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0/71/125983.html"}})();尊宝娱乐 >带着鬼姬闯战国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五百八十四章 人比人 气死人

第五百八十四章 人比人 气死人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冷静下来的甲斐国大猫武田晴信,不得不在心里面感慨。

    王天邪上一世有一句叫做“人比人、气死人”的金句,如果武田晴信知道这句话的话,一定会认为这句话十分贴切自己此刻的心情。

    他今年已经接近四十岁了,虽然也不是只有一个四虎崽,但前面的三个……

    嗯,大虎崽武田义信与甲斐国大猫的大将饭富虎昌密谋罢黜他,结果被他判了终身监禁。

    二虎崽武田信亲天生双目失明,可以说绝对不可能成为武田家的继承人,三虎崽武田信之更是早早就夭折了。

    紧随其后的是三位公主,长公主黄梅院作为政治联姻的牺牲品,嫁到了相模国。二公主见性院嫁给了被王天邪派了便当的穴山信君。至于三公主真理姬,则嫁给了同样在踯躅崎馆被王天邪派了便当的原信浓国四大将之一的木曾义昌。

    如果按照顺位来算的话,武田家的未来家主之位,如果不想落入北条、穴山、木曾这三个外姓手中的话,那就只好由四虎崽继承了。

    只不过,这次上洛之行明明正顺风顺雨,怎料中间突然钻出来个女婿跟自己叫板,而自己这只四虎崽,竟然连打都没打就落荒而逃,也难怪武田晴信会如此感慨了。

    武田胜赖脸上一阵红、一阵青,明显同样被甲斐国大猫的话,气得够呛。

    只不过,以他这副“受”的性子,要他去硬上一回,从一个“受”向一个“攻”转变,对着自己的父亲大人叫板,他还真硬不起来。

    哪怕他的脸早已憋得一片通红,继而憋得发紫。脑门上无数蒸汽呜呜呜叫个不停,他依旧毅然选择了乖乖地做一个“受”。

    在甲斐国大猫武田晴信这只甲斐国大猫下达了“武田家大军休整三天,然后沿天龙川走水路撤退返回踯躅崎馆。”的命令后。武田家便停止了攻打滨松城。

    德川家康这只德川大乌龟此时终于松了口气,在他想来。这一定是天邪哥哥的大手笔已经凑效了。

    由于有着小美女忍者果心的提前通知,他是知道王天邪到底做了些什么将会震惊整个战国乱世的大事件出来。

    在这一刻,他也同样不得不喊上一句“人比人、比死人”的话出来,他从没有想过会有人那么疯狂。

    即便他小的时候曾经在尾张国居住过一段颇长的时间,接受了王天邪充满善意,与竹中半兵卫一视同仁的指导。

    即便他早就已经知道自己这个“尾张国的哥哥”经常会做出一些令人感到震惊的事情,但他依然想不到自己这个“尾张国的哥哥”竟然会为了自己做如此恐怖的事情。

    当然了。小美女忍者果心告诉德川大乌龟的消息,并不是很完整。

    她只是告诉德川大乌龟王天邪即将进行的行军路线,而且仅仅说王天邪会横穿四个国境,却没有告诉他经过。

    如果让德川大乌龟知道“尾张国的哥哥”已经把甲斐国毁了。近半年乃至近一年时间之内都未必能恢复过来的话,恐怕他的嘴巴绝对可以塞进他的拳头。

    “报!浦原城派来使者,有紧急军情禀告!”当武田家大军进入了休整的第二天,一名传令足轻走进本阵的主营帐,跪在已经缓过精神来的甲斐国大猫武田晴信面前。

    武田晴信听了之后。连忙吩咐那名使者进来回话,同时皱起了眉毛。

    “家主大殿,在下骏河国浦原城的犬上河千代,织田家军阵于昨晚抵达富士川下游,在下主上恳请家主大殿速速救援……织田家领军者……领军者……是那只恶鬼!”名叫犬上河千代的低级武士。跪在甲斐国大猫面前,气喘吁吁地禀告。

    “什么?八嘎!你刚才说什么?你再说一遍!”武田晴信这只甲斐国大猫在这一刻突然感到自己绝对是出现了幻听,耳朵接收到的声音绝对是假的,他不由自主地破口大骂。

    “是!织田家军阵于昨晚抵达富士川下游,在下主上恳请家主大殿速速救援,织田家领军者是织田家那只恶鬼!”或许是因为已经将这个消息说了一遍的缘故,犬上河千代这次并没有结巴,而是大声地低头向武田晴信禀告。

