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0/71/1541874.html"}})();尊宝娱乐 >带着鬼姬闯战国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七百零三章 这都是我们的错!

第七百零三章 这都是我们的错!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织田家与德川家之间的结盟也已经有十多年了。

    德川家的确起到了捍卫织田家大后方,令暴力超龄伪萝莉织田信子和王天邪可以毫无后顾无忧地一路向西攻略关中。

    但织田家也并没有说完全只是在利用德川家。

    当初继承了白脸大瓮今川义元的今川氏真攻打三河国,织田信子派柴田胜家和猴子羽柴秀吉前往支援。

    “甲斐国大猫”武田晴信举兵四万五千军阵上洛,王天邪出阵信浓、甲斐、骏河、远江四国国境,把武田晴信的老窝一锅踹,解了德川家灭族之危。

    四虎崽武田胜赖出阵一万七千围困长筱城,发动长筱城合战,王天邪出阵设乐原,联合德川家康一举歼灭四虎崽家臣数十人,一万七千军阵只剩下不到三千人顺利撤退回甲斐国。

    诚然织田家救援德川家也是为了自己,但如果没有织田家这几次前来救援的话,德川家恐怕早就灭族了。

    “嗯……既然如此,家康到底查出来些什么了?”织田信子阴沉着脸低声问。

    童年时被自己兄弟所背叛的阴影,再次在织田信子的脑海中浮现出来,一股怒火更开始在心中不断燃烧了起来。

    大久保忠世和酒井忠次只觉得会客室中的温度仿佛下降了不少,因紧张而被汗水浸湿的后背更不断传出一股寒意。

    “是……信康少主与德姬公主也是迫于无奈,才会妥协筑山殿夫人。两人也并没有与武田家发生过哪怕一次联系。因此,恳请大殿您格外开恩。”大久保忠世连忙继续开口说。

    “至于筑山殿夫人,在下家主将剥夺对方姓氏并将她逐出家门。不知大殿您对于这样安排是否满意?”大久保忠世说完之后,便将脑门紧紧地贴在铺了榻榻米的木质地板上,伏在地上向织田信子行礼。

    至于酒井忠次也停止了叩头的动作。不顾榻榻米上已经沾满了暗红色的液体,将脑门紧贴在榻榻米上,等待着织田信子的判决。

    也正因为此,两人并不知道此时的织田信子,正低垂着头紧皱眉毛,两只水灵灵大眼睛死死瞪着自己跪坐着的膝盖。浑身上下仿佛王天邪上一世那种拨浪鼓似的抖成了筛子。

    王天邪轻轻拍了拍对方的肩膀,眼中流露出安慰、心疼的神色。两人早就已经是老夫老妻了,王天邪当然知道织田信子此刻内心中的挣扎。

    织田信子这三十多岁的生涯中,最厌恶的就是被家族中人所背叛、欺瞒。

    在她心中即便是与那些强敌生死决斗,最终导致整个织田家灭族,都好过被自己家中那些一门众所背叛。

    “兰丸……兰丸在吗?”

    王天邪安慰了一下织田信子后,对着会客室玄关拉门大声喊了起来。

    “殿下,兰丸在此!”

    身为织田信子近卫旗本头的森兰丸,连忙跪坐在拉门外躬身行礼回答。随即将拉门拉开。

    “嗯……大久保忠世、酒井忠次,你们随兰丸去客房休息下,这件事情的最终判决明天再议吧。兰丸,拜托你了。”王天邪想了想后对仍跪伏在地上的大久保忠世、酒井忠次说。

    “御意!”

