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0/71/1069055.html"}})();尊宝娱乐 >带着鬼姬闯战国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六百七十六章 在下……贪生怕死

第六百七十六章 在下……贪生怕死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王天邪一语道破猴子羽柴秀吉不希望屈居与柴田胜家之下的心情,暴力超龄伪萝莉织田信子则顺势命令这只猴子前往丹波国攻打八上城。

    两人对这只猴子的小九九倒是表示喜闻乐见。

    毕竟他们两个都十分清楚,猴子的野心到底有多大。

    织田信子当年刚发现猴子的野心时,倒是曾起过找个机会在战场上,对这只猴子来个借刀杀人、一了百了的念头。

    不过,王天邪倒是认为,猴子这股野心对于织田家来说其实是柄双刃剑,利用好了对织田家的未来没什么坏处。

    就像当年攻打美浓国稻叶山城,这只猴子可是潜力大爆发,一夜间在墨俣修筑了一座城,做到了柴田胜家、佐久间信盛都做不到的事情。

    猴子的资本始终在于织田家强大与否,因此,为了令自己拥有更多资本,他唯有一边令织田家更上一层楼,一边扶植自己的势力。

    从当年美浓国、尾张国的七千在野武士,到现今越前国町民,其实猴子的势力在两人刻意栽培下,已经上涨了许多。

    当然了,对这只猴子的野心两人打从一开始就十分清楚,也从未放松过对猴子的戒心就是了。

    猴子的到来令松永久秀再也坐不住了。

    此时的信贵山城中实际上并不是松井友闲所估计的只剩下五千多人,而是接近一万余人。

    问题是,诚然松永久秀借助示敌以弱、借助地利居高临下……等等优势,成功令织田信子和王天邪的军阵从原本四万五千人,减员到只剩下三万多人。

    但是,猴子一到,局势立刻就变得翻天覆地。

    信贵山周围的织田军,总人数不仅瞬间恢复出阵前满员四万五千,甚至更多出了一万人,达到了五万五千余人。

    即便猴子的两万五千军阵很快就会离开。但在这一刻松永久秀的小心肝却已仿佛突然从十万八千米高空砸下来般,实在是有些受不住的赶脚。

    “森好久,森好久在哪儿?”

    站在信贵山城天守阁瞭望台俯视着山下织田军的松永久秀,嘴里大声地喊叫着。

    “大殿。好久在此。”跪坐在瞭望台边缘的一众松永家家臣中,连忙站起一位中年大叔,快步走到松永久秀的身边回答。

    “唉……好久,你带领军阵暗中从密道前往纪伊国,向本愿寺教如、杂贺众求援吧。没有援军的话,这座城恐怕再也受不住了……”松永久秀犹豫了下,终于用十分低沉,比蚊子的叫声还弱小的嗓音吩咐森好久。

    作为一名在这个战国乱世中的枭雄,他的尊严不允许他在自己的手下面前展现出软弱的一面。

    松永久秀甚至在吩咐完森好久之后,转身摆出一副信心十足的样子。大声开始宣布新一轮的防御部署。

    一系列命令源源不绝地从他的口中钻出来,令跪坐在瞭望台边缘的众家臣不由自主的安下心来。

    森好久通过密道离开后的接下来日子,王天邪和织田信子在郡山城的本阵中,频频皱起了眉毛看向攻打信贵山城的军阵。

    “天邪,你有没有感觉到。松永久秀那只老狐狸的守备,貌似力度加大了?”织田信子站在天守阁瞭望台远望着信贵山的战场,再次皱着眉毛问身旁的王天邪。

    “嗯……已经一个半月了……没有大筒的支援,貌似连三之丸都无法突破!”王天邪同样皱起了眉毛。

    不过,两人的注意力很快就被一阵阵急促的脚步声所转移。

    “报!柴田胜家殿下派遣长子胜敏前来,有紧急军情汇报。”

