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0/71/1128145.html"}})();尊宝娱乐 >带着鬼姬闯战国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六百八十三章 欺人太甚么?不,应该说坐地起价

第六百八十三章 欺人太甚么?不,应该说坐地起价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对于自家父亲大人派自己来投降,甚至作为送往织田家的人质,毛利秀就其实并不是很心甘情愿。水印广告测试水印广告测试

    在他看来,毛利家毕竟是和织田家一样坐拥十国的大大名。

    即便之前村上武吉等人率领的毛利水军被织田家的铁甲舰队全歼,但毛利家还有足轻队、铁炮队。

    尤其是从九州岛买回来的新式种子岛,在毛利秀就眼中可是一大杀器。

    当然了,这是这只大正太没有见识过织田家的新式线膛铁炮,以及专门的“螺旋窝窝头”状新式铅丸的威力罢了。

    虽然这只大正太心里面的想法是这样,但毕竟毛利家的家主是他的父亲,而不是他自己。

    因此,正如毛利秀就所说,毛利辉元在这封亲笔信中,可是以十分低的姿态向织田信子请降,不仅提及割地相让的请求,更将自己的长子作为人质交予织田家。

    只不过,他的条件是希望能够保留毛利家九州岛丰前国一直延伸到伯耆国、备中国边境的封地,而将备前国、播磨国割让于织田家。

    “嗯……辉元殿下的想法我知道了,这件事我会在明天给你一个答复。兰丸……兰丸在吗?”织田信子看了眼王天邪,见对方轻微摇了摇头,便立刻大声喊了起来。

    “大殿!兰丸在此!”侍立在会客室外的森兰丸,听到织田信子的呼唤后,连忙拉开拉门跪伏在地板上大声回答。

    “你带他下去休息,就在二之丸好了。”织田信子对着森兰丸挥了挥手,大声吩咐。

    听到织田信子的吩咐,毛利秀就心里面顿时松了口气。

    他本来就没有想过织田家会立刻回复他结果,在他看来只要对方不立刻翻脸斩了他。就已经算是成功了一半。

    “天邪、乌鹭子、翠,你们怎么看?”织田信子在毛利秀就离开后立刻开口问。

    对于毛利辉元这封信,织田信子是持接受态度的。如果真能不费一兵一卒得到关西十国的话,对于她来说倒也算是喜闻乐见。

    不过。话虽如此。她仍然想听听其他人的意见。

    光秀大萝莉早在织田信子、王天邪接见毛利秀就之前,就在会客室另一面拉门的后面恭候了。

    因此。虽然她看不到接见毛利秀就时的情景,但是却全程听了双方的对话。

    这就是战国时期的建筑物其中一个特点。

    铺了八张榻榻米的会客室,其实只不过是用三面纸拉门隔成的隔间而已。

    如果将三面拉门都打开的话,这间会客室立刻会变成一间三十二张榻榻米的大型殿堂。

    “首先在下要说……信子姐姐。请叫我明智十兵卫光秀!其次,对于毛利辉元的条件,在下觉得可以继续谈。”光秀大萝莉的声音,伴随着拉门“唰”地一声打开,在这间会客室中响起。

    虽然光秀大萝莉和王天邪早已是老夫老妻的关系,更是王天邪水晶宫中对于造人最为热衷的一个。但是在某些商谈正经事场合中,对方始终还是有板有眼地希望大家喊她的男姓名字。

    “依在下看来。让毛利家保留丰前国延伸至出云国、备后国边境封地,伯耆、备中两国以东皆归我织田家拥有。”光秀大萝莉继续说着。

    “乌鹭子,这样的条件,毛利辉元能接受吗?”织田信子听了光秀大萝莉的话后好奇地问。

    “信子姐姐……请叫我明智十兵卫光秀……”光秀大萝莉满脸气鼓鼓地瞪着织田信子。大有对方不改口的话,就不继续说下去的势头。

    “好好……光秀,你觉得毛利辉元能接受这样的条件吗?”

    两人毕竟是同-床-共-寝和王天邪玩过“三人行”游戏的好姐妹,面对光秀大萝莉鼓了个“气鼓鱼”般脸蛋的织田信子,唯有哭笑不得地再次问了一遍。

    “毛利辉元的跟本之地在安艺国,我们留给他与之紧邻的备后国、出云国作为与我织田家的缓冲就足够了。”光秀大萝莉总算满意了,多云转晴的樱桃小嘴继续说了起来。

    “再说了,谈判向来是一方坐地起价、另一方拼命讨价还价。要知道,现在可是毛利辉元自己送上门来请降!”光秀大萝莉双手一拍,笑得像一只狡猾的狐狸。

    “坐地起价么?嗯……天邪,你觉得呢?”织田信子听了光秀大萝莉的话后,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随即便看向王天邪。

