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0/413/3291474.html"}})();
尊宝娱乐 >火凤劫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百八十九章 再遇圣将
    同一时刻,渭南城内又墨筱派出的五人也是接到了陛下来到渭南城的消息。

    “墨姐姐有说什么么?”其中一女问道。“叫我们盯住了魔影,不要插手过深就行了。”先前被墨筱亲过的月儿淡淡开口。“月儿,今晚我想魔影就应该有所动作了。”靠在窗边的女子不淡不咸的说了一句。

    “我知道了,冷月姐你这是怎么了?”月儿愣道。“都打起二十分的精神来,既然魔影在这里,那么说明那个叫凤凰的也会在这里。她可不是什么善类,我们既要防着魔影,也要防着她。”冷月冷冷开口。

    “是。”闻言,其余四人便是齐齐应声。“希望这次行动平安无事。”闻言,冷月便是暗叹了一声。“先去休息吧,我想今晚我们便会行动了。”冷月淡淡开口。“好。”四女乖巧的应了一声,便是各自走回了自己的卧榻旁。

    过了一会,月儿便小心翼翼的来到了冷月的身边。“冷月姐。”“怎么?”见月儿走到自己面前,冷月便是问了一句。“有点冷,我想和你睡在一起。”月儿说着,便是眨着水灵灵的大眼睛盯着冷月不放。

    “你这么说她们几个可不干啊。”闻言,冷月便是一笑。“月儿你真狡猾!”声音刚落下,便是响起了嫉妒声来。“诶...”见状,月儿不禁皱起了眉头。“一起睡吧。”冷月拍拍床铺,笑道。“好。”闻言,月儿几人便是纷纷挤在了冷月的周围。

    白晓小院内,凤凰一副凝重的神色说道。“我想魔影他们应该很快便会有所动作了,我们不能放松警惕。”“说吧。我们要怎么做。”司徒虚彦问道。“守株待兔。”凤凰淡淡开口。“啊?”闻言,司徒虚彦一愣。“守株待兔?”

    “对,在这里等着。”凤凰笑道。“只是等着?”李寒卿也是愣道。“当然不是白等的,这段时间内我们可以在这间院子周围设下陷阱。”凤凰说着,便是挑起了一抹笑容。“毒阵由我来设,景麟哥你们可以设置些简单的陷阱。”“只是简单的?”景麟愣道。“我只希望魔影不会派三圣将之中任何一人来就好。”凤凰耸肩叹道。

    “想想就不想见到他们啊。”闻言,司徒虚彦和景麟便是同时长叹出声。“这位大哥就请你找几名身手不错的人保护公主吧。”说着。凤凰便走到了秋白的面前。“保护公主亦是我等之责。姑娘不必担心。”秋白说道。“话是如此,可还是不得不防。”说着,凤凰便从腰间拿出了两个小瓶。给了秋白。

    “这是?”接过小瓶,秋白不解的问道。“毒药黑海棠,如果遇到险情,就用了它吧。”凤凰淡淡开口。“说起来。公主她还曾经想拿走这东西呢。”说着,凤凰不禁一笑。“这丫头...”闻言。李寒卿无奈的摇摇头。“时间还早,各位也不比紧绷着神经,好好休息吧。”说着,凤凰便是脚下一动。跃到了屋顶之上。

    “我先弄些毒阵。”说着,凤凰便是隐匿了身形。“公子,请挪步到内厅休息吧。”司徒虚彦劝道。“你不担心她么?”李寒卿问道。“我是担心。可她一旦决定的事情谁也阻止不了啊。”司徒虚彦无奈的笑笑。“你不会反驳她么?”李寒卿愣道。“这...她也不听啊。”闻言,司徒虚彦便是长叹了一声。

    还不等司徒虚彦走出几步。便是听到李寒卿的一句话,差点脚下一个趔趄摔倒在地。“妻管严?”“公子您别开我玩笑了。”司徒虚彦无奈的叹道。“我有么?”李寒卿淡淡开口。“哎...”司徒虚彦索性闭嘴,不再和李寒卿理论。

    跟在司徒虚彦身后的景麟强忍住笑不敢出声,却是糟来了司徒虚彦的狠狠一瞪。“咳咳。”景麟撇开视线,便是走到了青影的身旁。“你小子从刚刚开始就一句不发,怎么了?”“没事啊。”青影淡淡开口。“是我多虑了,你本来就是块木头。”闻言,景麟便是哼道。

    “你啊...”青影无奈的笑了几声。

    半柱香的时间后,凤凰便从屋顶上跳了下来。“辛苦了,喝些茶水吧。”见凤凰下来,司徒虚彦赶忙递上了茶水。“谢谢。”接过茶水,凤凰便是喝了一口。“公主那边怎样?”凤凰担心的询问了一句。“还没醒,不过没事。”司徒虚彦应道。“那就好。”闻言,凤凰便长吁了口气。