    大久保忠世、酒井忠次连忙大声回答,然后低垂着头站了起来,跟随在森兰丸的身后离开了会客室。两人就像做了什么亏心事似的,完全不敢看向织田信子和王天邪。

    也的确是如此,谁让筑山殿夫人好死不死。竟然做了武田胜赖的内应呢。

    要知道年前武田胜赖才刚刚入侵过德川家位于远江国的领地,在长筱城与织田家、德川家的联军狠狠干了一架。

    关东十六国中。越后国龙女上杉姐姐一家独大,其次便是坐拥甲斐、骏河、伊豆这三国国境的武田胜赖。

    只不过,上杉姐姐貌似对德川家,乃至是对征战天下完全没有兴趣,反倒是武田胜赖这只四虎崽,对于征战天下仍未死心。

    只不过。凭着上杉姐姐十四国共主的身份,即便给武田胜赖十万颗虎胆、豹子胆、狮子胆、各种各样的胆,他也绝对不敢现在就向上杉姐姐叫板。

    其结果就是,武田胜赖所带领的武田家,将紧邻着他的德川家康视作了最大的目标。势要将德川家吞并。

    大久保忠世和酒井忠次离开后,织田信子终于抬起了头。

    此时的她,两只水灵灵的大眼睛中布满了雾气,但很快就变成了一丝怒火中烧的杀气,看得王天邪情不自禁将对方搂进怀中,轻轻扫着对方的秀发。

    “你真的打算让信康切腹自杀?”王天邪轻轻地在织田信子耳边问,换来的是织田信子默默地点了点头。

    “唉,纵使咱们那位女婿毫不知情,但是他的母亲与咱们的敌人私通却是件千真万确的事情!”织田信子过了好一阵子,才终于轻声说道。

    “唉,但是这样一来,德姬岂不是太不幸了?恐怕她会很伤心……而且,或许会恨你一辈子。”王天邪一边扫着织田信子的秀发,将对方紧紧地搂入怀中,一边叹着气说。

    “即便信康是出于各种无奈,也不应该行事年轻气盛,行动鲁莽、不经考虑。不然的话,如何向支持竹千代的那些家老、重臣交代?”织田信子在王天邪的怀中轻声反驳。

    “总不能说,因为对方是我们的女婿,所以即便犯了通敌之罪,成为了敌对势力的内应,也依然可以逍遥法外。”织田信子继续说着。

    诚然她的话说的斩钉截铁,也十分占据天下大义,但王天邪知道此刻心中最苦闷的,其实恰恰就是自己怀中的这只暴力超龄伪萝莉。

    别看对方向来行使风风火火,摆出一副嘻嘻哈哈地乐观态度,但其实对方的内心可是十分脆弱。

    尤其是在“被自己所重视的亲人背叛”这件事上。

    织田家当年陷入四分五裂的死局,再加上白脸大瓮今川义元、美浓国蝮蛇斋藤道三等强大外敌虎视眈眈,织田信子不得不斩杀了数位自己的嫡亲,从而统一织田家。

    但也正是因为连续多次的血腥事件,向来对亲情十分重视的织田信子,已然陷入了各种各样的内疚、自责。否则的话,她也不会经常把“都是这个八嘎乱世的错!”之类的话放在嘴边。

    “唉,信康这个女婿是个不比其父逊色的勇将。一旦失去如此一位人才,不仅是德川家的损失,同时也是我织田家的损失。但是……”织田信子嘴里蹦出一个“但是”,顿时将原本话中的那一丝惋惜彻底扭转。

    “讲温情也要看时机,你也知道光靠温情是改变不了这个乱世……你看德川家不就是因为我的温情主义作崇,才导致这种尴尬的场面出现……”织田信子的语气越来越强硬,仿佛已经下定了什么决心似的。

    “哼……别以为我坐在安土城,与三河国隔着尾张、美浓以及大半个近江就成了瞎子!”织田信子突然握紧了拳头。

    “天邪,就是因为我们太疼爱这个女婿,才会造成今日这种结果……这次是咱们两个做错了呀!”织田信子气呼呼地大吼了起来。

    甚至吓得刚返回会客室外等候的森兰丸,满脸慌张地拉开拉门察看。

    “三河国那些武士都说他是我织田信子和你王天邪的女婿,致使那些重臣们都对他心存顾忌。”织田信子完全误事了惊慌失色的森兰丸,在王天邪怀中吼叫、发泄着。

    “结果呢?结果却使咱们这位女婿变得任性妄为、一意孤行,任何人劝言都不听。”她越喊越大声,甚至连在寝室中照顾一众怀孕姐妹们的光秀大萝莉也急匆匆走了进来察看。

    虽然有着天鬼一脉特有的灵魂链接,即便光秀大萝莉安坐在寝室中,也可以知道发生什么事情。

    但一众鬼姬公主们向来十分注重家庭之乐。再怎么说,面对面的谈天说地才是最最写意的。

    除非是与身处在越前国,与越后国龙女上杉姐姐共用身体的长公主莹姬聊天,否则一般情况下都不会运用灵魂链接来沟通。

    “乌鹭子,竹千代的那位原配夫人筑山殿,还有我们的信康和德姬,已经成为了武田胜赖的内应。”王天邪轻声叹了口气。

    “嗯?你是说信康?这怎么可能!”光秀大萝莉听到这个消息后同样大吃一惊。

    德姬嫁给德川信康,两家结成娃娃亲的时候,还是光秀大萝莉护送小萝莉前赴三河国完婚。因此,光秀大萝莉对于德姬可是十分疼爱的。

    因此,在听说德姬竟然与夫君德川信康一起背叛了织田家、德川家,心中的惊讶可是不下于被五百头猛犸象踩过一般。

    “信子,如果与武田家私通的事只是那位筑山殿夫人个人的行为……那么,是不是可以放过信康和德姬?”光秀大萝莉满脸担忧地问。

    对于她的话,信子紧皱着眉毛一声不吭,直到过了好一阵子后,才终于轻轻的闭上眼睛摇了摇头。(未完待续。。)(一秒记住小说界)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