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0/71/1592094.html"}})();尊宝娱乐 >带着鬼姬闯战国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七百零七章 豪不掩饰的野望!

第七百零七章 豪不掩饰的野望!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话说回来,也难怪暴力超龄伪萝莉织田信子如此震怒,实在是猴子羽柴秀吉这货为了攻陷八上城,用的伎俩可不是很光彩。

    “猴子,我告诉你,你攻陷了丹波国这一点我很欣慰,但是,你这个笨蛋!你就不会用用你那副猴脑子去仔细想想,这么做到底会有些什么影响?”织田信子对着猴子羽柴秀吉好一通咆哮。

    在这个战国乱世中,海对面大明国那种“将在外军令有所不受”的事情,根本就不会发生。

    并不是说织田信子和王天邪将每一件行军布阵的事项都紧紧地掌握在手里,每一道命令都是必亲自过问。

    而是因为在这个战国乱世中,作为总大将的武士实在是太自由了,自由到他可以自行制定各种各样他认为可行的战略。

    也正因为此,猴子羽柴秀吉要运用什么策略的话,完全不需要经过织田信子或王天邪的同意。

    即便织田家早在多年前就已经实行了兵农分离制,也依旧无法改变这种武士间的作风。

    当然,织田信子也无意去强制性改变这种风气,只要手下的家臣能够“好好地”完成她所安排的任务就是了。

    猴子羽柴秀吉的任务是攻陷丹波国,按理讲织田信子应该褒奖他才对,而不是一大通歇斯底里的破口大骂。

    但是,猴子这次的出阵,偏偏就是坏在了“好好地”这三个字上。

    “大殿,我猴子可是将八上城波多野兄弟、黑井城赤井直正、八木城内藤如安全部抓回来见您,将丹波国纳入我织田家手中!”猴子满脸气愤地低垂着头跪坐在榻榻米铺成的木质地板上,对织田信子大喊起来。

    “这不公平!你不仅没有一句奖励的话,竟然骂了足足两个时辰!”羽柴秀吉的话说得十分悲愤。浑身上下更因为心中怒意而情不自禁地不断哆嗦着。

    “不公平?你不再提起波多野兄弟还好,你越提起他们我就越生气!你说说你做出这种事情,天下人会怎么说我织田家?”一听到羽柴秀吉提起丹波国最大势力的波多野兄弟,织田信子心里面的怒火就烧得越旺。

    “在下不就是找了一名老侍女假扮成在下的母亲,然后把这名老侍女作为人质。借以让波多野兄弟以为投降我织田军后,我羽柴秀吉一定会让他们继续执掌丹波国吗!”羽柴秀吉也气不过了,满腹委屈、满脸怒意地抬起头对着织田信子大吼。

    “猴子,注意你的态度!”王天邪一边皱起了眉毛对猴子羽柴秀吉说,一边轻轻握了握织田信子的手背以示安慰。

    这一幕落在猴子的眼中,顿时有种妒火中烧的怒火。

    只不过。他早已将自己成为天下第一人的踏脚石,从织田信子的身上转移到了即将四岁的小萝莉信千代身上。

    因此,他倒也没有太过于将自己的心思表露出来。毕竟在女色和权利两者不得兼顾的时候,他果断还是会选择权利的。

    “天邪殿下,在下这么做也是为了织田家的未来,为了尽快将丹波国攻下来的策略。在下不认为有做错些什么!”猴子羽柴秀吉对着王天邪大吼。

    看着面前的羽柴秀吉。王天邪有些哭笑不得。

    他倒是不担心猴子会向织田信子告状,说这件事是光秀大萝莉提议的,他只不过是听了光秀大萝莉的提议才这么做。

    首先,猴子作为攻打丹波国的总大将,他本来就有权力运用任何策略,只要那个计谋最终达到的效果是能够“好好地”完成织田信子所安排的任务。

    其次,对于有着称霸天下的梦想。甚至从来不掩饰自己这个梦想的猴子来说,将功劳分一半给光秀大萝莉可不是他所希望或者会做的事情。

    这一点从这只猴子十分自豪地告诉织田信子,他想出了一个“如此如此做就一定会成功”的策略出来,压根没提光秀大萝莉一个字就可以看得出来。

    “天邪殿下,这可是我费尽心思所想出来的妙计啊!你也知道,无论是攻打波多野兄弟赖以为根本的八上城,还是赤井直正的黑井城,又或者内藤如安的八木城,都必将遭到其余两家攻击。”猴子见王天邪已经将话茬儿接了过去,便开始向王天邪打起了悲情牌。

