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0/71/1502157.html"}})();尊宝娱乐 >带着鬼姬闯战国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七百零二章 来自德川家的使者

第七百零二章 来自德川家的使者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织田家内部新年庆典只会举行三天两夜,但织田家领内各城城下町,大阪湾、伊势湾等港口,以及今年与织田家联合庆典的堺港,将会举行连续十天的庆祝活动。

    尤其是在第二天夜晚,璀璨的大明国制烟花火炮,第一次在堺港的半空炸出各种颜色的花火。

    “哇哦……绮丽依呐(好漂亮)……”

    阵阵赞叹声伴随着烟火轰射向天际的巨响在堺港及大阪湾响起。

    五颜六色的火星在高空炸出一团团放射性的圆球状图案。虽然形状比较单调,但胜在声、色慑人,令第一次见到烟火的堺港众们赞叹不已。

    “好女婿呀,不知道这些美丽的管子多少钱呀?如果能将它卖到其他地区绝对是暴利呀!”身为堺港“自由自治十人要人众”之一的庄左卫门笑着对坐在自己身旁不远处的王天邪笑眯眯地问。

    庄左卫门是坑爹小御姐兰子的父亲,喊王天邪一声女婿自然不会不合礼数。

    甚至因为这一层关系,庄左卫门更是唯一一个有幸与王天邪、暴力超龄伪萝莉织田信子,乃至一众织田家家老坐在安土城天守阁瞭望台中观看烟火的商贾。

    “庄左卫门,有些事并不仅仅具有商业价值,更是用来彰显身份的门面利器。这一点希望你别弄混了。”织田信子听了庄左卫门的话后,突然插嘴说道。

    她的语气十分严肃,仿佛听到了什么不开心的事。

    “是是……在下一定不会再犯。”庄左卫门顿时背后感到一股冷汗淌了下来,嘴里连忙唯唯诺诺地答应。

    这些烟花火炮是冰山大猫御姐李华梅去年夏天,从大明国带给王天邪和暴力超龄伪萝莉织田信子的礼物。

    李华梅每年来织田家作客都会捎一些大明国的特产,烟花火炮以及妆花丝布就是其中两项。

    海对面的大明国毕竟仍处于锁国政策之下。因此在这个战国乱世中,除织田家外还真没有哪一家大名手中会有如此绚丽壮观的烟火。

    也只有李华梅这股半私人半官方的势力。才有可能将民间尚未完全普及的烟花火炮,以及苏、杭两地织造衙门为大明国皇室生产的各种丝绸运往海对面这个战国乱世。

    当然了,为了得到苏、杭两地织造衙门出产的上等丝绸,王天邪花了一笔数目不菲的黄金。让李华梅转交给专掌丝织品织造事宜的提督织造太监就是了。

    正所谓“物以稀为贵”嘛。织田信子对于庄左卫门想要对外出售这些李华梅送给她的礼物,自然十分不满意。

    即便对方是坑爹小御姐兰子的父亲大人也没有。

    织田信子、王天邪等人在天守阁中欣赏烟火。一众妖族小萝莉们却早就已经跑到了座市的嘉年华会。

    织田家位于座市中的新年庆典,并不仅仅是由城下町町民们自行举办。

    织田家派遣曾有过一次组织嘉年华会经验的织田鬼军成员,在城下町进行大型游乐活动,并在座市中搭建了一处游园地。

    虽然上一次嘉年华会最根本目的是为了猴子羽柴秀吉的那七个养女。也就是未来贱岳七本枪。

    但不可否认的是,上一次嘉年华会令织田家在一众町民们的心中,竖立起了一副爱民的好形象。

    尤其是诸如按户籍开仓派米,为尚未元服的小萝莉、小正太免费缝制冬衣一套……等等还富于民项目,令织田家在领地内声望可说达到了一个新的高峰。

    堺港“自由自治十人要人众”总算是大开眼界了。

    他们几个毕竟是一群做生意早已做成了油精的老油条,仅仅进行了两天庆典,就已经现织田家的恐怖之处。

    奈何的是。有些事既然已经开了头,就很难再反悔。

    尤其王天邪更是在前阵子的协商中,拿出了一式十一份,白纸黑字。名为“条约”的东西。

    这份条约中列明了各种各样织田家和堺港“自由自治十人要人众”分别需要遵守的条款。

    其中不仅包括织田家入主堺港五十年,以及王天邪所说的那个“一-国-两-制”方针,甚至还囊括了彼此税收如何分配、各种未来五年间的展方向等等杂项。

    至于为什么是十一份……织田家一份、堺港“自由自治十人要人众”人手一份,谁也不漏下嘛。

