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0/71/1029554.html"}})();尊宝娱乐 >带着鬼姬闯战国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六百七十二章 疯狂的老狐狸

第六百七十二章 疯狂的老狐狸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对于九岁小正太二条信房的好奇,王天邪只是说了一段话,小正太顿时就悟了。水印广告测试水印广告测试

    “信房,海对面大明国有句‘万变不离其宗’的道理,指的是尽管形式上变化多端,其本质或目的却永远不会改变。虽然平安京没有海港,但却有其他任何一个地方都没有的优势,而我要教你的第一课,就是通过观察半兵卫的经验,去发掘这些优势。”

    王天邪说完这番话后,便转身离开了,留下九岁的小正太若有所思地站在那里。

    “哇哦!师父!我懂了!”

    二条信房不愧是从小就接受严格培养的未来公卿第一人,很快就想通了王天邪的那番话,只觉得念头瞬间通达,兴奋地大喊一声跑向远处正在督工的竹中半兵卫。

    王天邪听到二条信房这个徒弟的欢呼后,嘴角不由自主地笑了。

    虽然平安京中大部分公卿都早已习惯了醉生醉死的生活,但从近卫前久的行事,以及二条信房这只小正太的启蒙可以看得出,位于公卿最高位的五摄家并未真的那么堕落、陶醉于享乐之中。

    织田家一五五九年的目标除了大阪湾建设外,当然还包括了战争,以及战争,还有战争。

    暴力超龄伪萝莉织田信子派遣柴田胜家为总大将,带领佐佐成政、猴子羽柴秀吉、前田利家等人出阵纪伊国。

    这次出阵将联合杂贺众分支的杂贺三缄众,以及根来众、汤川众、奥纪伊众等纪伊国势力,一起攻打逃到纪伊国的本愿寺教如和杂贺众本家,总兵力达到十万。

    王天邪和织田信子之所以没有出阵,是因为两人十分在意之前叛逃到大和国信贵山城的松永久秀。

    这已经是松永久秀这个“战国第一反骨佬”第三次叛逃织田家,更别提他之前还有过无数次前科、先例。

    时间来到了四月初。

    王天邪、织田信子、腹黑二公主翠姬、光秀大萝莉一起商量了三天三夜。才将松永久秀的密友松井友闲,召唤至安土城天守阁三层的会客室。

    “友闲,久秀那家伙老毛病又犯了,你去劝劝他。叫他迷途知返。你告诉他无论如何这都是叛逆的行为。如果他有任何要求我织田家可以尽力满足,但事不过三。以后再有这样的行为,我织田家将绝不饶恕!”织田信子看着松井友闲的双眼说。

    “是!在下这就前往信贵山城。”松井友闲听了织田信子的话后,连忙双手伏地躬身答应。

    王天邪全程并没有开口说些什么,直到松井友闲离开了会客室。他才双手“啪!”地一拍。

    伴随着他的掌声出现的,是一名猿飞忍者里的精英上忍。

    “你跟随刚才那个人前往信贵山城,如果松永久秀那只老狐狸依然执迷不悟的话,你就趁着夜色将这张纸,给我贴满信贵山城城下町所有当眼位置。”王天邪一边吩咐,一边从怀里面掏出一张纸,交到这名精英上忍的手中。

    “御意!”

    这名精英上忍听了王天邪的话后。连忙接过王天邪递过来的纸张,嘴里则大声回答。

    松井友闲在当天的下午就启程前往大和国信贵山了。

    不过,他并不知道他的随从中,已经有三个人已经被猿飞忍者里的精英上忍替换、假扮。至于真正的随从已经被收押在猿飞忍者里中。

    松永久秀倒是十分热情地站在信贵山城城下町迎接自己这位密友。

    不过,令松井友闲感到郁闷的是,松永久秀的热情招待可说只谈风月,完全没有谈及哪怕一丝言(大)不(逆)及(不)义(道)的事情。

    “久秀,你是不是对信子殿下有何不满,所以才会反叛?如果因此而真正触怒信子殿下,事情可就没那么容易解决了哦!”