    “说起来你那个做法可真是吓到我了。”司徒虚彦无奈的笑笑。“迫不得已嘛。”凤凰不淡不咸的应道。“不知道你看没看到公子他的脸都被你吓青了。”司徒虚彦揶揄道。“少皮。”撇了司徒虚彦一眼,凤凰便抬头看了眼天色,随即便是长叹了一声。“可真是不太平啊。”“是啊。”司徒虚彦同意的点点头。

    “回去吧,云瑎他又准备了拿手好菜。”见凤凰神色落寞,司徒虚彦不禁心痛了起来。“这小子什么时候跑去厨房的?”听司徒虚彦这么一说,凤凰方才想起了云瑎。“你应该说他什么时候出来过才对。”闻言,司徒虚彦不禁哈哈笑道。“不是吧...”两人交谈之间,便是来到了内厅。

    黄昏时刻,聚欢阁内。

    “我说的都听清楚了么?”琴九一淡淡开口。“听清楚了。”话音落下,便是有着十余人齐声应道。“很好,等太阳落下,便是我们行动的时间。”琴九一满意的笑道。“红尘不知去哪里了?”星痕叹道。“他的话你不用管,关键的时刻他便会出现的。”琴九一不淡不咸的应了一句。

    “说起来我是很好奇是谁探得这情报的。”说着,星痕便晃了晃手中的纸条。“那我就不得而知了。”琴九一说道。“你也不知道啊。”见状,星痕便不再开口。“你说我们要把那个凤凰一齐带回去主上会不会高兴啊?”琴九一笑道。“谁知道呢,主上的心思没人猜得出来。”星痕叹道。

    “更何况那个丫头可不是那么好抓的啊。”说着,星痕便是摊手不言。“手下败将之言。”琴九一不满的哼了一声。星痕也不与琴九一一般见识,便没有搭茬。随后,两人谁也不再开口,屋内的气氛变得凝重了起来。十余人的魔影死士的呼吸皆可听闻。

    夜幕降临,琴九一站起身,动了动僵硬的的身子,淡淡开口。“是时候动身了。”“是!”闻言,十余人大声应道。“去吧。”琴九一笑道。话音落下,十余人便是有了动作,无声的出了聚欢阁。“我们也走吧。”说着,琴九一便是看了眼星痕。“好。”应了一声,星痕便跟了上去。

    待星痕离开,聚欢阁的老板便从旁走出。“您不去么?”“还不是时候。”声音从偏厅响起,红尘的身影便是出现在了正厅中。“这样啊...”闻言,聚欢阁老板便不再开口。“反正是闲着没事,陪我喝几杯吧。”说着,红尘便坐在了圆桌前。“好。”应了一声,聚欢阁老板便拿出了几壶好酒来到了红尘身边。

    渭南小院内,一阵凉风挂过,凤凰便皱起了眉头。“莫非...”见状,司徒虚彦心头不禁升起了不好的预感。“他们来了。”凤凰淡淡开口。“哦?还真让你说中了呢。”闻言,景麟便是从厅内走出。“我倒是想看看来的是谁。”火魅笑道。“来几个也别想轻易的回去啊。”秋白冷冷开口。

    几人话音刚落,便是有着四人身着夜行衣出现在了屋顶。

    “不开眼的东西。”说着,景麟手腕一翻。屋顶上藏着的十字弓便是射出了弓箭,击穿了四人的胸膛。“好厉害。”见状,秋白不禁惊呼一声。“又有人来了。”火魅说着,便指向了屋顶。“嘿,还来?”见状,景麟便欲有所动作。

    “等等。”凤凰拦住景麟,便是冷冷开口。“派这种替死鬼很有趣么?既然来了,何不现身一见啊?!”话音落下,仿佛就像一切没有发生过一般。院子周围静的落针可闻。几息后,便是有着笑声传出。“你这丫头还真是一点也没变啊。”闻言,凤凰的脸色不禁阴沉了下来。

    见凤凰的模样,司徒虚彦也是皱起了眉头。心中那不详的预感,越发的浓烈了起来。“魔影可真是小题大做,居然派了圣将出手。”望着门口那道熟悉的身影,凤凰冷冷开口。“琴九一?”见状,秋白不禁一惊。“星痕呢?没有与你在一起么?”凤凰不淡不咸的问了一声。

    “诶呀,你怎么知道她和我在一起啊?”闻言,琴九一一愣。“小心身后!”闻言,凤凰猛地一惊,便朝着火魅喊了一句。“呃!”闻言,火魅便是觉得身后一阵冰冷。下意思的回身挥出长剑,便是与星痕撞了个正着。“哦?碰巧么?”见状,星痕一愣。

    见火魅身边的星痕,青影终是有了动作。只见他几步踏出,便来到了火魅身前,将她护在了身后。“要是敢动她,后果你知道。”说着,青影便是望了星痕一眼。“真是...难办了呢...”见状,星痕便是无奈的叹了一声。(未完待续)

    ...

    ...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