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0/71/1559210.html"}})();尊宝娱乐 >带着鬼姬闯战国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七百零五章 女人都是水做的

第七百零五章 女人都是水做的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王天邪和暴力超龄伪萝莉织田信子已经有近七年多没见过德姬了,昔日的六岁小萝莉已经成长为一只十三、四岁的成熟大萝莉。

    可惜的是,现在这只大萝莉的脸上,布满了泪珠子,可爱的樱桃小嘴横得可以直接吊一个油罐子,看上去格外楚楚可怜。

    织田信子将德姬紧紧地搂在怀里,手不断扫着对方的秀,轻声在对方的耳朵边安慰着。

    “天邪殿下,这两个……请你过目。”大久保忠世将王天邪拉到了牛车的另一边,避开了正在织田信子怀中痛哭的德姬,轻声对王天邪说。

    与此同时,他打开了两名侍从递过来的两只被锦帛包裹着的木箱子。

    王天邪分别看了一眼两只木箱子,嘴里面轻轻叹了一口气。因为两个盒子中分别摆放着一男一女、一少一老的级。

    王天邪一眼就认出那颗看上去仍是一只十四、五岁大正太的男性级,的确就是德川家康这只德川大乌龟的嫡长子,曾被他抱在怀里的德川信康。

    “唉……这……就是家康的原配夫人,那位筑山殿?”王天邪扭头看向那名年纪比较老的女性级轻声叹了口气问。

    “是的,殿下……夫人真是……太傻了。”大久保忠世的眼角明显有些不对劲,嘴里轻声嘀咕着。

    “大久保忠世,路上辛苦了。家中各人绪怎样?”王天邪一边挥手示意侍从将木箱子合上,一边问大久保忠世。

    “回殿下,家中对于大殿和殿下的命令并没有不满。这里面有少主的原因,也有夫人的原因……”大久保忠世同样叹了口气。

    “天邪殿下请放心,家中家老、重臣……大家都理解信子大殿和殿下的心。至于在下家主……”大久保忠世继续说着,脸上明显越说越有些晴转多云。

    “他已经将自己关在寝室中两天两夜不肯进食。一直到在下启程前来仍未踏出寝室。”大久保忠世顿了顿后,满脸担忧地说。

    “嗯……你回去之后替我向家康问好……唉,告诉他平八郎很好,我很喜爱她。”王天邪想了想后。再次叹了口气轻声说。

    平八郎是本多高达小萝莉的乳名。本多高达小萝莉全名应该是本多平八郎忠胜。天邪为了向大久保忠世表示亲昵,便用了小萝莉的乳名来称呼她。

    “是!在下一定会讲话转达在下家主。请天邪殿下放心。”大久保忠世用力点了点头回答,同时心里松了口气。

    王天邪的话他如果听不明白的话,他就枉为德川家席家老了。

    对方的话明显是在暗示,织田家与德川家之间的盟友关系依然是牢不可破。并没有因为筑山殿、德川信康成为四虎崽武田胜赖内应这件事而出现裂痕。

    当然,对于织田家来说的确没有影响,就是不知道德川家康这只大乌龟的心里究竟会怎么想了。

    织田信子将德姬扶上了八叶牛车后,一把接过牛车旁的长竹鞭,亲自站在牛车旁赶起了牛车。

    她这番降尊纡贵的做法,把大久保忠世等三河国武士吓了一跳,除了王天邪外。没有人想到织田信子竟然会做出这样的举动。

    至于德姬跪坐在牛车中,两只眼睛再次红了起来。

    在回到安土城之前,她的内心中还对织田信子充满了不满与怨气。

    但当她坐在牛车中看着织田信子和王天邪急急忙忙跑到自己身前,感受着织田信子将她拥进怀中。清扫着她的秀……那一刻她终于觉得什么怨念都仿佛长了两对小翅膀,扑腾扑腾地飞跑了。