    同时,他原本“正坐”姿势跪着的下半身没有动,上半身弯了下去,双手抵在脑门前,上半身完全伏在地上,语气中充满了哀求。

    听了犬上河千代的话后,武田晴信这只甲斐国大猫脸色顿时就紫了,紧接着就感到自己的胸口再次传来一阵剧烈的绞痛,比前两天那次更加痛楚。

    紧接着,他扭头看向坐在左下方的弟弟武田信繁,只觉得自己的脑子开始天旋地转,嘴里面更是一口鲜红色液体情不自禁“噗!”地一声喷了出来,糊了武田信繁一脸。

    前天晚上缓过精神来的他想法和弟弟武田信繁一样,同样认为自己的便宜女婿在踯躅崎馆闹腾之后,现在绝对是已经返回美浓国了。

    在他看来,自己的便宜女婿无非就是想要趁他猛攻远江国,后防空虚的时候来个后院起火,逼使他撤军。他从没有想过自己的女婿竟然会追在自己屁股后头,前来攻打自己,势要爆自己的某朵花。

    甲斐国大猫十分清楚,浦原城的守军并不多,满打满算只有一千五百人。如果连自己的踯躅崎馆都被自己的便宜女婿摧毁了的话,那浦原城的陷落绝对是时间上的事情而已。

    经过了连续两天的打击,这下子武田晴信再也淡定不了了。他顾不上擦嘴角的鲜红色液体,扭头有些求助的目光看向首席军师山本勘助,眼里面失去了往日的信心十足。

    山本勘助听了犬上河千代的话后,脑子里面“嗡!”地一声炸了,炸得他登时满脑子一片空白,完全不知道想些什么好。

    即便他是甲斐国首席军师,他原本的看法也和武田晴信这只甲斐国大猫一样,认为王天邪已经回美浓国了。

    犬上河千代传来的消息,令山本勘助突然有一种“织田家这只恶鬼的胃口十分好、牙口十分好,现在已经跑到了骏河国准备继续开吃大餐”的想法。

    这个在他看来究极奇葩的想法,令他彻底懵了,完全不知道怎样回应甲斐国大猫看过来的求助眼色,嘴里面不断嘀咕:“家主,这……这个……那个……嗯……”

    人在遇到了最大的危机之际,焦急之下会瞬间肾上腺素大幅度爆发,往往会随之而得到超越过往最大极限的力量。

    虽然无法做到王天邪上一世那五只小强那样小宇宙大爆发,变成了超级赛亚……呃,变成了不死小强那么夸张,但在这一刻,山本勘助突然感到自己开了窍,念头刹那间变得通明起来。

    他想起来了一个十分重要的问题,一个所有人从头到尾都忽略了的问题。

    “河千代!你们发现的织田家那只鬼,到底带了多少军阵?”山本勘助突然握紧了拳头,对着趴伏在地上的犬上河千代大喝。

    他的这一声大喝,彷如当头棒喝一般敲醒了在座所有人,包括被称为“战国第一兵法家”的甲斐国大猫武田晴信。

    对呀,自从自己听到便宜女婿跑进了信浓国开始,直到现在自己竟然完全不知道自己的女婿带了多少人马!

    这是一个十分严重的问题,而且是一个十分致命的问题。

    “对!回答我!那个织田王天邪到底带了多少军阵!”甲斐国大猫突然同样一声大喝,目标直指趴伏在地上的犬上河千代。

    “大殿!在下离开浦原城之际,估计织田家那只鬼,起码带来了八千人!但是……但是……”犬上河千代背着两盛大和,闹得根本不敢抬起头来,继续爬伏在地上嘴里面大声回答。

    只不过,他说着说着,声音就开始小了下去,也再次变得结结巴巴起来。

    “八嘎!但是什么?我命令你!赶紧说!”甲斐国大猫感到自己有些不耐烦,一股想要恨恨地一脚踹向眼前这家伙的冲动,不断在他脑海里面撒了欢地横冲直撞。

    “是!织田家军阵估计八千,但是,除了那只鬼和另外两名高级武士外,其余人全部都是两人合骑一匹战马,另有四千匹战马是空骑。”犬上河千代心里面咯噔一声惨呼。

    他能很清晰地感到对面这个有着“甲斐国大猫”称号,据说非常喜欢和同性捅捅某朵花、捡捡肥皂的家主大殿,正对着他散发出各种各样的不愉快气息。

    “不好!是孤儿军骑马铁炮队!绝对是便宜女婿的孤儿军骑马铁炮队!想不到竟然有四千那么多!岂可修!”甲斐国大猫听了犬上河千代的话后,大吃一惊,脸立刻就从紫转为青了。

    犬上河千代不明白王天邪的军阵为什么会两个人合骑一匹马,但他武田晴信却十分清楚。

    这绝对是王天邪仗义成名的其中一种军阵——织田家孤儿军骑马铁炮队!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