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0/71/1304948.html"}})();尊宝娱乐 >带着鬼姬闯战国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六百九十三章 徒弟?

第六百九十三章 徒弟?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天野隆重的一番话,可是将毛利秀就吓了一跳,心里面五脊六兽的很是不舒服。

    他当然知道自家老爸对于降服织田家的急迫,尤其这还是自家曾爷爷的命令。但是,他完全没有想过织田家竟然会如此对待他。

    刚元服没多久从未上过战场的他,只看到了织田家在狮子大开口,却并没有像自家老爸、曾爷爷两人那样看到来自于未来的危机。

    即便已经在织田家闲居了接近两个月,他的心里面依然单纯的认为毛利家向织田家请降是织田家赚了天大便宜。

    诚然王天邪和暴力超龄伪萝莉织田信子叫他会客房仔细考虑、考虑,但看样子毛利秀就是根本就没有考虑出些什么来。

    “少主,不知道你和织田家这一个多两个月的时间里……谈得怎样了?”天野隆重一边拉着毛利秀就跟在森兰丸的身后走向安土城天守阁,一边低声询问。

    他的话,令毛利秀就原本就羞红了的脸,开始向酱红色进发。

    “织田家要我们交出伯耆、备中、备前、播磨四国,只保留丰前国延伸至出云国、备后国边境封地,伯耆、备中两国以东则由织田家自行管理……”毛利秀就红着脸轻声回答天野隆重。

    “嗯,这个条件虽然苛刻了些,但并非不能接受……”天野隆重听了毛利秀就的话后,点了点头说起来。

    只不过,他的话还没说完,就已经被毛利秀就打断了。毛利秀就万万想不到,天野隆重竟然会觉得织田家开出的条件能够接受。

    “少主,话不是这么说。我毛利一族跟本之地在安艺,只要织田家不直接与我们近邻,那一切都好说。眼下织田家既然留给我们备后、出云两国作为缓冲,那么再诚意上是足够的。”天野隆重听了毛利秀就的反对后,微笑着向对方解释。

    毛利辉元早在他出发前往安土城时。就提醒过他毛利秀就的眼光恐怕无法看的像他们这么长远。

    他总算是看出来了,自家家主毛利辉元担心的事情果然成真了。否则的话,毛利秀就不可能用了这么长时间,仍然一丝音讯都没有传回来。

    “少主。当然了,一会与织田家的谈判,我们自然不能够表露出接受的模样,现在可是轮到我们讨价还价的时候了。”天野隆重继续对毛利秀就解释起来。

    “隆重,那么织田家另一个条件呢……织田家更要求我们遵守织田家的税收制度、兵农分离制度等等一系列内政上的变动。话说,这兵农分离制度是什么?”毛利秀就总算是接受了天野隆重的开导,开始说起另一个问题。

    “税收制度”这四个字毛利秀就这个毛利家未来继承人当然知道,但是,王天邪口中的“兵农分离制”对他来讲就是个新鲜词了。

    当然了,这五个字对于天野隆重同样十分新鲜。新鲜到毛利秀就问他之前他从未听闻过。

    “肃静!”