    当然,每一份都有织田信子的“天下布武”印玺,以及堺港“自由自治十人要人众”每个成员的手印,想要抵赖的话……貌似是不可能的了。

    为期十天的一五六零年新年庆典的最后一天,王天邪和织田信子坐在天守阁顶层的一间寝室中,抱着小信千代欣赏着窗外的雪景。

    “大殿,德川家的使者前来觐见,称有要事禀告。”作为织田信子近卫旗本头的森兰丸,跪坐在寝室的拉门外禀告。

    “哦?德川家康的家臣?叫他们在二阶的会客室等候,我和天邪随后就到。”织田信子好奇地吩咐。

    两人将小信千代交给在寝室中照顾一众怀孕水晶(后)宫成员的光秀大萝莉后,走进了位于二阶的会客室。

    “嗯?酒井忠次、大久保忠世,原来是你们两个呀?怎么了?武田胜赖又打过来了?”王太邪看到坐在会客室内的德川家使者,连忙热地打起招呼来。

    “见过信子大殿、天邪殿下。”酒井忠次和大久保忠世这两名德川家家老连忙向王天邪和织田信子躬身行礼。

    看两人的样子貌似心事重重,完全没有新年的那股喜庆神色,这就令织田信子和王天邪十分好奇。

    要知道,潜伏在武田胜赖身边的几名女忍者,明明没有传来什么不好的消息。

    大久保忠世和酒井忠次互相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满脸都是担忧的神色。

    不过,要面对的始终还是要面对。最终,大久保忠世一咬牙,跪伏在铺了榻榻米的地板上大声说起了来意。

    至于他的小伙伴酒井忠次,则同样跪伏在了地板上,脑门死死地贴在地上,一副没有脸面见王天邪、织田信子的样子。

    “大殿,在下家主吩咐在下等前来向大殿请罪,至于在下家主也将在迟些时候亲自前来。”

    大久保忠世不开口还好些,一开口说出的话,就令王天邪和织田信子大吃一惊,两人连忙追问了起来。

    “大殿,在下家主现,其原配夫人筑山殿已经成为了那位武田胜赖的内应。”大久保忠世继续说了起来,听的王天邪和织田信子眉毛瞬间皱了起来。

    “在下家少主,也就是您的女婿信康也已附和筑山殿。至于德姬公主……在无可奈何之下也已经不得不含泪妥协,协助在下家少主成为内应。”大久保忠世的话,令织田信子的脸顿时就黑了。

    德姬是织田信子继本多高达小萝莉嫁给王天邪之后,让美杜莎公主收为养女并嫁给了德川家康嫡长子德川信康。

    当时的德川信康和德姬都只有六岁,可以说是一宗娃娃亲。

    也正是因为这两场婚姻,织田信子向来十分放心将织田家的大后方交给德川家康负责捍卫。

    德川家康也并没有令两人失望,屡次为织田家挡住了今川氏真和“甲斐国大猫”武田晴信的出阵。

    “据在下家主所查知,筑山夫人是出于与在下家主的长期不和,才会被武田胜赖所煽动,犯下了弥天大错。”大久保忠世的声音越说越小,脸也越来越红。

    至于跪伏在他身旁的酒井忠次,则“咚咚咚咚……”地不断叩表示悔意,很快铺有榻榻米的木质地板上就被染红了一大片。

    众所周知德川家康这只德川大乌龟的原配夫人筑山殿,是白脸大瓮今川义元公的侄女。

    当年今川义元为了不费一兵一族得到三河国,硬逼着仍然是一只小正太的德川家康,迎娶了比他大了三千天的筑山殿。

    在大久保忠世的解释下,王天邪和织田信子才得知自从今川家灭亡之后,这位筑山殿就一直和德川大乌龟处得不好。

    两人之间不仅早已不再进行各种各样啪啪啪、躲猫猫、俯卧撑之类的有爱活动,更连话都不怎么再交谈了。

    也恰恰是因为这个原因,才使得这位筑山殿积怨日深,最终成为了武田家的内应。

    “在下家主得知此事后连夜派人展开调查,並表示绝不会宽恕三人。他已召集我德川家全体家老赶赴滨松城,研议如何处置筑山殿、信康少主以及德姬。”大久保忠世哆哆嗦嗦地说着。

    实在是这件事如果处理的不好的话,德川家绝对妥妥地背负上忘恩负义的坏名声了。

    虽然织田家、德川家走得十分近,德川家也早就为织田家马是瞻。但不可否认德川家並不是织田家的家臣,只不过是姻亲的盟友。

    “盟友”与“家臣”这两个词可是有着天渊之别。

    天下间可没有任何人规定,盟友就一定要在你陷入危机之际,赶死赶活地跑来为你解燃眉之急。

    (一秒记住小说界)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