    终于,松井友闲再也忍不住了,看着松永久秀的双眼问。

    号称“战国第一反骨佬”的松永久秀,听了松井友闲的话后终于抬起了头,摆出一副十分严肃的神情看向坐在自己对面的这位密友。

    “友闲!我松永久秀是堂堂的男子汉,生于这个乱世可不是为了当织田家家臣,屈服于织田家那个女人的膝下!我会凭我的能力来夺取整个天下!”松永久秀高举起自己的右手,随即遥指向太阳的方向用力一握,仿佛将整个太阳攥在手里似的。

    “唉,久秀,我的密友,醒醒吧,你这样不断反叛难道就能取得天下?”松井友闲听了自己这位密友的话后,顿时叹了口气。

    “……”

    松井友闲说完之后,松永久秀瞬间不说话了,会客室中变得一片寂静,十分尴尬。

    “友闲!难道你认为我不能?如今越后国那个女人已经统一关东十六国並攻陷能登国,正准备进入飞騨国、加贺国,下一个目标必然是织田家的越前国。”松永久秀突然状似疯狂地大声喊了起来,整座信贵山都仿佛充斥着他的咆哮。

    “毛利辉元正准备从西边挥军而来,届时本愿寺教如必将因毛利辉元的出阵而解除困境,如果再加上恢复伤势的武田晴信……”松永久秀两只眼睛愤怒地瞪视着自己的密友,对对方叫自己“醒醒”表示出究极的冲天怒火。

    “哈哈哈……这么一来,织田家那位公主可真是四面受敌啊!即使那只恶鬼再怎么恐怖,再怎么强大,也绝对抵不过如此多强敌!”松永久秀满脸狰狞地哈哈大笑,仿佛看到织田家即将没落一般。

    “问题是……即便织田家无法应付,难道就轮到你会有机会取得天下?毛利辉元、越后国那位公主、甲斐国那位晴信殿下消灭了织田家后,下一个目标就会是你了吧!别忘了,还有那位将军殿下!”松井友闲摇了摇头,再次在松永久秀的头上泼了一大盆冷水。

    “友闲!你真笨哪!……织田家届时势必需要将兵力四队,应付毛利辉元、武田晴信、本愿寺教如以及那条越后国龙女。当战况达到了最激烈时,平安京就会变成一座空城,变成完全不设防的状态吗?”松永久秀用一副鄙视的目光看着自己对面的好友。

    在他的脑海中,这个计划已经推敲了无数遍。

    他松永久秀不仅仅是战国乱世中的枭雄,更是一个有脑子,最擅长捕捉机会的枭雄!

    “只要平安京一空虚,我就有机会一举攻下山城国外围,然后由金藏界口入京,一旦进入平安京就可以说是我的势力范围。”松永久秀继续大声喊叫,仿佛要发泄心中的各种负面情绪。

    “不论是毛利辉元还是越后国那位公主,在京畿充其量也不过是个乡巴佬,反之,早在三好长庆时代起,平安京就是我松永久秀的地盘!”松永久秀站了起来,举起手遥遥地指着平安京方向。

    面对松永久秀竭歇斯底里地大吼,松井友闲登时呆然地看向自己的密友,嘴里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

    他知道自己这位好友向来野心勃勃,但他一直认为对方这些年早就已经被战国乱世的局势所淘汰,棱角被磨成了圆角。

    不过,看对方今天这劲头,貌似不仅仅是在发泄这些年的压抑,而是真的已经在计划些什么。

    “好友,你就真的不再仔细考虑下了?这次可是你最后的一次机会了!”实在无法看好松永久秀的松井友闲,苦口婆心地尽最后一番努力劝自己的好友。

    “考虑吗?好吧!你告诉那位信子公主,只要她杀了那只恶鬼並下嫁于我,让我取得天下,我绝对不会为难她!再说,这怎能说是谋叛呢?我只不过是为了取得天下罢了!”松永久秀突然抽出自己腰间的大太刀,对着面前的烛台一刀挥了过去。

    “当啷!”

    并没有燃点蜡烛的烛台顿时被砍成了两半,向着铺了榻榻米的地板自由落体。

    “友闲,你看,我这座信贵山城中,早就囤积了大量的山芋、野菜及荒布等干粮。这些晒干的野菜、干鱼、盐、味噌,数量之多足足可以供应信贵山城三年以上。”或许是太过于激动,松永久秀甚至连原本亲昵的“好友”两个字都不用了,直接喊起松井友闲的名字。

    “我告诉你,这座城的地下更埋藏了大批木材、火炭,以及制作铁炮的铅、火药的原料,各种举凡合战所需要的东西无不应有尽有。”松永久秀捉着松井友闲的手,拉着他参观自己的信贵山城。

    “只要织田家敢攻打过来,我就会笼城防守。到时候,织田家不仅要应付毛利辉元、越后国那位公主、武田晴信、本愿寺教如,更要随时提防我这只老狐狸!你觉得,织田家有那个能耐吗?”松永久秀指着一排排的长枪、铁炮,对着松井友闲大喊。

    “怎么样?你明白了吧?很吃惊吧?友闲!我告诉你!我要让那群背弃我的公卿们看清楚,到底是谁才是真正拥有无限智慧的人!”松永久秀紧紧地抓住松井友闲的手腕,完全不顾对方已经疼得脸色发紫,大声地喊道。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