    就在天野隆重打算回答毛利秀就的话时,森兰丸突然插嘴了。

    倒不是说身为织田信子近卫旗本头的森兰丸不希望他们聊天,而是三人此刻已经来到了天守阁的大玄关。

    王天邪和织田信子接见天野隆重和毛利秀就的地方,依然是上次的那间会客室。

    “你就是毛利家首席家老天野隆重?”织田信子先是看了眼跪坐在自己对面的毛利秀就,随后若有所思地问。

    “是!在下天野隆重。见过织田大殿、天邪殿下。”天野隆重正坐在铺了榻榻米的地板上,上半身躬身行礼。

    “天野隆重,你的来意想必和秀就公子一样。那么,我织田家的条件依然不变,不知道你意下如何?”王天邪突然插嘴问。

    天野隆重听了王天邪的话后,只觉得脑子里面“嗡”地一炸。他从未见过谈判时第一句话就说得如此斩钉截铁的情况。

    曾经跟王天邪讨价还价一番的冰山大猫御姐李华梅,对于王天邪这样的说话风格可是深有体会。

    这只冰山大猫更曾经用“交易十分愉快。但过程绝对不愉快”这样的话来形容与王天邪之间的谈判。

    天野隆重此刻就恰恰体验着十分不愉快的过程。

    王天邪不仅没有在“毛利家只保留丰前国延伸至出云国、备后国边境封地”这个条件上松一丝口,更开始说起丹波国最新战事情报,明摆着现在是你毛利家来求我的高姿态。

    这下子天野隆重也有些傻眼,他终于知道为什么毛利秀就会就此拂袖而去了。王天邪所说的每一句话,都仿佛在刺激着他的底线,不断地触摸着他的逆鳞。

    王天邪的确是在刺激天野隆重。不,与其说刺激,应该说是在刺探天野隆重的底线。

    所谓的谈判,说白了其实跟老百姓在菜市场买菜没太大的区别,一方把价格提得老高。另一方则从一开始就把价格砍掉一大半,然后咱们再慢慢计较。

    毫无疑问,王天邪的高姿态令天野隆重不得不有种对方在等着看看自己到底会怎样砍价的错觉。

    织田信子倒是津津有味地看着王天邪和天野隆重之间就织田家与毛利家之间的领地、税收、内政、律法、务农等一系列内政事项逐一进行你来我往的交锋。

    直到这一刻,坐在天野隆重身旁的毛利秀就才终于有一种这个“世界原来如此之大,自己原来如此渺小”的感觉。

    原来这才叫做谈判呀……他终于知道自己前阵子到底错得有多厉害了。

    “信子大殿,午宴已经准备好了。”

    就在王天邪和天野隆重互相磨嘴皮子磨了两个多时辰之后,时间已经来到了中午。作为织田信子近卫旗本头的森兰丸,跪在拉门外大声向织田信子、王天邪禀告。

    织田信子和王天邪反回寝室沐浴更衣去了,至于傻了眼的毛利秀就、天野隆重,两人你望望我、我看看你,唯有无可奈何地跟在森兰丸的身后,向午宴的大殿走去。

    “天野大人,这位是我织田家第一勇猛之士柴田胜家殿下;这位是天邪殿下的家臣兼徒弟竹中半兵卫;这位是……”

    森兰丸带着毛利秀就、天野隆重来到会场之后,向天业隆重介绍起在座的一众织田家家老、重臣。

    柴田胜家看着毛利秀就和天野隆重,眼神中流露出一股嗜血的目光……毕竟他不仅仅是织田家前第一勇武之士,更是织田家骨灰级战争疯子。

    顺道说一句,他的确是前第一勇武之士。

    早在王天邪闯出了“织田家的恶鬼”这个称号之后,他就将织田家第一勇武之士的名衔,交给了王天邪。

    当然了,虽然说是已经将名衔交棒了,但他那满是煞气的神色却却依然风采。

    尤其在他那满脸针扎一般大胡子衬托之下,一个眼神瞪在毛利秀就的身上,引得第一次见到他的毛利秀就吓得脸色“唰”地变得惨白。

    反倒是竹中半兵卫,对于毛利秀就和天野隆重表现得十分自来熟,甚至接过了森兰丸的话开始介绍起在座的众人。

    不过,当竹中半兵卫将坐在自己身旁的一只八、九岁小正太介绍给毛利秀就和天野隆重认识的时候,对方的身份直接吓傻了两人的大脑。

    “这位是身为五摄家之一的二条信房,与在下同样师从天邪殿下,更是五摄家之一鹰司家未来家主。”竹中半兵卫指着二条信房小正太说。

    从刚才来到午宴的会场,毛利秀就和天野隆重就已经十分纳闷,资料上说织田家下一代继承人是一个不过两、三岁的小公主才对,怎么如此场合中竟然会出现一只看上起不过八、九岁的小正太。

    不过,竹中半兵卫这一介绍,两人顿时就悟了。

    五摄家之一鹰司家未来家主,那不就是下一任的公卿第一人关白大人嘛!

    对方即便是一个两、三岁的婴儿,光凭着对方这个未来关白第一人的身份,也绝对有资格坐在这间大殿里面。

    等等……徒弟?刚才没听错的话,这个竹中半兵卫说身为未来天下第一人的二条信房,是那个织田王天邪的徒弟?

    从二条信房小正太未来天天下第一人身份中缓过劲来的毛利秀就、天野隆重,突然想到了一个十分重要的事情。

    两人再次傻眼了,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一下子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二条信房小正太看着毛利秀就、天野隆重两人不知所措样子,怎么会猜不出他们两个在想些什么。

    不过,小正太可不打算去解释些什么,他们两个爱怎么猜测就怎么猜测去。

    毛利家的人……呵呵,这两人知道自己的存在后,一定会对织田家的态度有做改变,就是不知道会向哪个方向变呢?某只鬼灵精一般的小正太,不无邪恶地想着。

    的确,当知道二条信房小正太身份之后,毛利秀就和天野隆重的心里,彷如被五百匹猛犸象狠狠践踏而过般,脑海顿时变得一片空白,颇有些王天邪上一世电脑死机那样。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