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0/71/1448306.html"}})();尊宝娱乐 >带着鬼姬闯战国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六百九十八章 堺港的未来

第六百九十八章 堺港的未来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虽然昔日仍需要借助堺港作为助力的织田家,早已变成了一个庞然大物。但在一众堺港“自由自治十人要人众”的心中,即便如此也不可能与二十万齐心协力的堺众相对抗。

    王天邪所提出的那个一-国-两-制根本就是一个大笑话。

    “呵呵,刚才田中先生所说的话,在下是否可以认为是诸君一致想法?既然这样的话,那我织田家也只好勉为其难,打破堺港近百年来的和平。”王天邪翘着嘴角笑着说。

    “你欺人太甚!”

    田中与兵卫气得破口大骂了起来。

    “我欺人太甚?那么田中先生与足利义昭殿下之间的协议是怎么一回事?”王天邪突然对着田中与兵卫一声大喝。

    他的这句话,令田中与兵卫的脸色刹那间变得比公卿们用来涂抹在脸上的白-粉更白,也令在座其余堺港“自由自治十人要人众”的心里面“咯噔”一声。

    如果王天邪说的是“交易”这两个字,在场所有人都不会有任何反应。

    毕竟堺港“自由自治十人要人众”虽然算是掌控着堺港的统领者,但说白了去其实就是堺港是里最大的十名商贾。

    既然是商贾,那么跟任何人有生意上的外来都是十分正常的一件事情。不过,王天邪用的既然是“协议”这个词,这里面就有很大的问题了。

    至于足利义昭……在场所有人那个对足利义昭不熟悉,那就可以去做座市中找块豆腐撞死算了。

    “与兵卫!天邪殿下说的是真的?”

    包括庄左卫门在内的其余八位堺港“自由自治十人要人众”成员。听了王天邪的话后顿时质问起田中与兵卫。

    “你!你在挑拨离间!你们!你们别信他的!他在含血喷人!”田中与兵卫顿时就慌了,连忙大声喊叫了起来。

    只不过。无论是他那心虚的语气,还是他那气急败坏的慌张神色,在在都令在座众人不得不怀疑。

    “啪!啪!啪!”

    王天邪微笑着拍了拍手。

    他刚拍完手,一名少年便“唰”地一声拉开了拉门走进了居酒屋的厢房。

    “你不是与兵卫的孩子与四郎嘛?你不在堺港呆着怎么跑到这里来了?”庄左卫门看到走进来的少年后惊讶地问。

    “左卫门叔父,在下已改名千利休並入仕织田家,任职信子殿下的茶头,以后就是织田家的家臣了。”田中与四郎一边解释,一边向庄左卫门躬身行礼。

    田中与四郎的话。令在场所有人感到有一丝惊讶……嗯,也就是一丝罢了。年轻人嘛,追求自己的梦想,追求自己的理想自然是很正常的一件事。

    尤其海对面大明国不是还有句“良禽择木而居”的话吗?不对,这句话怎么听怎么别扭,我堺港难道就不是一块上等的好木吗?

    庄左卫门等人不由自主地为自己的想法感到有些脸红。

    话说,自从王天邪开始了这场谈判后。在座众人的脸就跟海对面大明国那些杂耍演员般不断玩着变脸的游戏,一会红、一会白,一会更红、一会更白!

    “众位叔父,在下家父已经同意响应足利义昭殿下的号召,命令我们协助毛利家、武田家抵抗织田家。”田中与四郎看着在座一众身为堺港“自由自治十人要人众”的叔父,语出惊人地说。

