪怕是一丝丝的希望。“陛下体内的毒已如骨髓,就是华佗在世也...”欲言又止,药罐子便不再开口。望着屋内的众人,李寒卿久久未曾开口。他知道这屋里的人不会骗他,可他还是接受不了这个事实。

    半晌后,李寒卿终是开口。“这些日子劳烦先生费心了。”“殿下不要这样说,没有帮上忙我很过意不去。”药罐子眉头紧锁,过意不去的说道。“先生您如实告诉我,父皇还能熬多久?”李寒卿又问。“五日左右。”药罐子答道。“五日...好短啊。”闻言,李寒卿长叹了一声。

    “各位请回吧,我想一个人静一静。”李寒卿叹道。闻言,司徒虚彦三人便是离开了寝宫。待司徒虚彦三人离开,李寒卿便是走到李卿徽的卧榻旁,叹道。“父皇,我要怎么办才好。皇妹还没找到,您又要...我要怎么办才好啊。”“卿儿...”李卿徽费力的睁开双眼,唤着李寒卿的名字。“父皇!”见状,李寒卿赶忙握住了李卿徽的手。

    “人总是要一死的。”李卿徽叹道。“你是太子,身上的担子很重。”“父皇我知道。”李寒卿强忍眼中的眼泪,应声说道。“你父皇走后,这大唐的江山就交给你了,可莫要落入歹人手中啊。”李卿徽紧紧握住李晗卿的手,叮嘱道。“父皇你放心,我不会让歹人计谋得逞的。”李寒卿坚定的说道。

    “可惜啊...父皇没法看到你妹妹长大成人的样子了...”李卿徽幽幽一叹。“父皇...”闻言,李寒卿鼻尖不禁一酸。“还是喜欢哭鼻子啊。”见状,李卿徽不禁笑了笑。“卿儿,如果他要是对你不利,就逃出宫去。那个叫做凤凰的姑娘也许就是会将魔影捣毁的存在,不能让她有事啊。”“父皇放心吧。”李寒卿应道。

    “这样就好...父皇有些累了,要休息一下了。”说着,李卿徽便是合上了眼睛。“父皇好些休息。”说着,李寒卿便是替李卿徽盖好了被褥。起身转过身的一瞬间,李寒卿眼中闪过一丝精芒,暗道一声。“魔影,我要你万劫不复。”

    待司徒虚彦回到风雨阁,凤凰便是一瘸一拐的来到司徒虚彦身边。“怎样了?”“陛下时日不多了。”司徒虚彦叹道。“药爷爷和公子都束手无策了?”闻言,凤凰一愣。“齐先生说陛下所中之毒已深入骨髓,无药可救了。”司徒虚彦摇摇头,惋惜的说道。“殿下他没事吧?”凤凰又问。“希望他没事吧。”司徒虚彦长叹一声。

    渭南,宅院内。

    “啊啊啊啊啊!”白晓的尖叫声响起,炜皇一个箭步便是冲了出去,急忙询问道。“怎么了?”“大叔...”闻言,白晓便是回过头。俏脸上挂着两行清泪,瘦小的身体正在瑟瑟发抖。“又做噩梦了?”见状,炜皇问道。“恩。”点点头,白晓说道。“大叔,我该怎么办是好。”

    “小小别怕,有大叔在,没事的。”炜皇将白晓拦在怀里,如此安慰着。“恩。”听到炜皇的话,白晓便是靠着炜皇的肩膀沉沉睡了过去。“哎,小小你到底是什么人呢?”见熟睡的白晓也是一副愁容,炜皇不禁便是叹道。(未完待续。。)

    ...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