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0/413/3225040.html"}})();
尊宝娱乐 >火凤劫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百八十二章 驾临望月楼
    逃出京城的李寒卿在精锐部队的护卫下,来到了长安。望着热闹的街市,乔装打扮的李寒卿不禁长叹了一声。“公子,您要去哪里?”身后,不对的头领小声询问着。“你可知道望月楼在哪里?”李寒卿问道。“公子您真的要去那里?”闻言,头领一愣。

    “咳咳,那里的人也许会知道凤凰姑娘在哪里。”李寒卿淡淡开口。“公子请随我来。”说着,头领便是为李寒卿带路。“说起来我还没有问你的名字。”一边走着,李寒卿便是问道。“小的名字不足挂齿。”头领淡淡开口。“不知道名字叫起来总是不方便。”李寒卿无奈的笑笑。

    “回公子,我叫秋白。”秋白应道。“不错的名字啊。”闻言,李寒卿一愣。“公子谬赞了。”浅笑一声,秋白便是带着李寒卿来到了望月楼的门口。“公子,我们到了。”说罢,秋白便是退到了李寒卿的身后。

    “哟,瞧着公子面生,第一次来么?”见李寒卿呆愣在门口,望月楼内打扮着花枝招展的女人便是笑着迎了上来。脂粉味扑鼻,李寒卿不禁皱起了眉头,问道。“老板可在?”“哟,公子上来就找我们妈妈啊?”女子闻言,便是笑出了声。“放肆,我们公子在问你话呢。”秋白怒道。

    “秋白,不要声张。”李寒卿摇摇头,示意秋白不要在门口生事。“劳烦你带路了。”李寒卿浅笑道。“公子随我来。”说着,女子便是侧身为李寒卿带路。

    踏进望月楼,吵杂的声音便是袭来,李寒卿不禁加快了步子。

    走了将近半盏茶的时间,女子便是在一处门外停了下来。“我们妈妈就在这里。不打扰公子了。”“多谢带路了。”李寒卿礼貌性的回了一句。“公子不必客气。”说着,女子便是退了下去。

    “当当。”叩响房门,屋内便是传来了一声。“请进。”闻声,秋白便轻轻推开了房门。走进去,李寒卿便是见到一人悠哉的躺在长椅上,嘴里还哼着小曲。“你便是这望月楼的老板?”李寒卿一愣。“真是失礼,陛下驾临。有失远迎。”闻声。碧含烟便是起身行礼。

    “你知道我是谁?”李寒卿猛地一惊,没想到他的身份居然会被识破。“陛下放心,在这里您是安全的。”碧含烟浅笑一声。便是侧身轻轻扭了下身边的花瓶。下一刻,房间便是有着一道暗门出现。“陛下请移步地下,那里绝对安全。”“好。”应了一声,李寒卿便随着碧含烟来到了暗门内。

    “请问您是?”进了门内。李寒卿便问。“回陛下,我叫碧含烟。”碧含烟淡淡开口。“我不想让别人知道我的身份。换个称呼吧。”长眉浅皱,李寒卿便是说道。“是。”碧含烟带着李寒卿来到了望月楼的地下,望着空旷的地下,李寒卿略微一惊。

    “公子请坐。”碧含烟说着。便是沏了壶茶。不等李寒卿开口,碧含烟便是说道。“公子来到这里,莫非是想知道有关凤凰下落的事情?”“却是如此。不过比起这个,我更好奇你是怎么知道我的身份的?”李寒卿好奇的问道。“公子莫要小看了这望月楼的情报啊。”说着。碧含烟便是笑笑。

    “官员们都经常来么?”李寒卿又问。“是的。”碧含烟点点头。“原来如此。”闻言,李寒卿便无奈的笑笑。“公子请用茶。”碧含烟轻轻将茶杯放在李寒卿的面前,笑道。秋白见状刚欲拿起茶杯,便是被李寒卿制止了下来。“没事。”说着,李寒卿便轻抿了口。“您可知道凤凰姑娘现在何处?”

    “公子真是急性子呢。”笑了一声,碧含烟便说。“据我所知她离开京城后是去了杭州,前些日子我收到了她的信件,说是要去渭南。公子可以去那里看看,运气好的话也许会和她一同到呢。”

    “渭南?凤凰姑娘可说要去那里做什么么?”李寒卿问道。“这我便不知了。”碧含烟淡淡开口。“多谢您的情报。”说着,李寒卿便是回头看了秋白一眼。“请收下。”说着,秋白便是走上前来,在桌面上留下了一个布包。“公子您这是做什么?”见状,碧含烟一愣。

    “你应得的。”秋白淡淡开口。“多谢公子。”见状,碧寒卿便是相谢。“对了,我来过这里的事情可不想让任何知道。”李寒卿说着,便是望向了碧含烟。“你您放心,这望月楼的人绝不会将您的行踪透露给任何人。”碧含烟会意李寒卿话中之意,便是笑道。

