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0/71/1049169.html"}})();尊宝娱乐 >带着鬼姬闯战国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六百七十三章 信贵山攻略始动

第六百七十三章 信贵山攻略始动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松永久秀状似疯狂地一甩手,松开了已经将松井友闲手腕握出五道酱紫色印痕的手。

    “疯了!你已经疯了!织田家已经前后两次包容于你,现在第三次叫我来好言相劝,你这个执迷不悟的家伙!”松井友闲揉了揉自己的手,指着松永久秀大骂。

    “……你走吧,我即便笼城防守到最后一刻,也绝不会向一个女人低头!无论织田家也好,越后国那条龙女也罢……可惜呀,毛利辉元那个瞻前顾后的懦夫!”松永久秀沉默了一会后,突然对松井友闲挥了挥手,下起逐客令。

    他自己知道自己的事,虽然刚才他最里面说的很信誓坦坦,但他知道自己手中的筹码已经一次比一次少。

    只不过,作为一个战国乱世中的野心家,更是一个男权至上的枭雄,怎么可能心甘情愿地降服于一个女人呢!

    之前的每一次降服,都只不过是借机行事的决策。

    每当他找到一个机会,他都会狠狠地在织田家背后捅上一刀子,在他看来,这毕竟是一个男人的天下!

    松井友闲听了松永久秀的话后,气得转身就向着信贵山城城下町方向走去,没多久就离开了信贵山城。

    夜色渐渐笼罩着大地,怀着内疚心情急匆匆赶回安土城禀告的松井友闲,并没有发现自己的随从少了三个人。

    嘛,就算发现了,他此刻也完全没有心思追究。

    第二天一大早,当信贵山城城下町的町民们走出家门,准备到田野间务农、到座市中打理自己的店铺之际,他们的眼球不由自主地被张贴在街道每一个显眼位置的纸张吸引住了。

    纸张从上往下大约三分之一位置的正中央,画着一个大大的“贪”字,字的下面则写了三行小字。

    “松永弹正久秀此人贪得无厌地常年压榨领民财物,如今城内已堆满财货。但是,他不仅并未以此为满足。更竟然妄想燃起战火夺取天下。如今他第三次不顾恩义谋叛信子殿下,为此特地送他一个‘贪’字以昭告天下!织田领内全体百姓上”

    一些在座市中经营小本生意的町民,纷纷将纸上的字念给身旁不识字的左邻右舍。

    王天邪派遣跟随松井友闲的三名忍者十分完美地完成了任务,按照王天邪的吩咐。用了一宿的时间将公告贴满城下町每一个角落。

    最先产生骚乱的是拉着牛车游历天下的行脚商人。

    这群人在这个战国乱世中走南闯北,自然知道大和国早已是织田家的统领之中,更知道织田家的强势之处。

    也正因为此,算是略有学识的他们,立刻就从这张贴满了信贵山城城下町任何角落的告示中,闻到了战争的味道。

    勇于在这个乱世中做一名行脚商人,自然也是一名亡命之徒。不过,就算再怎么亡命,面对战争怎么可能没有恐惧。

    乱了!

    当松永久秀从左拥右抱中睁开眼睛时,整个城下町已经彻底陷入了恐慌之中。无数町民在行脚商与座市中的商贾带领下逃离信贵山城城下町。

    “呵呵。想必松永久秀那只老狐狸现在一定很头疼吧!”暴力超龄伪萝莉织田信子高坐在她那匹第二代南蛮名马的马背上,笑着对一旁的王天邪说。

    “不,他现在肯定正利用暴力手段强硬镇压那些离去的町民,采用高压政策组织、集结军阵。嘛,不管他在做什么。反正他绝对不可能有精力来顾忌我们就是了。”王天邪并不同意织田信子的看法。

    “那是当然了!他绝对想不到我们的军阵早已来到他的家门口!”织田信子哈哈大笑。

    的确,两人早在松井友闲前往信贵山的当天下午,就已经率领五万军阵出阵信贵山。

    信贵山城爆发骚乱的当天傍晚,也就是松井友闲离去的第二天傍晚,就已经抵达了与信贵山遥遥相对的郡山附近。

    夜幕很快就降临,时间很快来到了子时,也就是王天邪上一世的晚上十一点。

    “织田鬼军!顺庆势!目标片冈城!全军出阵!”

    王天邪仰头看了看天色。然后再看了看远处的信贵山城,右手“呛”地一声抽出腰间的“妖刀.鬼闪丸”大太刀,嘴角先是笑了笑,随即遥指着信贵山不远处的一座城砦大喊。

    “嗨嗨嗬!”

