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0/413/3177349.html"}})();
尊宝娱乐 >火凤劫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百七十章 各方的局势
    “叽叽。”

    听闻有鸟叫声,凤凰便是睁开了双眼。小心的走下床榻,凤凰推开了风雨阁偏厅的窗子不禁一愣。“糟糕,居然这个时辰了?!”见日上三竿,凤凰便赶忙梳洗了一番。“魅姐,这个时辰你怎么不叫我?”来到正厅,凤凰便是看到了一脸坏笑的火魅。“看你睡的那么熟,就没有叫你咯。”火魅嘿嘿笑着。

    “真是服了你了。”闻言,凤凰无奈的叹了一声。

    “陛下那边怎样了?”不见司徒虚彦的样子,凤凰便是问了一句。“齐先生用着药物吊着呢,也不是长久的事情。”火魅轻叹道。“这样啊...”闻言,凤凰也不再开口。“对了,凤凰有件事情你知晓么?”火魅说道。“什么事?”凤凰不解。“我也是听宫里的人说的,说是最近宫内门阀世家和权利不小的官员不是莫名其妙消失要不然就是死了的。”火魅耸肩说道。

    “莫名其妙身亡的?”闻言,凤凰一愣。“我也是听说。”火魅摆摆手,“最主要的是,这些人都是陛下的人啊。”“难道?”凤凰一惊。“有人暗地猜测说是魔影干的好事。”火魅淡淡开口。“看来魔影是想要彻底拔出拥护陛下的人。”凤凰冷声说道。

    “这魔影可是连陛下都敢毒害,还有什么干不出来的事。”火魅说着,便是起身走向一旁。“我不明白,他们要杀陛下目的只是夺取这大唐的江山么?”说着,火魅便递给了凤凰一杯清茶。“也许还有其他不可告人的秘密吧。”接过火魅递来的茶。凤凰不禁沉思了起来。

    城内,琉璃所居住的宅院内。

    琉璃倚靠在红尘的怀中。听着红尘给她讲一路所见的事情。“怎样,有趣么?”红尘侧过头。笑着问向琉璃。“这个叫凤凰的姑娘是很有趣。”琉璃浅笑一声,便问。“她就是主上千方百计要得到的人么?”“啊。”红尘应了一声。“这次回来会呆多久?”见红尘沉默了下来,琉璃便是岔开了话题。

    “暂时不会离开了。”闻言,红尘便是轻握着琉璃的手,柔声说道。“有件事情我不知道当说不当说。”琉璃轻叹了一声。“怎么了?”闻言,红尘一愣。迟疑了片刻,琉璃便是开口。“最近我听闻了一些有关陛下的事情,是不好的事情。”“你听谁说起的?”闻言,红尘猛地一惊。

    “闲言碎语而已。”琉璃叹道。“不管你听到什么。那些事都是和你无关的。”说着,红尘一把拥住了琉璃,脸上却是写着说不出的痛苦之色。“虽是和我无关,可是你还牵涉其中啊。”话中带着哭腔,琉璃便是紧紧抓住红尘的衣襟,不再开口。“放心吧,我不会有事的。”轻抚这琉璃的长发,红尘一笑。

    “总是这么说,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总是自己一个人忍着伤痛。”琉璃不满的抱怨了一声。“被发现了啊。”闻言。红尘不禁苦笑。“如果有机会,就脱身吧。”琉璃劝道。“放心,我会的。”说着,红尘便紧拥住了琉璃。

    “如果有那么一天的。我定会带着你离开的...一定...”

    青影漫无目的的在街上走着,直到发现了星宇坐在一间酒馆中冲他笑嘻嘻的招手。“怎么到哪里都能见到你。”走进酒馆,青影便坐在了星宇的对面。“这只能说明我们两个比较有缘。”星宇一边笑着。便是一边吆喝了一声。“小二,再给我来几壶酒。”“好嘞。”闻声的店小二便麻溜的又给星宇这桌添了几壶酒。

    “少贫。”青影不淡不咸的说着。“事实而已。”说着。星宇便是举起了酒壶。“正好有些事情要问你。”青影也是举起酒杯,与星宇同饮。“你找我有事要问。可不是什么好事。”星宇苦笑了一声。“......”闻言,青影便是憋了星宇一眼。“拜托别用那眼神看我。”见状,星宇赶忙告饶。

    “很像么...”青影一愣,随即问道。“像...”星宇点头答道。“呵呵。”闻言,青影便是一笑。“喝。”说着,青影便是仰头大口大口的喝起酒来。见青影的模样,星宇不禁暗叹了一声,便陪着青影一起喝。

    半个时辰后,星宇整个人都趴在了桌面上,口中含糊不清的说着。“你也太能喝了吧。”“是你酒量太浅了。”青影淡淡开口。“胡说,我的酒量一直很好。不信你去问澈儿啊。”因为酒精的关系,星宇的吐字都有些不清了。脸上还带着痛苦万分的表情。“他打算什么时候行动。”见状,青影不淡不咸的问道。

    “...唔...三日后...”星宇含糊不清的回了一句。“辛苦你了。”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后,青影便是替星宇付了酒钱,离开了酒馆。待星宇离开后,酒馆内堂便走出了一人。“我照做了,可以将澈儿还我了吧。”完全没有了之前一副醉醺醺的模样,星宇问道。“做的很好,那女人在等你去吧。”“多谢黑魔大人。”说着,星宇便是急忙的冲出了酒馆。