    森兰丸清脆的嗓音从两人的背后传来。

    一听说是柴田胜家传来的紧急军情,王天邪和织田信子不由自主大吃一惊。连忙命令森兰丸将对方带进天守阁。

    一名刚元服没几年,看上去只有十五、六岁的大龄正太很快被森兰丸带到两人面前。

    “柴田胜敏见过家主大殿、天邪殿下,奉家父命令,有紧急军情汇报。”这名大龄正太来到王天邪和织田信子面前后,连忙跪伏在地上行礼。

    王天邪和织田信子对这名大龄正太並不陌生,对方的确是柴田胜家的长子——柴田胜敏。甚至在对方元服时,还是织田信子亲自为他举行戴冠仪式。

    “胜敏,胜家有什么紧急军情?纪伊国那边出什么状况了?”织田信子也顾不上和柴田胜敏打招呼,连忙开口追问。

    王天邪同样十分着急。

    柴田胜家带领佐佐成政、猴子羽柴秀吉、前田利家等人这次出阵纪伊国,将会联合杂贺众分支的杂贺三缄众、根来众、汤川众、奥纪伊众等纪伊国势力。总军阵达到了惊人的十万人。

    再加上陆陆续续加入,准备前来打酱油的其余纪伊国国人众,柴田胜家的总军阵更从原本的十万变成了十五万。

    万一这次出阵真的惨败收场,无论在名声上还是在实际军力上,对于织田家都将会是个究极严重的打击。

    “禀告大殿,纪伊国攻略战一切顺利,现已攻破纪伊国粉河寺,并以此为本阵全力歼灭四周杂贺势力。”柴田胜敏听到织田信子的问话后连忙大声回答。

    嗯?不是纪伊国出事了?

    织田信子和王天邪松了口气之余,互相看了眼对方,彼此都十分好奇。

    “禀告大殿,数日前,一名假扮云游僧的武士误闯入利家大人的军阵之中。经仔细审问,此人乃松永久秀家臣森好久,家父特命在下将此人押送、移交大殿处理。”柴田胜敏看到王天邪和织田信子都没有说什么,便立刻借口说了下去。

    他的话,顿时令王天邪和织田信子啧啧称奇。

    “哦?森好久?兰丸,快把他带来。”两人一边带着柴田胜敏走向瞭望台旁的大殿,一边吩咐森兰丸。

    很快,被五花大绑的森好久,垂头丧气地跟在森兰丸的身后走进大殿。

    “在下久秀殿下的家臣森好久,见过……右近卫大将大人、美浓守大人。”森好久来到织田信子、王天邪的面前后,跪在地上唯唯诺诺地说。

    “森好久,你不跟着你家主人在信贵山城笼城防守,跑到纪伊国做什么?”织田信子大声喝问。

    “在下……在下该死!在下贪生怕死……眼看信贵山受不住了……偷偷逃了出城,打算……投奔……教如殿下。”森好久低垂着头说。

    森好久不仅低垂着头,更仿佛正被人羞辱般,霎时间变得满脸通红,浑身上下直哆嗦。

    王天邪看着鬼在自己面前的森好久,突然嘴角翘了起来。

    实在是光秀大萝莉和腹黑二公主翠姬,已经在他的灵魂中大喊着:“天邪……这家伙绝对在说谎!”

    其实,王天邪也已经猜到了对方正在说假话。

    不过,王天邪实在要佩服这家伙一句,这家伙难道是信奉某“韦”爵爷的么?竟然将那位爵爷的“说谎一定要九成真、一成假,才可以骗过天下所有人”技能练到了满点、满级,甚至是张口就出眉毛都不皱一下。

    “呵呵,森好久……恐怕你去纪伊国不是为了投奔本愿寺教如,而是为了求援吧?”王天邪面带微笑地问。

    “呃……在下不敢!在下真的……因为怕死,不敢再继续……逗留在信贵山中。”森好久听了王天邪的话后吓了一大跳,差点就魂飞魄散,被王天邪一句话直接派了便当。

    “嗯?你敢看着我的眼睛说你不是?”

    王天邪突然一声大喝,吓得森好久直接一个哆嗦,紧接着一股骚臭就伴随着淡黄色液体、半固体,从他的胯下传了出来。

    织田信子不由自主地皱了皱眉毛,实在是面前这家伙散发出的恶臭,给她一种比战场上的血腥味更加难以忍受的感觉。

    “呵呵……好吧,森好久……既然你说你怕死,那么,十两黄金……你来投奔我织田家怎么样?”王天邪看着森好久这副模样,突然笑了。

    “你也去过纪伊国了,应该知道我织田家十五万军阵出阵纪伊国……怎么样,只要你说出松永久秀的计划,十两黄金就是你的,顺带领侍大将职衔!”王天邪没有给森好久反应的机会,继续说了下去。

    “这……这个……”森好久听了王天邪的话后,不由自主地愣了。他自从走进这间大殿就没想过自己可以逃得一命,对方可是织田家的恶鬼。

    这就是作为一个上位者和一名庸庸碌碌的属下之间的分别。

    在王天邪看来,以现今的织田家来说,养活一个侍大将就像一名多年经验的大厨做一道最简单菜式那么轻而易举。

    甚至即便是把这家伙当宠物那样圈养起来,也依然没有任何难度。但是,如果能够用这家伙来换一座信贵山城的话,那性价比可就完全不一样了。

    “如果嫌十两黄金少的话……一口价,三十两怎么样?”王天邪懒得跟森好久耍嘴皮子,直接将价位从十两黄金提高到三十两。

    森好久听了之后,双眼顿时发出阵阵贪婪的神色。三十两黄金,在这个战国乱世中几乎足够养活一名普通町民数年的生活。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