    他的这句话顿时令在场所有人大吃一惊。脸色骤然大变。

    其实仔细想的话,王天邪的一-国-两-制提议虽然霸道,但并不是不可以接受。

    在王天邪的解释中,堺港将始终得以保持自由自治,织田家并不会过多过问堺港的事项。

    虽然会多了些织田家的军阵驻扎。但对于他们这些商贾来说,其实并没有任何损失。相反。如果万一有什么事情发生的话,织田家更会成为堺港的后盾。

    诚然在座其余九位堺港“自由自治十人要人众”成员都不认为会有这个意外出现就是了。

    他们这群商人所注重的事情,报并不是谁成为了天下第一人,而是自己的根本利益有没有受损。

    只要能够继续赚钱,继续发财,无论是织田家成为天下第一人,还是毛利家、武田家,甚至是足利义昭大逆袭,一扫天下所有大名,他们这群商贾都不会去在乎。

    “有那个功夫去争天下,倒不如大把大把赚钱,发发战争财呢!”这才是他们的内心写照。

    但是,田中与兵卫与足利义昭之间打成了协议就不一样了。

    如果田中与四郎所说的是事实,田中与兵卫真的跟足利义昭有了如此协议,那么堺港可就打破了以往的中立姿态,被牵扯进这个战国乱世的浑水之中。

    这对于堺港来说绝对会变成一个极大的灾难,也是他们其余几个堺港“自由自治十人要人众”所不希望见到的。

    “你这个笨蛋!”

    自家儿子的这句话,无疑令田中与兵卫情不自禁地指着他破口大骂。

    田中与兵卫心里此刻十分愤恨。

    他可是打着借助足利义昭、武田胜赖、毛利辉元等人的势力,令田中家得以得到更大发展,一举凌驾于堺港“自由自治十人要人众”的其余九家之上,成为堺港名符其实背后掌控者的念头。

    田中与兵卫的这个念头还是很符合商人逐利的念头。当然了,以他现今的实力还不足以令他念头通达就是了。

    可惜的是,千利休当着堺港“自由自治十人要人众”将他的盘算一下子爆了出来,这就令他顿时有些不知所措。

    难道叫他去解释自己只不过是想成为堺港第一人。将在座其他九位小伙伴踩在脚下?他要是敢这么解释的话,恐怕今天他就更加不用指望离开安土城了。

    “田中先生……你还有什么话说?到底是我织田家咄咄逼人。还是你自己自作孽、不可活?”王天邪突然插了一句话。

    “呃……”田中与兵卫顿时有些哑口无言。

    哪怕他平时在自己的鱼屋中和其他客人进行生意上协商时,是多么的口若悬河,在这一刻依然觉得自己有些无言以对。

    “我织田家向来以光复天皇陛下为己任,以终结这个战国乱世为目标,这次与堺港诸君的商谈也同样是出于这个目的。”王天邪继续火上浇油。

    今天不用嘴皮子烧死你丫的,我就不姓王!

    得益于上一世记忆中学校里的那些辩论技巧,冰山大猫御姐李华梅在南洋汶莱时的言传身教,自己这十多年来的亲身体会。王天邪这番话说的可是既占据天下大义,又令在座所有人都认为他是真心在为堺港着想。

    既然无论是他自己,还是织田信子,乃至是足利义昭这只义昭大狐狸,其实做这么多事情无非是为了得到堺港这股势力。

    当然了,用什么手段,令对方心甘情愿才是最重要的。

    最起码。王天邪现在所用的方法,就比足利义昭的要好上了十几、二十倍。

    “堺港有着得天独厚的优势,再加上有我织田家大阪湾海港作为依靠,将来势必会更上一层楼,这才是我们的根本利益所在。我织田王天邪再怎么说也勉强算是堺港的一份子,当然要为堺港着想。”王天邪打完了“杀鸡牌”后。开始打起了“感情牌”来。