    王天邪从刚才开始就有些走神,实在是看完毛利辉元的亲笔信后,他再次有些感慨这个世界,已经不是他记忆中那个属于魔王的战国乱世了。

    当然了,经过之前冰泪石洗涤灵魂,他不会再因为这个觉悟,而感到迷茫或陷入对无知未来而产生的恐惧就是了。

    “嗯……乌鹭子说的有道理。而且,即便毛利辉元不同意,我们也可以更改条件……”王天邪想了想后回答。

    毛利秀就再次被织田信子的近卫旗本头森兰丸引进会客室,已经是三天后的事情了。

    在这三天里,毛利秀就这只年仅十三、四岁的大正太,可说是过得提心吊胆、难以安睡。

    实在是王天邪凶名远播在外。

    毛利秀就毕竟还是一个大正太,更是一个来自于织田家敌对势力的大正太。

    要他面对一个传言拿敌人头盖骨做酒杯,每天生吃十颗敌人心脏的家伙,如果还能做到从容、淡定,那他就真的是没心没肺到惊天动地了。

    “毛利辉元的意思,我织田家不能接受!”王天邪在毛利秀就坐下后,望着毛利秀就直接开门见山地说。

    纳尼?织田家竟然不同意?

    毛利秀就听了王天邪的话后大吃一惊,他压根就没想过织田家会拒绝得如此干脆。

    从没有经历过战火的大正太,心里仍然单纯的认为毛利家向织田家请降是织田家赚了天大便宜。

    他毕竟刚刚元服没多久,自然不会像他的父亲大人毛利辉元、祖父毛利元就等人看得那么长远。

    不过,在听完王天邪提出“毛利家保留丰前国延伸至出云国、备后国边境封地,伯耆、备中两国以东则由织田家自行管理”的要求后他便释然了。

    闹了半天,织田家原来不是完全拒绝毛利家的请降,而是觉得条件不够。

    如果是毛利辉元亲自前来,或许这件事情就这么解决,顶多就是双方你来我往地讨价还价一番,最终敲定一系列毛利家降服的事项。

    可惜的是,毛利辉元有些高估自己的宝贝儿子了。

    对于织田家将原本坐拥关西十国的毛利家,降格到只剩下六国这一点,毛利秀就表达出极大的不满,甚至有些双目圆瞪、满脸通红。

    毛利辉元当初嘱咐他前往安土城之际,曾十分严肃地告诉大正太,除非织田家实在欺人太甚,否则这次请降只许成功、不许失败。

    “欺人太甚”这四个字的定义实在有些空泛,在毛利秀就这行字大正太的心里面,割让四国就是欺人太甚的表现。

    尤其织田家不仅仅是要求毛利家割让备前、播磨、备中、伯耆这四国,更提出毛利家需要遵守织田家的税收制度、兵农分离制度等等一系列内政上的变动。

    这对于毛利秀就来说,简直就是欺人太甚到肚脐眼,简直是异想天开的狮子大开口!

    如果毛利辉元坐在织田信子、王天邪的对面,一定会详细探讨一番织田家的税收、内政、律法、务农等等一系列内政事项。

    毕竟织田家的突然崛起是天下所有上位者都有目共睹的。没看到就连未来关白第一人,都屁颠颠跑到安土城要求做王天邪的徒弟嘛。

    毛利秀就却不会想这么多,他听完了王天邪开出的条件后,学王天邪刚才那样嘴里直接就拒绝到:“织田信子大殿,织田王天邪殿下,对于你们的要求我毛利家同样绝对不可能接受!”

    对于毛利秀就的反应,王天邪和织田信子早就已经心里有数,因此压根就没有感到一丝诧异,脸色十分平静。

    两人的反应令毛利秀就想要通过观察织田家反应,看看织田家会不会着急的小九九彻底失败。

    “呵呵……要不这样,你回客房考虑、考虑好了。眼下羽柴秀吉还没有攻破丹波国八上城,咱们还有很多时间。兰丸……你送秀就殿下回去休息。”王天邪笑了笑,直接吩咐侍立在会客室外的森兰丸。

    “你……你这是在威胁我毛利家!”毛利秀就突然站了起来,一边哆嗦、一边咬牙切齿地恶狠狠说。

    令毛利秀就郁闷到感觉自己仿佛一拳头打在棉花上的是,无论织田信子或者王天邪,都只是笑着坐在那里看着他,完全没有回答他哪怕一个字。

    坐在毛利秀就斜对面的王天邪,甚至大大地翘起了嘴角,摆出一副老子看你耍猴戏的架势。

    毛利秀就最终还是无可奈何地跟在森兰丸的身后,回自己位于二之丸的临时客房去了。

    嘛,正如光秀大萝莉所说,现在毕竟是织田家主场,毛利家有求而来。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