    望着星宇跑开的背影,名叫黑魔的男人便是笑了一声。“热恋中的痴男怨女啊。”

    “被人利用的笨蛋。”正打道回府的青影幽幽叹了一句。停下脚步望了眼手中的半枚玉佩发呆,“母亲,您如果还健在的话,会阻止他么?”说罢,青影便不在此处停留,朝着皇宫所在的方向而去。

    司徒虚彦被李寒卿叫道了东宫,原本以为李寒卿会很颓废,但是见面的时候司徒虚彦却是愣了一下。面前的李寒卿并没有他想象中的那副模样,反而却是一副锋芒内敛,静候着反击时刻的猛虎一般。“你这是怎么了?”见司徒虚彦愣在。李寒卿便是问道。“见到殿下无事便是最好不过了。”司徒虚彦意识到自己的失态,赶忙答道。

    “今日叫你来是想了解一下有关凤凰姑娘的事情的。”说着。李寒卿便是将司徒虚彦让座到一旁。“凤凰?”闻言,司徒虚彦一愣。便用一副奇怪的眼神盯着李寒卿。“你这么看我做什么?”见状,李寒卿一愣,随即便是笑道。“放心吧,我不会夺人喜好的。”“殿下!”司徒虚彦不满的叹了一声。

    “殿下怎么突然问起凤凰的事情了?”司徒虚彦不解的问道。“只是想了解一下。”李寒卿轻咳一声,说道。“我对凤凰的事情也不是太了解,第一次见到她是在长安的望月楼中。”司徒虚彦徐徐说着。“你居然去那种地方。”听司徒虚彦说道了望月楼,李寒卿便是上下打量了司徒虚彦一眼。

    “殿下你误会了。”闻言,司徒虚彦赶忙解释着。“当时是听说望月楼来了一位琴技十分了得的女子,便想见上一面而已。”“然后呢?”李寒卿追问。“之后就顺利的见上了面。当然也没讨到好果子吃。”说着,司徒虚彦便是无奈的笑了笑。“你对人家做了什么?”李寒卿十分费解。

    “还是不要说的好。”说着,司徒虚彦便想找个地缝钻进去。“越发的想知道啊。”李寒卿扯起一抹坏笑。“殿下别开我玩笑了。”司徒虚彦告饶。“殿下也知道朝中臣子在长安被杀的事情吧。”“知道。”李寒卿点点头,“等下,你的意思是那些人的死都和凤凰姑娘有关?”“是的。”司徒虚彦应道。

    “她为什么要杀这些人?”李寒卿不解。“为了报仇。”司徒虚彦叹道。“报仇?”闻言,李寒卿一愣。“具体的事情我不太清楚,只知道她的父母和家族都是一夜之间被杀光,只有她自己活了下来。而且她的仇家身份地位都不是一般人可比拟的,所以才会做这些事情。”司徒虚彦长叹了一声。

    “她那么仇视魔影。是因为仇家是魔影的人?”李寒卿问道。“对。”司徒虚彦点点头。“凤凰并不是她的本名吧?”听司徒虚彦这么一说,李寒卿是越发的对凤凰这个人好奇起来了。“我没有问过她的名字。”司徒虚彦幽幽叹道。“这样啊...我没想到你竟会为了她连你父亲的话都不听了。”李寒卿不淡不咸的说道。

    “说起来,我好久都没有回去了呢。”闻言,司徒虚彦不禁色变。“你就留着宫中吧。”李寒卿笑道。“到时候全靠殿下搭救了。”闻言。司徒虚彦便是抱拳相谢。“陛下的情况怎样了?”闻言,李寒卿沉默了下来。“齐先生说时日不多了。”“抱歉。”司徒虚彦过意不去的说道。“没事。”李寒卿拍拍司徒虚彦的肩膀,扯扯嘴角笑了笑。

    “殿下小心身体才是啊。”司徒虚彦劝道。“放心吧。我没事。天色也不早了,你先回去吧。”李寒卿淡淡开口。“是、臣告退。”说着。司徒虚彦便退出了东宫的偏厅。“这样子真的没事么?”出了东宫,司徒虚彦便是长叹了一声。

    “司徒公子这是怎样了?”闻声。司徒虚彦便是见到了站在东宫外的柳右极。“见过柳大人。”司徒虚彦赶忙行礼。“不必拘礼。”柳右极淡淡开口。“柳大人来看太子殿下?”见柳右极站在这里,司徒虚彦便是问道。“本欲这样,可是太子下令说是不见任何人,我也只好离开了。”柳右极无奈的叹了一声。

    “这样啊...”司徒虚彦见柳右极嘴角挂着浅浅笑意,便不得不打起了几分小心。“司徒公子这是要回府么?”见司徒虚彦的样子,柳右极便是笑问。“不了,殿下要我留下。”司徒虚彦淡淡开口。“哦?留下为何出了东宫呢?”柳右极笑问。“有些事情要办,所以才出来。”司徒虚彦应道。“那就不扰公子了。”说着,柳右极便是给司徒虚彦让出了条路。(未完待续。。)

    ...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