    离开地下重新回到了先前所在的房间中,李寒卿便是说道。“辛苦了。”“公子客气了。”碧含烟摇摇头。“还请公子要万分小心。”“我会的。”点点头,李寒卿便是说道。“对了,如果可以的话还请您联络下凤凰姑娘。”“好的,公子放心。”闻言,碧含烟便是答应了下来。

    “不用送了。”说罢,李寒卿便是离开了房间。望着李寒卿离开的背影,碧含烟不禁长叹了一声。“大人,怎么了?”天儿从旁走出,愣道。“没什么,信鸽还在吧?”碧含烟问道。“还在。”天儿应声。“那好,待会我写封信,送到这个地址。”说着,碧含烟便是从袖中取出了纸条递给天儿。“好的。”看了眼字条上的字,天儿便是点头应道。

    出了望月楼,李寒卿也是长叹了一声。“公子您这是怎么了?”秋白愣道。“没什么,做好去渭南的准备吧。”李寒卿淡淡开口。“是。”闻言,秋白赶忙应声。

    “真是没完没了。”打晕朝着自己冲来的男子,火魅不禁怒道。“可不是。”坐在一旁的人堆上,景麟也是抱怨着。“真是抱歉啊。”凤凰击倒迎面而来的敌人,便是过意不去的说道。“丫头,说什么呢。”闻言,火魅不禁皱起了眉头。“和你哥哥姐姐居然说这个,太见外了吧。”

    “我们这样被人追杀确实是我的错。”凤凰叹道。“好了,不说这个了。这些人要怎么办?”说着,青影便是望了眼底下横七竖八躺着的男男女女。“放在这里不管吧。”景麟不淡不咸的说道。“把他们躲到一旁吧,怎么说也是名门正派,我们这么做有些不太好。”凤凰叹道。

    “名门正派还冲着黄金连命都不要了,要我说根本就不用管他们。”火魅哼道。“凤凰说的对,我们还是把他们弄到一旁吧。”司徒虚彦无奈的笑笑。“我来帮忙!”云瑎立马举手自荐。“那就挪到一旁的小树林里吧。”说着,凤凰便是四下查看了一眼。“动手吧。”说着,景麟便是拖着地上的三人朝着不远处的小树林走去。

    “你们两个就在这里休息一下吧,我们来就好。”司徒虚彦说道。“好。”闻言,凤凰便与火魅坐到了一旁的石头上,看着司徒虚彦四人来回将倒在地上的人一个一个抬到小树林里。“凤凰,关于颁布追杀令的这个人你要怎么办?”火魅问道。“走一步看一步吧。”凤凰轻叹了一声。

    “对方可是要致你于死地啊。”火魅愣道。“早晚会知道他是谁,也不急于一时了,心急吃不了热豆腐啊。”闻言,凤凰无奈的笑笑。“也是。”火魅也是长叹了一声。“慢慢来吧。”凤凰不淡不咸的说道。

    半柱香的时间后,司徒虚彦四人终于是弄完了手头上的工作,回到了凤凰的身边。“辛苦你们了。”见司徒四人气喘吁吁的模样,凤凰便是忍着笑说道。“渴死我了,去找点水喝。”说着,景麟便是拉着云瑎去找水喝了。

    “等他们回来我们再出发吧。”青影无奈的笑道。“距离渭南还有几天的路程啊?”司徒虚彦问道。“差不多需要两天的时间吧。”火魅愣道。“倒是不急,就怕白晓那丫头等急了而已。”说着,凤凰便是笑了几声。“你给那个小丫头写信了吧?”火魅问道。“几天前就送出去了,应该是收到了。”凤凰淡淡开口。

    半盏茶的时间过后,景麟和云瑎便是走了回来。手里还有猎来的几只野兔和水囊。“你怎么还猎了兔子?”火魅愣道。“看到就顺手弄来了,晚上加餐吧。”景麟嘿嘿笑道。“干得漂亮。”闻言,火魅满意的一笑。

    “既然回来了,我们便走吧。”说着,凤凰便是钻进了马车。随后,几人纷纷进了马车,平子便再次驾起马车朝着渭南所在的方向驶去。路上,景麟不断的讲着笑话逗众人。“够了,够了,快停。”笑的合不拢嘴的火魅赶忙叫停。“真的不听了?”景麟笑问。

    “不听了,快停。”火魅宣告投降。“那好。”闻言,景麟便是不再开口。

    长安,秋白驾着马车朝着城外驶去。还不等到城门口,便是有着数十身着夜行衣的刺客突然出现。早就料到会有如此情况的秋白淡淡开口,“留一个活口。”“是。”话音落下,精锐部队的人便是从旁蹿出,精准的击杀了来袭的次开。也捉住了一个没有来得及服毒的刺客。

    撩开车帘,李寒卿说道。“怎样了?”“抓到一个活口,公子要怎么办?”秋白赶忙应道。“问问是谁指使的。”李寒卿冷冷开口。“是。”闻言,秋白便是冲一旁的人使了个眼色。那人心领神会,来到了刺客的面前。(未完待续)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