    他这一句“我织田王天邪再怎么说也勉强算是堺港的一份子,当然要为堺港着想。”顿时令除了田中与兵卫之外的在座所有人,感到心里面那叫一个心胸舒畅、心旷神怡。

    田中与兵卫杯具了。

    看在千利休的面子上,无论是王天邪还是堺港“自由自治十人要人众”的其余九位成员,都没有过分为难田中与兵卫。

    迎接田中与兵卫的结局。将会是被软禁一辈子。

    至于他的所有产业则交给了他的儿子千利休。现有财产抽出了百分之九十,由在场其他所有人所瓜分。

    对于这个结局。满脸死灰状的田中与兵卫只有无奈中被迫接受。

    千利休则继承了父亲田中与兵卫的身份,成为了堺港“自由自治十人要人众”的一员。

    有了田中与兵卫的这个插曲,织田家顺利入驻堺港,并且得到了新堺港“自由自治十人要人众”的一致认可。

    堺港在织田家入驻之后,不仅依然拥有自有自治权,更得到了王天邪、天鬼一脉姬财神丽姬、伊势湾暗黑界姬财神竹中雪姬等人精心设计的织田家未来建设方案建议。

    这份建议里面囊括了堺港的未来发展优势、织田家税收制度经验之谈、织田家未来商业规划监管蓝图。

    可以说,织田家得以从小小的一个尾张国,在短短近十三年内成为坐拥十四国的所有奥秘,全部都在这份建议里面了。

    虽然里面有些东西并不适合堺港使用,毕竟织田家中的很多政策,都是从商业角度加军事角度去衡量的。

    对与堺港未来发展来说,能够参考织田家在经济上的秘诀,那绝对是一件非常大的助力。

    除此之外,堺港军事实力也终于在织田家的加入后大大提高了。

    在座所有人都不知道,坐拥关西十国的毛利家已经向织田家投降的缘故。

    当明年三月顺利与毛利家完成了受降的事项,织田家将会直接拥有播磨国,这样一来整个大阪湾就真的算是彻底入了织田家的手。

    这样一来,堺港所需要面对的其他势力,将只剩下南海道六国。

    其中淡路国的足利义昭将会是最大的威胁,稍远些的则是同属于南海道六国中的四国岛阿波国、赞岐国、伊予国、土佐国。

    至于南海道六国中最后一国,则是早就已经属于织田家的纪伊国。既然是织田家的领地,那自然就完全不用担心了。

    堺港“自由自治十人要人众”在安土城逗留了四天,才告辞返回堺港。

    千利休因为刚继任自家父亲的产业,因此并没有都留在安土城,而是跟随一众叔父返回堺港处理家族事务,直到新年庆典的时候才会返回安土城任职。

    随着这次谈判的顺利完成,竹中半兵卫又开始忙起来了。

    织田家大阪湾与堺港的联合庆祝活动终于开始进入了真正的布置之中。

    虽然现在距离新年已经没多少时间,但是织田家现有的足轻队早已不是一个小数目,再加上堺港的堺众,这次会场的布置人手达到了历来之最。

    竹中半兵卫将人手分成了两拨,轮流每天六个时辰的工作量,务求做到日夜赶工。这就是国家机器的威力了,有人有财自然就不用担心时间的问题。

    最终,当时间来到了十二月二十八日,整座大阪湾港口被布置的灯火辉煌。

    四处都可以看到大红灯笼高高挂,港口的空地上布置了十数座五人合抱巨型大太鼓,各种彩带花饰更是随处可见。

    这些大太鼓将会在庆典的时候,连续三天三夜进行轮流循环表演,鼓声将会响彻整座大阪湾。

    至于堺港也不例外,四处可以见到相同的布置,大家的脸上纷纷露出喜气洋洋的神情。

    居住在堺港的堺众,早已从“自由自治十人要人众”的口中,得知了与织田家之间的共识。

    当然了,这个一-国-两-制可不是无限期的。

    王天邪在这两天里已经与堺港“自由自治十人要人众”打成了商议。

    织田家入驻堺港,与堺港一起发展的这个商议只会维持五十年。

    五十年后,织田家将会撤出堺港。

    正如王天邪之前所料,只要不侵犯这群商贾们的经济利益,那么这群商贾压根就不会理睬到底有没有别过的军阵入驻。

    这也是堺港在这数百年间,第一次真正有别国的势力,成功打入了堺港这个自由自治之地中,更得到所有堺众心甘情愿的接受。

    只不过,王天邪十分有信心,即便不用五十年,他也有各种各样方法,令堺港永远不可能脱离依靠织田家才可以生存的局面。

    最起码,大阪湾的发展潜力、各种优势,比起堺港来说可是大得多了去了,王天邪完全不担心这一点。(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

    Ps:今天总共七千字,话说昨天见到岳母,战战兢兢地一个晚餐,总算是一切顺利吧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