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0/71/2172825.html"}})();尊宝娱乐 >带着鬼姬闯战国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七百五十章 令人抓狂的父女俩

第七百五十章 令人抓狂的父女俩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实在是王天邪这句话说得可是杀气腾腾,语气中充满了极尽的杀戮之气,令毛利秀就乃至一众毛利家一门众不得不感到惶恐万分。。

    尤其是王太邪最后的那句“虽然也令我无比兴奋就是了!”的话,令毛利秀就瞬间就想起吉田郡山城熊熊大火映照下,王天邪写意地将自己曾曾爷爷毛利元就的首级,扔在自己父亲毛利辉元面前那一幕。

    以及王天邪随后那行如流水般地将天野隆重的身子连转几圈,一颗首级就这样飞上半空之中,顺带着鲜红色液体糊了王天邪一脸、一身!

    那视觉冲击感,令毛利秀就连续多日无法下咽。

    甚至在过去了三个多四个月的今天,听了王天邪这么一句话后,毛利秀就依然感到自己的肚子顿时好一阵翻滚,差点就在这间大殿上将今早吃的东西全部呕了出来。

    一众毛利家一门众倒是没有像毛利秀就那样感同身受,但王天邪的这句话不由得令他们瞬间联想到了王天邪那“织田家之恶鬼”的称号。

    “噗哈哈哈……天邪,你比咱更加邪恶!”天鬼一脉姬财神,财迷五公主丽姬顿时在“勾玉.丽鬼玉”中笑喷了出来。

    暴力超龄伪萝莉织田信子同样感到有些哭笑不得,她当然知道王天邪说这句话是为了敲打、敲打毛利秀就和他的这群叔爷爷们。

    只不过,貌似这效果实在是太夸张了,毛利秀就和这群老家伙们听了王天邪的话后,顿时仿佛抽风了一般,浑身上下抖得跟筛子里的沙粒似的。

    王天邪同样感到有些郁闷,他虽然知道有很多所谓的敌人对自己的“鬼”之称号感到恐惧。但知道归知道,他还是第一次发现竟然会产生如此的效果。

    可惜的是,无论他如何想要吐槽,毛利家这一群人却纷纷低下了头,嘴里连声说着“在下不敢!在下惶恐!”之类的话,丝毫没有作为一名武士应有的尊严、骄傲可言。

    “好了!好了!毛利秀就。带着你父亲的首级回去!”织田信子对毛利秀就挥了挥手,示意对方可以走人了。

    “御意!”

    毛利秀就连忙大声回答,哆哆嗦嗦地一把接过森兰丸递回给他的木箱子,站了起来躬身告退。

    至于原本坐在他背后的那群一门众,更是巴不得地赶紧慌慌张张站了起来,在一阵后怕之中离开了身处的这间大殿,生怕王天邪会再说些刺激他们神经的话出来。

    “天邪,你要好好掌控一下你的力量了!”

    毛利秀就带着一众一门众刚离开大殿没多久,光秀大萝莉便走进了大殿。坐在了织田信子身旁说。

    当然了,虽然说话的是光秀大萝莉,但无论是织田信子还是王天邪,都十分清楚说话的其实是与光秀大萝莉签订了契约,共用同一副身体的腹黑二公主翠姬。

    “翠,你是说,刚才他们之所以会那样,是因为我的……”王天邪听了翠姬的话后若有所思地问。

    “嗯。刚才你的力量无意中散逸了出来,他们这群普通人自然承受不了。”翠姬点了点头回答。

    “翠姐姐。天邪现在到底有多厉害?”光秀大萝莉和王天邪之间的对话并没有避开织田信子,因此在听了两人的话后,织田信子好奇地问。

    作为一个普通人……好吧,作为一个向来以暴力美学为荣的“普通”人,织田信子对于王天邪的力量感到十分好奇。

    “翠姐姐,你是不知道。这家伙的皮可是越来越硬了,恐怕再过段时间,咱的‘公主大掐’、‘公主大咬’就会对他完全不起作用了!”

    只不过,就在翠姬打算向自己这位闺蜜解释一番之际,织田信子撅着嘴。闷闷不乐地继续嘀咕了起来。

    不,已经不能用闷闷不乐来形容了,织田信子此刻身上可是散发出究极的怨念,大有自己的玩具变得不好玩了的意思。

    “噗!”

    王天邪听了织田信子的话后,顿时一个托马斯回旋后空翻外加吐血十公升。

    纳尼呦!这股究极的怨念到底是什么一回事?我的娇妻怎么会这么暴力!

    “嗯?噗哈哈哈……信子!你实在是……不行了,咱忍不住了!”光秀大萝莉听了织田信子的话后,指着对方哈哈大笑,甚至捂着自己的小肚子满地滚来滚去。

    接下来的大半年中,王天邪和织田信子终于算是过上了休闲、小资的时光。

    只不过,令织田信子感到十分郁闷的是,貌似自己的夫君大人和自己的宝贝女儿白天的时候都在躲着自己,父女俩不知道在鼓捣些什么。

    织田信子只能通过侍女们得知,王天邪和小信千代蹲在寝室的一角鼓捣些什么。

    但是,每当织田信子即将蹬蹬蹬蹬地跑到了父女俩身旁之际,都会发现这对父女笑嘻嘻地坐在一角,不是喝着热茶就是在学写字、做功课。

    但是,据侍女们汇报,只要她一不在场,两人周围便时不时会出现漫天纷飞的木,或是一小条接一小条的小木条。

    令织田信子感到更加郁闷的是,无论是在枕头边上吹枕头风,还是私底下偷偷将自家宝贝女儿搂在怀里询问,这对父女都守口如瓶,完全不告诉自己。

    “啊啊啊啊!气死咱了!你知不知道天邪到底在做什么?”

    这句话在这大半年里几乎成为了织田信子的口头禅……不止是织田信子,就连天邪水晶(后)宫中所有成员,几乎都遇到了同样的郁闷。

    只有一众妖族小萝莉们,时不时就会围在王天邪和小信千代的身边,嘴里不断传出“哇哦!”、“啊哈!”之类的欢呼声。

    可惜的是,无论是谁,只有接近了王天邪的附近,都会被他这个新晋升的鬼、妖一族超级大能所发现。

    紧接着就是好一阵“风紧、扯呼,快收拾东西!”之类的鸡飞狗跳,最终展现在众女面前的,依然还是那副喝着热茶就是在学写字、做功课。

    织田信子的“公主大掐”、“公主大咬”、“大猫瞪眼法”不断发动,奈何王天邪就是不受,气得织田信子一度想要摔桌子。

    “啊哈!登登登!小信千代,怎么样,喜欢不?”

    终于,在临近新年的某个下午,安土城天守阁中传出王天邪兴奋地大笑,以及小萝莉信千代“哇哦、哇哦!”地啪啪啪啪拍手声。(未完待续。。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