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0/71/2169863.html"}})();尊宝娱乐 >带着鬼姬闯战国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七百四十九章 战争,如此麻烦却令我无比兴奋!

第七百四十九章 战争,如此麻烦却令我无比兴奋!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ps:这阵子土依各种忙乱,学生的考试到了,正在弄代-购香港及海外出版的钢琴书籍,租房子和各种生活琐事全部堆到了一起。..。现在凌晨四点半,土依会尽量抽时间码字,虽然不保证每天都有三千字,但每星期算下来,每天平均一定会有至少三千字以上,如果有空闲的话一定会码更多的章节出来,各位好友多多包涵。另外,新书刚码了前几章,正在给几个朋友提意见,很快就会又有一个孩子出世了,大家再多给些耐心哦。

    跟随毛利秀就一同来到安土城的,还有为毛利秀就说项这次投降的叔爷爷天野元政为首的一众毛利家一门众。

    领先走在前的毛利秀就,手中捧着一个四四方方的木箱子,脸上充满了沮丧的神情。

    至于跟随在他身后的天野元政、毛利元氏、吉川广家等六、七位一门众的脸上,则充满了幸灾乐祸与逃过一劫的侥幸神情。

    这就是这个战国乱世中的悲哀,诚然家族在这个战国乱世中是主流,但主家与分家之间的利益矛盾往往却会阻扰一个家族发展。

    主家与分家如何能做到上下一心,靠的完全就是作为主家一家之主的个人魅力。

    有着诸如“谋将”、“谋神”、“知将”、“西国第一智将”称号的毛利元就能够做到;年轻时的尾张国大猫织田信秀能够做到;甲斐国大猫武田晴信、越后国龙女上杉姐姐这些人也能做到。

    其结果就是他们在这个战国乱世中闯出了一番天地,事业蒸蒸日上。

    甚至是暴力超龄伪萝莉织田信子,在王天邪各种远超于战国乱世的常规手段协助下,也同样做到了这一点。

    当然了,中间的过程付出了很多血与泪,斩杀了一群自己的兄弟。弄得织田信子对于“背叛”这两个字十分敏感就是了。

    而失去了毛利元就的毛利家,明显就陷入了上下不得同心的局面。

    在天野元政为首的这群一门众心中,如何推卸责任,将一切过失全部由毛利辉元、毛利秀就来承担,是此次前来投降的最根本核心问题。

    织田家要想彻底支配、掌控关西十国,始终还是需要他们这群豪族的出力。

    因此。对于他们来说,只要能够顺利把责任推卸掉,最终说白了不过就是服侍的本家换了个姓氏而已。

    甚至在毛利家本家只剩下一国的情况下,他们这群昔日的一门众完全不需要担心毛利秀就会瞬间魄力爆发,对他们来一个大逆袭。

    织田家绝对不会允许毛利秀就做出这样的事情来,这一点令他们这群一门众十分放心。

    在这一刻,人性之间的自私被体现的体无完肤、淋漓尽致。

    “右府大殿、天邪殿下,在下按照大殿的命令按时前来。这是在下家父的首级,请右府大殿过目。”毛利秀就在安土城天守阁大殿中见到织田信子后。连忙跪在地上大声说。

    至于一直被他抱在怀中的木箱子,则双手捧给织田信子的近卫旗本头森兰丸先行检查,随后由森兰丸递到了织田信子的面前。

    木箱子中除了一堆用来固定的杂草外,的确装着毛利辉元经过处理后的首级。

    “嗯,毛利秀就,之前我曾对天野元政说过,现在我再向你说一遍,你仔细听清楚。”

    织田信子看了眼毛利辉元的首级后点了点头。随即将目光环视在座一众毛利家一门众,嘴里则轻声说道。

    “是。在下洗耳恭听大殿的教诲。”

    毛利秀就也知道现在的情势对于他来说,到底有多恶劣,因此,他将自己的姿态放得十分低,再也不复当初在这间大殿中对织田信子大吼大叫、负手而去的嚣张。

    “好!毛利辉元必须切腹自尽,首级由你亲自拿到安土城……这一点你做的很好。你可以保留祖上安艺国。其余各国则由我织田家安排人手管理。”织田信子满意地点了点头,嘴里继续说了下去。

    “御意!”

    毛利秀就听了织田信子的话后,连忙将已经坐起来的身子再次一躬,额头贴在了铺头榻榻米的木制地板上,嘴中则大声表示感谢。

    直到这时。他才发现自己的后备已经全湿透了,冷汗、瀑布汗、各种各样不知道名堂但十分厉害的汗,纷纷撒了欢地从他的后背毛孔钻出来。

    无独有偶,坐在毛利秀就身后的一众毛利家一门众,直到这一刻心中才终于松了口气,放下了悬在半空的大石头。

    实在是自从踏入这间大殿,见到了织田信子和王天邪之后,他们就感到一股沉重压抑感在不断刺激着他们的神经。

    这股强烈的压抑,令他们只觉得头皮发麻,后背上布满了一阵接一阵,彷如被针扎般的麻痹感、冰冷感。

    坐在他们对面,脸上面无表情的王天邪,带给他们的压力可说是究极沉重。

    这群一门众按照辈分来算的话,大部分都是毛利秀就的叔爷爷,也就是毛利元就的亲生儿子。

    按理讲,他们对于王天邪这个杀父仇人应该要充满了仇视、敌视的负面情绪,甚至是做出一副咬牙切齿的样子也不为过分。

    但事实上却是,这群毛利元就的儿子们,在看到王天邪那一刻纷纷不由自主地低下了头,心中完全兴不起一丝反抗的念头。

    “唓,天邪,这群家伙实在是太没骨气了,咱不喜欢!”天鬼一脉姬财神,五公主丽姬充满了不满的嗓音,在王天邪的灵魂链接中响了起来。

    “丽,你就放过他们好了!他们可都是普通人,怎么可能承受得了你的灵魂冲击。”王天邪哭笑不得地在灵魂链接中回应丽姬不屑一顾的话。

    自打毛利家这群人踏进这间大殿开始,与雪姬小萝莉一起幻化成“勾玉.丽鬼玉”的丽姬,便发动了属于“勾玉.丽鬼玉”特有的灵魂冲击。

    目标直指毛利秀就,以及跟随在他身后的毛利家一门众。

    “哼,咱还不是为你抱不平!谁叫他们当初这么阴险的。如果不是你和信子早就有所准备,还不知道结局会怎么个凄惨法呢!”丽姬依然十分不满,却又无可奈何,唯有气鼓鼓地在“勾玉.丽鬼玉”中直跺脚。

    “既然这样的话,你可以走了!记住,你要好好安抚安艺国的町民。”织田信子的话,将正在和丽姬说笑的王天邪再次专注到面前的这次受降。

    “毛利秀就,我的女儿、儿子刚出生,我不希望未来需要再次出阵关西,战争可是一件十分麻烦的事情呀!虽然也令我无比兴奋就是了!”王天邪在织田信子说完之后,突然插了一嘴进来。

    这一句突如其来的话,顿时令在座一众毛利家一门众脸色就囧了。(未完待续。。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