    站在王天邪、竹中半兵卫、雪原凉、前田庆次身后的一众织田鬼军部将级以上武士,八千鬼军骑马铁炮队连忙大声喊道。

    作为王天邪辖下一员大将随同出阵的,还有被织田信子任命“大和国守护”一职的筒井顺庆。

    相对起织田鬼军的气势如虹。筒井顺庆所带领的一万五千大和国足轻队,明显声势弱了许多,看得织田信子直皱眉。

    没办法,筒井顺庆的军阵,连当年越前国金崎城撤退战中大败而回的织田家第二梯队更加不如。

    其实这倒也不能怪筒井顺庆。

    毕竟筒井顺庆所驻守的大和国。没有王天邪这个堪称名(变)奉(态)行的家伙存在,自然不会弄些诸如“血池地狱”之类的恐惧操练法,不把手下的兵玩坏誓不罢休。

    王天邪的目标是信贵山麓东南面的位于王子町的支城片冈城。

    王天邪的军阵出阵之后,织田信子同样抽出腰间的大太刀。

    “佐久间信盛出列,目标金圣寺!”

    “池田信辉出列,目标立野城!”

    ……

    一道道命令从织田信子的嘴里颁布出来,被点到名的家老(骨灰级)、重臣(战争疯子)纷纷大声领命,势要捍卫织田家的威名。

    毕竟这是松永久秀这个“战国第一反骨佬”第三次反叛织田家,可说是一个大大的耻辱。

    织田信子安排完所有命令后,将手中大太刀向着依傍郡山修筑的郡山城方向一挥,嘴里大喝一声:“全军!出阵!”

    如果每一名家老、重臣都能够顺利完成她的命令,松永久秀的信贵山城将会彻底被孤立。

    先不说织田信子乃至一众织田家家老、重臣的出阵,但看王天邪那边。

    当织田信子挥舞着大太刀,一马当先向郡山城冲去时,王天邪、筒井顺庆的联合军,已经冲到了片冈城六百米附近。

    片冈城与其说是城,不如说是一个佛门的寺院群。

    要想攻陷片冈城,最重要的不是主城,而是片冈城四周的兴福寺、放光寺、西安寺、達磨寺等佛门庄园。

    对,就是庄园。

    围绕着片冈城四面八方而建的大、小庄园,背后的拥有者都是附近寺院中的坊主、法主。

    诚然在这个战国乱世中,佛门最有势力的是石山本愿寺,其次是比睿山,再之下才轮到一向宗以外各佛门旁支、分支、宗流。

    但是,王天邪在黄泉鬼女一族的协助下一把火烧了比睿山,联合冰山大猫御姐李华梅、根来众、汤川众,以及奥纪伊众一起将石山本愿寺攻陷。

    其结果就是这些原本二、三流的佛门分支纷纷土鸡变凤凰,成为了一方之主。

    经过了长途奔袭,织田鬼军与大和国足轻队之间的分别越来越明显。

    看到这一幕,王天邪不得不做出改变。

    “庆次,你的目标是兴福寺!”

    “半兵卫,你的目标是放光寺!”

    “凉,你的目标是西安寺!”

    “其余鬼军,跟我一起攻向达磨寺!”

    “顺庆!你的一万五千军阵给我将周围所有庄园攻陷,然后将片冈城围起来!”

    王天邪在距离片冈城最外围五百米的位置勒停胯下第二代南蛮名马“鬼鹿墨”,调转马头对身后的前田庆次、竹中半兵卫、雪原凉、筒井顺庆吩咐。

    “御意!”

    织田鬼军至此兵分四路,分别在王天邪、前田庆次、竹中半兵卫、雪原凉的带领下,扑向了四周的寺宇。

    至于筒井顺庆则大声答应后,带着自己的一万五千足轻队向软(佛门)柿(庄园)子扑去。

    达磨寺的一千多僧兵完全无法抵抗王天邪辖下织田鬼军的攻势,很快就被攻陷了。

    当王天邪坐在大殿中进行短暂休整之际,竹中半兵卫、雪原凉同样传来了捷报。

    唯有攻打兴福寺的前田庆次,由于遭到强烈抵抗,迟迟没有传来好消息。

    直到当天傍晚,经过了一整天的攻防战,前田庆次才终于将兴福寺纳入手中。

    随着前田庆次的好消息传来,筒井顺庆终于将属于兴福寺势力的佛门庄园攻陷,片冈城至此就像被剥成了小光猪的小御姐,展现在众人眼前。

    王天邪并没有趁着夜色攻打片冈城,仅仅是带领着两万多人的联合军,将片冈城围了一个水泄不通。

    倒不是他不想攻城,实在是经过了一整天的攻城掠地,筒井顺庆所带领的一万五千足轻队,已经只剩下了一万二千多。

    而且,是明显看得出究极的疲态,连武器都已经握不稳,只知道大喘气的一万二千多军阵。

    唯一令王天邪感到欣慰的是,织田鬼军虽然同样露出一丝疲态,但气势却依然如虹,仿佛老虎都能打死十只似的。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