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0/413/3177352.html"}})();
尊宝娱乐 >火凤劫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百七十一章 顾虑
    “告辞。”说着,司徒虚彦便是快步离开。

    望着司徒虚彦离开的背影,柳右极嘴角轻挑,笑道。“果真是有趣的小家伙。”“您对他很是在意啊。”李寒卿的声音传来,闻言柳右极便是回头说道。“殿下说的哪里的话。”“柳大人来我这里做什么?”李寒卿不淡不咸的问了一句。“我那里有人进贡了西域的香茶,想给太子尝尝。”说着,柳右极便是晃了晃手中拎着的檀木盒子。

    “劳柳大人惦记了,请进来吧。”说着,李寒卿便是转身回到了殿内。身后,柳右极不紧不慢的跟着。

    “这个狐狸没事来我这里做什么?”一边走着,李寒卿一边捉摸着柳右极来此的目的。“许久不见陛下,也不知陛下好些了没。”柳右极说着,脸上便是浮出了几分焦虑。“我替父皇谢过柳大人的心意了,父皇还好,柳大人不必惦记。”李寒卿说着,袖中的双手却是紧握在一起。

    “这样便好,臣子们可都是盼着陛下早日康复呢。”闻言,柳右极扯起了一抹不易察觉的笑容。

    风雨阁内,火魅正看着凤凰小腿的上的伤势。“怎样?还疼么?”“没事了。”凤凰淡淡开口。“没事就好。”闻言,火魅便是安心了。“魅姐,青影哥人呢?”四下看了一眼,没有见到青影的影子,凤凰便是问道。“鬼知道他跑到哪里去了。”闻言,火魅不满的抱怨了一句。

    “哈哈。”见火魅的样子,凤凰忍不住笑了出来。“什么事情这么好笑啊?”刚走进风雨阁的司徒虚彦不解的问道。“没什么。”火魅哼道。“脸色不是很好,怎么了?”见司徒虚彦的样子不对,凤凰不解的问道。“也没什么事。就是来的路上遇到了让我颇为头疼的人而已。”司徒虚彦叹了一声。

    “谁啊?”凤凰一愣。“柳右极。”司徒虚彦叹道。“呃...”闻言,凤凰的脸色也不禁难看了几分。“这人很可怕么?”见凤凰和司徒虚彦的样子,火魅便是愣道。“我也不是很清楚,只是觉得这个人很难对付,给人的感觉也不是很好。”司徒虚彦耸肩答道。

    “被他看着就像是如芒在背一般。”凤凰也是幽幽叹了一句。“被你们这一说,我倒是好奇起来了。”火魅笑道。“别人都是避他三尺还来不及呢。”闻言,凤凰便用一副奇怪的目光盯着火魅。“听闻他生的一副极其俊美的容貌啊。”无视凤凰的目光。火魅说着。“不仔细看的话。真容易把他当成女子呢。”听了火魅的话,司徒虚彦便是笑了出来。

    “有那么漂亮么?”闻言,火魅一愣。“坊间有人这般形容他。说是他的脸比九条尾巴的狐狸精一样漂亮呢。”司徒虚彦淡淡开口。“好想会会他啊。”闻言,火魅更是想见到柳右极了。见状,凤凰与司徒虚彦皆是无奈的叹了一声。“说起来,我发现青影哥的面相和柳右极有几分相像啊。”司徒虚彦愣道。

    “恩?真的?”闻言。火魅一愣。凤凰的瞳孔却是紧缩了几分,也不再开口。“有些像而已。”司徒虚彦见火魅整个人都贴了过来。便是后退了几分。“嘁,吊人胃口啊,小虚彦。”火魅不满的哼道。“呃呵呵...”闻言,司徒虚彦也不好再说什么。

    几人这般交谈着。却是浑然不知青影一副复杂的神情站在风雨阁外,听到了全部的对话。

    风雨阁内堂,药罐子卸下了伪装。整个人都窝在椅子上。“真是不知道鬼乾这小子使了什么名堂,毒药的解药怎么都研究不出来。”一边不满的抱怨着。药罐子便是抓着一旁桌子上的干果。“不是你调配不出来。”东临公子淡淡开口。

    “怎么回事?”闻言,药罐子齐木一惊。“是原本毒药的配方中又被人下了另外几种毒药。”东临公子不淡不咸的说着。“你知道还不告诉我?”闻言,齐木怒道。“告诉你又能怎样。”撇了齐木一眼,东临公子说道。“魔影策划这件事想必不是一天两天了,你以为你到京城来就能解决了么?”