    “在连续多次腹背受敌的夹击后。在下不得不停止攻势並改变策略。”王天邪听着猴子的话后并没有吭声,只是点头示意对方继续说下去。

    “蜂须贺小六、黑田官兵卫、肋阪安治分别带领五千军阵将八上城、黑井城、八木城围困。至于在下则带领一万军阵,扫荡丹波国其余大小势力,但即便如此,对方却依然迟迟不肯降服。”羽柴秀吉继续说着。

    对于羽柴秀吉在那个时候采用的策略。他在参加新年庆典的时候,就已经禀告王天邪和织田信子。可以说丹波国的攻略发展到新年之前的事情,两人都十分清楚。

    “后来在下就想,既然这座城久攻不下,不如以家母为人质送入八上城中。结果,波多野兄弟两人果然信以为真,更协助在下劝降投降赤井直正和内藤如安。”羽柴秀吉瞪着王天邪侃侃而言。

    他的这个样子,气得织田信子差点就忍不住对着他再次开骂。

    好在王天邪轻轻地拍了拍这只暴力超龄伪萝莉的肩膀,对方才满脸不情不愿地哼唧着闭上了可爱樱桃小嘴。

    “猴子呀,你这个策略前半段不错,但后半段实在是有些不厚道呀!你这是在损我织田家的声誉,让我织田家变得不仁不义呀!”王天邪叹了口气,看着猴子说。

    他的这番话令羽柴秀吉顿时一愣,随即哈哈大笑了起来。

    “哈哈哈哈……天邪殿下,你在我织田家中有着‘恶鬼’称号,难道你杀的人就不多了?在下跟你之间的分别,只不过是您光明正大地杀,我猴子暗中卑鄙地杀……咱们两个都是同类人呀!”羽柴秀吉满脸不屑地大笑了起来。

    噗!我去你的同类人!你是猴子,你全家都是猴子!王天邪差点张嘴就要喷羽柴秀吉一脸,还是织田信子反握住他的手才让他将话给咽了回去。

    “天邪殿下,你不就是担心天下人必定会认为是信子大殿命令我这只猴子采用这种卑劣策略,以我猴子的母亲为人质将波多野兄弟诱到安土城来,结果不知道应该如何面对天下人才好嘛!”猴子继续状似疯狂地哈哈大笑着。

    王天邪和织田信子听了他的话后,不由自主地皱起了眉毛。

    织田信子的确是因为这个原因,才会对羽柴秀吉破口大骂了一顿,甚至怒火迟迟无法熄灭。

    “大殿大可不必担心啊。这个世界的历史是由胜利者去书写,而我猴子的历史自然会由我猴子去创造!”羽柴秀吉突然正色地看向王天邪和织田信子。

    “这件事在下在就想到了!波多野兄弟必须死!赤井直正、内藤如安两人也必须死!那个假扮成在下母亲的老侍女更加要死!”羽柴秀吉突然站了起来,满脸杀气腾腾地大吼。

    “不是以织田家的名义!而是会死在我猴子羽柴秀吉昭告天下后的刀下!这样一来,天下人就会知道,这完全是我猴子羽柴秀吉的策略!”羽柴秀吉状似疯狂地对着王天邪和织田信子咆哮。

    “你……你这只猴子……完全不会掩饰自己的野望呀!”王天邪和织田信子叹了口气,前者看着站在他们面前的猴子羽柴秀吉说。

    “哼哼哼……我猴子的历史一定会由我猴子去书写!我猴子不可能成为天下第一人,但是我猴子绝对会成为织田家家臣中的第一人!”羽柴秀吉死死地盯着王天邪和织田信子,高举着拳头,嘴里信誓坦坦地大喊。

    哼!想必你内心真正想说的,是你自己才是天下第一人,我织田家只会被你踩在脚下才对吧!织田信子和王天邪互相看了一眼,彼此的心中异口同声地喊道。

    “好吧,既然你这么说,我和信子也无话可说。总之,既然你抱着如此的觉悟将丹波国攻打下来……我认为,嘉奖他是必然、必须的。”王天邪先是认同了猴子羽柴秀吉的功劳,随后将目光看向身旁的织田信子。

    “嗯,猴子,丹波国就是你的领地了!以后你就是坐拥两国的大名了。”织田信子听了王天邪的话后,轻轻闭上眼吸了口气,随即才睁开水灵灵的大眼睛对猴子羽柴秀吉说。

    “猴子,之前你负责丹波国攻略,这件事就没告诉你。现在丹波国既然已经入手,那么有另一件要事要你去做。”织田信子说完了之后,不顾猴子满脸惊喜的样子,继续说了起来。

    只不过,织田信子接下来所说的话,令这只正处于兴奋状态,认为自己距离自己的野望已经又迈近了一步的猴子,顿时如一盆冷水浇在头上。

    不会吧?毛利辉元要向我们投降?家主大殿要前往安艺国接受毛利家的请降?这件突如其来的消息,令猴子差点惊讶到原地后空翻三周半兼吐血十公里。(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