    尤其是现在,织田信子挥舞着竹鞭赶牛的背影,令她原本止住了的哭泣再次控制不住了,跪坐在牛车中“哇……”地一声再次哭了出来。

    她这一哭,织田信子慌忙停下了牛车,同样钻了进去,驾驶牛车的竹鞭也交到了王天邪的手中。

    “天邪殿下,要不还是让那些侍从们来吧……”大久保忠世看得有些眼红,轻轻在王天邪的身旁劝道。

    “忠世,我的女婿已经被我和信子勒令切腹了,虽然是无奈之举,但就让我们为我们的小公主做些事吧。”王天邪轻轻地摇了摇头,对大久保忠世说。

    他的话令大久保忠世顿时说不出话来了,只知道低垂着脖子不断点头叩。

    大久保忠世乃至一众三河国武士并不是不讲道理的人,反之,三河国武士在战国乱世中可是出了名重义之士。

    但也正因为此,大久保忠世更加能够理解织田信子和王天邪两人,勒令德川信康切腹时心中的苦闷。

    尤其他前阵子才在安土城的会客室,被织田信子破口大骂了一顿。

    正如王天邪所说,这件事毕竟是无奈之举,万一解决不好的话,织田家与德川家之间的感会出现裂痕了。

    再者,即便对方尚未真正跟武田胜赖有联系,但对方仗着与织田家的姻亲关系嚣张跋扈,到指甲中的家老、重臣心生不满却也的确是不容脚边的事实。

    因此,为了给三河国武士一个交代,织田信子和王天邪两人才会如此决绝,坚决不饶恕德川信康。

    腹大便便的美杜莎公主浓姬,在两名侍女的伴随下,站在安土城本丸天守阁大玄关处等候牛车的抵达。

    “噢,我的德姬,快扶我过去!”看到牛车进入了本丸大玄关,浓姬同样激动地催促两名侍女扶着她过去。

    有着鬼、妖一族天鬼一脉对于灵魂的感应,浓姬十分清楚以自己的体质,即便自己跑过去,肚里的小宝宝依然绝对不会出意外。

    只不过,这毕竟是她跟王天邪的第一个小宝宝。

    因此,无论是王天邪还是住在浓姬灵魂世界中的火爆四公主蝶姬,对此都十分紧张,吩咐侍女们一定要无时无刻陪伴、搀扶。

    嗯,严格来说,不光是浓姬受到如此的待遇,王天邪的水晶(后)宫中每一位怀孕的成员,都是在享受着这样的规格,包括当年怀了小信千代的织田信子。

    “母亲大人!”德姬看到浓姬走过来同样十分激动,在织田信子和王天邪的搀扶下跳下牛车,小跑着扑进浓姬的怀中。

    “回来了就好……回来了就好!”

    浓姬同样将德姬大萝莉紧紧地搂进了怀中,让大萝莉在自己的肩膀上再次痛哭了出来。

    王天邪不得不感叹,女人的确是水做成的。别看德姬现在只不过是十三、四岁的大萝莉,但哭起来却完全止不住。

    当然了,王天邪是不会承认,其实就连他自己都有些伤感就是了。

    真要算起来的话,其实德姬的母亲大人应该是美杜莎公主浓姬,父亲大人应该是织田信子这只暴力超龄伪萝莉,至于王天邪只不过是一个家中的一门众。

    当年将德姬嫁入三河国德川家的时候,织田信子还没有恢复公主的身份。

    那时的她仍然以男装示人,并在对外使用着“织田信长”这个元服时的男性名字,而美杜莎公主浓姬则是她原配的夫人。

    直到之后织田信子向全天下公开自己的女儿身,更得到天皇乃至一众公卿们认同之后,德姬才改称王天邪为父亲大人,织田信子和浓姬两人则同为她的母亲大人。

    光秀大萝莉同样站在天守阁大玄关处,脸上笑着看向德姬。

    “你不过去吗?她长大了许多呢。”腹黑二公主翠姬在光秀大萝莉的灵魂世界中轻声叹了口气。

    “嗯嗯……”她的话换回来的,是光秀大萝莉轻轻摇了摇头,嘴里低声哼哼。

    光秀大萝莉在有外人的时候,向来是以男装示人。因此,光秀大萝莉此刻依然穿着她那套绣着明智家家徽的男性武士服。

    在德姬的眼中,光秀大萝莉依然是父亲大人、母亲大人的家臣,而不是明智家公主或父亲大人的其中一位水晶(后)宫成员。

    “忠世,午宴已准备好了,兰丸带你去沐浴更衣,你留下来住一晚上休息下,明天再走吧。你的足轻队也在城下町好好玩一玩。”王天邪一边看着德姬在浓姬的怀中哭得死去活来,一边轻轻对大久保忠世说。

    两人原本是打算在德姬平安回到安土城后,打算留大久保忠世和他的足轻队在安土城休息一晚,明天早上再返回三河国。

    只不过,大久保忠世听了王天邪的话后,轻轻地摇了摇头,拒绝了王天邪的邀请,并躬身向王天邪告辞。

    毕竟是德川家做出有损声誉的事,而且,还是德川家家主的正室原配夫人以及嫡长子。因此,即便王天邪说得拳拳盛意,但大久保忠世却觉得自己完全没有脸面留在安土城。

    德姬回到了安土城后的一个月,时间已经进入二月中。

    王天邪和织田信子虽然想多陪一陪德姬,安慰安慰这只大萝莉,但奈何身处这个战国乱世中,并不是任何事都可以做到随心所欲,其是像王天邪和织田信子这样的上位者。

    进入了二月中后,两人不得不开始为前往安艺国吉田郡山城,接收毛利辉元的请降以及商讨未来的领地分封、税收管理事项做出准备。

    (一秒记住小说界)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