    被东临公子说的不知该如何反驳是好的齐木,便是拿着桌上的干果撒气。

    “陛下殡天后,魔影打算做什么呢?”齐木叹了一声。“谁知道呢。”东临公子说着,不禁皱起了眉头。“最近江湖上对到处散播着对凤凰不利的事情,之前魔影利用那丫头做的事情已经弄的江湖人士对凤凰不满了。”齐木不满的说道。“我想魔影的下一个目标依旧还是凤凰吧。”

    “魔影为什么这样执着于凤凰这丫头你难道就一点也不清楚么?”齐木望向东临公子。“不知道。”东临公子淡淡开口。“简直能气死几个。”见东临公子依旧是那副模样,齐木便是气不打一处来。“木头。”“怎么?”东临公子耐着性子应了一声。“你那师兄难道也不知道么?”

    “他...想必也不清楚吧。”见齐木提起玄池,东临公子便是合上了手中的古书。“我们也不能长久留在这里,得想个法子才行啊。”说着,齐木便是不再开口。“我离开京城几天,你自己小心。”说着,东临公子便是起来离开了屋子。“喂,你去哪里啊?”见状,齐木猛地一惊。

    “与你无关。”留下一句让齐木跳脚的话,东临公子便是离开了风雨阁。

    “药爷爷,你还在生公子的气啊。”晚餐时,见齐木拿着桌子上的饭菜撒气,凤凰便是无奈的叹道。“谁、谁会生那个木头的气啊。”闻言,齐木便是哈哈笑道。“不就是你么...”见状,凤凰五人不禁腹诽。“咳咳。”轻咳几声,齐木便是说道。“丫头啊,你收拾收拾离开京城吧。”

    “怎么突然这么说?”凤凰一愣。“总呆在京城也不是个法子,你们还是离开吧。”齐木叹道。见齐木的样子,凤凰便是明白了齐木的苦心。“我还不能走,有些事情我还想弄明白。”“你这丫头...”闻言,齐木无奈的叹了一声。“药爷爷你快吃饭吧,吃完好休息呢。”凤凰浅笑道。

    京城,某处别院中。

    娜娜和珂珂在院中切磋着彼此的武功,红莲坐在院中发呆。“想什么呢?”龙澈儿坐到红莲身边,笑问。“我在想主上什么时候动手。”红尘淡淡开口。“你这丫头...”闻言,龙澈儿无奈的叹了一声。“真要是到了动手的那一刻,我们可就...”欲言又止,龙澈儿抬手揉揉红莲的脑袋,朝她笑了笑。

    “怎么了?”见状,红莲不解。“没什么。”摇摇头,龙澈儿什么也没说。“澈儿。”星宇的声音响起,龙澈儿毁图望去,见星宇紧锁这眉头望着自己,不禁愣道。“这么晚你怎么来了?”“想你还不行么?”星宇说着,便是张开手臂。“少来,这还有别人呢。”说着,龙澈儿便起身和星宇离开了院子。

    “诶呀,真是如胶似漆啊。”望着龙澈儿离开的身影,娜娜不禁感叹了一声。“咳咳。”珂珂轻咳了几声,娜娜这才发现红莲还在院中。“你们不用理我,继续。”红莲不淡不咸的说着。“莲丫头,我们来切磋武功怎样啊?”娜娜问道。“好啊。”闻言,红莲一双大眼睛不禁放光。

    “点到为止啊。”珂珂提醒道。“放心吧。”娜娜笑道。“娜娜姐,小心哦。”说着,红莲便是抽出小刀朝着娜娜袭去。“真是不让人放心呢。”看着娜娜和红莲的样子,珂珂暗叹了一声。

    入夜,凤凰靠在窗边,望着头顶的月亮却是没有一丝困意。她还是在意霄的话,尤其是今日司徒虚彦提到柳右极与青影相似的事情,更是让她在意,再加上霄的话,凤凰怎样都无法从小心你身边的人这句话中逃脱出来。“哎,是我多心了么?”叹了一声,凤凰便合上了窗子。

    先前在京城与魔影交手的时候,将她拦下的便是柳右极,当时柳右极是想要做什么现在凤凰完全不记得了。那个时候她只一味顾着逃跑,根本没有想那么多。“他拦下我到底是打算做什么呢?”这般想着,凤凰便是合上双眼。但下一刻,却又是猛然睁开了双眼。

    “不能吧...”就在刚刚,凤凰心中有两道影子重叠在了一起。一道是柳右极,另一道则是魔影的头目。“太荒唐了吧,这两个人怎么看都不可能有关系啊。”这般想着,凤凰便是叹了一声。也许是自己最近有些太累了,都在胡思乱想了。抛开脑中的杂念,凤凰便是沉沉睡了过去。

    就在凤凰熟睡过去的那一刻,一道身影悄无声息的来到凤凰的房间。望着凤凰的睡颜,人影眉头一皱,手中的短刀便是毫不犹豫的刺向了凤凰脖间。“啪!”就在刀刃马上要刺进去的那瞬间,屋中又是多了一人。只见那人抓住了持刀之人的手,冷声开口。“你要做什么?!”(未完待续)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