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0/71/1142234.html"}})();尊宝娱乐 >带着鬼姬闯战国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六百八十六章 前田庆次的别动队

第六百八十六章 前田庆次的别动队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面对武田胜赖的询问,这名前来禀告的“乱波”忍者眼中明显流露出一丝恐惧。

    “禀大殿,除了织田五轮木瓜旗外,并未见到其他军旗,初步估计织田军总大将是那位‘织田家的恶鬼’织田王天邪。”跪伏在地上的“乱波”忍者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硬着头皮禀告。

    “纳尼?八嘎!”

    只不过,武田胜赖注定无法完全听完这名“乱波”忍者所说的话了。当这名忍者说到“织田家的恶鬼”这几个字时,武田胜赖就已经一声惨呼后晕倒在地上。

    要说在这个战国乱世中武田胜赖最不想面对的,除了连自家老爹武田晴信四次都对付不了的越后国龙女上杉姐姐外,就只有他这个妹婿织田王天邪。

    实在是早在之前自家老爹“甲斐国大猫”武田晴信上洛,自己这个妹婿为救援三河国盟友率领织田家鬼军骑马队攻入南信浓国饭田城,随后沿天龙川河道攻打大岛城,向北攻至他的高远城时,他就已经被对方给吓怕了。

    随后的第四次川中岛合战,别人或许没听到,但武田胜赖这只四虎崽却听得十分清楚。

    第四次川中岛合战中,自家老爹被斩杀那一刻可是断断续续地喊出杀他的武士,根本就不是那条越后国龙女,而是织田王天邪。

    对于武田胜赖来说,“织田家的恶鬼”这个称号所代表的,不仅仅是他的妹婿,更是一场究极的恶梦。

    尤其是现在,他满打满算织田家会在纪伊国、丹波国闹腾而不会跑来阻扰他的野望,可惜的是,他偏偏算漏了王天邪。

    直到这一刻他才终于想起来,猛攻纪伊国的其实是柴田胜家率领的军阵,织田家负责丹波国攻略的则是羽柴秀吉。

    这样算下来的话,其实织田家还真拥有出阵阻扰自己野望的能力。皆因作为最精锐的织田鬼军完全没有被丹波国、纪伊国所牵制。

    可惜这个世界上没有后悔药,再说武田胜赖也的确迫切需要一场决定性胜利来奠定自己在武田家,乃至天下人之间的地位。

    “传令紧急军议!所有部将级以上武士全部需要出席,就说织田家的鬼来了!”缓过劲来的武田胜赖连忙大声命令传令兵。

    听到命令的一众传令兵连忙跑向鸢巢砦的马廊。骑上快马就向包围在长筱城周围的武田家武士方向赶去。

    王天邪不愧是凶名在外,所有接到命令的武田家部将级以上武士对于他的到来纷纷大吃一惊,连忙将围城事项交给自己的侍大将,自己则骑上马赶回鸢巢砦参加军议。

    不到半个时辰,一众武田家部将级武士就已经集结在鸢巢砦。

    就连负责包围长筱城西北角,距离鸢巢砦最远的马场信春,都在半个时辰不到就已经赶了回来。

    众人走进军议的会场内时,纷纷与自己相熟的同僚窃窃私语起来。

    他们对于王天邪这个“织田家的恶鬼”同样感到十分头痛与恐惧,完全没有信心能够赢得胜利。

    “唉……诸君,想必传令兵已经告诉大家了。现在我再说一遍。德川家康与织田家援军已在一个时辰前进入吉田城,看军旗织田家领军总大将……估计就是我那个便宜妹婿。”武田胜赖从左向右看了在座所有人一眼,随即叹了口气向大家说。

    在座所有人顿时再次咬起耳朵来,整间大殿内顿时变得彷如最繁华的座市,。嗡嗡嗡嗡地十分吵闹。

    “大殿……我兄弟二人誓死愿为大殿阻挡织田家那只恶鬼。”正当众人都在叽叽喳喳地讨论着什么之际,两声十分年轻的嗓音异口同声地在众人中响起。

    “嗯?幸村、信之……你们两个……”武田胜赖看到站起来的两名青年,双眼顿时泛起一丝精光。

    这两名青年名叫真田幸村和真田信之,两人都是新一代勇武之士,更凭借自身武力赢得武田家未来第一勇士的称号。

    对于真田幸村和真田信之两兄弟的主动请缨,武田胜赖表现出极大的欢迎与欣慰。

    除此之外,一系列攻防命令从武田胜赖嘴里发布出来。即便他依然十分惧怕王天邪。但要他连打都不打、就此撤退的话,他同样十分不甘心。

    此时已经是丑时过了大半,也就是王天邪上一世的凌晨两点多。

    王天邪与德川家康走进吉田城后,同样召开了军议。

    “诸君,这场合战中,我们最难对付的敌人就是武田军赤备骑马队。但相对的。只要大家如此做的话,武田赤备军绝对不足畏惧。”王天邪站在一座沙盘前,开始讲解这次出阵的重要事项。

    直到这时,他才终于将自己的战略,用最详细的方式讲解给在场一众织田家、德川家的武士。

    此时距离天亮还有两个多时辰。近两万五千织田、德川联军开始按照王天邪的吩咐,搭建起在他看来这场仗最关键性的防具——拒马栅。

    所谓的拒马栅是用比大腿还要粗上两圈的三米长滚木,用“米”字沿连吾川川岸横跨吉田城以北呈长条形洼地的设乐原分两层交叉布置,形成一道类似“—__—__—”形状的防线。

    对,就是“—__—__—”形状的防线。

    每一组“米”字滚木之间相隔大约三十厘米,中间用上、中、下三根粗木将每一组“米”字滚木中间那一竖钉在一起,使一组组的滚木连绵成一条长条,最终就形成了横跨川岸的一道狭长防线。

    在这条“—__—__—”形状的防线面对武田军方向的那面,被王天邪设计出一根根的长刺,疾驰中的马匹撞上去想必绝对会十分惨烈。

    而在这条防线后面则是分成了四队千人队伍的织田鬼军铁炮队,以及德川家康的铁炮队。

    虽然德川家康的铁炮队人数相对于织田家鬼军来说,绝对是小巫见大巫,但毕竟也有接近八百柄,对于战局仍然可以起到十分大的作用。

    当织田、德川联军的一切防备工事都准备好时,已经是辰时了。

    武田胜赖站在鸢巢砦武田本阵中的高台上,遥望着德川织田联军,不由自主地产生一股不祥预感。

    自己的妹夫如此布阵,明显是针对自己最寄予厚望的武田赤备骑马队。

    但问题是,自己那个妹婿难道就那么肯定,自己一定会轻而易举地上当,将最精锐的军阵送上去给对方吃吗?

    不!已经看出来王天邪的军阵是在被动防守,武田胜赖才不会这么傻呼呼的将赤备骑马队派出去送死。

    “全军,目标长筱城,猛攻!”

    织田、德川联军本阵既然布置在连吾川西岸的设乐原被动防守,他自然准备将围困了许久都无法攻破的长筱城先行拿下。

    到时候心急了的织田、德川军一定会离开防线,向自己的军阵进行猛攻,到时候自己的武田赤备骑马队自然可以发挥最大的威势,借助斜坡的冲刺给予敌军最大的攻击。

    可惜的是,他能想得到的事情,王天邪同样想得到,甚至想得更多。

    就在武田胜赖发布了向长筱城出阵的命令后,一名“乱波”忍者突然从天而降。

    “启禀大殿,我军斜后方出现织田别动队,军阵大约四千,目测为织田鬼军骑马队。”这名忍者跪在地上,也不等武田胜赖询问就立刻大声禀告。

    “纳尼?不好!”武田胜赖听了大吃一惊,织田家鬼军骑马队出现在自己的后方,目的绝对是截断自己的退路。

    就在这时,地面已经传来了一万六千只马蹄践踏地面产生的剧烈震动,彰显着敌军的到来。

    “大殿,织田家前田庆次领四千骑马队对我北门发动猛攻,信实大人请求支援!”

    就在武田胜赖还没来得及反应,驻守在鸢巢砦北门的武田信实就已经派遣传令兵一路疾跑来到他面前,跪伏在地上禀告。

    “八嘎!告诉信实给我坚持住!敌军才刚出现他就跑来求援,这简直就是懦夫的行为!”武田胜赖听了这名传令兵的话,气得破口大骂。

    在他看来,忍者刚汇报织田军的动向,武田信实就已经来求援,这根本就是他不打算卖力抗敌的表现。

    只不过,这次他还真的怪错了武田信实。

    武田信实实在是无奈之下,才派遣传令兵前来禀告。

    此时的前田庆次正按照王天邪的吩咐,把他那柄三米长,名为“大太典”的大太刀舞得跟车轮似的,对鸢巢砦北门发动猛攻。

    跟随在他身后的织田鬼军骑马队,仿如看到了绵羊的饿狼,跟随在前田庆次的身后沿着山路对驻守在北门的武田信实军阵中左冲右撞,派发着一盒盒便当。

    既然赤备骑马队的优势在于冲锋,与武田赤备骑马队属于同一兵种的织田鬼军骑马队,其优势又怎么可能会不一样呢!面对前田庆次的冲锋,武田信实的足轻队表示鸭梨不是一般地究极甚重。

    最终,不过十次冲锋,武田信实就被前田庆次借助着胯下南蛮“松风”名马的冲刺,以及自己那三米长“大太典”,一刀斩下了首级。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